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绣春刀] [沈炼/卢剑星,微 丁修/靳一川] 遇狐

灵感来自于微博“狐狸精bot”某日贴出的王千源并称“投稿人说藏狐也是狐”……

实在太好笑,于是写点好笑的大家一起笑笑。有些梗来自 @missloro 

算是某种程度的AU吧,以及人物性格一定会走形因为就是个哈哈哈的段子哈哈哈~~

可能还会有第二篇。

CP:沈炼/卢剑星,含有 丁修/靳一川 成分

分级:PG-13


=====================


  1

  沈炼感到了一丝杀气。

  长年刀头舔血,让沈炼的感官变得格外敏锐,有时甚至能先于意识控制身体。这会儿他的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就等前面那个看着就蹊跷的拐角跳出什么人来了。

  他慢慢往前走了两步,拐角——对面的墙根下走过来一个汉子。

  沈炼心里暗暗吃惊,刚才全神贯注盯着拐角,压根儿就没发现墙根底下居然站着人。仔细看看,那一溜墙平平整整,中间也没什么遮挡或是凹陷,这汉子个头甚高,到底是藏哪儿,才让他一点都没发现的?

  沈炼的视线立刻投向对方手里的武器上。来人手里有把长柄朴刀,估摸着得双手才拿得动的重量,他单手就握住了,斜斜拖着,刀尖是一点都没碰到地面。那人清了清嗓子,仰着下巴冲着沈炼说:“知道规矩吧,知道就自个儿掏银子吧,刀可不长眼。”

  沈炼笑了笑。这年头,拦路打劫,都打到锦衣卫的头上了。他这会儿正穿着官服,赶着回去赴任,干脆挺直了腰杆,轻轻一抖裙摆,哗啦啦一声,成功地吸引了对面人的注意力——他的视线终于从天上落到了沈炼身上。

  沈炼说:“刀不长眼,你长眼吗?”

  对面的人看着沈炼,一声不吭,眼神极为专注,好像完全忘了自己是来拦路打劫的,搞得沈炼也不由得细细打量他。这汉子人高马大,身量孔武有力,双眼细长,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蓄着明显是精心修剪过的胡须,穿着整洁的沙色衣服,领口却拉开到了肚脐,露出了健壮的筋肉——沈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怎么看怎么不像流寇。

  对面的人看沈炼看了好一会儿,久到沈炼都想提醒他别忘了本职工作了,那人终于又开口了:“哎,这不是恩公吗。”

  恩公?

  那人脸上露出笑容,不像是硬挤出来的,倒是颇为发自内心,但看得沈炼心里有些发毛。他寻思,这难道是现在的新打劫方式?可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但若是一言不发,岂不是落了下风,只能硬着头皮回了一句:“什么恩公?”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底气全无。

  对面的人把朴刀给收到了身后,微微弯下脖子,朝着沈炼点了点头,说话的语气极为诚恳:“恩公,我们在戈壁有过几日之缘。”

  戈壁?

  沈炼苦思冥想,他就去过一个戈壁,也只去过那么一次,但属于那片戈壁的回忆可不怎么美好。数年前,他在戈壁浴血奋战,杀出一条生路,本以为捡回一条命,从此以后只求安生活着便好,然而以那为开端,之后发生的桩桩件件都不是他能控制的,也不是他想看到的。搞到最后,他倒是重新披上了这身飞鱼服,然而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沉重,太沉重了。

  沈炼开始想这一堆事儿,情绪不免低落起来,恍神的时候,根本忘了对面还站着个打劫的。对面的人倒也不急,安安静静等沈炼回忆完,好半天过去了,沈炼总算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说:“在下愚钝,实在想不起与阁下何时见过面。”

  对方神色间的落寞一闪而逝,接着便又露出笑脸,说:“恩公想必是贵人多忘事,您曾分了一条兔腿给我吃的。”

  兔腿?

  那戈壁,确实没啥吃的。拼杀完了,粮草断了之后,他也曾试着打些野味,依稀记得似乎有一日拼尽全力打到了一只沙兔……

  可分予别人吃?有这么回事吗?那会儿他边上根本没有活人了吧?

  沈炼实在想不起来,只能摇摇头:“抱歉,时隔太久,我还是没想起来……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是?”

  对方的眼睛亮了起来,说:“我叫卢剑星。恩公如何称呼?”

  沈炼实在没法接受“恩公”这个叫法,浑身都跟着一抖,他赶忙说:“我叫沈炼,这位——”他又打量了卢剑星几眼,估摸着对方大概比自己长几岁,便说,“——卢兄,在下还有要事,就此别过。”说完,向对方微微颔首。

  卢剑星便也侧过身让出路说:“恩公您先忙,我们后会有期。”

  沈炼走过卢剑星的身边,继续赶路。边走边在想,这名字到底在哪儿听过呢?又走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人不是拦路打劫的吗?怎么不打了?

  2

  卢剑星回到家里,刚把刀给放下,就听到轻快的脚步声朝他奔来。

  “大哥!”那脚步声所属的毛团从地上跳起,嘭地一声化作人形,伸开手就挂到他的脖子上,脑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卢剑星摸了摸面前的脑袋,挂着他的人松开了手:“大哥今天怎么不高兴了?”

  卢剑星还没开口,屋子里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冒了出来:“没看你大哥今天空着手回来的嘛?什么都没打到啊。”

  卢剑星一皱眉,难怪进屋的时候闻到猫味儿,还以为是靳一川身上沾着的,结果,果然是丁修这混球又来蹭吃蹭喝了。

  卢剑星对横躺在床上的丁修说:“你怎么又来了。”

  丁修说:“我来找我师弟啊。”

  卢剑星看着面前的靳一川,靳一川眨巴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卢剑星便用自己并不大的眼睛瞪向丁修:“你师弟和你又不是一类的,找你同类去。”

  丁修一听,手一撑抬起上半身,圆滚滚的脑袋上眼睛也睁得滚圆,毫不示弱地瞪回卢剑星:“我师父收留我的时候都没在意我不是同类,再说了,一川可是我师弟在先啊。”

  丁修最会拿这师兄弟的关系说事儿,每次提到这个,靳一川就没辙,脑袋上冒出俩大大的耳朵,一左一右耷拉下来。

  这件事情卢剑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不明白,丁修和靳一川的师父,为什么会收丁修为徒。听一川说,他们的师父是个早已修成人形的狐,收了许多小狐狸作自己的弟子,可偏偏这其中,混了一只橘猫——丁修。

  卢剑星是个藏狐,过去百十年一直生活在戈壁滩,早几个月化为人形,去往人气旺盛的城市里,试图寻找数年前救了自己一命的恩公。路上遇到了浑身脏兮兮冷得发抖的小狐狸靳一川,刚学化形之术,偶尔人形还变不利索。俩人挺投缘,便以兄弟相称,一同拾掇了一个山洞变作房子,在这城里住了下来。这年头流寇猖獗,卢剑星也遇到过几个,都被他收拾了,发觉这行当好像没啥技术含量,就自己也干起了这一行,顺便还可以观察一下人类。可这人类观察还没进行几天,某天回家的时候就听到家里猫叫狐嘶的,进屋才看到靳一川和一只壮硕的橘猫撕打在了一起。

  那橘猫见又来了人,弓着背吼叫了几声,身子一抖便化为人形,圆脑袋圆眼睛圆鼻子,肩膀又宽又厚,手底下还捏着没化人形的靳一川。可怜靳一川被捏住了化形穴变不了人,四肢悬空乱蹬乱叫,卢剑星赶忙抢上去把他给捞了下来。

  橘猫说自己叫丁修,是靳一川的师兄。也是没见过靳一川这么老实的狐狸,丁修说的话他一句反驳都没有,只是低着脑袋躲在卢剑星身后,手拽着卢剑星的腰带,都快被他拉断了。

  靳一川应该是想摆脱丁修才一个人跑出来的,可丁修就是粘着他不放,找到了窝就更加不会放过了。卢剑星问丁修到底来干嘛,丁修说来找师弟养他。卢剑星莫名其妙,这靳一川到现在化形还不太稳定,更多时候是维持狐狸状态出门打猎,但狐狸体型小,还要提防人过来抓他,倒是丁修,卢剑星真是从没见过这么大个儿的橘猫,都把靳一川给按在爪下揍得惨兮兮的了,这还要靠他师弟养他?

  丁修说:“你们是狐狸啊,狐狸精么,眨眨眼就能把人给迷住了,你瞧瞧我们师父,混在人里边儿,多吃得开。”

  靳一川从卢剑星后边探出脑袋怒喊:“不得对师父无礼!”喊完过了会儿又小声说,“我是公狐狸,我……我又不行。”

  丁修说:“公狐狸精也是狐狸精啊,你可以去卖屁股呀!我听说现在大官都喜欢这个。”

  靳一川气得耳朵都冒出来了,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干瞪着自己一脸得意的师兄。卢剑星手压在靳一川脑袋上,摸了好一会儿才把他耳朵给压下去,其实自己也压着火,可还能怎么办?卢剑星清楚地知道,就算加上自己,他和靳一川两个,也是打不过丁修的。

  没办法的办法就是对丁修的蹭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每次他来,卢剑星还是要揶揄他几句。但丁修好像根本不在乎,狐过狐的日子,猫有猫的活法,想蹭的时候就来,蹭够了就走,随便你说,他自然活得潇洒。

  其实卢剑星打劫的效率还是挺高的,他长得凶,要的也不多,每次都能带点儿吃的回来,今天还是第一次失手。听完丁修的嘲讽,卢剑星也没啥感想,在床沿坐下,自顾自发呆。靳一川跳到床上,盘着腿坐在他边上问他:“大哥今天遇到坏人了吗?”

  丁修先哈哈大笑起来:“你大哥长得比较像坏人。”

  卢剑星也不生气,说:“我今天见到我恩公了。”

  “恩公?!”靳一川听到这词,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歪着脑袋凑到卢剑星面前问,“什么恩公?大哥,快给我说说!”

  卢剑星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我以前还没化形的时候,住在戈壁滩,有一年大乱,两队人马在戈壁厮杀了一个多月,戈壁几乎没留什么活物,飞禽走兽都快被抓干净了。我躲在洞里几天不敢出去,饿得不行了,只能跑出去想找点吃的,好不容易看到有只兔子,那兔子被人一箭给射死了。”

  靳一川是个很好的听众,从头到尾都特别认真在听卢剑星讲。丁修又躺了回去,眼睛半睁半闭,鬼知道他在听还是睡着了。

  卢剑星继续讲了下去:“兔子离我就三五尺的距离,我那会儿已经饿得走不动了,就听到有人走过来,心想自己大概也要被人抓了吃了。那人把兔子拾起来,就地挖坑架柴烧了,火苗都快舔到我的皮毛了。我趴地上等死,结果那人烤完了兔子,撕了一条兔腿递到我嘴边,喂我吃了……放了我一条生路。”

  “那就是大哥的恩公吗?”靳一川问,卢剑星点了点头:“是啊,他跟我说,遇上也是个缘分……等我吃完了,还喂我喝了水。”

  丁修重重哼了一声:“你这恩公大概是想把你留住了,这样过几天没吃的了还能把你烤了。”

  卢剑星没理他,又说:“戈壁的晚上很冷,恩公冷得不行,我皮毛暖和,便靠过去取暖——”

  丁修背过身去嘀咕:“藏狐狸精也是狐狸精!”

  卢剑星继续说:“后来恩公找到了同伴,同伴要杀了我,恩公把我给放了。”

  卢剑星说完了,过了一会儿,靳一川发出感叹:“大哥,活着真好。”

  卢剑星点头:“是啊,但是能再见到恩公,那就更好了。”

  靳一川似懂非懂也跟着点头,又问:“哎,那大哥,今天你见到恩公,跟他说话了吗?”

  “说了,”卢剑星笑了笑,“我跟他说,恩公,我们曾在戈壁有过几日之缘——”

  “卢剑星,你是不是傻?!”丁修坐起身来大声说,“你会不会做狐狸精?有你这样的狐狸精的吗!”

  卢剑星再也忍不下去,也跳起来冲着丁修喊:“死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化作原形去找那些贵妇小姐骗吃骗喝!”

(完 或者 待续)

20 Sep 2018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