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红海行动][顾顺/李懂]伯努利的船 1

红海行动

顾顺/李懂

PG-13~NC-17

*李懂试图抓紧船舵与伯努利效应对抗。



主要是想写个肉……不过肉还要一段时间……先让李懂纠结一下……

都是瞎编乱造,就看过一遍细节记错了很有可能,不要当真,也别太介意真假。

=====


1



  李懂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就知道是冲自己来的。

  那脚步声听着不咋扎实,但好像奋力带着一种嚣张的情绪,在地板上踩出响亮的声音,似乎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了。脚步声经过隔壁宿舍时,隔着门,李懂听到了队长杨锐平平常常的寒暄:“来啦,脑袋没事吧。”脚步声的主人因此停了下来,对着杨锐说:“没事儿,队长。”那声队长倒是叫得很是亲切熟稔。

  脚步声往前走了几步,过了两秒,响起了敲门声。李懂站在桌前没挪步子,直到敲门声再度响起,他才转了个身,慢慢走去门前,拉开了寝室的门。

  站在门口的是顾顺,头上缠着绷带,脸上贴着纱布,肩上扛着行李,因为手臂的伤,他的身体站的不是很直。他看到李懂来开门,冲着他笑了笑,然而李懂似乎没有挪动身体的意思,就这么站了几秒,直到边上的杨锐忍不住开口:“李懂,帮顾顺拿拿行李。”

  李懂看了顾顺一眼,又望向杨锐,最后又看回了顾顺,声音轻轻地问他:“你要搬过来?”

  顾顺点头:“是啊,我已经是一队的人了。”

  顾顺是几天前才临时从二队调来蛟龙一队的狙击手,因为一队原先的狙击手、李懂的搭档罗星受了伤,无法执行接下去的任务了。当时队长说罗星脱离危险了,但大家能从他脸上看到一些闪烁其词,杨锐不是很擅长撒谎的一个人,他心里若是藏着什么,其实根本就没法好好说话,李懂的心里便总是存着隐隐的忧虑。

  等他们九死一生带着惨痛的牺牲完成了伊威亚的任务回来后,杨锐对剩下的队员们坦白了。罗星的脊柱神经被射穿了,这辈子怕是没希望拿起狙击枪了。这消息听起来格外的不真实,李懂拒绝消化,好像不去深究里面的具体细节和意义,这件事情就不复存在了。

  然而在顾顺搬来一队的此刻,李懂终于要面对那个早已抛在了他们面前的事实了。

  李懂伸出手,接过了顾顺肩上挂着的行李袋,转身慢慢走进了寝室里。临沂号上的士兵宿舍空间不大,一张大桌子和一架上下铺的床架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李懂提着行李放在了桌上,他看到自己的上铺上,罗星的被子还四四方方地放在床头。

  顾顺微微低头避过门框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他受了伤,走路有些不太协调,一脚深一脚浅地也走到了桌子边上,打量了一眼床铺,低下脑袋,朝着下铺坐了上去。

  李懂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因为顾顺大白天就坐床——他毕竟还伤着——而是因为那是李懂的床铺。

  登舰之初和罗星一起搬进寝室时,罗星大步一迈走到床边,直接爬到上铺把自己的kindle给放在了枕头边上,放完还对李懂说:“你睡下铺,我从小住校就特别喜欢爬上铺。”

  其实李懂一点不介意睡上铺,不过他也没有要和罗星争抢的意思。罗星是一个喜欢安排的人,有时候李懂甚至在想,要不是没有狙击小队这种队伍,不然罗星是一定要争取当队长的。

  但分配时候的不介意,并不意味着随时随地的不介意。当兵之后个人空间小了又小,床铺大概是最后的领地了,就这点地方,可真不想再被人给侵占了——何况这人还是顾顺。

  李懂很清楚自己有什么问题:他知道自己对顾顺的态度是他的预设立场造成的。可他能怎么办呢?就算他反复对自己说,这样很幼稚,这预设的立场非常可笑,但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理暗示。顾顺出现的时机太糟糕了,罗星受了重伤,他一秒钟都没耽搁地过来顶替,李懂当然知道这是上级的命令,可对于那会儿情绪低落的李懂来说,顾顺根本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上好靶子。李懂的排斥很刻意,因为这样做多少能让他从低落和自责里脱一会儿身,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付顾顺,倒还真的让他得以将精神更加集中于眼前的事情。

  这病挺难治的,就算共同经历了出生入死,一旦停下脚步,共处一个空间里,立刻就能复发。

  李懂说:“下铺是我的。”

  顾顺抬头看着他说:“我也要睡下铺。我腿太长了,上铺放不下。”

  他说得非常平静,仿佛这是一个极其合理的诉求。李懂愣了一会儿,决定不与顾顺计较:“那我睡上铺吧。”

  顾顺极为迅速地站了起来,伸手绕过李懂的身体,抓住了他背后桌上自己的行李,转身,麻溜地掀起上铺的铺盖,把行李放在了床板上,动作流畅,一气呵成,把李懂都看呆了。顾顺放完了行李,又坐回了床上,和李懂说:“你也睡下铺。”

  李懂听清楚了,心里开始冒火,顾顺自顾自又说了下去:“医生说我脑震荡了,睡觉可能不踏实,要麻烦你看着点。”

  李懂盯着顾顺的眼睛,试图从里面看出一点开玩笑的意思,然而他并没有如愿。顾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太难判断了,可这实在有点超出李懂的认知范围。要去找医生求证一下吗?可这个要求听起来似乎也挺合理的。李懂犹豫了一下,决定做出最后的挣扎,他说:“我……我不习惯和人睡一起。”

  “不习惯和人睡,难道习惯和动物睡?”顾顺自己说完都笑了,“我的包里有橙子,你拿出来吃吧。”

  李懂没有笑,他抬手去摸放在上铺的顾顺的行李,拉开了拉链就是一网兜橙子。肯定不是出发的时候带上舰的,因为看起来颇为新鲜,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买的。李懂把一兜橙子拎了出来放在了桌上,打开后拿了一个出来,在手心里用力揉了揉,开始剥皮,这会儿功夫顾顺也站了起来,从行李袋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出来,没多少,在各处规整地放好。等李懂剥完了橙子皮,这间宿舍已经七七八八地被顾顺给占领了。

  熄灯铃响后,顾顺钻到下铺靠墙侧,拉开被子躺下了。因为伤痛的原因,他不能侧躺,只能平躺着,但他努力缩着自己过于高大的身体,给李懂空出了半张床。李懂迟迟没动,他在房间里站了很久,久到顾顺抬起上半身看他:“李懂,熄灯了。”

  李懂把两个椅子拿了过来靠在床边,小心翼翼地躺在了顾顺边上,和他中间空开了一段距离。顾顺扭头瞄了一眼就笑了:“我们是搭档哎,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别说话。”李懂压着声音说,说完了背对着顾顺侧过身去,强迫自己忽视背后那根本难以忽视的存在感。

  良好的睡眠是保持充沛体力的最有效的方式,再艰苦的环境也得迅速入睡。李懂很快睡着了,但把他弄醒的却不是起床铃。他猛地从沉睡中睁开了眼睛,精神一瞬间清醒了,房间里一片漆黑,他也依然维持着侧躺的姿势,只是他背后有一些异样的声音——他听见粗重的呼吸声,尽管竭力压抑,但在极为安静的房间里,还是迅速充满了整个空间。

  李懂坐起身来转身看顾顺的方向,视线渐渐适应了黑暗,他看见顾顺半侧过身朝着墙壁的方向,手臂搭在脑袋上,气喘得又粗又急,整个身躯都跟着起伏。

  李懂朝他伸出手去,摸到他的肩膀,背心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李懂小声叫他:“顾顺?你怎么了?”

  顾顺的身体抖了一下,他的声音从他压着脑袋的手臂下面传了出来,闷闷的:“把你吵醒了?”

  “你醒了多久了?”李懂干脆起床,到桌子边倒了半杯水,回到床边,把顾顺的手臂拉开,扶着他的后背让他慢慢坐起来,然后把水杯递给了他。顾顺小口喝着,喝了两口就停下了,闭着眼睛捏紧了拳头,身体震颤了两下,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暗淡,绝不是因为黑夜。狙击手的眼睛总是闪闪发亮的,李懂比谁都了解这一点——也许护目镜的目的根本是为了遮住他们的这种闪光,以免被远处的敌人给发现了。然而现在顾顺的眼睛里失去了这种闪光,连带着他的精神,李懂能看到他的精神此刻萎靡成了一团,全没了先前刚到寝室时那种神采奕奕的样子。

  说不定他那会儿也是装出来的,毕竟他伤得也不轻。

  顾顺又努力喝了几口水,直到他的生理干呕几乎要让他把刚喝下去的水都给吐出来了,他才停下了动作,用手背在自己脸上胡乱擦了擦,对李懂说:“谢谢。”

  “……你也会说谢谢。”李懂没忍住心里话,顾顺的身体往后抖了一下,露出特别疲倦的笑容:“你以为我是什么啊……”

  李懂把他手里的杯子拿走了,又拿了他的毛巾过来,帮他擦去了脸上和身上的汗水,在这过程里顾顺倒是一动没动。李懂忙完了,问他:“哪儿不舒服吗?”

  顾顺说:“没有。”

  这回李懂可以清晰判断这是一句谎言了,不是从他的语气里,而是从他的身上看出来的。顾顺费劲儿地呼吸着,脑袋往下垂,刚擦干净汗的脸颊没多久又有汗流了下来。

  李懂又帮他擦了一轮,擦完了说:“确定没有?”

  顾顺抬起手托着自己半个脑袋,手指慢慢收紧,过了会儿,突然说:“我想吃橙子。”

  这回答让李懂有些意外,他从桌上的网兜里掏了一个橙子出来,想了想,把皮给剥好了,一整个放到了顾顺没有抓着脑袋的另一只手里。见他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李懂只能把橙子又拿了回来,掰开一瓣,摸索着递到了顾顺的嘴边,捅了捅他的嘴唇,顾顺张嘴,把那瓣橙子给吃进了嘴里。

  他缓慢地嚼着,咽下去,李懂问他:“好吃么?”顾顺抓着脑袋的手慢慢松开了,放了下来,他轻轻叹了口气,说:“不够甜。”

  李懂又掰了一瓣橙子要递过去的手在空中停住了,他有些不快,声音都有些愠愠的:“你自己拿来的,还要不要了。”

  顾顺转过头,抓着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说:“有总比没有好。”说完就把李懂手里那瓣给吃了。

  李懂把手给抽了回来,和顾顺对视了一会儿,把剩下的橙子都塞到了顾顺的手里。顾顺自己吃了起来,视线追在站起身开始整理桌上橙子皮和杯子的李懂背后,边吃边问:“你要吃吗?我分你半个?”

  李懂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那视线。好像是属于顾顺的闪光又回来了,还带着热度,灼烧着李懂的后背。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时李懂就感觉到了这种热度,顾顺看着他的时候他甚至不想抬头,然后那种视线就无时无刻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在他们休整的时候,在战场上,李懂弄不清楚这视线究竟是专注还是严厉,亦或是别的什么。

  李懂说:“你还是病着比较好。”顾顺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他这句话里的隐含意义,又掰了一瓣橙子塞到嘴里,边嚼边说:“你照顾我吗?”

  李懂转过身来,从顾顺手里抢了小半个橙子过来,掰出一瓣也往嘴里塞。一口咬下去,盖过了甜味的酸味立刻在他的嘴里迸发,酸得他的身体都跟着抽了一下。顾顺看到了,低声笑了起来,又把李懂手里剩下的都拿了回去,三两口就全都吃光了。

  李懂发现顾顺挑水果的水平堪忧,那是在他吃了几天顾顺带来的橙子之后。这一兜橙子,看着光鲜亮丽,但是十个里有七个是能酸到能让他瞬间清醒的,还有三个凑合甜。每天半夜,顾顺都会浑身难受着醒来,而就算他什么声音都不发出,李懂也会跟着醒过来,然后剥一个橙子给顾顺吃。李懂没法保证拿给顾顺的橙子都是甜的,但是顾顺好像也不在意口味,他只是要吃,吃了精神就会好一些。

  李懂每次都会拿一片自己尝尝。酸得牙都要倒了,顾顺吃的时候却也没啥反应,他一边吃,一边看着李懂皱眉抽气,还会跟他说:“喝点水吧。”

  李懂问他:“你味觉正常吗?这酸的。”

  顾顺点头:“嗯。”

  “你吃得下?”

  “我喜欢吃橙子。”顾顺吃完最后一瓣,翻身躺倒,手还拍了拍自己边上的床铺。

  李懂也躺了回去,现在他已经不再侧躺着拿背对着顾顺了,他平躺下后,望着上铺的床板,一时半会儿没打算闭上眼睛。他听见边上顾顺渐渐平缓的呼吸声,猜测他已经快要睡着了,宿舍里变得很安静,不只是安静,大概是安稳,隔着舷窗似乎能听到海浪有节奏地拍打舰身,带着自己跟着在海中央轻轻晃动,好像在他的脑袋里也有一片海洋,海潮涌动,伴随着的是顾顺的呼吸。

  “对不起啊,”顾顺突然开口,把有些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李懂给吓了一跳,“每天晚上都吵醒你。我打呼吗?”

  “……不打。”李懂突然觉得浑身的不自在,他翻了个身,又把背对着了顾顺。

  人类真的是挺容易习惯的,好像一旦习惯了,危机就不复存在了。李懂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失望,轻易被环境瓦解防御意识,在战场上大概首轮就得出局了。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12671a61

02 Mar 2018
 
评论(40)
 
热度(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