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Olympus/London Has Fallen][Mike/Ben]Top Secret(2)

我真的!是想写肉的!我其实!只想写他们谈恋爱滚床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前面又拖拖拉拉这么久啊啊啊迈克你再憋一下TUT

下一回!下一回一定!让你们灵魂升华!(什么鬼

周末我争取写完下一回orz


============
标题:Top Secret
配对:Mike/Ben(Olympus Has Fallen/London Has Fallen系列)
级别:NC-17
文章概括:剧情大概发生在第一部结束之后,最高机密:总统先生有一种常人没有的能力……
警告:自设ABO,最后只是为了一肉,请尊医嘱服用……
声明:角色都不属于我。

============
中文名对照:

Mike Banning 迈克·班宁
Benjamin Asher 本杰明·阿瑟

============


上一回: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e37355


  迈克扶着本等着背后的其他特勤走远了一点,然后他小声问本:“你还能跑吗?”

  本也小声回答:“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觉得以后是不是吃完早饭再晨跑比较好……”

  迈克看着本的侧脸,他的脸色通红,喘口气都费了好大劲儿。但好歹他们都跑了一个多月了,体力的极限早就该突破了,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点路程,但迈克清楚地知道,如果他松开手,本大概就要直接摔在地上了。

  当然迈克自己也不好受,本的味道毫无保留地涌向他,隐藏在平淡之下的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急切——alpha根本不需要学习就能读懂这种感觉,因为他自己此时此刻都心烦意乱起来。

  迈克强迫自己集中精神,而不是去感受自己的手隔着本的运动衣摸到的他身体的热度,那着实烫手,但又让迈克欲罢不能,他甚至感觉自己摸到了本的心跳,一瞬间周遭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他就听着本的心跳,嗵,嗵,嗵……

  迈克扭开了自己的脑袋,努力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还有一点路,鉴于你拒绝了后面那些家伙的好意……要么我抱着你回去,要么你自己慢慢走回去。”

  “不不不……我想我可以走……”本稍稍离开迈克的怀抱,在迈克的搀扶下,仿佛刚刚大病初愈一般,迈出了沉重的一步。

  作为一个alpha,从小到大要学的一门很重要的课程就是自我控制。从学生时代开始,迈克每周都要定期去向指定的监察官报到,监察官向他详细说明alpha监察条例,告诉他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做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然后教他如何克制自己的冲动。与本能的搏斗劳心劳神,有时候还需要用上抑制剂,让自己的感官处于一个低活跃的状态。加入军队后,作为一群不太好控制但又有强大力量的人, 为alpha士兵专门开的“小灶”就愈发繁琐了,每天除了通常的训练,还有一大堆的心理测试、体能测试、心理暗示课程、抗本能训练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等着他,有时候迈克觉得,其实他们只是把alpha累趴下了,这样自然就什么冲动都没有了。

  所有的训练都是未雨绸缪,毕竟能遇到omega的机会少之又少。在遇到第一个omega之后过了很多年,迈克都没有再遇上过一个omega,这种对自己的克制,除了定期跟监察官的聊天,似乎都再无用武之地。他可想不到,现任总统阁下,会是那个需要他调动过去学过的所有技巧去“抵抗”的人。

  迈克扶着本往前走,脑子里一个劲儿在想中东局势。他的脑子里热砂滚滚,搞得他愈发口渴起来。他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差不多是拖着本在走,本踉跄着不得不也加快脚步,但那对他来说实在太难了。迈克干脆把本的一条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手环过本的肋下将他几乎是托了起来,本歪着脑袋靠在迈克耳边抱怨:“迈克,迈克……我脚快要离地了……”

  迈克很想回他一句“我的大脑快要升天了”,但他好歹忍住了。本靠他太近了,他的呼吸都喷在迈克的耳根上,迈克的脑子里开始刮起了沙尘暴,把他的脑袋搅得一团糟。他觉得自己赶上拼命了,靠着最后的意志冲刺,可近在咫尺的白宫似乎越来越远。

  他们终于回到了白宫,迈克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他极其敷衍地摆脱了其他特勤,带着本去了更衣室,把他放在了椅子上,然后立刻离开了他的身边,躲到最远的角落,大口大口地喝着饮料。本在他背后非常缓慢地脱着衣服——迈克听得清清楚楚,现在他的感官比往常更加敏锐,将本的所有一切都扩大了数倍,他的声音,他的气味,甚至他的体温……

  迈克听见扑通一声。他回头一看,本摔在了地上,他抓着椅子用力站了起来,跟迈克说:“我只是脚滑了一下……”

  迈克把瓶子丢在一边,他快步朝着本走了过去,一只手抱住他,拖着他进了浴室,然后把浴室门在背后关上了。

  迈克把本堵在门后,本的味道尖叫着钻进他的身体里,四处撩拨起来。迈克低头看着本,他看见本摇摇晃晃,但伸出双手抓着他的身侧,迈克张开嘴,犹豫着问:“你是不是说谎了?”

  “什么?”本揪住了迈克的衣服。

  “你的……身份,”迈克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但本能终于还是占据了上风,“你是个omega吗?”

  本显然是一开始根本没听明白,过了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一个劲儿摇头:“不,怎么会!这是什么新式玩笑吗?”

  迈克盯着本的眼睛,本看着他,眼神没有一点摇摆。本没有撒谎,但迈克的本能也不会欺骗他。

  迈克说:“那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本说:“什么什么地方搞错了?”

  迈克说:“你的身体。”

  他的本能开始吼叫,膨胀了无数倍,让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他抵抗不了本的味道,那根本就是致命的诱惑,他伸手捏着本的下巴,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突然就低下头去吻他,本吃了一惊,两只手捏紧了迈克的身体,但过了一会儿他的两只手都松开了。

  本的气味顺着他的舌尖一起涌了过来,迈克只惊讶了千分之一秒,就毫不客气地将本彻底压在了墙上,缠住了他自投罗网的舌头。本的身体一个劲儿地往下滑,迈克用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身体,把他给紧紧地抱在怀里,挤压他的胸腔,直到本发出虚弱的呜呜声。

  迈克放开了他的嘴唇,他看着眼前的本,微微张开嘴喘着气,眼神困惑地看着他。

  迈克耐着性子问他:“你感觉怎么样?”

  本全靠着迈克的手才不至于跌倒,他一边喘气一边说:“我没法思考……”

  他说着,慢慢抬起手,按在迈克的胸口,过了一会儿,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我没骗你……我是个beta。”

  大众对omega的了解,大多数来自于书本。alpha富有攻击性,一出生就会在手腕上敲下标记,从此终生受到监控;omega数量日益稀少,许多omega也会尽量隐藏自己的身份,除非在alpha面前刻意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不然只有经过体检才能查出来。书本上说,omega通常较为弱小,需要仰赖强者的庇护,于是omega学会了利用信息素吸引自己心仪的alpha,诱使他们与自己交欢,甚至为alpha养育后代,来换取自己需要的安全。

  想必这些内容本也都读到过,他现在的表情相当惊恐,但他的须后水气味倒是愈发的浓郁了。迈克将手移到了迈克的屁股下面,自己的腿挤进他的两腿之间,把他完全圈在自己怀里,跟他说:“你的气味让我也没法思考。”

  理论和实践总是不一样的,受过再多的训练,头一遭上战场,总免不了手忙脚乱忘了教导,脑子一热就只顾着往前冲。迈克向本能投降,他低下头又去吻本,咬着他的嘴唇用力吮住,抱着他身体的手已经开始往他的裤腰里钻了,本没有做出任何的挣扎抵抗——要不是迈克支撑着他,估计他已经滑倒在地上了。

  他们纠缠在一起,本的手落到了迈克的腰间,刚试图抓住迈克的衣服,他的口袋突然震动起来。本好像一下子回过神来,他推了迈克一下,紧接着自己就滑到了地上,一脸惊慌地看着迈克。迈克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情不愿地接通,贴到了自己的耳边:“我在换衣服……很久了么,我只是喝了点饮料……我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过来……”

  他挂断了电话,再低头看本,本已经用双手捂住了额头,把脸压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迈克仍然能听见自己的本能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当他向本伸出手时,本闷着声音说:“我很抱歉我刚才……我很抱歉。我想我大概是……低血糖……”

  没人低血糖的时候是一个劲儿只想和人接吻的。

  本并没有接着迈克的手,只是坐在地上不动。迈克焦躁地等了一会儿,本都没有抬头看他的迹象。

  他搞砸了。

  迈克收回了手,小声说:“我在外面等你。”就急匆匆地打开浴室门跑了出去。他靠着墙壁不住地深呼吸,直到自己沸腾的本能终于逐渐平息下来。

  坦白说,他甚至都不知道接下去要怎么面对本。他管不住自己,而这就是alpha的危险性——无法约束自己,轻易地就被本能带跑,就连他这样经受过严苛训练的人,面对这种带着盛情邀请的气味,没有抑制剂,一样白搭。

  他的身体起了反应,而他过一会儿还要上班。迈克跑去厕所快速给自己解决了一下,满脑子想的都是本的样子,他闭着眼睛抓着自己的衣服,脱去上衣的胸膛不住起伏。简直不能更糟了。

  迈克没有等本出来就走了,他可不敢想象自己还会做些什么。

  这是难捱的一天,迈克很罕见地不在状态,好在也并不是每一天都会有突发状况。他花了好大功夫让自己不要去想本的味道,然而兴致被挑起来没能得到纾解只会让他愈加的渴求——他避开了会与本接触的任何机会,躲得远远的。事实上,迈克已经在发愁,第二天的晨跑到底要怎么跟本肩并肩……

  他熬到了下班,回到家连灯都没开,摸黑找到了冰箱,取出一瓶冰水一口气喝了大半,冰水刺激得头疼,倒是可以让他少想一会儿本的事情。迈克拿着瓶子做到了沙发上,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一动不动,他的感觉依然敏锐,能听见街道上野猫翻找晚餐的声音。

  好几只野猫打他家附近经过,迈克确信自己已经彻底平静下来了。alpha的那个部分未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尽管抱怨连连但只能不甘地被塞了回去,迈克站了起来,打算去开一下灯。

  他的手机响了。

  这时间给他打电话一般没好事,迈克赶忙接通,甚至没看一眼来电提示。他把手机放到了耳边,在开口前就听到了一个急切的声音:“迈克?迈克?抱歉这么晚打扰你……”

  迈克身体里的那些被称为alpha本能的东西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控制,全都跑了出来。这电话是本打来的。

  迈克发了一会儿愣,接着他的职业病让他开始判断本所处的环境。本在室外,通过他的手机能听见风声,周围的环境听上去是安全的,这让迈克多少放下了心,他回答的时候也努力保持冷静:“出什么事了吗?需要我可以来找你——”

  “不,不,我的天哪迈克,你公事公办的态度感觉真陌生……”本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只是想找你说说话,随便……随便说点什么。”

  他的声音似乎在微微颤抖。迈克坐回了沙发上,手里攥紧了瓶子。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迈克……”本的声音犹豫不决,然后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你早上先走了。”

  迈克愣了一会儿才明白本这是在控诉,他没想到本的“不知从何说起”就是这么的直接。他斟酌起自己的语句,想要找出一个说起来不会让两人难堪的理由,然而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我是个alpha,本。alpha发情是很可怕的。”

  现在轮到本说不出话了,迈克只能听见他沉默的呼吸声,这让他焦躁不安起来,他捏紧了手里的瓶子,直到本再度开口:“我……我没有隐瞒身份。我不是……我不是omega。”

  迈克说:“你的味道不是这么说的。”

  “我可不敢拿这种事情撒谎……”

  “以前你的身边一定没出现过alpha,”迈克打断了本,“我第一次见到你就闻到了你的味道……但那会儿我还以为那是你用的须后水的味道。”

  “第一次?”

  “新年酒会,你折的手帕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本大概是想了起来,他忍不住笑了,迈克觉得仿佛能看到他微微摇头的样子:“我真是……一团糟。我怎么也弄不好那手帕……那种场合让我紧张。”

  “当总统可不能老这么紧张,”迈克说,“这种话你只跟我说就够了——”

  “你让我更紧张,”本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呼吸突然沉滞了起来,迈克想他大概在小跑,边跑边继续说着,“我紧张得迈不开步子……”

  迈克把瓶子给捏成了一团。他的大脑一团空白,只有冲动还在猛烈摇动着他的身躯。

  本似乎是跑完了,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用更小的声音继续说:“但你躲起来让事情更糟了……迈克。我一整天都在想你的事情……在能停下来喘口气的时候。比如现在。”

  电话里传来一声野猫的叫声。迈克突然站了起来,几步跨到门口,拉开自己的家门。

  他看见本站在路边上,跑得满头大汗,旁边有一只野猫发现了新的猎物,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电话里仍然能听见本喘气的声音,和面前站着的他发出的声音叠在一起,闹得迈克几乎没法思考。他跑出去把本给拉进屋子,一关上门就把他给压在了门上:“深夜造访一个alpha的家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尤其这个alpha正在发情,总统先生。”

  本紧张得不停发抖,他咽了口口水后才勉强说出自己要说的话来:“那至少换个舒服点的地方……我受够了门了。”


tbc


下一回: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b00ff1a

14 May 2016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