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Olympus/London Has Fallen][Mike/Ben]Top Secret(1)

这是个自设ABO,自设ABO,自设ABO!

重要的话先说三遍……

我的目的只是写肉但是前半段太长了我分一下……后半段估计就直接ao3走起了……

============
标题:Top Secret
配对:Mike/Ben(Olympus Has Fallen/London Has Fallen系列)
级别:NC-17
文章概括:剧情大概发生在第一部结束之后,最高机密:总统先生有一种常人没有的能力……
警告:自设ABO,最后只是为了一肉,请尊医嘱服用……
声明:角色都不属于我。

============
中文名对照:

Mike Banning 迈克·班宁
Benjamin Asher 本杰明·阿瑟

============


  本杰明·阿瑟最近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

  迈克·班宁——这位现任总统的特勤队长对此了解得比谁都清楚。最近一周的早上,他跟在总统的身后晨跑时,能感觉到他的步履一天比一天要更加沉重。

  一起晨跑这个要求是迈克提出来的,就在他复归原职回到白宫特勤队之后不久。前阵子在白宫发生的恐bu袭击让所有人心有余悸,其中反应最为过激的正是迈克。除了对安保工作提出了一大堆整改意见并立刻付诸实施之外,他还向本提出了一个要求:

  每天早上,除非天气恶劣(天气情况的评判标准由迈克制定),否则总统必须跟他一起晨跑。

  事实上,在迈克离开特勤队之前,他可是总统的好拳击教练。本对这项运动颇感兴趣,迈克还在当兵的时候拿过好几次军队内部的拳击冠军,俩人偶尔聊起,便一拍即合,隔三差五的,本有空闲的时间,就会找迈克给他指导几招。

  第一次练完,迈克看着扶着拳击台围栏大喘气几乎都没法站直的总统笑出了声:“总统先生,我得说您的拳头比我的奶奶大概还是重了那么一点儿的。”第十次练完,迈克用套着拳套的手敲打着总统的腰侧说:“用这儿使劲儿,速度再快一些,这样你的对手就会觉得有点疼了。”第五十三次练完正值圣诞夜,总统向迈克下了战书:“下次我会给你好看的。”迈克笑着回答:“我很期待。”一边帮总统摘掉了拳击手套。

  然而下一次却迟迟未来。

  “圣诞节”这个词语在这个白宫里有些讳莫如深,在那次意外之后,迈克离开了白宫,过了整整18个月,他才回到这儿——迈克相信这些日子里本一定再也没打过拳击,不只是因为没有了陪练。

  迈克对刚刚康复出院的本说:“你得锻炼身体。”他伸手捏了捏本的手臂,和他记忆里的相比消瘦了,肌肉也不如以前结实了。他在本要说些什么前郑重其事地教育他:“我知道这对于刚刚出院的你来说不太容易,但你得快点恢复起来。每天跟我一起晨跑,你得锻炼自己的耐力,跑得快一些,让身体一直保持敏捷……遇到突发事件也能迅速应对……”

  “你倒是不怕失业。”本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迈克愣了一下,接着说:“我还真盼着这么一天,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本微微颔首,抬手拍了拍仍然捏着他臂膀的迈克的手:“我知道,我知道。就按你说的办吧。”

  本住院的时候迈克去看过他好多回,几乎到了每天都要去一次的地步。有一次他趴在床边睡着,醒来的时候发现本的手从被子下面偷偷伸出来,搭在他的手上。本的掌心很凉,他失血过多,左侧腰腹留下了一个伤疤,大概会伴随他一生。

  迈克对此很是自责,尽管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这种情绪,他知道现任总统不需要来自他的后悔或是愧疚之类的东西,但控制情绪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一切都与本有关。他克制不住地朝着本腰腹部的那个伤痕伸出手去——尽管他早已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伤疤,但出现在本的身上还是太过触目惊心了,只是他的手在快要触到时停了下来,然后本终于察觉到了他的动作。

  本和他刚刚结束第一次的晨跑,长久没有锻炼让他跑得大汗淋漓,他在更衣室脱了上衣,正打算去冲个澡。他看见迈克迅速收回去的手,视线移到他的脸上,迈克有些难堪地把脸转开了。

  “这儿……已经不疼了,其实当时也没多疼,因为我很快就疼晕过去了。”本甚至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他拿了一块干毛巾递到迈克的面前。

  迈克接过毛巾,迅速糊到自己脸上,闭着眼睛一阵猛擦,然后他听见本说:“谢谢你救了我……”迈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觉告诉他最好这样做,过了会儿,他听见本变小的声音,“……第二次。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迈克得咬紧牙关才能让自己的手不要颤抖,好在本说完这句话就去了淋浴房。迈克等他关上门打开淋浴后才把脸上的毛巾摘掉,他被自己憋得够呛,狠狠深呼吸了好久才恢复正常。

  迈克从来就不喜欢政客,但对本,关键的问题似乎在于:他从未把本看做一个政客。这不是说本在做政客以及之后的做总统的工作中表现得很糟糕——事实上他该做的都做了整体表现也可圈可点,但迈克也不太在意那些。他在意的是本杰明·阿瑟这个人。

  他有非常不一样的地方,比如,他的眼睛非常真诚,以及,迷人。

  迈克通常都是简单粗暴地用第一眼印象给别人作下判断,要在他这里拿下高分可不容易。如果分数低于60分,那他就不去费劲与人沟通了。琳妮总是说他这样不好,应该多多主动与人交流,但这种消极的社交态度,在alpha里还是挺常见的。由于从小到大受到的各种歧视,很多alpha在beta为主的社会里都生活得小心翼翼,毕竟有那么一整套的针对alpha的监察制度,保持距离不惹麻烦大概才是能安心生活下去的最好选择。

  迈克一直觉得琳妮把他弄进特勤队是个阴谋,但每次他甩臭脸给琳妮看,琳妮都会用“一片好心喂了狗”的表情回敬他。特勤的工作和原来的游骑兵生涯差别巨大,而且一想到是要伺候那群政客,迈克就越发的社交障碍起来。他不知道这工作能给他带来什么,每一天都极度的无聊,旁人向他投来的异样眼光也不是进行心理暗示就能消失的,他干这份工作似乎就只是为了还琳妮一份人情——直到他遇到本杰明·阿瑟。

  许多beta认为alpha是被本能主宰的,这有些片面。确切地说,直觉是alpha们的生存之本——不理解的人认为那是本能,对迈克来说,那还包含了大量的锻炼、对周遭环境的详细观察与分析、能够尽可能迅速地做出判断并实施行动。所以他非常相信自己对陌生人的第一印象——事实证明他也从未出过错。

  遇见本的那一刻他正在用手帕擦沾在礼服上的酒水。酒会里偶尔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但客人也不会随身携带第二套衣服。迈克走进整理室打算透个气的时候,就看到本杰明·阿瑟有些发愁地对着镜子擦着胸口的一滩酒渍。

  本从镜子里看到迈克走了进来,意识到迈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转过身来,苦笑着对迈克说:“好像越弄越糟了。”

  迈克仔细看了看酒渍的位置,在胸前口袋边上。他没有上前,远远站着,用手指比划着说:“你可以把手帕折个花塞在胸袋里……大概能挡住。”

  本听了之后恍然大悟,他开始折手帕,然而他折的花让迈克都有些看不下去。他一度想要走过去帮他一把,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眼睁睁看着本把手帕折成了一捧爆米花,塞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本很高兴地抬头看着迈克说:“谢谢你的建议——”他看见迈克的视线落在他胸前,便也低头看了看他的爆米花,然后有些难堪地笑了笑,“我不太会折,平时都是我妻子帮我弄的……应该还过得去吧。”

  迈克点了点头:“还不错。”

  迈克没见过这么笨拙的政客。那些人有的精明有的傲慢有的充满魄力,但像本这样不带有一丝伪装成分的平缓温和,他没见过——他当然分辨得出真与假,他的直觉已经做下了判断。在那之后的整场酒会,他都忍不住要去看本,看着他胸前的那一团爆米花,恨不得过去帮他重新折一遍。

  酒会到了后半段,迈克终于还是没忍住,他走到了本的边上,朝着他伸出自己的手:“现在说似乎有些晚了……”他手心里放着一朵折好的手帕花,那一刻他甚至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件会被监察系统记录在案的危险的事情。

  本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惊喜。迈克确信他看见了自己手腕上露出的alpha标记,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接过了他的手帕花,拿出自己折的,将迈克那朵放了进去,然后把自己的手帕重新叠起来——谢天谢地至少叠成正方形他还能胜任,然后他又抬起头看着迈克的眼睛说:“谢谢你,”他看了一眼迈克胸口的名牌,“班宁先生,我会还给你的。”

  迈克大概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一刻。他闻到本身上须后水的味道,然后牢牢记住了。

  迈克很久没试过与人亲近了,所以当琳妮看到他与阿瑟一家相处融洽时,其实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她问迈克到底怎么回事,迈克说:“康纳喜欢跟我玩,”琳妮继续盯着他,迈克只能继续说,“好吧,总统先生让我教他打拳击。”

  琳妮略有些忧虑地说:“也许你不爱听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保持距离——”

  “我不会揍总统的,我向你发誓行吗?”迈克举起了双手,“你见我越过界吗?alpha监察部门连电话都没跟我打过。”

  在那之后很久,迈克才明白了琳妮的意思。他无数次地梦见那个圣诞夜的事故,也只有在梦里才有机会见到本杰明·阿瑟——梦里无数次重演那一场悲剧,每一次,他都是冲到本坐着的那一边拉开车门把他给硬抱出来,根本来不及救下车另一边陷入昏迷的玛格丽特。

  迈克在事故后去做了许多的测试,创伤心理测试,alpha自我约束力测试,等等等等,多得让他自己都不确定当时自己的想法了,那一刻是他受到的严格的训练在起作用,还是纯粹靠着本能在行动?

  每天的噩梦里,他都能清晰地闻到本身上的味道。

  18个月后,被开除出特勤队的迈克只身冲进了被炸毁一半的白宫,在硝烟和血腥味中努力辨识着本的味道。事情结束后,在医院里本的病床边睡着时,迈克居然没再做那个永不停息的噩梦了。

  他从没把这个噩梦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包括本,正如本也不会对他说为什么把他开除了一样——这根本算不上问题,现在迈克需要关心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比如,本跑得实在是太慢了。

  “我尽力了。”本向迈克解释,表情很是无奈,他拖着腿跟在迈克边上,呼吸声已经杂乱无章。

  迈克伸手拍了一下本的腰:“调整呼吸,你这样简直是个活靶子。”

  本的脚步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身体,他气喘吁吁地说:“我不服……”

  “怎么,你要向先天的生理条件屈服了吗?”迈克渐渐加速,带着本不得不也竭力加快了步子,“beta一定跟不上alpha?唔,恐bu分子可不管你是alpha还是beta,加快你的频率,总统先生!”

  本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跟上他,迈克回头看他,本的脸色通红,他忍着不说话,脚步都有些乱了。迈克稍微放慢了步子,让本能和自己并肩,本目视前方继续跑着,迈克闻到了他身上若隐若现的须后水味道。

  本必须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尽管现在他时常为了选哪条领带而陷入苦恼。迈克望向他的脸,本的下巴上刮得干干净净,难以想象他每天晨跑前都会先刮一遍胡子。

  跑到终点的时候迈克稍稍伸出了手臂,本立刻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抓在了手里,他的脑袋顶着迈克的肩膀跟着他慢慢走了几步,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本逐渐停下步子,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搭在迈克的肩上,深呼吸了好几次后说:“真希望明天下大雨。”

  自从那次更衣室的短暂谈话之后,他们大概是回到了20个月之前的状态——本在迈克面前卸下所有的负担,靠得很近,甚至更近,美国人民能想象他们的总统拉着自己的特勤队长的衣摆说“我真的跑不动了”的表情吗?他轻易地就进入了迈克的私人空间,在更衣室喝运动饮料的时候甚至会靠在迈克的肩膀上睡着,醒过来后还要抱怨,迈克的肩头绷得太紧了。

  在本睡着的时候,迈克基本上都在拼命喝水。坦白说,本身上的那股须后水味道让迈克有些紧张,他不止一次想要向本的下巴伸手,感知一下他光滑的下巴。他就这么紧张了好一阵子,直到有一天才知道自己根本就错得离谱:刚冲完澡的本从浴室走了出来,头上的水还没彻底擦干,那种特别的须后水味道又飘到了他的鼻尖。

  那可不是什么须后水——那是本自己的味道。

  alpha拥有比beta强大得多的感官系统,那让他们更容易察知周遭的情况,包括从别人天生的味道上感知对方的想法。beta的气味不太强烈,alpha的这种嗅觉能力更为人熟知的用处是用来寻找omega、确认omega是否对自己有意思上。然而文明社会早就不需要alpha争抢omega宣示所有权,原本就较为弱小且不易诞生的omega逐渐变得比alpha还要少,再加上对alpha的严格监管制度,有些alpha可能终其一生都没能闻见过omega的味道。

  迈克曾遇到过一个omega,有着热情的味道,仿佛强烈的感情直接冲刷他的感官。omega遇到心仪的alpha是绝不会掩饰的,他们也能察知alpha的味道,双方用beta无法感知的味道交换着自己的想法,甚至让欲望冲破自己的理智。与那个omega相比,本的须后水气味显得平淡许多——清爽地依附在迈克的皮肤表面,但又一天都不能少。

  意识到这情况的迈克有些如坐针毡,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问问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亲民的beta总统”,从竞选伊始到寻求连任,本的团队一直都以此作为宣传的核心,但如果他是个omega……这简直比让个alpha当总统更为可怕。

  迈克找不到合适的时机问本,他只能沉默,但本的味道却将他越缠越紧。他不再跟本并排跑步,转而跟在他侧后方看着他跑,避开了下风口的位置,满心以为自己能忽略本的味道了,结果却是看着本跑得越来越辛苦,似乎迈开双腿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袖手旁观地看着本跑了一周,直到本几乎要在他眼前摔倒。迈克立刻伸手抱住了他,身后有其他特勤队员跑了过来,在迈克怀里好不容易站直的本朝着后面的人摆了摆手:“我没事。”

  可迈克觉得他自己很有事。

tbc


下一回: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f38573

07 May 2016
 
评论(1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