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真三国无双][泰权]积重难返(完)

没猜到我会写这个吧哈哈~~(没人猜)

十年前刚萌泰权的时候我还没开始写文……虽然看了很多他们的同人图也经常脑内但是从没想过写他俩……

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对他们下手了!握拳!

肉,老梗,这个梗肯定很多人搞过,但是我就是要再搞一次!

后半肉在AO3,菠菜论坛也会去发,可以去那边搜了看哈~

顺便让我感慨一下, 刚才去AO3发的时候点开了真三的tag看人家标的角色tag,我惊呆了啊,都是带音调的拼音哦……外国友人们也是好拼啊……

==========================


真·三国无双 系列

周泰/孙权

NC-17


==========================


  周泰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他睡眠一直很浅,风吹熄蜡烛的声音都能将他惊醒,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抓住手边的武器,立刻到孙权身边去护着他,随时准备带着他杀出重围。

  这样的事情过去经历过太多次,早已成了家常便饭,以至于就算到了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他也会因为无关紧要的风吹草动而瞬间惊醒。

  周泰的手迅速向旁边一摸,没有摸到自己的弧刀,这才想起这是回到了建业。紧跟着他就听清了弄醒他的声音,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刻意走得很慢,尽量不发出声音,但仍旧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他也彻底打消了寻摸武器的念头。

  他知道这脚步声是谁的。至于所为何事……

  周泰的身体绷紧了,似乎并不比他以往要轻松多少。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声的主人大概是迟疑了,久久没有动静,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将门打开,闪身进来后又掩上了门,亦步亦趋地走到了周泰跟前。

  房间里没有点灯,倒是有一扇窗户拉开了一条缝,只是今夜没有月亮,漏进屋里的星光也照不出什么。但来人的眼睛就算在黑夜里也显得明亮,似乎还混了些别的情绪,扫视着周泰的床铺,最后终于也望向他的眼睛。

  周泰看着他,他张开嘴,轻轻叫他:“周泰。”

  周泰便慢慢坐起身说:“主公。”他闻见了酒味儿,往孙权的手望去,看见他还攥着个杯子。

  孙权仍旧站着,对周泰说:“今天的酒,不好喝吗?”他的声音里都冒着酒气,手里的杯子也歪歪斜斜,里面装的酒就要洒出来了。

  周泰握住了他的手,从他手里拿过杯子,放到了一边,接着回答孙权:“我酒量不好。”

  孙权听了就笑了起来:“你怎么会酒量不好呢,周泰,你都学会撒谎了……”他身体晃了晃,大概是站不住,伸手扶在了周泰肩上,定了定神,接着说,“你是……躲着我吧?”

  “……不敢。”周泰避开了孙权的视线,低声回了一句。

  “有什么……不敢?”孙权歪过身体去看周泰的眼睛,结果站立不稳,倒在了周泰身上,扶着他肩膀的手情急之下勾住了他的脖子,孙权喘了几口气,干脆在周泰腿上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从下往上望着他,“不敢跟我喝酒?不敢……躲着我?”

  周泰原本是用两手撑在床上的,现在孙权落在他身上,他只能空出一手扶着他。得了他的支撑,孙权靠他更近了,脸贴在周泰的腹部,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呼出的热气也都贴住了他的身体,暖烘烘地往他肚子里钻。周泰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孙权,什么都不说,孙权起了兴致,搂着他的脖子让自己的身体抬起来了点儿,另一只手揪着他胸口的衣襟,又问他:“周泰,你是不是……怕我又让你脱衣服?”

  孙权的手可不老实。他揪着衣襟,轻轻靠在周泰的身上,指尖隔着衣服在周泰的胸口抚弄,他知道那儿有一道伤疤,手指就沿着凸起的疤痕来回的抚摸,很快就起了热,周泰深呼吸了几次,可这只是让孙权手指上的力道变得更大了。

  孙权说:“怕什么,怕人多吗?”一边说,一边搂得更紧,迫得周泰微微弯腰。

  周泰无可奈何,只好小声叫了声:“主公。”

  孙权松开了抚摸的手,那只手也勾住了周泰的脖子,两手一道使劲儿,把自己慢慢拉起来,起身后整个人都坐在了周泰的怀里,他依附在周泰胸前,手指偷偷挑开他的衣襟,说:“这儿只我一个,”见周泰没动,又说,“我想看你的伤疤。”

  周泰轻轻叹气,这是主公的命令,他抬起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屋子里黑漆漆的,其实也看不清什么。孙权倒并不需要看,他将手掌按在周泰的皮肤之上,移动到自己熟知的位置,抚着他的伤疤问他:“每次都让你说,是不是腻味了?”没等周泰有反应,孙权就摇了摇头,“那这次就换我来说吧……”

  他摸着手下的伤疤说:“这是宣城留下的,当时有一支箭朝我射来,你护在我前面,拿自己的肩膀去挡箭,箭尖穿破衣服,就扎在我眼前。”

  孙权将手移动到另一处,贴着皮肤勾勒出伤痕的形状,接着说:“这是在江夏,黄祖的手下混在兵士中间朝我砍来,你撞开我一刀杀了他,但自己胸口也被砍中,流了好多血。”

  周泰一动不动地听孙权说,孙权的手绕过他肋下,摸到了他的背上,触手之处,皮肤表面粗糙不平,孙权抱住了周泰的身体,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轻声说:“这是赤壁的火烧的,锁在一起的船烧成一片,你挡着我走出来,回营才发现你背上全都烧坏了。”

  周泰微微点了一下头,孙权贴着他的耳朵问:“都是因为我吗?”

  周泰有些不明所以,扭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孙权,孙权猛地张口咬住了他的脖子,用了不小的力气,周泰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的这一举动,浑身跟着一颤。

  过了会儿孙权终于松口了,拿手去抚摸自己咬出来的牙印,因为咬得厉害,已经有些肿起,他一边抚弄,一边跟周泰说:“这是在建业,因为不陪我喝酒,被我咬的。记住了吗?”

  周泰沉默了一会儿说:“记住了。建业……主公……咬的。”

  孙权揉了一会儿那个牙印,突然又搂紧了周泰的脖子,抱得死紧,闷着声音说:“你怎么都不躲。”

  周泰说:“主公……不用躲。”

  孙权在周泰的脖子上蹭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说话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醉意:“你说的,不躲。”

  他说完,就又咬住了刚才咬过的位置,只不过这次没有用上牙齿,而是用了舌头舔过,舌尖轻轻扫过牙咬出来的凹陷处,温热而又柔软,生出钻心的痒,万千的疼痛都忍过去了,但这痒,却是怎么都抵挡不住。

  周泰轻轻哼了一声,身体往另一侧躲了躲,但孙权牢牢攀附在他肩头,他挪动身体,也只是带着孙权动了动位置。孙权一边舔着,一边含含糊糊地问:“不是说不躲吗?”

==============善良的分割线==============

下半肉,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88668

如果上面打不开请看→ 如何打开AO3

一篇完结!

21 Apr 2015
 
评论(26)
 
热度(64)
  1. 路漫漫其修远兮路漫漫其修远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路扯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