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我是一个很挑食的人,从小如此。我不吃的东西很多,而且很多是大家经常吃的东西,比如,不吃所有的鱼,不吃所有的瓜类……

我从小就是这样的了,我觉得这些东西很难吃,无法下咽。我妈妈对此很郁闷,她不明白我怎么可以挑食至此?

妈妈的出发点,大概有两个:一是挑食会造成营养缺失,二是挑食说明我这孩子不听话。所以她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吃这些食物,好言相劝有之,美味暗示有之,一周内只烧我不吃的食物的做法有之,怒骂硬塞不许我吐出来也不许哭有之……总之她尝尽了所有能想的办法,但结果我还是不吃这些东西。

等我到了上初中的年龄,我妈终于放弃了,她不再逼迫我吃这些东西,因为没有任何效果,我还是不吃,另外我虽然挑食,但还是健康茁壮地成长了起来。

我妈花了很久很久才接受了这个事实,以后也不再介意了。但我长大后接触到的外人多了,比如同事,一旦要一起吃饭,说到忌口,对我和他们来说,都是一个特别严峻的问题。

我不太想和外人说自己严重挑食的事情,因为我从小是因此而受到过打击的。我知道我如果说了,得到的第一个反应肯定会是:“为什么你不吃这个东西?”所以一般吃饭,我不会主动说忌口,只有那种一桌一人一个分配好的东西要上的时候,我会提一句,少上一份,或者我的那份给别人吃,因为我不吃。

我因此被问过无数遍类似的问题:

“你不吃所有瓜类吗?那你西瓜都不吃吗?”(这个问题是重灾区,但凡说到瓜,第一个被搬出来的都是西瓜,我真的很讨厌西瓜的味道……西瓜的味道是我童年夏天的噩梦,因为被逼迫吃过太多了)

“你为什么不喜欢吃鱼啊?很好吃啊?”

“你不喜欢吃这个啊,那你的人生少了多少乐趣呀。”(这种问题也很重灾……有时候我会回答“让我吃了才是让我少了乐趣多了痛苦”,现在大概就嗯嗯点头算了……)

当然,还有更厉害的:

“你不喜欢吃这个,一定是因为你没有吃过烧得好的!”

以前我特别不喜欢和同事出去吃饭,就因为忌口的问题要被冒犯很多次。哪怕我不说,但凡有人知道,也会当做谈资,特地拿出来谈。基本上,只要是吃饭,就能体会到不被尊重的感觉,而问问题的人,通常是毫无感觉的,因为这事情太小了。

但被说“不喜欢是因为没吃过烧得更好的”的那一次,是真的觉得自己看到了终极……我其实很痛苦啊!但我毕竟习惯了这种被冒犯,所以我可以打着哈哈仿佛开玩笑一般地回应:“这个东西里面的某一种味道,可能你们觉得很好吃,或者根本感受不到,但我能清晰感受到,并且我实在吃不消,受不了。这种感觉,大概你很难理解。”

对方顿了顿,坦然点头回答:“是的,我无法理解。”

他们无法理解我不喜欢黄瓜的味道,不喜欢鱼的味道。不理解也就算了,但在某些人眼里,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我,是个异类。他们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这些东西呢?所以一定要找些理由,解释我不喜欢吃的原因,并且,这个理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总有办法,让我爱上这些食物的。

这些食物这么美味,怎么可能有人会不喜欢呢?

其实我小时候我妈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喜欢吃鱼?你为什么含在嘴里不嚼不吃下去?我不知道我妈想要什么样的回答,我都是回答,因为我觉得不好吃。我妈说,你含那么久当然就不好吃了!用力嚼一嚼吞下去呀!可是我用力嚼了,这些食物的味道就更浓烈了,我只会觉得更难吃。

这种问题从小就是我要面对的,长大后,我妈不再介意后,还会有无数外人来问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想要一个什么答案,但是我的答案是不会变的,因为我觉得不好吃。

我觉得不好吃。这就够了。

我挑食,不影响世界和平,不伤害别人的利益。我挑食,只是一个我个人的、无伤大雅的选择,但这个选择对我很重要,因为不吃那些东西,能让我更愉悦。

人是很喜欢自觉或是不自觉地把别人归类、迫使别人接受自己观念的,就算在吃东西这么司空见惯的事情上,我都会经常体会到这一点。不被尊重、受到冒犯、被强迫接受、偷偷塞到我碗里想骗我吃掉,这些行为很典型,只是在吃这件事上,做这些事情的人感受不到自己正在“迫使别人接受自己的观念”。

我也是花了很久才明白过来,这些让我不太爽的行为,正是旁人在有意无意用他们自己的想法来影响我。然而我明白过来了,这没有用,因为冒犯我的人,很难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怎么回事。

可是,我的饮食好恶,终究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

我喜欢吃肉,不喜欢吃鱼,这是我的一个很简单的属性。没有什么复杂的理由,或者说,旁人没必要追究这里面的理由。这是很基础的好恶,不是什么东西都需要复杂的理由的。

同样的,如果,我喜欢互攻,我喜欢只拆不逆,我喜欢只逆不拆,我喜欢又逆又拆,我喜欢多攻一受,我喜欢多受一攻,我讨厌AB组合,我讨厌CD组合,我讨厌E是这种属性……凡此种种,也没什么需要深究的道理,这就是喜欢,或者讨厌,就和“我觉得鱼难吃所以我不喜欢吃鱼”一个道理,不需要被人讨论。

我讨厌吃鱼和鱼辛苦被养大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吃逆西皮和俩人都是大老爷们凭什么不能逆这不公平感情不平等也没关系。

(想了想还是把这几段标粗吧)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理由。吃鱼或是不吃鱼,甜粽子或者咸粽子,没有谁比谁更高贵一点。

我不喜欢吃鱼,我也没打算把全世界吃鱼的人都干掉;所以喜欢吃鱼的人,也不用费心感化我啦,我不吃的那份鱼,正好可以给你们。

各吃各的,天下太平。

09 Jun 2017
 
评论(19)
 
热度(31)
  1. 周周路漫漫其修远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