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食髓知味 21(end)

#修车师傅拯救苍生#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如何打开AO3



21


  秦枫判断不准现在距离那个拿了他钥匙的人离开过了多少时间,但有一点他知道,如果他觉得过了5分钟,那八成实际已经过了10分钟了。

  时间可不等人,说不准什么时候那人就回来了,到时候自己就处于彻底的劣势了,所以,必须趁着现在人少的时候,想办法自救。

  秦枫背在身后的手,已经将绑着他的东西弄松了不少,现在要抽出一只手应该没问题。他目前最大的阻碍还是被蒙住的脸,看不见让他着实难以判断外界情况,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已经被尤嘉鸣给看出来了,但这种时候也只有咬牙挺着了。

  秦枫用力咳嗽了几声,尽他所能地逼真,边咳嗽边缩起身体,过了会儿他真的觉得自己的喉咙口和肺都开始疼了,终于守着他的人被这咳嗽声吵得受不了了,有脚步声朝他走了过来,边走边嘀咕:“烦死了,咳屁啊咳……”

  秦枫小心翼翼抽出一只手握成了拳头,仔细听着来人的方向,来的这个不是尤嘉鸣,脚步声不重,那个子估计不大,秦枫觉得自己应该能对付。他持续咳嗽着,又发出了一些像是要吐的声音,听起来都要窒息了,那人终于走到了他面前,接着就用什么东西捅了捅秦枫的肚子——如果没判断错的话,是那人的脚,他站开了一点距离,用脚试探着秦枫。

  秦枫没再犹豫,迅速抽出一只手往前伸,触到布料后立刻紧紧抓住往下拉,另一只手握紧了绑他的东西用力甩了出去,打在那人身上,他很快调整身体姿势,借着拉拽的力量让自己抬起了身,抓着人的手向上一勾,勾住了那人的脖子,他把全身的力道都挂到了人身上,手肘猛地往下一沉,那人都没来得及发出叫喊,就被他摔倒在了地上。

  “操!!”不远处传来的咒骂声是尤嘉鸣的,他绝没想到秦枫居然挣脱了束缚,估计都没留意秦枫这边发生了什么,直到听到了声音才回过神来。秦枫一只手死死卡着别人的脖子,顾不得那人不停挥舞双手打在他身上,先腾出手来把罩在脸上的衣服给摘了,然后他匆匆忙忙抬头,打算在看清楚尤嘉鸣的动作后见机行事,却看见尤嘉鸣背后不远处有一个人正在飞奔而来——是童明松。

  童明松跑得太快了,他一边跑一边还在喊:“尤嘉鸣!站住!别动!”

  童明松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有两个两个人也朝这儿跑来,秦枫仔细一看,也是他以前做刑警时候的同事。尤嘉鸣听见背后的动静,朝秦枫只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背对着童明松,慢慢举起双手说:“别开枪!别开——”

  童明松跑到他背后,一把拉下他的两只手,在他背后别住了让他没法动弹,尤嘉鸣大叫着:“别开枪别开枪别开枪——我操我手要断了!”

  童明松抬起膝盖在他身后顶了一下,估摸着是顶到了尾骨,尤嘉鸣立刻就住了嘴,疼得腿都软了。童明松拽着他吼了一声:“老实点!”

  尤嘉鸣弯着腰就快蹲下了,嘴里哼哼唧唧地说:“我……我要见我律师……”

  童明松哼了一声:“没空跟你演美国电影。”他和赶到的两个警察之一把尤嘉鸣给铐住了,另一个警察跑到秦枫面前,制住了秦枫压着的人,秦枫也终于能松开手,那人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

  秦枫一松劲儿,全身上下的疼痛就一股脑儿都冒了出来,拿他身体当赛场开起了运动会,从头跑向脚又折返回来,脚步要多重有多重,他一下子往地上躺平,连被绑着的脚都没去解开,闭上了眼睛一个劲儿喘气,只听到脑袋里有咚咚咚的声音,砸得他太阳穴感觉快要炸了。

  他不知道自己又躺了多久,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抽出手的童明松走到他边上蹲下,秦枫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是他,小声问了一句:“来了?”

  “嗯,”童明松拍了拍他肩膀,刚好就拍到秦枫身上的伤口,但他已经累得连吃痛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翻了个白眼,童明松往外面张望了两眼,接着说,“再等会儿,救护车马上来。”

  “怎么找来的?”

  “小马告诉我的,”秦枫听见这句,眼睛睁大了,童明松说了下去,“你命有多大你知道吗,都没人肯跟我过来,亏得你以前人缘好……”

  “小马没事吧?”

  童明松歪着脑袋看秦枫,神色非常不忍地摇了摇头,秦枫急了,都要坐起来,全身的骨架却好像要散了,只抬起个脑袋就又跌了回去,童明松赶忙伸手垫在他脑袋下面,秦枫气都喘不匀了,抓着童明松的手急着说:“他怎么了?”

  “我说他有事了吗?”童明松把他手拽开,“你比较有事吧!”

  秦枫见童明松神色如常,总算是放下心来,安心躺平,没躺几秒,又挣扎着抬头:“对了,还有一个人去我家了……”

  “行了行了,”童明松又把秦枫给按回去,“刚才就抓着了,靠你我们不用办案了。”

  这之后俩人就没再说话,过了会儿救护车来了,两架担架分别把秦枫和老乞丐给担了起来,秦枫的状况还好,老乞丐的状况却有些危险。担架要被推走的时候,童明松又过来看了秦枫一眼,秦枫拉着他不放手,童明松靠近他边上,秦枫说:“童明松……可别让我白挨揍了。”

  童明松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拍了拍担架车要医生推走,突然又凑到秦枫跟前问他:“等会儿,你把东西放哪儿了?”

  秦枫叹了口气,说:“我信箱里。”

  *

  秦枫被推到了外面,长时间被布蒙着脸,乍一看到天光,他根本就睁不开眼睛,索性就闭了眼。

  到了救护车边上,担架车停了下来,突然有个手摸到了他脑袋,摸索着找到他的耳朵,轻轻叫他:“秦枫?”

  秦枫猛睁开眼睛,看见小马站在他边上,脸上写满了紧张,摸到他耳朵的手心里都是汗。

  秦枫摸到他的手,问他:“你怎么在这儿?”

  小马说:“童明松让我在这儿等救护车。”

  边上的医生开始把担架车送上救护车,他们也扶着小马上了车让他坐下。他不敢碰秦枫,先前摸着他的耳朵就沾到了血,现在他牢牢抓着担架的栏杆不肯松手,很小声地问他:“秦枫,你疼吗?”

  秦枫说:“不太疼。”

  小马没再说话了,秦枫闭了眼睛躺了一会儿,放心不下又看了他一眼,见他眼睛都红了。秦枫抬起一只手到担架栏杆上,握住了小马的手,小马的手终于松动了一些,反过来也握住了秦枫的手。

  秦枫没多久就因为又累又疼而昏过去了,等他醒过来已经在医院了,安然躺在病床上,虽然浑身还是哪儿哪儿都疼,但已经比刚才躺在地板上要舒服多了。他扭头望向床边,小马安静地坐着,一动不动,就是手还捏着秦枫的手。

  秦枫一醒,手也跟着动了,小马很快就知道他醒过来了,脑袋转过来,眼睛对上了秦枫的眼睛,松开了点儿手问秦枫:“秦枫,还疼吗?”

  秦枫说:“疼。”

  小马发了会儿呆,松开了手,过了会儿又摸过来握在手里,手抖着,问他:“秦枫,你是不是卧底?”

  秦枫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猛咳嗽了一通,小马吓得不敢动,秦枫好不容易匀过气来,赶忙哑着嗓子说:“不是啊!”

  小马抬起身往他身上摸,摸到他脖子,抓着他的颈链说:“那你为什么要戴个那么粗的链子,故事里都是混黑社会或者暴发户才戴的。”

  秦枫说不出话,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可以是暴发户吗?”

  小马一个劲儿摇头:“根本不像,不要戴,不好看。”

  秦枫也摇头:“不好看……你看得到我吗你……”

  小马“盯”着他,慢慢闭上眼睛,笑了起来:“我能看见你。”

  他的手顺着秦枫的脖子向上摸,摸到了他的脸,手指抚过他的脸颊,避开了他脸上的所有伤口,就像长了眼睛一样。

end


============================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至于后面的案件审理过程就和秦枫小马的故事没有太大关系了。所以,写到今天我终于可以喊一声,完结啦!
开坑是2014年12月5日,完结是2015年4月4日,好巧,正好四个月……其实第一个月大概写了五分之二,剩下五分之三用了三个月才写完orz……
写这个故事的过程里找到了新工作,大概可以作为自己写得慢的借口……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才有时间开始写,对身体压力也不是一点的大,社畜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写写脑洞了,虽然脑洞不会自动减少_(:з」∠)_
我喜欢爬墙,我爬的墙连起来大概是一个脑洞的长城,在萌这件事上,我大概跟段正淳也差不多,爱遍天下,但是每一个,我都是真爱的(揍)……萌这个cp很开心,从《红高粱》开始,土匪少爷的搭配又经典又有新鲜感,看原作我就被甜到齁了,由演员衍生的crossover也冥冥中有些联系,同一个导演、拍戏前后脚、情节也能搭上一点儿……这大概是我脑过的最有官方基础的crossover了(又揍一顿),不管怎么说,能把故事写完,也算我功德圆满了……写完让我休息一阵拯救一下我的身体健康……
谢谢 @椤霎 的图!不定时出现每天都会有惊喜!然后我觉得是不是又已经搞无可搞了……
也谢谢来看这个故事的大家!
——其实我写最后一章前想好有很多话要说的现在我都想不起来了……


--------


惊天动地的三年后写完的番外暨真·完结: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12803579

04 Apr 2015
 
评论(5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