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一个入坑流水账

  我度过了醉生梦死的两周。

  每一分钟都像在做梦,每一秒都希望能延展到无限长。如果那是一场梦,那也未免太美了,超出我能够想象得出的美,仿佛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从路人到入坑大概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哪怕放在这个月初,我也不敢想象我会这样沉迷这个幻美的世界。

  这是一篇迟到的repo,本来应该上周末就写的。我想《摇滚莫扎特》肯定不缺我这一个资历单薄的吹,但是,我还是要好好吹一下,好好记录一下这个剧带给我的一切。

  事情的起点是去年6月,文广开始卖2017年末大戏的套票。由于文广票务系统的垃圾,我第一轮抢票失败了,对于文广的怨气简直到达了临界值。

  我记得太清楚,6月13日,那天本来就很热,遇上了黄梅天,又潮又热的天气对我的精神和肉体都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我怒气冲冲地刷着网页,也就是在那时我才知道年末套票的内容里有一项是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

  我依稀记得似乎曾看到过首页的小伙伴刷过(然而现时现日我已经不太确定我记得的小伙伴刷的到底是德扎还是法扎),似乎是形成过一股热潮。2016年文广引进过德国音乐剧《莫扎特》,但我因为实在不太喜欢德语的发音就没去看。轮到法语了,老实讲我对法语也比较吃不下……但是当时模糊的记忆里仿佛记得朋友们沉迷过,所以看到有法扎,我就决定去抢一下套票。

  作为一个纯路人,我到底路人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最后费尽千辛万苦抢到了套票,过一阵子和小伙伴聊到这个,我才知道,德扎和法扎的剧情是不一样的!天真的我一直以为法扎只是法语版的德扎而已!小伙伴迅速纠正我的思想说不是的,这两个剧除了都是讲莫扎特,内容和歌都完全不一样的!就好像日本人拍的《白蛇传》和我们的《新白娘子传奇》也完全不是一回事一样!

  抢到了票之后这件事情仿佛就和我没啥关系了,所以去年北京的miflo演唱会和上海的法剧GALA都完全没想过要去看——或者说我那时根本不知道这些活动是啥(当然现在想想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要说我对法扎唯一的了解,大概是小米,因为首页实在是看到过太多人刷了,而且有基友也挺喜欢他们po过照片合影之类,其实同时po的肯定还有别的演员,但我只记得了小米,因为他的妆确实让人印象深刻——只不过我当时对他的印象是,这个人一定是靠脸吃饭别的都挺敷衍随便的吧……

  ——现在我给小米老师道歉。

  作为一个路人,我在开放选座后,选了第一个周日下午场,也就是1月7日下午的演出。我平日工作太忙,周六还要加班,周日晚上不想太晚回去——种种限制下,周日下午2点的演出对我来说最合适了,反正我也只是慕名去看看一部挺有名的剧而已。

  在正式开演后,微博上有过一阵争执,关于观剧礼仪的问题,说到法扎有些观众好像看摇滚演唱会一样旁若无人非常失礼,当然也有人反驳了回去。路人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对这个剧除了期待也多了一些担忧,真的有点怕!

  然后就到了1月7日。

  有去看的人应该知道,小米老师那时候患上了流感,持续到所有演出结束都没有痊愈。1月7日那个周末很可能是他流感症状最严重的时候,因为我听的时候,我感觉……他唱得很不咋地啊?

  当然我是不知道小米老师得了流感的,我只是觉得哎呀他真人还蛮可爱的但是唱得挺一般的高音都没出来……

  我看第一幕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列奥波德·莫扎特,莫爹。当时就觉得,哇,这位唱得也太好了,声音超级好听,唱腔超级稳啊!

  第一幕结束我开始翻场刊。我记得场刊在莫扎特那一页边上还写了一个主要角色,但是看完第一幕,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并没有出来。我看到场刊上写这个角色叫萨列里,扮演者是Florent Mothe,看照片是个挺硬朗的大帅哥。我努力回忆了一下,第一幕真的没有这个人。

  我跟我朋友说,这个人大概第二幕会出来吧。

  于是第二幕就在我的“丝毫没有期待”中,拉开了帷幕。

  我想大家都知道,法扎的每一首主要歌曲开始前,大家基本上都会鼓掌。作为纯路人我其实是有些苦恼的,因为这有些消减了我对接下去情节的期待——简单来说我觉得有点被剧透了!虽然歌确实都很好听啦,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带点神秘感看完全剧的……

  这种状态当然持续到了第二幕,我看到莫扎特辞职后大家齐声欢呼,他开始又唱又跳,小米甚至冲到舞台边上,给了坐在那里的姑娘的额头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我想知道那个姑娘后面还能正常看完吗!

  再然后,我看到萨列里登台,我又听到了鼓掌和尖叫。

  等等,这个人是场刊上那个人吗?这烟熏妆也……太好看了吧?然而这个人看起来很阴郁啊?是个坏人啊?可是挺好看啊?

  在这种奇怪的感受中,终于迎来了《后宫诱逃》的排练——我不知道我的命运将在这一刻被改写了!

  莫扎特和康斯坦斯打打闹闹,萨列里和罗森伯格走了出来,搞笑段落,赌气争辩,太多音符了,太多了,莫扎特准备给留下的音乐家萨列里表演。

  他抬手,卡瓦列里开始唱歌,女高音美妙的音色在整个剧场里回荡。那声声告白敲击人心,最后渐渐消散。

  下一瞬间,震撼的弦乐在我的头顶炸开了。

  我惊呆了。我没见过这样的表演——或者说,我根本没想到这后面是这样的,接得天衣无缝,仿佛一场算计好的追逐战,对着猎物步步紧逼,猎物无处可逃,只能按照围猎者预设好的路线,走进陷阱里——台上的萨列里如是,在台下第一次观剧的我也是这样。我根本没注意到那些舞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当音乐炸响的时候,他们就一下子出现了,然后仿佛铺开得到处都是,让萨列里寸步难行,而我也跟着他感受到了窒息。

  这太精彩了,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真让人坐不住。在舞者中艰难穿行并唱出心声(没错作为一个路人观剧者我还得费劲儿一边看人一边看字幕)的萨列里,怎么讲呢,真是,特别的,骚啊……他的表演中透出的那种对莫扎特的作品的愉悦和对自己如此愉悦的憎恶可以说扑面而来,深陷此中矛盾的他所表现出的扭曲与痛苦的情绪,好像一场灭顶的雪崩把我砸晕了。

  萨列里用所有的一切表演方式在表演:他的歌声,他的动作,他的脚步,他的情绪,他颤抖的声音我甚至分辨不出是演出来的还是真的被吓出来的,他发出那一声黑嗓的嘶吼时又让我吓了一跳,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他的声音还是bgm?

  可以说,法扎这个剧,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地告诉了我,它与其他的剧到底有什么不同,也就是在这一刻,我被一脚踢进了坑(然而当时我还没意识到)。

  舞者渐渐退去,舞台上只剩下了陷入虚无的萨列里。他尚且没有回过神,观众如我也跟着回不过神,直到莫扎特将他重新唤醒——我当然没有注意到刚才莫扎特都在哪儿,这场沉浸的演出,已经完全将我的感官给隔绝了。

  后来我发现,第二幕萨列里的歌特别多。他的第二曲《杀人交响曲》也超级带感,掏出小刀的时候让我回想起了snm里意图自杀的王子,看得我紧张死了;第三曲则是冲下舞台陷入了观众的汪洋大海里,我的朋友激动得抓着我的手臂对我用上海话说:“你快看呀看呀!”

  我看到了呀!我能不看到吗!我之前好像是知道他们会客降的但是亲眼看到还是好震撼啊!

  那一场我的位子不是通路不过也还不错,在中间通路后面两排左右吧,萨列里唱歌的时候就在我面前的通路停留了好久。盯着他看了很久,脸真好看啊,腿好长,腰身真好看呀……

  完全看呆了,都不知道他唱了什么,他唱完离场我甚至有些怅然若失。

  然后剧情就急转直下了,莫扎特的身体每况愈下,他甚至无力写完最后一首安魂曲,就在他病入膏肓之际,萨列里……他怎么来了???

  那一整段我都是吃惊着看完的:一方面不敢相信这个西皮塞得如此不管不顾,简直是拉开观众如我的嘴往里塞;一方面我还是在努力进入剧情,我意识到萨列里来看望莫扎特完全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他是发自内心的忏悔,亦或是对于可能将要失去这样一个天才的惋惜?不,从萨列里先前的表现来说,惋惜根本不足以描绘他内心浓烈的情感了,他无法承受失去莫扎特,他的嫉妒终于败给了他内心中对莫扎特的才华的倾慕——亦或是,对莫扎特这个人的倾慕?

  当时当刻,我的思绪是混乱的,我的回忆可能也是混乱的。我承认那时候的我已经没法用不带西皮滤镜的眼睛去看待这个剧情了,毕竟后来剧情又给了我重重一击——

  莫扎特让康斯坦斯去找苏斯迈尔写完他的安魂曲,然后,他和萨列里,开始了一首好听到爆炸的合唱。

  如何形容呢?就好像头顶被打通了一般的通透感。那是一首离别之歌,任谁都能明白此刻莫扎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他对萨列里却没有一点的怨忿,而是用非常、非常温柔,但又极其坚定的眼神和嗓音,宽慰着他:如若必然一死,不如纵情生活——而我们,也终会相见。

  非常的释然,非常的。莫扎特那时确实是在宽慰萨列里,他,一个将死之人,却没有一点挣扎,没有一点痛苦,反而还在宽慰活着的人,这没什么,我的朋友,我们总会相见的,而我已经将我这一生活得够肆意了……我们总会相见的,我的朋友。

  我又一次惊呆了(我不记得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惊呆了几次),我看到小米老师扮演的莫扎特慢慢向后退去,他伸开手臂飞上天空的场景真是美爆了!到了那一刻我才突然明白,啊,这是剧终了。

  我没做好准备,剧终了。就像莫扎特的生命突然终结在35岁,太年轻了,太短暂了,太突然了。一切戛然而止了。

  当然了,事实上并没有戛然而止。接下去是燃到爆炸的返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返场:真的嗨到仿佛演唱会,前排拍照送礼物的人山人海也惊到我了。萨列里拿起吉他让我惊again(不想数了),现场合唱杀杀服你也太好听了吧!……等等我过了很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这首歌不是萨列里一个人的吗……为什么莫扎特跟着一起唱了……

  总之,我看完以后,觉得特别特别的震撼,出了剧院,脑子里还是萨列里的甜蜜痛苦……当时我还发了条微博说,上半场最喜欢爸爸下半场最喜欢萨列里,萨列里听到莫扎特音乐的表现特别像小当家里吃了好吃的东西的脑内剧场和表面平静内心嗨歌跳舞的霸道总裁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平时喜欢唱唱歌的人,我个人对音乐剧的喜好判断很简单,就是歌好不好听(暂时不考虑舞好不好看的音乐剧……)。歌好不好听本身也是很个人化的一个体验,每个人喜欢的歌曲类型不尽相同,别人觉得好听的歌我也可能并不喜欢。七七八八也算看过了一些音乐剧,很多剧里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般也就一两首,有的一首都没有orz,然而到了法扎,我发现……印象深刻的有,好多首。

  事实上,法扎里的每首歌,都个性鲜明。当然这和法剧的制作方式有关,先做曲子打榜,知名度出来了才做剧,每首曲子的独立性很高,为了好听,为了独立性,甚至剧情都要为曲子让位——这和其他那些曲子终究要为剧情服务的剧显然是不同的。法扎的剧情,刚看完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挺跳脱的,但是,歌真的好好听呀!每一首都好好听!更是有几首好听到炸裂的程度!而且舞台效果真的也太美了吧!

  这整部剧,本身就像一出绚烂的梦境。超现实的表现手段,摇滚和古典的完美结合,夸张的服饰和妆容,浓烈到几乎奔涌到观众席的情感,还有充分调动观众情绪的歌曲——和其他剧实在太不同了。说真的,我本来是以为这是一出正经的人物传记音乐剧的,结果却是做了一场不愿醒来的梦。真的不愿醒来,太美了,歌美人美场景美,一切都美。

  美到我都觉得法语不是那么不好听了。法国人真的浪漫啊。这整个剧都浪漫到让人想要融化。

  回去以后,我先是把官方双碟CD找来听了,反复听《甜蜜的痛苦》,反复听萨列里的每一首,以及最后的《纵情生活》。然后我打开了B站……开始看个没完的甜痛合集杀杀合集纵情生活合集,看小米和Flo各种演出活动合唱,看的时候我就有点奇怪,小米老师唱得挺好听啊?怎么和我看的不是一回事啊?

  然后我可算知道了他得了流感了。当时我的第一想法是:熊孩子来上海天气这么冷是不是不肯穿秋裤啊!

  后来我才知道小米老师比Flo要大8岁……给他跪了……

  其实到这个阶段为止,我还是更喜欢Flo一点的。他的甜痛现场给我的震撼太大了,真的叫一个久久不能忘怀。让人欣喜的是他们的视频资料多到根本看不过来,我就天天嗑啊,逐渐发现了Flo的真相,他……他最初给我的那个很man的印象根本是骗人的啊orz,他说话怎么那么软那么小声,他唱歌时候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那种笑脸唱哭音,他的甜痛,他演了几百遍法扎了吧,为什么他的所有甜痛看起来都那么惊慌失措啊!

  就这样我嗑了一个星期,主要是Flo,我还把法亚瑟给补了,Flo实在太可爱了,大概在我看完后的又一个周末吧,我决定把官摄版看一遍。

  权当补课,毕竟我以前完全没看过。

  而这次补课,让我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

  我给小米老师道歉。

  我的天哪,他怎么这么棒啊!

  官摄版清晰的镜头让我看清了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神色的变化,也让我听到了他现场惊人的表现力和爆发力。首先的一个事实是,小米,真的太好看了,不是因为角色爱屋及乌的那种,是真的太好看了!我被他的美貌给惊呆了!我以前看到我朋友刷他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演主角莫扎特的!我以为他这种长相应该是什么邪道男二之类的!他居然是本剧的主角!他这么好看他的妆这么好看他笑起来这么好看他的眼睛这么亮这么好看他简直是个天使……说真的他这种好看的长相本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的但是他的歌声和表演完全打动了我!接下来就是第二个事实了,小米老师唱得也太好听了吧!天哪,他当然不是一个专业的音乐剧演员了,他和Flo都不是,这能很清晰地分辨出来,我看那场的莫爹演员老航班是专业的音乐剧演员,小米和Flo都不是,但是,官摄里那个声音处于巅峰状态的小米,他唱得太好了吧!他唱纹我的时候的那种俏皮可爱太让我吃惊了,他的少年感极其自然,没有一丝丝的表演痕迹,好像他的灵魂就是一个少年,这种少年感惹人怜爱,仿佛他做任何事情,而你只要看到他委屈的大眼睛就愿意原谅一切——而且他居然可以边唱边跳但是他的气息没有一点乱的!等到他唱睡玫瑰的时候——我可算明白那么多睡玫瑰的合集是怎么回事了——这首歌可以说将我完全给控制住了:小米的表演,他的坚忍的表情和忿忿的态度,他那控诉一般有力的歌声,他极具穿透力的高音,是的那高音几乎要击穿头颅了,他与舞者的互动,那些屈辱那些忍耐,都化在了他声声泣血的歌声里……

  我真的看呆了。哎我的天诶。他演得也太好了吧……我为什么会有一种他全靠脸做什么都很敷衍的错误印象?他演得实在太好了吧……那一刻好像灵魂附体了一样的好……

  官摄版看到最后纵情生活的时候,因为能看清俩人之间的互动神情了,感觉特别的擦头皮特别的需要嚎叫。我吃,我吃还不行吗?我吃的呀我本来看完就觉得自己上半场吃父子下半场吃萨莫萨了……这俩的依依惜别也太夸张了吧?!这首歌也委实太好听了吧?!这俩人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和谐般配啊?他们的和声怎么那么美啊!

  我似乎炸成了一朵烟花。

  看完官摄后,我已经义无反顾地向法扎势力低头了。真的太棒了。官摄的原卡棒到炸裂。每一首都好听爆炸。原谅我已经词穷了,写了五千字了都,我现在特别想爆炸。那一刻一点不比我第一次看完法扎现场得到的震撼少,我在想我只是看了一个视频就已经这样了,如果当初是看的现场,是不是要疯。真是让人疯狂的剧啊。

  看完官摄我再去嗑资源的时候,对小米老师的感情已经完全变成了崇敬。他太棒了。他们都太棒了,录音棚CD里的表现力完全不能和现场比,有没有观众差别太大了,官摄版的每首歌涌出的海量情绪都在鼓动着我的心。

  那个周末过完后,我向我的一个同事疯狂安利起了法扎。我说我上上周末去看了法扎音乐剧了太好看了然后不由分说把官摄地址发给同事,同事也很给面子说当天晚上就回去看。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问同事看了吗看了吗!同事说看了看了一看就被爸爸的烟嗓圈粉了全部看完就疯狂地爱上了小米老师!

  我趁热打铁问,要不要去看现场?

  我的同事,被突如其来的爱情(?)冲昏头脑的姑娘说,好啊!

  于是,我当机立断买了下一天晚上的票。下一天,1月17日,距离我第一次看完现场过了10天,放在10天前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自己,居然会去二刷,而且是脑袋一拍就买了票……

  这天的票运气挺好,抢到了中间区域边上通路的位子。这天因为米老师流感还没好,莫扎特换了Nuno来演,萨列里还是Flo演的。

  我觉得我挺幸运的,能看到一场Nuno扎Flo萨。因为已经嗑了一周各种视频了,再看的时候,剧情部分基本都可以不用看了,可以专注看演员的表演。Nuno有他的表现方法,他唱得很稳了,也为莫扎特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元素。至于Flo,哇,这次终于可以全程盯着他了,不愿放过每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细节,维克吐蛙的时候他停在我边上的通路,感觉那几秒钟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不行迷妹滤镜太阻挠人正常看剧了!

  这场看完,我意识到一件事情。Nuno唱得非常好演得也非常好,但是,要做得更好,Nuno肯定还有很多路要走。(请Nuno粉不要撕我,我也觉得Nuno唱得超级超级好的!)

  某种意义上,小米老师演绎的莫扎特真的很难被取代。怎么讲呢,和朋友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要选个继任者,完全和小米一样(且不考虑这渺茫的可能性)那其实挺没意思的,肯定要有自己的演绎的风格,但是,小米老师演绎的时候身上带有的某些东西,如果失去了,那么这个莫扎特的特性也会随之削弱——那叫什么来着,摇滚?自由?先锋?自我?倾尽一切地燃烧?对莫扎特的热爱?我好像只是在罗列米老师演绎的莫扎特带给我的感受……这大概挺悖论以及挺不客观的,是否,小米演绎的一切细节都是继任者需要去在意的点呢?继任者在他演绎的这些之外又需要挖掘什么呢?老实说,我现在是想不到的,而且在看过Nuno演出后,我(应该是不咋客观地)觉得小米老师演绎的这些细节对于充实“摇滚莫扎特”这个带有特定描述定语的角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看官摄的时候经常看到弹幕说,Solal演的莫爹大概是唯一的摇滚担当,他的几首歌相当摇滚了,他的烟嗓也极其有代表性。不过小米演绎的莫扎特还是带着满满的“摇滚”感的,大概就如他所说,莫扎特是一个在那个时代特别摇滚的人,这是一种摇滚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我在小米老师的表演中,最终是看到了。

  小米老师的歌声是带有粗粝的撕裂感的。当然不能和专业音乐剧演员的稳定高亢相比,人家本来是个摇滚歌手吧orz,但是这种撕裂感,这种竭尽全力依然挣扎上升的感觉,在比如睡玫瑰这样的曲子里,恰恰充实了歌曲本身所要传达的含义。他的唱腔、他的撕裂都成为了他演绎这个角色的武器,他唱到声声泣血的程度,让我感觉他在用灵魂呐喊,恍惚间仿佛得以窥见莫扎特的灵魂。游刃有余大概是不该属于这首歌的。他被逼上了绝路,他无处可退,但是他依然绝不退缩,他将带着自己的音乐奋斗到自己生命的尽头——最后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歌声似乎从他的头顶迸射开来,落进整个剧场。那种震撼不可思议,好像他已经把所有的力气注入了这一首歌,然后整个人就都被命运抽干了,倒在了地上。这种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肢体动作,他的声音蕴含了太多的含义太多的感情太多的想法。这可以说是一段绝顶精彩的表演。

  而Flo呢?在我二刷现场后,我也意识到了一件属于Flo的表演的事情。那就是他的表演带着一种天然的质朴。不是说他不会表演,而是他的表演很多时候根本是浑然没有痕迹的。他甜痛的时候的走位,肯定是有设计的,但是每一次甜痛的时候,我都觉得他的恐惧是真实的,他的惊慌失措是真实的。这是怎么做到的?如何对一个演了几百遍的角色和内容依然存有激情?他的甜蜜是真实的,他的痛苦也是真实的。他的嫉妒,他的怨恨,他的不甘,他的卑微,他的自我厌弃,他的挣扎,他的倾慕,他的突如其来的爱与相伴相随的恨,那些都真实呈现在我的眼前,一股脑儿地钻进我的脑袋里,让我无法呼吸。他的每一声悲叹都包含了这些所有的情绪,你可以在一秒里感觉到一切,随后被这饱满的情绪给噎住,发不出声,说不出话。我在嗑视频的那一周也看了很多其他人演绎的萨列里,然后我发现,如果是别人演的甜痛,也许我就不会觉得这是一首对我来说很好听的歌了——所以说音乐剧的好不好,有曲子、演唱、表演等多种因素组合在一起,才是一个整体。Flo的表演和他的嗓音甚至他的黑嗓都是为甜痛加分的部分,在后来我逐渐了解到甜痛的部分还设计有莫扎特和萨列里隔空互动的细节后,我更是服了——Flo已经将他的黑嗓也完全作为了一个表演的武器,那正是他用来演绎萨列里充实萨列里这个人的一个部分,他以这黑嗓来试图撕开莫扎特笼罩在萨列里这个人身上的阴影,但这武器终究没法和“大魔王”莫扎特的音乐的力量抗衡。

  真的,太细了吧,太细了。比官摄更多的细节,对人物的理解也更上了一层楼。我想这就是现场的魅力吧?你居然可以看到演员精进的过程!

  1月17日看完后,我依然处于意犹未尽的状态。事实上在第一次现场刷完过了没几天就和小伙伴相约在末周的周六再刷一次,票也买好了,但在我看完二刷后,也许是想到Flo很快就要回去了不演了,再不看就没机会看Flo萨了,那种“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现场Flo萨表演了”的危机感突然冒了出来,小伙伴问我,要不要去看19日晚上那场?

  我说好啊好啊去看啊去看啊!

  什么平日上班晚上不方便,什么晚上看剧太晚了好累,这种话都被丢到脑后了。

  于是小伙伴买了1月19日晚上的票,位置不是很好,而且当时我们很忐忑,不知道Flo是18日最后一场还是19日最后一场,而且因为米老师感冒严重,也不知道他那天晚上演不演。但是开场后,当我们看到老航班演的莫爹,看到米扎特打打闹闹跑出来,我们一下子就安心了。

  看来这场是米扎Flo萨了。

  事后知道那场是Flo最后一场,他找米老师来演莫扎特,本来因为身体不好需要Nuno代班的米老师就答应来演了。看米老师演的时候真是捏了一把汗,我能清晰听到他因为感冒而变得沙哑的音色,好像原本光洁漂亮的银器蒙了尘,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唱歌,而且还要边唱边跳!我真是被米老师的能耐给惊呆了!他居然真的做到了克服感冒并将感冒带来的音色变动用在了自己的表演里!

  这一场米老师的状态比我第一次看他的时候要好太多了,不能说身体状况好太多,但是嗓音的控制能力好了太多。我也终于可以有机会比较他的官摄表演和现在的现场表演了,经过了将近十年的沉淀,他的表演更有深度了,睡玫瑰的时候的控诉愈加的愤怒和坚定,他怒吼着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最后可以说是振聋发聩了……

  我清晰感觉到了他表演中的力量。比起官摄强烈太多,他的音色里的不完美反而点亮了莫扎特身上的悲剧色彩。实在是太棒了。能看到这样的现场实在是太棒了。胸口有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情感,只能自己用深呼吸压下去了。实在是太棒了。

  至于Flo,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他的末场,他还挺放飞的,已经完全无法克制和罗森伯格在一起时候的笑场了。但是在最后纵情生活的时候,他开口时,我听到了哽咽的声音。太动情了,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烈的情感啊?那情感直击人心啊。他向着莫扎特伸出手去,莫扎特也向他伸手。

  他们真的不想分开啊。

  他们俩人的纵情生活永远是最棒的。声音相合,情绪相连,眼神相交,离去之人带着笑意,留下的人终于释然。莫扎特是给了萨列里救赎的——但他不是宽恕萨列里,在他看来萨列里那根本不算罪孽。他从未与他战斗,莫扎特一直都是在和自己战斗,但萨列里深陷于自己的罪孽之中不能自拔。莫扎特在最后的时刻,完成了人到神的转变,而他那句我们终会相见也一下子将萨列里加诸于自身的枷锁给摧毁了。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受,除了歌曲和表演,还有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都成为了解释这一切的线索。当我看到莫扎特飞上天空的时候,我似乎真的看见了一个伟大的灵魂。

  那一场的返场,Flo去拿吉他的时候,吉他被罗森伯格抢走了。Yamin抱着吉他对着Flo唱了友谊地久天长,后来Flo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吉他,开始唱杀杀服你。这次米老师没有和他背靠背,而是勾着他的肩膀,肩并肩唱完了。真美啊,那场景。我觉得我可以原地去世了。

  在这天之前,我一直都很挣扎于要不要去买张末场,但在看完这场米扎Flo萨的末场后,我也跟着释然了。这就是我想要看的末场了,我其实已经无憾了。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米扎Flo萨演这个剧了……那天晚上看到纵情生活的时候,我突然燃起了强烈的念头,不希望结束。一点都不希望结束!天哪,我一边无憾,一边惧怕着结束时刻的到来。法扎真的太短了!

  1月19日看完回去,激动地回味着Flo末场的每一个细节,接着就是1月20日我个人意义上的末场。因为不打算再买1月21日的场次了,所以1月20日晚场应该就是我看的最后一场了。这天因为Flo已经回去了,老航班来演萨列里,没弯演莫爹,莫扎特还是米老师。老航班的唱段一如既往的稳,他在最后纵情之前莫扎特快要跌倒伸手时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莫扎特床前扶住他,真的特别照顾病人了_(:з」∠)_

  这一场,感觉米老师的感冒应该是处于康复阶段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比19日好多了,但是声音依然沙哑低沉。很多跳跃动作也省去了,希望米老师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呀……

  班老师下盘太稳建了,返场定番公主抱莫扎特,在他怀里摇摆的米老师笑得也超级可爱了,仿佛一个小孩子orz,天知道他还比班老师要大2岁……最后米老师还和糯米撒了狗粮,观众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1月21日末场只能通过网络repo了解细节了。返场后观众一起唱纵情生活,米老师跑出来坐下哭着看大家,就觉得,他真是好甜呀,好暖心……此时此刻又想为自己曾经的错误认识向米老师道歉了orz,又想说,幸好法扎来中国了,终于没有再错过了,虽然已经迟了很多很多年。

  1月21日晚上,我居然轻微地失眠了。我作为一个加班狗,长期保持着头碰到枕头就睡着的状态,失眠于我仿佛不存在。但那天晚上我真的失眠了,可能是法扎里蕴含的饱满的情绪也真真切切地感染到了我这个路人观众吧,我一直在回忆着我与法扎认识的这两周,回想他们的每一个表演每一首歌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哎我的天。以后要是再看不到这些卡的法扎了该怎么办啊。

  一下子就陷入了消沉了,特别特别的丧。

  不过,多少能聊以快慰的是,法扎相关的资源,网上多得铺天盖地,觉得自己吸一个月也不会吸到重复的……这可真是一场华美的梦啊,我曾经在离他们那么近的地方看他们将这个梦构筑起来,而现在,这个梦结束了,只留下了泡泡,折射出的记忆有没有变形?我不知道,不过也无关紧要了。

  这是我想象不出来的美梦。所以,谢谢法扎带给我这样美的梦。

  以及,说来可能很可笑,法扎居然治好了我之前愈加严重的游戏依存症orz……在看法扎之前,我已经到达了一天要刷至少9个手游的程度了,还不是随便刷刷,是每个游戏都至少刷满日常、如果有活动就投入去刷活动的程度,这种依存症严重到我已经清楚感觉到了自己的病态,但我克制不了我没有游戏可刷时的焦虑,我需要不停地刷不同的游戏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至于处于迷茫的焦虑之中……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脱离这种焦虑,直到我看了法扎!我甚至删了好几个游戏!法扎拯救了我!

  (也只不过是把刷游戏的时间都拿去刷资源了而已……)

28 Jan 2018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