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伯努利的船 番外五(全文完)

出于种种原因……不再贩售了,就算完售了吧,按照之前说好的,放出最后一篇番外。
是真正的结局了,看得开心。


=====


红海行动

PG-13

顾顺/李懂


爱上你之后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二则

番外又二则


如果打开AO3有困难可以参考这个:

如何打开AO3

=====     


番外五 爱上你之后


  罗星受伤之后,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

  他中枪后被送到医疗船急救,后来又被送回国,住进了省里顶尖的神经外科医院。海盗的一枪打穿了他的脊柱神经,这意味着他站不起来了,胸口以下的部分甚至都没了知觉。

  省外科医院的医生们开了好几次会,最终定下手术方案,为他施行相当复杂的神经再造手术。这手术很成功,只是要想恢复到原先那样重新做回狙击手,那就基本上没可能了,最多也就能恢复到生活能够自理的程度。

  好在罗星可从没怕过什么。手术结束后,他每天都坚持去做康复训练,虽然也没指望继续做狙击手,他还是想要生活能够自理的。他花了两个月才让手指重新听自己使唤,接下来是使唤身体,使唤腿……他一点点地坐起来,一点点开始挪动步子,一点点可以放开把手慢慢走路,好像婴儿学步一般,摇摇晃晃地蹭出去一步,站稳了,再摇摇晃晃地把另一条腿拖过去。

  住院是很无聊的,尤其罗星这种一开始全身瘫痪的状态。他只能吃医生让他吃的,而且都是别人喂他的。等他终于能使唤手了,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学习用筷子,民以食为天,对吃的需求远高于其他一切需求,可以自己吃饭,罗星总算扬眉吐气,觉得自己重新拿回了做人的尊严。

  拿回尊严却不意味着可以自由选择,在医院里饮食没得选择,什么叫淡出个鸟来,罗星可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每次吃营养师为他精心调配的食物的时候,罗星都在想,好想吃火锅啊。

  啊,火锅,生命之光,欲念之火。你能在火锅里吃到世间百味,你能在火锅席间体会人间冷暖。因为吃不到,念头就变得越来越强烈,等出院后家里人问罗星想干什么,罗星想也没想就说:“吃火锅吧。”

  他进了火锅店,想到医生关照的不要一上来就吃太刺激的食物,委委屈屈地点了个菌菇锅底,配上啤酒大吃特吃,当天晚上果不其然因为肠胃不适应而闹了肚子。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吃得痛哭流涕,边擦眼泪鼻涕边感叹,火锅真是太好吃了。

  后来罗星想,那干脆就开个火锅店吧。

  没人想到罗星离开部队之后,居然会开一个火锅店,这好像距离原先的顶尖狙击手的身份定位,偏差得有点远。不过罗星已经打定了主意,用退伍费、补贴奖金和自己的积蓄作启动资金,又问家里人借了点,“群星火锅店”就这么开张了。

  火锅店的好处在于没什么技术壁垒,好上手。罗星心思缜密,又有股不认输的劲头,这火锅店不敢说大红大紫,倒也算是安安稳稳地开了起来。他虽然雇了人,自己也不愿闲着,店里店外大大小小的事情也会自己跑跑做做,因为他还会搞些针对退伍军人的活动,做出了点特色,小生意也算打理得有模有样。

  火锅店经营了几个年头,有天下午客人挺少的时候,跑堂的服务员来跟罗星报告,来了一个退伍兵。这是罗星对店里所有员工的要求,“群星火锅店”有针对退伍军人的优惠,招待客人的时候一定要说清楚,有退伍兵来也要跟罗星说一声,他都会亲自出去送上优惠。

  罗星让员工把鲜切牛羊肉拼盘准备好,放到推车上,自己亲自推着送了出去。走到那一桌客人面前,他和客人全都愣住了,来吃饭的人他认识,是顾顺和李懂。

  顾顺已经换了便服,李懂还穿着军装,两人看到罗星过来,几秒的呆滞后,一起站了起来。

  李懂先开口说:“罗星,你,你就是这里老板啊?”

  顾顺跟着说:“我们看网上推荐这里有退伍兵优惠,就来了。”

  罗星乐了,没想到老战友能在这种意外情况下见面,他离开部队后,也没告诉大家自己去哪儿了,特种作战部队本身也有诸多不便,能留在同一个城市对罗星来说已经很好了。他想也没想就把俩人拉到了包间,也不管一张大桌子只坐三个人实在有点空,倒是方便了把吃的摆了满桌,啤酒饮料也都准备齐全。

  罗星跟店员打了招呼,这一个下午就打算陪着两个老战友了。开酒瓶的时候,他问李懂能不能喝,李懂说晚上还得回去,罗星便只给自己和顾顺倒了啤酒,给李懂倒上了酸梅汤。

  顾顺退得有点早,因为一只眼睛受了伤,视力变差了,没法再做狙击手了。不过以顾顺的资质,离开部队也不愁找不着下家,这顿饭的气氛罗星猜想应该还是比较欢快的。然而实际吃的时候,好像只有罗星在没话找话问顾顺和李懂,顾顺还会打起精神回答,李懂基本只有“嗯”和点头摇头,或者低下头一个劲儿地吃。

  罗星拿了个漏勺架在火锅里,把吃的都往里舀,涮熟了就把漏勺取下,整个递到李懂面前。包间的桌子大,要递到李懂面前还要经过顾顺,罗星的手不稳,拿着漏勺的时候微微颤抖,顾顺看到了,跟他说:“我来吧。”很顺手就从罗星手里接过来,拿到李懂眼前,轻轻帮他都倒进碗里,然后再夹上吃的丢漏勺里,继续架在锅里涮。

  罗星说:“你这截胡我的献殷勤呢。”

  顾顺笑说:“我这一勺是给你涮的,等会儿我给你倒。”

  罗星一个劲儿摆手:“别了,我自己能行,”他盯着自己一直在抖的手看了会儿,又接着说,“你别看我手抖,其实我已经掌握了这个抖的节奏,不会洒出来的。”

  他说完,看到李懂也抬头看着他,便问他:“李懂,好吃吗,好吃再加点。”

  李懂点了一下头,接着低下头吃,再没看罗星和顾顺一眼。

  罗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儿,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去。顾顺给他的杯子里倒满了啤酒,拿着自己的杯子和他的碰了碰,说:“咱俩走一个。”

  罗星和顾顺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啤酒,顾顺随意问问罗星近况,说说自己接下去的打算,偶尔状似无意地看一眼闷声大吃的李懂。罗星问顾顺:“你是打算就留这儿了?”顾顺点头,罗星看见李懂的筷子停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吃。

  吃到傍晚,李懂总算开口,说自己差不多该回去了。然后也没等罗星和顾顺表示什么就站了起来,让他俩继续吃,顾顺沉不住气也站了起来,微微低头看着李懂。

  顾顺说:“回去吧。别瞎想了。”

  李懂摇头:“我没瞎想。”他伸出手,顾顺迟疑了一秒,也伸手跟他相握,然后松开,李懂跟两人告别,先离开了。

  顾顺坐下来,帮罗星涮了好多羊肉,罗星放下勺子说:“多久了?”

  顾顺一愣:“什么多久了?”

  罗星抬起手,慢慢抬起到顾顺背上,拍了一下:“你还在我面前装。”

  顾顺仍旧一脸茫然,罗星叹口气:“你和李懂……是不是……?怎么你还怕我骂你啊。”

  顾顺终于弄明白了,他抿着嘴唇,过了会儿轻笑一声。

  他说:“说出来不怕你笑话——”

  罗星插嘴:“我哪敢,我哪会啊。”

  顾顺看了罗星一眼:“我发现你这个手脚不利索,嘴皮子倒是越来越利索了。”

  罗星脚跟跺了一下地板说:“快说下去别打岔了。”

  顾顺抬手摸着自己长长了一些的寸头,脸色因为喝了酒而有些泛红。他垂下脑袋,盯着桌上的玻璃杯,看啤酒里的气泡从杯底诞生,慢慢上浮到顶,一言不发。罗星没再催他,等着他纠结完,等顾顺看啤酒气泡终于看够了,他总算开了口:“伊维亚回来之后。”

  罗星盘算了一下时间,不由得咋舌:“顾顺,你是不是一直算计着啊?”

  顾顺轻轻一拍桌子,佯怒道:“罗星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算计啊?”

  “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行吧!我罚一杯!”罗星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完,放下后擦了擦嘴角,“我说顾顺,你们俩这是……一直藏着啊?”

  顾顺“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罗星抖着手要拿酒瓶给自己满上,顾顺抢着帮他倒满了。等顾顺放下酒瓶,罗星又说:“所以你才要留这儿是吧。”

  顾顺自顾自拿了自己杯子过来跟罗星的杯子碰了一下,一抬头喝了半杯,接着给自己倒满。

  “李懂……他比我强,”顾顺看了罗星一眼,“你我都看中的人,不会错。”

  李懂的能力,罗星和顾顺都清楚。刚闲聊的时候顾顺跟罗星说了,李懂也做了主狙击手,而且成为了继顾顺之后,第二个从委内瑞拉猎人学校顺利毕业的蛟龙。这杰出战绩可算是让海军部队扬眉吐气了好一阵子,现在,李懂在军队里的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不对,也不是完全光明的。毕竟特种兵的作战环境最为危险,比起军队里的前途,能好手好脚地活下来,也许更重要吧。

  罗星沉默了一会儿,试图转换话题让气氛轻松起来:“你手续都办完了吗?”

  “还没,快了。”

  “李懂陪你去办的?”

  “哪能啊,他就请了今天这半天假,”顾顺催促罗星快吃碗里的,自己也夹了点蔬菜吃,“我跟他说好今天来这儿吃一顿,这不是你这儿有优惠么。”

  罗星笑了:“你以后常来啊,管吃,管饱,不收你钱。”

  顾顺一个劲儿摇头:“那哪成,那不得把你吃穷了。”

  罗星哈哈大笑,把碗里的羊肉都吃完了,顾顺又给他倒了一堆。罗星看着顾顺忙活,想了想,问他:“你在这儿……等他?”

  顾顺的动作僵了一下,又继续去涮:“不在你店里啊你别怕。”

  “我又没说在我店里!”

  轮到顾顺笑出了声,笑完了,罗星说:“这是打算等多久啊。”

  顾顺嘴里挺小声嘟囔着,仿佛自言自语:“有多久等多久呗。”

  罗星心里一沉,看着顾顺左耳上面一小块光秃秃没头发的皮肤,过了会儿站起来:“你等等,我给你拿个会员卡……”

  顾顺无奈地放下筷子:“罗星,罗星啊,我真的不会一直来你店的!”

  顾顺还真的没有一直去罗星的店,只是每一年,他和李懂第一次去“群星火锅店”的那一天,他都一定会来,罗星也必定会放下手头一切事情,跟顾顺一起涮上一锅。

  这些年里,罗星的火锅店扩大了规模,生意是做得越来越有起色了;顾顺在一个搞户外拓展的公司里就职,从教练做起,慢慢做培训师,一直到项目总监,也算是跟着公司一起成长了。

  过了几年,罗星结婚了。新娘是给火锅店长期供货的供应商,最初来送大米面条的时候跟罗星闹了点不愉快,后来就总来蹭吃火锅,最后喜结良缘,婚礼还找的顾顺做的伴郎。

  罗星和顾顺偶尔谈到李懂,保密的部分自然是对谁都保密的,不过罗星知道,李懂少得可怜的假期,基本上都会来找顾顺,每次说到这个,顾顺的语气里总是轻描淡写地透着得意。

  罗星就特别看不下去顾顺这样,仿佛打靶赢了10环还非要说自己随便打打的没发挥好,所以每次顾顺这样说完,罗星都要推他的脸:“行了行了知道你们小别胜新婚了。”

  “哪有哪有,不能和真的新婚比。”顾顺心情好,大口喝酒,一点也不客气。

  喝到微醺状态,罗星跟顾顺开玩笑:“你不怕李懂跑了啊?”

  “跑哪儿去啊?”顾顺瞪罗星,罗星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啊,找别人了?”

  顾顺的手拍到罗星脑袋上,又摸了几下,说:“我这么好,找什么别人。”

  罗星上下打量顾顺,离开军队这么些年,顾顺没什么变化,就是成熟了点,身上军人的气质还是挺鲜明的。他摇着头说:“我发现你对自己真有信心。”

  “我对我们俩都挺有信心的。”顾顺拿起杯子喝酒,喝完了叹口气,很小声地说,“我只怕他出点什么事……”

  “打住,不说丧气话,”罗星也把杯子举起来,“来,哥哥陪你闷一杯。”

  顾顺笑了起来,肩膀都在跟着抖,笑完了,他跟罗星碰杯:“行吧,新人最大……就让你占一次便宜吧。”

  又过了几年,又到了一年一度顾顺来吃火锅的日子,罗星早早就在包间里摆好了酒。顾顺住的地方在城市的另一头,离罗星这儿很远,他要下班才过来,来的时候其实都挺晚了,但这间包间这一天都是不对外营业的。店员们也都知道老板今天要和老战友吃饭,尽量不去麻烦老板。

  下午变天了,有隆隆的雷声传来。罗星出去看了看,可能是顾忌到快要下雨了,街上的行人都步履匆匆。这时间还没到饭点,通常不会有客人,罗星随意扫视着街道,总觉得远处有个身影好像是奔着火锅店来的。

  大雨说下就下,劈头盖脑砸了下来,马路上的人一下子都跑得没影了,只是刚才那个身影还保持着步行的频率,不紧不慢地往前走。那人渐渐走近,罗星细细辨认,一下子明白过来,抓过店门口放着的伞就冲了出去。

  罗星当然走不快,加上情绪焦急,步子有些跌跌撞撞的。那个人看到了,立刻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罗星面前,接过他手里的伞帮他撑开。

  罗星抓着来人湿漉漉的肩膀说:“李懂?”

  李懂说:“哎。罗星,我来吃火锅了。”

  李懂扶着罗星回到火锅店,店员们看到淋湿透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有人找了毛巾过来让两人擦脸,罗星说:“去找几件衣服过来。”

  火锅店里能有什么衣服呢,店员找了两件簇新的火锅店员工制服,罗星和李懂分别换上,等头都擦干了,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罗星看到李懂换下来的不是军装。他问:“李懂,你退了?”

  李懂点头:“嗯,退了。”

  李懂说话的时候,微微颔首。罗星有一些恍惚,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看到李懂那会儿,一堆兵蛋子排成队列等着他讲课。李懂排在靠近队尾的地方,在罗星的视线扫过他的时候,他稍稍低了低头,但很快又抬正了脑袋,睁大了眼睛看着罗星。

  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时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过了十多年,改变了许多东西,手机换了,店面重新装修了,这儿成了新兴商圈,甚至马路上的公交车牌都换了颜色……可唯独,这个叫李懂的士兵,好像一直没变,他还是睁大了眼睛在和罗星说话,目光里的神采,和十多年前的一模一样。

  罗星说:“顾顺知道你今天来吗?”

  李懂说:“他知道。”

  “知道也不跟我说。”罗星一脸埋怨,李懂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没特意给你提。”

  “怎么不是大不了的事儿呢?”罗星抬起眉毛,“你知不知道每年这天他都来我这儿吃火锅啊?”

  李懂愣住了,看起来完全不知情。罗星也跟着他发愣,问他:“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

  罗星发了会儿呆,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顾顺家离这儿这么远,还会在每年的这一天不管多晚都过来吃一顿火锅。

  那真的不是因为他家的火锅好吃而且有优惠。

  罗星一时语塞,只能坐在椅子上,打量坐在对面的李懂。非要说变化,其实也是有的,人比十多年前要瘦了,耳朵尖缺了一块,脖子上更是有一个挺长的疤,看起来怪吓人的。

  李懂发现了他的视线,抬手摸了摸脖子。罗星说:“怎么回事?”李懂说:“电烙铁烧的。”

  他这不在意的样子也和以前不一样,罗星还记得当年在伊维亚他被送去医疗船的时候,李懂那六神无主的脸。罗星总觉得他还是那个需要关照的孩子,没想到这个孩子长大了,就像他说过的,他走得更远,比罗星,比顾顺,都更远。

  罗星拉着李懂去包间里坐着聊,刚离开部队,李懂依旧坐得板直。李懂挺好奇地问了罗星不少问题,店开得怎么样了,家里怎么样,罗星也都很高兴地讲给他听。

  傍晚时分,店员进来包间敲门,对罗星说:“老板,顾先生来啦。”

  罗星和李懂都站起来,看向门口的方向。顾顺高挑的个子在店员背后出现,他走进来看到李懂,脸上没有意外,倒像是松了口气。

  “等挺久了吧?”顾顺赶忙找椅子坐下来,然后注意到罗星和李懂都穿着火锅店的制服,“懂,工作都找好了啊。”

  李懂看了罗星一眼,和他对视而笑:“罗老板还招人吗?”

  罗星一边摇头一边开啤酒:“这我哪敢,屈才了屈才了。”

  这顿饭吃得很欢快,几个人聊了聊过去的经历现在的日子,李懂可以喝酒了,话也说得多了,说到好笑之处,三人都拍桌大笑,讲到失去的战友,不免也会有些低落。

  吃了一会儿,啤酒喝光了,本来罗星备着的量是给他和顾顺俩人喝的,没想到李懂来了,自然是不够。

  罗星站起来说:“我再去拿几瓶过来。”

  顾顺说:“喝酸梅汤也没事。”

  罗星摆了摆手:“很快就来,你们接着吃,顾顺你给他下点虾滑。”

  罗星走出了包间,拿了两瓶啤酒,抱在手里,慢慢走到包房门口。门虚掩着,他抬脚去踢,没站稳,脚落在了门前一公分处,罗星有些想笑,这落得还真是恰到好处。

  他的身体往前挪了点,透过门缝,刚好能看到顾顺和李懂的背影。

  顾顺的手搭在李懂的脖子上。

  顾顺的声音不大,他轻轻摸了摸李懂脖子上的伤疤,说:“怎么就最后半年了还搞成这样。”

  李懂说:“年纪大了,大意了。”

  顾顺那条本来还在轻轻碰触伤疤的手臂立刻抬了起来勾住了李懂的脖子,有点儿咬牙切齿地说:“跟我说什么年纪大呢?再说一遍?”

  李懂边躲边笑,嘴里含含糊糊地应着:“不说了不说了,哎哥,哥你放开我……”

  顾顺闹了一会儿,松开了李懂,侧着脑袋看他,看了会儿李懂把头给转开了,顾顺就把额头抵在了李懂的肩上。

  他说:“疼不疼?”

  李懂说:“疼。”

  顾顺又问:“没躲开吗?”

  李懂答:“躲不开。不躲了。不是你说的吗,什么疼啊,子弹啊,孤独啊,都是要跟一辈子的。”

  顾顺沉默了好一会儿,把头抬了起来,又盯着李懂看了几秒,最后把头也转回了火锅。两个人肩并肩地坐着,顾顺突然说:“还有我。”

  “啊?”李懂扭头看他,顾顺又说:“我,跟一辈子。”

  李懂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多久,脑袋才转回去。

  他轻轻说:“好。”

  罗星没进去。他抱着啤酒,慢慢走到角落一个椅子边上坐下。

  他抬手去揉眼睛,眼角全都是眼泪,越揉越多。



        番外五 end



  全文·真的·完了




08 Dec 2018
 
评论(1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