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Warcraft][Lothar/Khadgar]Spell(end)

标题:Spell

配对:Lothar/Khadgar(Warcraft Film)

级别:PG-13~R?

文章概括:洛萨有独特的使用咒语的姿势。

警告:电影同人,没玩过游戏!很多内容是脑补的!游戏里的部分设定修改了一下用(麦迪文沉睡6年改成幼年沉睡了几个月)。

声明:都不属于我。

是不是很意外我居然没写NC-17,其实我觉得R都没到!不写的原因是太长了!来不及写了!今天晚上写了4K多字我真的不行了!以后有缘我再让他们搞……

不NC-17的好处就是我可以不用贴ao3地址啦哈哈哈~

名字中英文也不写了,就按照游戏的译名来了……

===========================

  卡德加还是个肯瑞托的学徒的时候,就从别人那儿听说过洛萨的大名。勇敢,坚定,忠诚,受人爱戴的暴风城指挥官,他想那一定是个可靠又慈祥的前辈。

  由传闻得出的印象往往是不可靠的,这是卡德加后来由亲身体验明白的道理。

  他和洛萨的第一次见面可不怎么友好:洛萨把他一把就拎了起来——就跟拎一只小狗似的——摔在了桌上,直接拉开他的袖子看他手臂上的印记。卡德加吓坏了,对方的手劲儿出奇的大,他被磕在桌子上的后脑勺也疼得要命,然而这都不及他发现对方是洛萨后受到的惊吓。

  “你和传闻中的那个人似乎……不太一样。”这句话是卡德加亲口告诉洛萨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是斟酌了一番用词,但说完后,还是看到洛萨眯起了眼睛——然后他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传闻中的我……还是你想象中的我?”洛萨看着卡德加,语调轻飘飘的,但不给人逃避的余地。卡德加认真思索了一下“传闻中的洛萨”和“想象中的洛萨”的区别,最后困惑地回答:“也许是传闻……然后……混杂上了一些……想象?”

  “那么,”洛萨调整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姿势,让自己可以躺得更舒服一些——说真的,他就算靠在一块破石头上,看起来都好像很享受似的,“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没有一秒离开卡德加。被他这么看着,卡德加总是有些不太自在,但他可不会对洛萨说“您这样让我不太舒服,洛萨爵士”,毕竟他也没这么矫情,而且,洛萨的眼睛就像某类奇珍异宝,让他挪不开视线。

  卡德加开始竭力将“想象中的洛萨”拼凑起来组织成文字:“像一堵墙一样坚毅,有许多战斗中留下的伤疤,声音洪亮,赏罚分明……很沉着稳重……不苟言笑……之类的。”

  他说到最后几条的时候,看到洛萨已经快要绷不住笑出来了。卡德加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完后,见洛萨的肩膀在轻轻颤动,他忙不迭地补充道:“我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伤疤?”洛萨的声音里都带着笑意,他指着脸上不太明显的几条伤疤说,“这种吗?我身上也有哦,”他坐起身来,慢吞吞地解开衣服,卡德加愣愣地看着他拉开领口,将衣服从肩膀褪下,然后转过身去,露出了大半个背给他看,那上面也有一道不太深的伤疤,“你是说这种吗?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没那么多。”

  卡德加细细端详那伤疤,陷于洛萨背部的肌理中,估计当时被他穿的铠甲抵挡了一下,所以位置和深浅都不致命。洛萨很快把衣服穿了回去,但懒得再扣上衣襟,他就由着衣服松松垮垮地堆在身上,斜躺下的时候,大半的胸膛都袒露了出来。

  他把盖在腿上的毯子稍微往上拉了拉,感觉就只是走个形式而已。卡德加看着他脑袋靠着衣服卷躺平了,洛萨也回望于他,然后说:“我明白了。”

  “什么?”卡德加不明所以。

  洛萨笑了笑,说:“迦罗娜说的没错,你看人的眼神。你是不是想和我睡觉?”

  卡德加睁大了眼睛,过了好几秒他才小声喊了出来:“我没有!”洛萨抬起一只手抵着额头笑个不停,卡德加急着辩解:“我、我没有那种意思!”

  “你的脸都红了。”

  卡德加赶忙伸手去摸自己的脸,结果引来了洛萨更热烈的笑声。他立刻把手放下了,然而却窘迫得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儿。

  洛萨又笑了一会儿才停下来,他闭上眼睛,挥了挥手说:“守夜愉快。”

  卡德加紧张地等了一会儿,确信洛萨这次是真的睡了,这才终于松了口气。被洛萨这么一折腾,他的睡意倒是完全消散了,可以精神饱满地守夜了——但老实说,他还是不太明白,自己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样的。

  *

  清晨的时候卡德加去小溪边上打水,顺便对着水桶里的水面研究自己的眼睛。洛萨说的话让他没法不在意,他凑近了仔细打量自己的眼睛,但这双眼睛他看过无数次了,根本看不出什么潜藏的意思。

  他提着水桶回到营地,没几个人在,大部分人都去干活了。数周前一群凭空冒出来的“怪物”把闪金镇给毁得够呛,迦罗娜说,他们是兽人,来自另一个被毁掉的世界,他们没了家,现在,要在艾泽拉斯建立新的家园——那可不是和平友好地打声招呼,暴风城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失去了国王,和守护者。

  不早点在闪金镇重建好哨所,暴风城就毫无安全可言。联盟成立之后,洛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人到了闪金镇加固这里的防线,他去找卡德加的时候,语气特别轻描淡写:“卡德加,书是不会跑的,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那时候卡德加在麦迪文之塔里看管着他留下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书。那儿失去了主人,卡德加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他留在那儿,每天打扫,看书,然而却没敢再一次爬到塔顶。

  洛萨骑着他的狮鹫来的,尽管有过几次搭乘的经历,但卡德加对这种生物还是心存畏惧,他放下了扫帚,背上自己的包走到洛萨的狮鹫边上,骑了上去,手小心翼翼地拉着洛萨的皮甲。狮鹫随即腾空而起,向着暴风城的方向而去,最后停在了闪金镇。

  “我需要你的帮助。”洛萨说,然而似乎也没给卡德加拒绝的机会——卡德加有些后悔没多带一些衣服过来,他只来得及往背包里塞了一本书。

  重建的工作并不复杂,但是兽人已经到了艾泽拉斯,这儿不再安全,每个夜晚都不能掉以轻心,也只有白天可以稍微放松一些。卡德加今天的工作是帮忙准备食材,他削完了一大堆土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就捧着他的书跑到树下看了起来。

  “卡德加……”洛萨的声音传了过来,卡德加抬起头,看见他正慢悠悠地往自己这儿走来,“你在这儿。”

  “开饭了吗?”卡德加问道,洛萨摇了摇头:“木材用完了。”

  “需要我……帮忙吗?”卡德加犹豫着合上了书,洛萨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更专业的人吧。”

  卡德加点了点头,然后他看见洛萨在自己面前坐下了。洛萨看着他,神情实在是捉摸不透,卡德加捧着书,一动都不敢动,他看着洛萨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好像那双眼睛对他施了什么法术似的。

  还是洛萨打破了这种沉默,他说:“对了……那天,你到牢里来找我那天,你把那个守卫变成了羊。”

  卡德加说:“是的。”

  “我记得你说‘只能让头脑简单的人变成羊一分钟’……是这样吗?”

  “差不多应该就是那样……”

  “那么,”洛萨坐直了身体,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说,“对我试试。”

  卡德加呆了几秒:“……你说什么?”

  “我说,那个法术,在我身上试试。”洛萨满脸雀跃,他又拍了一次自己的膝盖,然后往后挪了挪,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来吧,来试试。”

  卡德加想不出洛萨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能归结为好奇心,而且,似乎如果他不真的使一次,洛萨就不会罢休。卡德加叹了口气,他只能妥协了:“好吧,希望你不会觉得被我冒犯——”

  “不不,绝不会。”洛萨露出了笑容。

  卡德加把书放到了手边的地上,口中默念变形咒语,然后将结印的手指向前伸去,一团微光带着能量直冲向前,就在要触到洛萨的那一刹那,洛萨突然从背后拿出了个东西挡在了自己面前,卡德加的法术撞在了上面,然后迅速弹了回来——没给他闪避的时机,他的法术击中了他自己,下一秒钟,他感觉自己的耳边嘭地发出了一声巨响,他摔在了地上,仰望着面前的洛萨。

  卡德加赶忙开口:“咩咩咩……?”

  他吓了一跳,低头看自己的手,那已经变成了两个蹄子。很快他被抱了起来,他惊恐地看着抱着他的洛萨,终于看清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那是一面不大的金属圆盾,表面异常光滑,可以清晰地反射人影。

  他看见了那面圆盾上反射出了一头小羊的样子,头顶没有角,鼻子圆圆的,这吓得他又叫了起来:“咩咩咩咩?!”

  洛萨把他抱在了怀里,轻轻抚摸他头顶的绒毛说:“你觉得这盾怎么样?我从矮人那儿拿来的。加了一些好东西,能反射一些简单的魔法……而不是吞噬或是消解。反击,可以把主动权又一次握在自己手里。”

  卡德加不住地挣扎着,洛萨却将他抱得更紧了,一边还在跟他说话:“小心小心,你要摔在地上会很疼的……”他抱着卡德加站了会儿,三四个一分钟都过去了,然而卡德加依然还是一只趴在洛萨怀里的小羊。

  洛萨问他:“不是说一分钟吗?”

  卡德加无奈地回答:“咩咩咩。”

  “头脑简单的人会变成羊一分钟,”洛萨像是在自言自语,然后他扭头看着变成羊的卡德加,“法师的头脑应该不简单吧。我现在有点担心上次被你变成羊的守卫了。”

  卡德加的两只脚——或者说四条腿——都悬在空中,虽然洛萨将他抱得很紧,但没法着地还是让他相当的不安定。他扭动着,小蹄子在洛萨的身上踢蹬,洛萨忍了一会儿,最后干脆把他拦腰抱在了胸口,把小羊的脑袋按在自己脸上。

  “嘘,别动。”洛萨揉着卡德加的小耳朵,直到他终于停止乱蹬,卡德加很丧气地回了一声:“咩。”

  “现在怎么办呢,”洛萨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卡德加的背脊,手指反反复复地蹭过羊毛,“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变回来了……留在这儿会被野兽抓走吃掉的,你这样的小羊,大概一口一个。”

  卡德加吓得浑身一抖,洛萨松了松手,用一条手臂托着他,带着他往营地走去。卡德加小声叫着,洛萨的手掌按在他脑袋上,轻轻摸了几下,像是能听懂似的,小声安抚他:“好吧,那就先不回去了,等你变回来再回去。”

  洛萨抱着小羊绕过了营地,走到了清晨卡德加打水的小溪边。他坐了下来,卡德加安静地趴在他怀里,他搭在他脑袋上的手从头顶一直摸到他的尾巴,卡德加忍不住想叫几声——他确实没忍住。

  洛萨听见他发出舒服的叫声,也笑出了声。他轻轻拍打卡德加的脑袋说:“我没见过你这样的法师。”

  卡德加也很想跟他说,我没见过你这样的指挥官……不过估计就算他恢复成人,也不会真的说出口。

  洛萨望着小溪,接着说:“我以前认识一个法师,嗯,你知道他是谁,他叫麦迪文。他可不会像你这样。”

  卡德加仰起脑袋,发出不满的抗议,洛萨把他的脑袋按了回去:“以前只有他整我和莱恩的份,他没把我变成过羊……但是他会往我的裤子里释放水系法术,你能想象吗?我还站着练剑呢,突然我的裤裆就开始滴水了,莱恩吓得盾牌都掉了。”

  卡德加很想笑,然而羊笑起来的声音和平时的叫声听起来似乎差不多。洛萨揪着他的小尾巴把他的屁股提了起来:“你是在笑吗?你现在变成了这样你还有资格笑我吗?”

  洛萨的手指掐住了卡德加的尾巴根部。只有变成了动物,卡德加才知道为什么向着动物的尾巴伸手总是会遭到它们的反击,尾巴被人克制着实在太痒了,他控制不住地挣扎起来,不管洛萨怎么按住他的身体,他只顾着拼命踢拼命动,接着他的耳边又是嘭的一声,卡德加猛地闭起了眼睛。

  他伸开手指,按在洛萨身上,大概是按到了他的肚子,洛萨低低呻吟着,抓着他的手腕把他给提起来。卡德加睁开眼睛,他看见洛萨握着的是他的原装手腕,他正趴在洛萨身上,缩着膝盖顶着他的侧腰。

  他说:“我变回来了?我变回来了!”

  “淡定,小法师,”洛萨提着卡德加的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歪着脑袋打量他,“你得……更机警一些。”

  卡德加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洛萨双眼的颜色在太阳光下好像流动的海水。

  卡德加感觉到手腕被捏紧了,这才点了点头说:“是。”

  *

  洛萨带瓦里安王子去洛丹伦王国拜访他新的老师,去之前又去找了卡德加。

  “你要回一趟达拉然吗?”洛萨摆弄着手里的一条皮绳,那似乎是从他的皮甲上掉下来的,他的背后站着的是他的狮鹫,上面坐着年幼的瓦里安王子。

  卡德加花了一秒思索自己为什么就非得搭乘狮鹫回达拉然,然后他看了一眼洛萨,看到他和皮绳纠缠在一起的手指,就脱口而出:“好——”

  狮鹫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呼噜,在卡德加爬上它的背脊后,立刻晃了晃脑袋,然后展开翅膀飞了起来。瓦里安坐在最前面,被洛萨圈在怀里,卡德加在他背后,不知往哪儿放的双手只能抓着洛萨的皮甲边缘。

  他们朝着北方飞去,狮鹫的速度很快,风从他们身侧擦过,有一些灌到了卡德加和洛萨之间。洛萨突然松开了一只手,伸到自己背后,把卡德加的一只手给拉了下来,然后按在了自己的腰上。

  “抱紧点,不然你会掉下去。”他说这话时只是侧了侧脑袋,瓦里安王子扭过头来看着卡德加说:“要抓紧一点!”

  卡德加感觉自己的脸开始热了,这很奇怪,明明有强风一直在刮过他的脸颊。他松开另一只手,往前伸到洛萨的腰上抱紧了,为此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都贴在洛萨的背上。没有风会再灌进来了,现在他觉得洛萨的背脊很热,热度一路烧到了他的下巴。

  前往洛丹伦王国的路途遥远,加上瓦里安尚且年幼,他们走走停停,花了好几天才到了目的地。把瓦里安送去洛丹伦宫廷后,洛萨又带着卡德加飞往达拉然。

  洛萨这回干脆把皮甲都给脱了,卡德加没有选择只能抱着他的腰。只有两个人的旅程让卡德加有些不知所措,他在洛萨的背后尽量想找些话题聊起来:“瓦里安王子还这么小,回去的时候你也打算骑着狮鹫带他回去吗?”

  “他需要锻炼,”洛萨拉着狮鹫向上飞,达拉然已经就在眼前,“你也需要锻炼,卡德加。魔法很好用,但能掌握不同的坐骑,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你想不想要一头自己的狮鹫?”

  卡德加没想到洛萨会这么问。他会骑马,但是狮鹫可没怎么骑过,有限的几次几乎都是洛萨带着他走的,只有一次他独自骑上洛萨的狮鹫,那一次他急得忘记了害怕。

  卡德加犹豫着说:“呃,我想,我大概并不……”

  洛萨说:“我可以借你钱买一头,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

  卡德加猛摇头说“不不不”,但洛萨已经控制着他的狮鹫飞到了达拉然的市场,他的狮鹫平稳地落地,洛萨抬起腿从狮鹫的背上划落,然后拉着卡德加的手,把他给拽了下来。

  洛萨绑好了他的狮鹫,领着卡德加走到狮鹫商那儿。洛萨和那位漂亮的狮鹫商贩聊了几句,接着就开始带着卡德加挑选狮鹫。

  “你喜欢什么样的?”洛萨慢慢踱着步子从一头头狮鹫跟前走过,有些狮鹫朝他低下脑袋,有些压根儿就不理人,“没多大区别,领回去再跟你熟悉一下就好了。”

  卡德加很是茫然,他看不出什么区别,大概真的只能从毛色和感觉进行判断了。他朝狮鹫伸出手,有几头狮鹫伸出脖子朝他的手凑了过去,有一头的喙上套着的套子触到了卡德加的手心,他指着那一头说:“那就,就这头吧。”

  洛萨把钱给了商人,解开了狮鹫的缰绳将它牵出来,走到一块供人试飞的广场上,对卡德加说:“试试吧!”

  狮鹫商给狮鹫的脑袋上系了一根很长的皮绳,将皮绳的末端拴在了广场中间的立桩顶上。洛萨在卡德加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他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赶忙走到狮鹫边上,握着缰绳爬了上去。

  这应该不难,卡德加安慰自己。他曾经顺利地一个人骑过狮鹫,尽管那是洛萨的,但这些狮鹫都是训练有素的好孩子,这没什么难的。他握紧了缰绳用力一拉,他的狮鹫就振翅飞了起来。

  狮鹫受着绳子的牵引,绕着圈飞行,速度不快,它只需要轻轻扇动翅膀就行。微风抚过身体,卡德加有些膨胀了起来,他在半空中冲着洛萨挥手,顺手把缰绳一拉,让狮鹫在空中几乎立起了身体。

  洛萨倚着立桩看卡德加飞行,他突然也朝着卡德加举起手,用力下挥。卡德加感觉手里的缰绳一紧,他想要拉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狮鹫的前肢缠住了皮绳,胡乱挣扎的狮鹫已经无暇顾及背上的人,挣扎间向着地面直冲而来,卡德加脸都吓白了。

  洛萨在下面大喊:“抱着它的脖子!别拉缰绳!”

  卡德加根本抓不住不停挣动的狮鹫的脖子,他只能揪住鬃毛,而这让狮鹫挣扎得更厉害。狮鹫离地面越来越近,滑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快要着地的时候狮鹫的四肢终于挣脱了束缚重重砸在了地上,它被皮绳牵住了脖子,后半个身体因为惯性又甩了起来,趴在背上的卡德加根本就没法固定住自己,随着这阵惯性被甩飞了出去。

  洛萨和狮鹫商都朝他落地的地方奔去,卡德加摔在一堆箩筐里,晕了过去。

  *

  卡德加在旅店里醒来,他一醒过来就一下子清醒了,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我的天!”他猛地坐起身,然后就捂着脑袋想要满地打滚,“我的头……”

  洛萨刚好走进房间,他拿了一杯水到卡德加的面前说:“喝点水吧,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卡德加接过了杯子喝了一大口,头疼严重阻碍了他进行思考:“我……从狮鹫上掉下来了?”

  “很好,现在,试试变羊的法术吧?”

  卡德加很警惕地看着洛萨的两只手,然后缓慢地摇头。

  “非常好……看来你的脑袋没摔坏,不然我会内疚很久的。”洛萨拉着椅子到床边坐下,把卡德加手里的杯子拿走,将他按倒在床上。

  卡德加看着洛萨说:“那头狮鹫……怎么样了?”

  洛萨耸了耸肩:“梅尔给我打了八折。”

  “它没事吗?”

  “比你可好多了。”

  卡德加有些如释重负,他望着房顶,过了会儿问洛萨:“我睡了多久?”

  “两天。”

  “两天?!”卡德加又要坐起来,但洛萨的手落在他胸口把他牢牢按住了。

  “是的,两天,我猜你一定很饿。要吃饭吗?”

  卡德加点了点头,洛萨把手伸到他的后脑勺,将他的身体轻轻扶起一些后,用枕头垫高了他的后背,让他斜躺着,然后他拿来了餐盘放在床头柜上,把食物拿来给卡德加吃。

  卡德加相当的不好意思,他吃完之后,洛萨就把餐盘收走了,然后他拿了毛巾过来,把卡德加的嘴角擦了擦,卡德加伸出手抓着毛巾说:“这个我自己可以来……”

  洛萨挡住了他的手:“说来你大概不信,我对于照顾人还是很有经验的。”

  卡德加乖乖被他拿着毛巾擦了一遍脸,然后说:“我不信。”

  “这是真的,”洛萨拿着毛巾走到水盆边上,把毛巾放进去打湿再拧干,“很小的时候麦迪文不知道生了什么病昏迷了几个月,那可都是我照顾的。”

  卡德加看着洛萨拿着毛巾朝他走了过来,忍不住就把头扭了过去。他很小声地说:“我很抱歉。”

  “什么?”洛萨站在床边,探过身体去看扭过头去的卡德加,他把卡德加的脸给掰了过来,卡德加移开了视线又说了一遍:“我很抱歉。”

  洛萨的手停住了,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听你道歉的……”他松开卡德加的脸,猛地掀开了他身上盖的被子说,“我是想告诉你我要给你擦身了!”

  卡德加的手脚一下子都僵住了,他躺在床上,看着洛萨的手朝他的衣襟伸了过来,紧张得声音都抖了:“什么,不,我自己可以——”

  “是不是睡着了会好一些?”洛萨笑着慢慢解开了卡德加的衣服,“毕竟我都帮你擦了两天了。”

  *

  卡德加躺了将近一周才逐渐恢复过来。

  他落地的时候撞到了脑袋,刚醒过来的时候只要坐起来就头疼欲裂,没法迈步,咒语也是一个都没法正常地念出来,只能使用一些非语言系的法术。

  在他躺着的这些天里,都是洛萨在照顾他,虽然偶尔他会觉得这种照顾是不是已经过头了,但洛萨认为都是自己执意要他骑狮鹫才造成了这场事故,他还是坚持要给卡德加擦身,或者抱他去浴室,让他二选一。

  卡德加几乎养成了每天晚上都要脸红的习惯,直到他终于可以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他跌跌撞撞地走到饭桌前,让洛萨放弃了再多照顾他一天的想法。

  这次回达拉然是个匆忙的决定,本来卡德加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因为坠落事故,他们能留在达拉然的时间更是所剩无几,再过两天就要去洛丹伦接瓦里安回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卡德加把随身携带的书翻了出来,搓了一个小光球,坐在椅子上背着洛萨看。他有些害怕夜晚,害怕熄掉了所有人为灯火,只剩星月光辉的夜晚,尤其是背后不远处躺着洛萨——他不免想到不久之前和洛萨在夜色中的那次谈话,并因此不太敢看洛萨的眼睛。

  夜很深了,卡德加根本不记得自己今天晚上都看了些什么——他把书合上,熄灭了自己的光球,就着月光慢慢摸到自己的床边上。他尽量小声地爬上了床,躺下后朝着洛萨的方向望了一眼,看见洛萨也睁着眼睛在看着他。

  卡德加有些吃惊,过了会儿小声问:“你没睡吗?”

  “嗯,”洛萨伸展开手臂说,“有灯光我就不容易睡着。”

  “对不起。”卡德加把头转开了。

  “你真喜欢道歉,”洛萨撑起上半身,朝着卡德加的床铺探出身体,“为什么把头扭开了?”

  “因为……”卡德加花了好大力气才忍住不去看离他越来越近的洛萨,“我,我想睡觉了。”

  “看着我睡不着吗?”

  卡德加有些怨恨旅店的设计了。为什么两个床铺中间只有一个床头柜的间隔呢?

  他忍不住转过半个身体,看向洛萨的方向。真是惊人,就算在深沉的夜色中,他的眼睛都仿佛闪着光芒。

  “你的脸又红了。”

  卡德加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洛萨没有骗他,他的脸很热,一路从耳朵热到了脖子。他垂下了眼睑,好一会儿之后才又睁开,躲闪着,几乎不敢再看向洛萨。

  洛萨伸出一只手,触到了他的脸颊。卡德加立刻用自己的手盖住了洛萨的手,将他的手捂在自己脸上,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呼出滚烫的气息,打在洛萨的手心。

  洛萨问:“你冷吗?”

  卡德加没敢动弹。

  洛萨说:“这儿的夜晚比白天要冷多了。”

  卡德加望向洛萨,看见他的嘴角微微上翘。

  洛萨说:“过来吧。”

  卡德加的呼吸窒了窒,他掀开自己的被子,轻轻爬到了洛萨的床上,然后被洛萨搂在了怀里。

  洛萨在他耳边小声说:“我说过,你要更机警一些。”他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卡德加几乎没法动弹。

  他有些艰难地扭头,洛萨的眼睛近在咫尺,就像两片深不见底的海洋。

end

16 Jun 2016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