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伯努利的船 6

红海行动

顾顺/李懂

PG-13~NC-17

*李懂试图抓紧船舵与伯努利效应对抗。

 

是这样的这篇文最初我想的是写5k字结果大纲一扩再扩现在好像有点刹不住车_(:з」∠)_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6
 


  顾顺当然不能在梦里救下李懂,因为在李懂的梦里,他根本自顾不暇。

  第二次,李懂已经很清楚自己在做梦了,当他看到顾顺倒地的时候,他立刻抓住狙击步枪开始瞄准对面的狙击手。还是那个黑洞洞的枪口,但是在对方开火之前,李懂先扣下了扳机,他的子弹飞了出去,刺穿了空气,扎到了对面。李懂屏住了呼吸,他才看清对面显出人影,一个并不高大的身躯,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被子弹洞穿了的脑袋垂了下去,脑袋下的地面渐渐被染成了深红色。

  李懂开始大口喘气。他扭头看着顾顺,他这算是救下了顾顺吧?不,这应该只能算是亡羊补牢而已。要谈拯救,那得在这伤害发生之前,在顾顺受伤之前,在罗星中枪之前——在一切之前,他能无惧枪林弹雨,心无旁骛地执行命令,对着目标开枪。

  这些都训练过无数遍了。但是训练和演习时候的对手,不是这么奋不顾身的,也不会最终成为一具尸体。

  李懂喘个不停,胸前的战术背心勒得太紧了,让他没法好好呼吸。他慌乱地去扒拉,想要撕开战术背心,然而搭扣怎么都解不开,这让他更加紧张了,双手抓住背心边缘,开始用力撕扯……

  一双手抓住了他的两手,接着有声音远远传来:“懂?小懂?别抓了嘿……”李懂呼吸急促地睁开了眼睛,看见顾顺把他的双手按在了胸口。

  “再撕背心坏了啊。”顾顺用眼睛示意了一下,李懂看了看自己胸口,被子早被他不知道踢到哪儿去了,此刻他正抓着自己的背心,一副恨不得撕掉后变身狼人放声咆哮的样子。

  顾顺看着李懂的胸口皱眉,松开他手,伸手轻轻摸了摸他露出来的胸膛:“对自己也太狠了吧,这都抓成这样了。”李懂才觉得疼,原来梦里抓的战术背心是自己的肉,胸前好几道红印,还有皮被抓破了。

  “疼不疼啊?”顾顺的声音里都是无奈。

  李懂摇头:“不疼。”比起疼,还有一种更加难以描述的感觉正在扩大。李懂暗暗把自己的手挡在了顾顺的手下面。

  顾顺的视线从李懂的头扫到了他的脚,最后又扫了回来,他说:“你睡相真的不太好。”

  李懂两手一撑坐了起来,没事人一样穿着裤衩就往卫生间走。他关上门,听见顾顺的声音在门后响起:“等会儿晨跑吗?”

  “……好。”李懂应了一声。

  放假刚进入第二天,可李懂总觉得好像已经过了一年似的。他跟顾顺一起出门跑步,顾顺跑三步能回头看他两次,看得李懂极不耐烦,推他后背:“能不能看前面,前面有棵树。”

  “哪儿有树我能不知道……”顾顺还扭着头看着李懂在跑,咚地一声还真的撞上了什么,他赶忙转过头去看,撞上的是杨锐。

  “队长。”顾顺立刻挺直身体,原地跑步,边上的李懂也原地跑步,但是笑声根本憋不住。

  杨锐拉长了脸看着顾顺,顾顺目视前方,他又看向李懂,说:“好点了?就出来跑步了?”

  李懂一下子收住了笑,对着杨锐点了点头:“好多了,我没事了。”

  杨锐对着他笑了笑,好像是有些如释重负,他抬起自己手里拎着的饭盒说:“给你拿了粥,一会儿跑完了过来拿。”

  “好,谢谢队长。”李懂也跟着露出笑脸,他瞧了瞧边上目视前方的顾顺,顾顺突然斜斜地对着他眨了眨眼。

  杨锐走了,俩人又继续往前跑步,跑了没多远,顾顺伸手掐李懂的腰:“故意坑我是不。”

  “哎!”李懂歪着身体要躲开,顾顺太会掐他的弱点了,腰眼被他碰了一下,又酥又麻。他逃开三米远,对顾顺说:“你,你别碰我。”

  顾顺也不过来,跟他保持了三米距离继续跑着,在边上慢悠悠地说:“衣服都我换的,现在倒跟我见外了。”

  为了让李懂能听清楚,顾顺说得还挺大声。李懂的耳朵腾地一下就热了,他三两步跑回顾顺边上,小声吼他:“别说这个。”

  “为什么?”顾顺凑到李懂边上问他,吐息从他的耳朵一直落到后颈。李懂全身一颤,顾顺的呼吸比他的掌心更为灼热,径直烫穿了他的耳膜,一把火烧到了他的脑子里。李懂默默地又拉开了一点距离,但顾顺不依不饶地又贴了过来,万幸他没再贴着李懂说话。

  晨跑结束俩人已经大汗淋漓,回到宿舍一打开门全都冲向了卫生间想要先洗上澡。顾顺手撑在门框上挡着李懂:“要不跟哥一块儿洗呗。”

  李懂嗤笑:“你这么大个子,挤都挤死了。”说完弯腰一钻从顾顺的手臂下面溜了进去,反手推了顾顺一把,笑嘻嘻看着顾顺只能松手让他关上门。

  冲个澡要不了几分钟,李懂迅速冲完出来,毛巾搭在头顶随便呼噜两下就把头发擦干了,看到顾顺坐在椅子上又在摆弄他的吉他,顾顺见他出来了,指了指桌子:“你的粥。”

  李懂把毛巾搭在肩上,走到桌前打开饭盒,热腾腾的粥香味扑鼻,顾顺忙不迭地放下琴站了起来:“饿死我了。”

  李懂拿了勺子吃了起来,等顾顺去洗澡了,他偷偷挪到顾顺的吉他跟前瞅了瞅,看到琴面上有个凹坑。李懂拿自己的手去比划了一下,怎么看怎么和自己掌根的大小能对的上号。李懂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想必是自己昨天晕过去的时候把顾顺的琴给压坏了,这琴面压坏了能补吗?

  李懂想等顾顺洗完澡出来了跟他说一声,结果顾顺一出来就先开口了:“我去食堂,饭盒记得还给队长。”

  顾顺三两步就能走到门口,李懂只来得及叫了一声顾顺的名字,他拉开门的时候扭头回来,对李懂说:“等我回来。”

  顾顺风一样地走了,留下李懂一个人拿着个勺吃着食堂特供病号粥。干嘛还得等他回来?李懂闹不明白顾顺的意思。不过他今天也没什么别的打算——三天的假期完全是打天上掉下来的,除了想好的回来就去看望罗星,李懂也没什么别的安排。

  过惯了每天按时起床吃饭训练的日子,难得捞到一天不用训练,似乎都有些浑身不舒服。

  李懂吃完粥,把饭盒洗了,敲了隔壁的门,把饭盒还给了休假还在写方案的杨锐。再回到自己宿舍,坐下就能看到边上的吉他。

  李懂还在盘算着吉他的事,顾顺已经风风火火地回来了,从他嘴角沾着的酱汁来看,这顿早饭他吃得很是匆忙。

  李懂指着自己的嘴角说:“你擦擦。”顾顺大手把整个嘴都一抹,往自己椅子那边走。李懂纠结了一会儿又说:“你的琴……是不是我给压坏的?”

  顾顺摇头:“没坏。”他坐下把吉他拿起来又开始护理,李懂站起身走过去,手从顾顺的背上越过去伸到他面前,抵着琴面上的凹坑说:“这不是我压坏的吗?”

  顾顺很缓慢地抬头,视线顺着李懂的手臂往回走,到他的肩膀继续往上,仰着看李懂靠在他脑袋边上的脸。他的视线没再移动,手却精准捉住李懂的手,每个手指都切进了李懂的指缝,与他的手指纠缠在一起,摩挲了一会儿,李懂顿时懵了,反应过来才心惊肉跳地抽手,第一下没抽出来,第二次使了劲儿才抽走。

  “你干嘛?”李懂把脸转过去了,他知道顾顺还在看他,现下他就只能看到李懂的后脑勺了,但是李懂知道自己的耳根发烫都给顾顺看去了。

  顾顺慢条斯理地说:“跟你比个大小。你手这么小,怎么可能压得坏。”

  “那不是都有个坑吗?”

  “我早就想把这琴面换了。”

  顾顺的回答完全前后矛盾,李懂知道顾顺那是不想跟他聊这话题。他没辙,只能再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正想着看本什么书打发一下时间,冷不丁的顾顺问他:“你今天什么打算?我陪你。”

  李懂想说“看书”,然而陪看书似乎太闷气了。他抬头看看窗外的天气,今天是个多云天,太阳没有昨天来得厉害。

  李懂心中念头一闪,伸手抓着顾顺的椅背说:“去打篮球吧!我们一队一直是冠军。”

  “好,再找几个人,俩人打不起来。”

  “找佟莉,”李懂起了劲儿,“她打得好,再问问副队……”

  “佟莉不在。”顾顺突然打断了李懂的劲头,李懂话说一半,不能吞不能吐,只能就着顾顺说的问下去:“她去哪儿了?”

  “她去石头老家看他爸妈去了,昨天你走后没多久她也走了。”顾顺把琴弦紧了紧,手指拨了几下,琴声应声响起,不知为何,听起来似乎有些虚,让人想替这音色捏把汗。

  李懂一下子不知怎么接话。他刚才提议找佟莉的时候,其实也是想能带着她一起散散心的,佟莉球打得是好,平时也很健谈,蛟龙里女兵极其稀缺,一队就她一根独苗,佟莉和他们这些男兵就总是混在一堆,闲着一起吃饭啊聊天啊打球啊擒拿术大比拼啊唱歌啊跳舞啊……她什么都拿得出手,闲着的时候总能听到她嘻嘻哈哈的声音。可这么一个快活的姑娘,在巡航的最后那段日子里,李懂都没怎么听过她笑了。

  其实想想,大概就和李懂打定主意一上岸就去看罗星一样吧。佟莉肯定是在临沂号上的时候就想好了,等回基地了就打报告申请出趟远门,理所当然没把心里的这点打算告诉任何人,就像他也没事先把自己的打算告诉顾顺一样。她要怎么迈过那道坎呢?她去看石头的爸妈,是在想着迈过去吗?

  李懂沉默了很久,久到顾顺都有些纳闷他的沉默,转过身,看到他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仿佛又陷入了他一个人的世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顺抬腿,他的腿足够长,距离很远都可以坐着就踢到李懂,他小心拿捏着分寸轻轻蹭了蹭李懂的小腿,问他:“还打篮球吗?”

  李懂好像没察觉到似的,身体都没晃一下。

  顾顺放下吉他,干脆站起来,走到李懂面前,把他椅子转过来,双手捧着他的脸把他脑袋抬起来,坐着的李懂脑袋才到他的腰,李懂的视线被往上提,瞅见顾顺绷紧的T恤包裹着的结实的胸膛,脑袋里一阵恍惚,方才在想的东西都一下子刹了车。

  “魂呢?”顾顺轻轻拍他的脸颊。

  李懂才回过神来:“哦,佟莉……去看石头爸妈了啊……”可眼神看起来仿佛还是失焦的。

  顾顺突然说:“怎么,你是不是也打算去看看罗星家人?”

  李懂抬眼瞪着顾顺,他看到顾顺的脸色有一瞬间变了,好像是有点后悔自己说的话,可是说出去的话是不能撤销的,他迅速把神色调整回来,硬是摆出一个居高临下的审视表情,好像要逼着李懂对他的问题做出表态。

  李懂冷冷甩了一句:“昨天去的时候见过罗星妈妈了。”

  “哦,”顾顺还硬撑着,两只手放开了李懂的脸,撑在了他背后的椅背上,把他给圈在了椅子里,“是我没见识了,合着都见过家长了。”

  李懂不明白顾顺的这种敌意是打哪儿来的,他踹了顾顺的小腿一脚,顾顺纹丝不动。李懂说:“是不是因为昨天没带你去?”

  顾顺的眉头压低了,他说:“不是。”

  “不是你提他干嘛?”

  “我提罗星你就不高兴是不是?”

  李懂看到顾顺的身体越压越低,他身上带有的那种威压感也越来越重。这和体型无关,尽管顾顺确实人高马大,但是他散发的低压哪怕他坐在地上都可以让李懂感受到,更何况他现在几乎整个人都笼罩在李懂身上。

  “我高不高兴跟你有什么关系。”李懂很希望这次对话能快些结束——他能嗅到一些危险的信号,他对这种感觉总是很敏锐的,这可能得益于他长期的观察员训练。可是他拥有的才能只是感觉危险,他对于怎么应付这些即将来临的危机没什么经验——他说完这句话就看到顾顺的眉头皱了起来,而他身上的警笛也被四处拉响。

  “跟我没关系?你再说一次?”顾顺沉着气说,“你不高兴了我能高兴?”

  “你为什么不高兴?”

  “你说呢?”

  “我不知道。”李懂把脑袋转开,顾顺掰着他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李懂,你别装傻,”他盯着李懂的眼睛,怒气冲冲地问,“我到底哪里不如罗星?”

  李懂全身上下好像有一万个警笛在大吵大闹,他脑中一片空白,过了会儿才大喊出声:“顾顺,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我看你才有病,我就不信我治不好你……”顾顺的腿往后面一勾把自己的椅子勾了过来,他就坐在李懂面前,支开两条长腿把李懂的腿给牢牢夹住缠紧,撑在椅背的两个手臂也收拢了,李懂的全身都被锁住了。李懂挣扎着喊:“你放开我!”顾顺不为所动,执着地等待着李懂的回答:“来,你说,继续说。”

  李懂说:“你哪儿都不如罗星!”

  李懂又说:“罗星还让我跟你好好学学,我跟你学什么?他要知道你有病还让我跟你学?你是不是见人做人见鬼做鬼啊顾顺?”

  顾顺突然笑了,凑近了李懂,鼻尖几乎要碰到李懂的鼻尖:“你觉得你自己是人还是鬼?你是人是鬼我都不嫌弃。”

  李懂全身一僵,又开始竭力挣扎,试着抬起手向顾顺的胸口挥出拳头。然而因为身体都被禁锢,手根本使不出力气,打在顾顺身上他几乎不痛不痒。李懂只能继续使用语言攻击,怒火冲头的时候人总是口不择言的,他气极大喊:“我嫌弃!你当我乐意吗,可我不乐意有用吗!”

  顾顺冷笑:“你嫌弃我?我看不出。”

  李懂恨不得拽着椅子一起蹦起来:“你他妈别自作多情了行不行!你松手!”

  顾顺轻轻摇头:“我不觉得我自作多情。我不松手。懂,你听好了,罗星是圣人,他能放手,我不是,我是不会放手的。”

  他说完,突然侧过脑袋往前一倾,嘴唇压到了李懂的嘴唇上。

  顾顺的一只手捂住了李懂的后脑勺,这个吻来得突然又汹涌。李懂全身的警笛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最后一声叫喊,便齐齐哑火,此刻他只能听到顾顺的呼吸声,粗重急迫,连带着他自己的呼吸声都也变得慌乱不堪起来。顾顺啃咬着他的嘴唇迫使他张开了嘴,他近乎贪婪地吮吻着,快赶上在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对水袋的渴求了,好像再来最后那么一口,或者就一滴,哪怕死了也能带着极乐的心去往异界。

  李懂全身都软了,所有的机能仿佛都停摆,他只能陷在这个吻里,在这个吻结束之前,他只是一个失去了躯壳的灵魂。他忘记了先前的所有争执,只剩下对面前这个灵魂的索求,许多刻意短路的意识一下子都被接通了,好像明白了许多事,明白了那些细微的接触是什么,明白了那些交织的呼吸是什么,明白了那些突然汇聚起来的热量是什么——他的双手攀上了顾顺的胸口,揪紧了他的衣服。

  然而这些混乱只存在了一秒。

  李懂睁大眼睛,看不真切近在咫尺的顾顺的眼睫毛。顾顺的手脚都放松了,他立刻抽离自己的脚,对着他的肚子狠狠一脚踹去,将顾顺连着他的椅子踹开几米远。顾顺捂着肚子看着他,李懂立刻跳了起来,抓着顾顺往边上甩,他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也不知道自己甩的是什么方向,总之顾顺被他甩开了,他又扑上去,拳头往顾顺的脸上身上连串地打了过去。

  李懂的大脑一片空白,动手的大约不是他,而是另一个李懂。他看到顾顺站着一动不动听凭他打,最多稍稍举起手臂抵挡一下,但对于李懂的拳脚,他基本照单全收。李懂几乎要爆炸了,他快速出拳打在顾顺腹部,最后甚至团身撞在他身上——嘭地一声,他们的房门被撞坏了门轴,顾顺被他打了出去。

  顾顺倒在了门对面的墙角,扶着墙壁艰难站起来,脸上眉骨都被李懂打破了,有血流了下来。李懂终于停下了手,他喘着气,看到自己的拳头都破了,他望着顾顺,顾顺小声对他说:“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啊!”听到声音,俩人一起扭头,才看到杨锐出了宿舍就站在他们边上。往别处望了望,还有别人也开了门探头探脑。

  杨锐手里捏着支笔,气得都在微微发抖。他看了一眼顾顺的脸,再看了一眼李懂,说:“吵什么呢?吵完了还打?放假放出毛病了?李懂!你怎么回事!”

  顾顺努力立正说:“队长,是我——”

  “你闭嘴!”杨锐毫不留情打断,顾顺只能垂下脑袋。李懂还在大喘气,但他心里的那团怒气一下子就灭了,他看着顾顺被打得挺惨的样子,甚至恍惚了一秒到底是谁干的。

  然后他想起那个吻。他想顾顺是活该被他揍的。

  “问你话!说话!李懂!”杨锐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威严,李懂也立正,说:“报告队长,是我的错。”

  “什么错?”

  “我打了顾顺。是我的错。”

  “你干嘛打他?”

  “没干嘛。”

  杨锐的眼睛都快压成三角形了,他看了看边上围观的脑袋们,稍稍压低了声音说:“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是不是?”说完他又拔高了音量,“顾顺李懂!五百字检讨今天晚上交给我!李懂!明天去炊事班报道!帮厨一周!”

  “是!”顾顺和李懂都一个立正,齐声回复了杨锐。说完之后顾顺看向李懂,李懂却压根没理他。

  “我去找人修门。”李懂从顾顺和杨锐中间穿过,快速跑过了走廊。

  现在他不想见到任何人,尤其是顾顺。

tbc



ps:炊事班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没曾想跟演员几个说着玩的梗撞上了_(:з」∠)_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1286905f

25 Mar 2018
 
评论(43)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