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Mozart L'opera Rock] [Salieri/Mozart] Prisoner

原作:Mozart L'opera Rock(法扎)

CP:Salieri/Mozart

级别:PG-13


昨天看了法扎,深深被病病的萨列里打动了(?)……抓紧时间,瞎写一篇……


========


  那是一具丑陋的躯壳。

  他迈着浮夸的步子跑了过来,额头上有汗水滑落,丝毫无损他精心描绘的、狂野而又庸俗的眼线,递上了他刚刚誊写好还未干透的谱子。

  “萨列里,我亲爱的朋友!你是第一个。”

  他是在邀功吗?有幸成为他的作品的第一个读者,那是他给予的恩赏吗?

  哦,何其的自大,何等的狂妄。他真是一个让人作呕的家伙。

  “快,瞧瞧,瞧瞧我刚写的曲子。你会喜欢吗?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的眼睛里有光,那是从哪儿来的?他的自信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东西。他,沃尔夫冈·莫扎特,他的自信正如他的作品一般廉价。

  他的作品……

  那是一支笔直射向萨列里心脏的利箭。将他洞穿,倒刺割裂伤口,鲜血从他的胸口喷涌出来,在他的身上生根发芽,抽条生长,长出粗壮的枝干,开出了漫天的繁星,从遥远的恒星传来的声响连绵不绝,从一千年前响彻一万年后,他的两耳之间只剩下了这巨响的共鸣,这重量将他压倒在地。

  萨列里以为自己失明了,他倒在地上,世上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形状和光彩,只剩下莫扎特在那儿。如果他只能看到莫扎特,那他和瞎了也没区别。他只能看到莫扎特,他被迫、他无可奈何地只能看到莫扎特,看到他眼中的一切,不再有自己的意识,莫扎特是个庞大的怪物,他吞噬群星,拉开铁幕,将萨列里囚禁其中。

  萨列里忍耐着接过了他的曲谱,他的手腕酸疼,太多,太多音符了,他几乎拿不住这几页纸。莫扎特一声不吭地站在他身边,但他的眼睛在不停地呐喊,快看看吧,快看看吧,看看吧看看吧看看吧……

  ——看看吧,然后再一次臣服,把你的心脏献给我,萨列里。

  你的心脏是我的,你的肉体是我的。你的皮肤,你的骨骼,你的血液,还有你的灵魂,全都是我的。你把一切都给我了。献给我吧!

  “这很……俗气。你找不到更好的表现方式了吗?”

  萨列里把谱子丢回了莫扎特的怀里。他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他的长靴陷入了被雨水溶解的淤泥里,被狂风带来的每一滴雨滴都仿佛是鞭笞,抽打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脊梁都打碎了。他挣扎着爬出了那片雨云之下,而这又有什么用呢?那只是牢笼下的一小片雨云罢了。

  人们说莫扎特是神童,是天使。那真是天大的谎言。他是个恶魔,他的所谓的才华都是和恶魔做了交换得来的,他涂黑了自己的灵魂化身恶魔,得到了蒙蔽蛊惑的才华,他是个最大的独裁者,他建立的规则血腥残酷。所有人都是盲目的无知的,只有萨列里,他是清醒的,他看清了莫扎特的伪装,他拒绝沉沦,即便他的骨血都被吞吃殆尽,他也要离开这无尽的囚笼。

  “你真是一针见血,萨列里!我想到了——”莫扎特抱住了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重重亲了一下,“我有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他挥舞着手中的曲谱跑远了,一路上与遇到的每一个人描绘着自己的绝妙点子。是萨列里给了我灵感——他的声音传了过来,清澈得就像刚凿出来的水晶,跌落在了地上碎裂成无数片,每一片碎片都扎在了萨列里的身上,他数不清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疼痛深入骨髓,只有……只有嘴唇那儿是无知无觉的。

  哦,不,那是有感觉的,那是云,是晨曦,是少女身上的芬芳,是仲夏夜的美梦。莫扎特是个魔鬼——他的摧毁轻而易举,萨列里无法呼吸,他想自己快要吐了,那轻薄的嘴唇撕开了他的坚守,用肮脏的语调在他的耳边轻语。

  ——你属于我,萨列里,你是属于我的,你的血液会为我而沸腾,你的欲望会随我而起伏。

  莫扎特的亲吻离开了他的嘴唇,落到了他的喉咙上。他尖利的牙齿咬在喉咙口,随时都能要了萨列里的命。牙齿与皮肤的摩擦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可是没有人听到。萨列里想要大喊,看看吧!看看你们以为的天使!你们看到他黑色的血液了吗!那一切都是巫术,是邪恶的魔鬼带来的地狱末日!你们的脚在滚烫的岩浆里熔化,你们的灵魂被他抽出悬挂在高处,你们都看不见这一切吗!

  没有人看到这一切。啊,是的,因为莫扎特伪装了自己。他用乖巧的样子、纯真的神情伪装了自己,他衣着光鲜妆容完美,他谈吐风趣性情活泼,他戴着面具遮挡了自己真实的模样——他选择的躯壳丑陋极了,但那依然不及他内里丑陋的万分之一。

  但这一切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的,因为萨列里看穿了这一切。他会撕碎这一切的伪装,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他的灵魂也绝不会放弃。他将会撕掉莫扎特的面具,弄乱他精心打理的发型,擦花他引以为傲的眼妆;他要掐住莫扎特的喉咙,让他不能再吐出魅惑人心的词句,就连发出声音都不能;他会扯开莫扎特的衣领,所有人!请你们见识一下他的皮囊之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他的那个纯粹是恶魔的灵魂。

  萨列里也想要看看——那极致的恶,那纯粹的罪。莫扎特十恶不赦。他的所有才华都是罪恶的。他的存在就是罪恶的。他与恶魔做了交易,是他选中了恶魔,而不是恶魔选中了他。他掠夺了所有的才华,这世上所有的一切才华。萨列里跳进了这一片汪洋大海,他要解放那些才华,所以他必须潜下去,潜得更深,找到那个牢笼的锁,打开它,哪怕耗尽自己肺里所有的空气。

  萨列里渴望着这一切的发生。莫扎特的身躯颤抖着,他的身体绽开,迸射出无数的才华流光,它们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飞上了天,在空中聚拢出了雨云,闪电击打在中间,雨水降了下来,不再是暴风雨,那雨水润泽着所有干涸的皮肤,包括萨列里自己的——

  他抬着头张开嘴,任由雨水落到嘴里,或者由他的皮肤渗入他的身体。这雨水在他体内聚集,有了意识,在他的身体里开了口。

  “你要……做个交易吗?”

  哈!

  这一切就如他的推断。恶魔终会显形,它摇尾乞怜,恳求坚持到最后一刻的胜者放它一码。而那个与恶魔做交易的人,莫扎特,他残破的躯壳会渐渐风化,他建立在这个世界里的所有神像都会倒塌,他甚至会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仿佛从未出现在这世界上一样。

  萨列里找回了呼吸的方法。他大口喘着气,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慢慢抬起手,碰触着自己的嘴唇。

  他听见狂风在耳边咆哮,他闭上了眼睛,莫扎特依附在他的内眼皮上,向他抛出了一个飞吻。

  萨列里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双手在眼前挥舞,驱赶着恶魔带给他的幻象。

  ——你是无法控制我的……

  囚徒绝不屈服。

end

08 Jan 2018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