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Warcraft][Lothar/Khadgar]Long Adventure(1/?)

标题:Long Adventure

配对:Lothar/Khadgar(Warcraft Film)

级别:NC-17

文章概括:一场漫长的冒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

警告:电影同人,没玩过游戏,只看过很有限的几本小说。

声明:都不属于我。

============

开新坑,更新肯定很慢,慢慢写……欢迎大家陪我_(:зゝ∠)_

这篇剧情内容承接我写的第一篇洛卡: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b56844a

然而现在看之前那篇bug太多了……就,以后有机会再修订吧……(这种机会比较渺茫)

============


Chapter 1


  “走吧,卡德加。你现在只能继续坐在我后面了。”

  暴风城的指挥官、整个联盟的最高统帅安度因·洛萨,此刻正颇为悠闲地站在他的狮鹫面前。那位被他招呼的人,年轻的法师卡德加,一手扶着旅店的大门,另一手抬起来挡在自己的眼睛上——他可是有一阵没出门了。

  一周前卡德加接受洛萨的邀请,一起护送瓦里安·乌瑞恩王子前往洛丹伦王国拜访王子的新老师。送走王子后,他们仍然在洛丹伦逗留,洛萨认为法师有必要好好学习骑乘狮鹫的技术,他硬是“借”钱给卡德加让他买了一头狮鹫。结果卡德加非常争气地从狮鹫上摔了下来,然后在旅店里足足躺了一个星期。

  从狮鹫上掉下来的经历让卡德加心有余悸,他短期内都没法独自一人骑乘狮鹫,而且,他也实在不愿意接受洛萨“借给他钱”帮他买的狮鹫。

  “我没有什么收入。”卡德加很坦诚地对洛萨说。开口跟洛萨说不想要这头狮鹫已经让他耗尽了所有的勇气,他很担心自己这么说会不会让洛萨觉得他是个不知领情的差劲小子,毕竟,洛萨帮了他很多很多的忙。

  让卡德加意外的是,洛萨对此似乎不是很在意。他接受了卡德加的说法,将那头狮鹫退了回去,等将要出发去接瓦里安的时候,他对卡德加说:“你现在只能继续坐在我后面了。”

  卡德加爬上了狮鹫的鞍,抱住了洛萨的腰。狮鹫啸叫着扇动翅膀飞了起来,从城市上空掠过,向着洛丹伦王宫飞去。

  卡德加从没从这个角度看过这个美丽的城市,尽管他出生于此,并在这儿长到了6岁。他的家庭只是狮鹫的翅膀下掠过的无数间民居中的一个,因为离家太久,他几乎都快要记不清自己家的模样了。

  他是有些想念家人的,不,应该说,他非常想念他们。自从6岁被送去肯瑞托之后,卡德加就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家人了,空中都市达拉然就像个监狱困住了他,也阻住了他的家人前来看望他的脚步。后来他决意离开肯瑞托并付诸实施,但那也没给他回家一趟的机会,他感受到了邪能并一路追寻,在那之后又被迅速卷入了一桩桩可怕的事件里……

  过去了十多年,他才终于重新踏上了这片久违的土地。

  他动过念头,想去找找自己的家,看看6岁之后再没有见过的家人,结果却因为摔下狮鹫而行动不便。洛萨在旅店里照顾了他一个星期,然而他恢复的速度太慢了,还没等他彻底复原,他们就得去把瓦里安接回暴风城了。

  狮鹫在天空飞翔,速度并不是很快,洛萨扭头问卡德加:“你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卡德加猜想,也许洛萨的意图就是想让他回家看看。卡德加心里充满了感激,但是他看着脚下向后退去的街道,却感到有些茫然。

  太久了,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的家在哪儿了。

  也许卡德加可以使用一个探查的魔法,如果他有家里人留下的任何东西——或是直接探查他自己,看看他曾经在哪儿留下过痕迹,这应该可行。狮鹫仿佛是听见了他的想法,在城市上空盘旋往复,但卡德加伸出了手,却什么法术都没施展出来。

  这不简单,卡德加需要演算法术的过程和轨迹,可能还需要一些魔法材料,现在他两手空空,最重要的是他的头依然时不时地疼着,极大地阻碍了他施展法术。他心有不甘地看着整个城市,最后伏在洛萨的耳边小声说:“没有了。”

  洛萨大概是有读心术的,这倒是解释了他的狮鹫的行为。他没有急着前进,而是拉着缰绳让狮鹫又绕了会儿圈子,一边继续问卡德加:“真的没有了吗?我听说你家在这儿。”

  卡德加低下了头。他闷在洛萨的背上说:“我不记得了。我也许要花很久才能找到我的家……瓦里安王子要等急了。”

  洛萨沉默了一会儿,伸手往后摸到了卡德加的脑袋。他轻轻揉了几下,对他说:“你不必这样。”但在那之后他也没有再坚持,而是径直飞向了洛丹伦王宫。

  *

  他们降落在王宫的内广场,洛萨轻巧地跳下了狮鹫,卡德加则是慢慢地爬了下来。

  在内广场等着他们前来的瓦里安看到洛萨显然很高兴,他叫着“舅舅”就朝洛萨奔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腰。洛萨把手按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说:“你是不是长高了?”

  瓦里安很是激动地对洛萨讲述他在洛丹伦王宫的这一周经历的一切。自从他的父亲——暴风王国的莱恩·乌瑞恩国王在不久前的黑暗之门一役中不幸牺牲后,这个孩子就不怎么说话了,他的母亲塔瑞亚很是发愁,就连他的姐姐爱达丽奥去见他,他也一声不吭。洛萨说卡德加大概能帮上忙,因为他是他们能在暴风城王宫里找到的最年轻的男孩。可是卡德加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在手心里攥了一个光球给瓦里安看,努力把光球捏出狮子的样子,瓦里安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光球,看着光球上扭曲的卡德加的身影问他:“你会成为守护者吗?”

  卡德加说不出话,手里的光球也逐渐熄灭。他跑出了瓦里安的房间,对洛萨说,也许他们得让瓦里安和真正的同龄人多接触接触。

  事实证明那确实有效,现在,在瓦里安身后站着的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抬着头看着洛萨,用他能摆出的最威严的语气说:“我和我的家人欢迎你们随时过来。”他一边说,一边还和瓦里安眨眼。

  阿尔萨斯王子边上站着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他与洛萨握住了手:“阿尔萨斯的老师很喜欢瓦里安,我想瓦里安和我儿子相处得也挺愉快的。”接着他们压低了声音交谈了几句,应该是有关不久之后联盟会议的事宜。另一边孩子们也在依依不舍地说再见,瓦里安和阿尔萨斯有样学样地也握了握手告别,然后瓦里安就手脚并用地爬到了狮鹫上,抓紧了鞍,被轻轻跃上狮鹫背上的洛萨揽在怀里。卡德加也爬上了狮鹫的背,他抱住洛萨,闭上眼睛等待狮鹫起飞。

  回程花的时间比去程要多得多,因为卡德加依然晕晕乎乎,长途飞行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折磨,那让他没有好透的身体状况变得更糟了。狮鹫只能飞得更慢,一路上停下休息的次数也更多。

  第一次休息时,没什么胃口的卡德加刚放下碗就栽倒在了地上,瓦里安走到他跟前蹲下,有模有样地摸着他的额头,然后问洛萨:“卡德加病了吗?他的额头冰冷。”

  洛萨点头:“是的,他受伤了,这让他很怕冷。”

  瓦里安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床,这本是给他准备的。他说:“那得让卡德加睡床,我可以睡地上。”

  卡德加能听见洛萨轻轻笑了笑:“你还太小了,不能睡地板。你和卡德加睡怎么样?你可以帮他暖暖手。”

  卡德加本想拒绝的,但长途飞行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他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他听见瓦里安很痛快地同意了。洛萨把卡德加给抬到了床上,瓦里安也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把卡德加的脚给摆正了,然后帮他脱了衣服和鞋袜,用被子把他盖得严严实实的,最后一动不动地躺在边上,用他小小的手握住了卡德加冰凉的手。

  半夜的时候卡德加迷迷糊糊地听到瓦里安叫洛萨。他小声喊着:“舅舅?舅舅?舅舅,你醒着吗?”

  洛萨在地板上翻了个身,然后坐了起来,他压低了声音,很警觉地问:“怎么了?”

  瓦里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会吵到卡德加,他探出小脑袋对洛萨说:“舅舅,卡德加的手还是冰凉,我怎么都捂不热……”

  洛萨站了起来,他说:“好吧,我来帮你。”然后他走到了床的另一侧,卡德加感觉到背后的床铺向下一陷,一个温暖的身体贴到了他的身后。

  卡德加的脑袋顿时清醒了几秒,但是他的身体依然沉重,眼皮都抬不起来。他知道这是洛萨从他背后抱住了他,一时间他不知道是该担心这张不是很大的床,还是该担心睡在另一边的瓦里安,又或者是他自己。因为手脚冰凉,这一夜其实他也没怎么睡踏实,一直都处于昏昏沉沉但又无法入睡的痛苦状态里,现在有了一个巨大的热源,热量慢慢传递到他的手脚,身上的那种沉重的感觉逐渐被驱散了,他似乎有些明白,在洛丹伦的最后一天是怎么睡踏实的——那会儿他经受不了洛萨的引诱,爬到他床上,然后就慢慢地睡着了,安稳地睡到了天亮——那感觉就好像风雪之夜趴在旺盛燃烧的壁炉跟前,听着木柴燃烧的细碎声音那般安宁。

  *

  他们花费了一些时日回到了暴风城,瓦里安回到了母亲的身边,他的小脸上有了笑容,这让塔瑞亚终于也放下了心。送走了瓦里安,洛萨跟卡德加一起走出了王宫,卡德加正要和洛萨告别,洛萨却先开口了:“卡德加,不要住旅店了。”

  卡德加告别的话被堵在了喉咙口,他转过身来,脸色依然不太好看,他问:“什么?”

  洛萨看着他的眼睛,用一种很奇特的语调说:“去我家住吧。反正你也没什么收入。”

  他的这种语调一直让卡德加困惑,似乎单单只是那种语调,就具有咒语的效力。卡德加定了定神,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结果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我……”

  洛萨大概是笑了一下,他微微转了转脑袋,说:“走吧。”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一点都不担心卡德加是不是跟了上去。他确实不用担心,卡德加找不到任何拒绝的方式,他只能跟在洛萨的后面迈开腿,并且暗自庆幸洛萨看不到他的脸上微微发红。

  洛萨的家距离王宫还是挺有些距离的,他们缓慢地步行穿过大街小巷,但尽管洛萨尽量避开了人群,偶尔还是躲不过一些眼尖的人们。暴风城的大部分人民都认得洛萨,他们爱戴这位勇敢而又坚毅的指挥官,当发现他从身边经过,他们都会停下脚步,非常敬畏地呼唤他的名字,洛萨则会朝他们点头回应。卡德加拉起了风帽,将自己的脸藏进了阴影里,他略微拉开了和洛萨之间的距离,保证自己不会跟丢又不会被民众发现,他看着洛萨有时停下步子与民众寒暄几句,更多的时候,他钻进背离街市的巷子,远离人群。

  然后他们终于到了洛萨的家。

  这间房子从外观就能看出主人不怎么回家,门上蒙着灰尘,门锁都脏兮兮的。洛萨在自己的全身翻找,摸了半天才找出了钥匙,插进锁眼里扭了好久才打开了锁,推开门的时候,门轴因为久未活动而发出了嘎吱的呻吟。洛萨回头看了卡德加一眼,半开玩笑地说:“当心这门,别被砸到了。”

  卡德加伸手按在了门板上,他想也许自己可以帮上点忙,于是他开始小声念一条简单的咒语。蓝色的光芒在他的手心汇聚,逐渐扩大后,光芒笼罩了整个门板,渗入门板的每一道缝隙,包括门轴和门锁,直至光芒完全浸入、消失,一切都消退后,门板已经焕然一新,生锈的门轴和门锁也都闪现出了金属应有的光泽。

  卡德加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这说明他的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他终于又能正确地念出咒语了。他有些高兴地转身打算踏进屋子,却看到洛萨靠在玄关的墙上,一直盯着他。

  “你这是在干嘛呢?”洛萨问他。卡德加摸着门板说:“我用了一个复原法术……”

  洛萨摇了摇头,背在身后的手转到身前,他手里拿了一个尖嘴油壶:“其实用这个就行了。”

  卡德加有些窘迫,放在门板上的手都忘了收回来。洛萨叹了口气,把他的手拉下来,勾着他的身体把他给拉进了屋:“进来吧……”

  门在卡德加的背后关上了。

  卡德加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屋子——如果说从房子外观能看出主人不怎么回家,那么内部给人的感觉更甚,洛萨的家里简单得过分,不大的客厅里就只放着一套桌椅,桌上的水壶干涸许久,边上就是起居室,并排两张床,一大一小,床上的床铺都被收了起来。

  “我和卡伦……”提到自己儿子的名字,洛萨明显停顿了一下,他背对着卡德加,过了好一会儿才往起居室角落的大橱走去,“我通常住军营里,卡伦应该也是。这屋子很久没人住了。”

  他拉开了大橱门,取出了放置在里面的床铺被褥,然后看着手里抱着的那些东西皱起眉头:“这是不是应该晒一下?”

  卡德加走了过去,从洛萨手里接过了一些,放在了小床上。洛萨说:“你要用什么可以烘晒被褥的法术吗?”

  卡德加楞了一下,赶忙摇头:“这不行……至少我做不到……我可能会把你的被子都给点了。”

  洛萨故作惊讶地撇了撇嘴,他把大床的被褥随便在床上铺开,看着卡德加很细心地将小床铺好,然后站直了身体,不可避免地望向了他。

  洛萨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闪了一下,然后他立刻将视线转开了。他走到了窗户边上,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日头西斜,远处的暴风城王宫有一半被笼罩在金黄色的光辉之中,由打磨光滑的坚石构筑而成的外墙被染成了金色,壮美得让人屏住了呼吸。

  洛萨靠在窗口,定定地看着这画般的美景出神。过了好久,他才开口问卡德加:“有什么想吃的?”

  *

  一个长期没人住的家里是不可能有食物的,这道理卡德加一开始就该明白。

  洛萨给了他一些钱,让他去家附近的集市买他想吃的食材回来。卡德加攥着钱走到集市,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品类丰富的摊位,一下子就懵了。

  肯瑞托教给他各种魔法知识,教他辨认不同的魔法材料,但真的没教过他如何买菜。

  他花了很多时间,买了几个土豆、一兜鸡蛋(为此还买了一个篮子)、几颗洋葱,还有一条腊肠。他提着这么些东西回到洛萨的家,看到洛萨已经百无聊赖得开始翻看卡德加随身带着的魔药学典籍了。

  洛萨对待食物的方式相当简洁有力,他把食材切碎了,一起丢到一锅汤里煮。他放了盐,不过这是仅有的调味料了,长期没人住的家里也是不可能有什么调味料的,而让卡德加去买调味料,那就要比买菜更难了。

  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因为卡德加对食物做了最坏的准备,所以实际吃到的口味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糟,而且因为真的很饿,卡德加居然全都吃完了。

  夜色渐深,洛萨关起窗户拉上窗帘,在房间里点了一盏灯,灯芯处摇曳着微光。卡德加坐在他选的那张小床上,翻开那本魔药学典籍,开始从随便哪一页开始看,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这本书本来也只是他随便拿的,他捧着书,让自己的视线集中在书页之上,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尽量忽略边上来自洛萨的视线。

  那视线是有重量的,压得他不敢抬起眼皮,他将自己的身体缩得更小,脸几乎都要贴到了书页上。

  “书虫。”洛萨的声音突然在安静的房间里响了起来,卡德加的身体跟着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动静太大了,他必须转过头去,看着洛萨的眼睛,试图抵御来自那双眼睛的力量,然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洛萨侧躺着,他额头的头发滑了下来,盖住了他的小半张脸,微弱的光在他的脸上造出暧昧的影子,他的蓝色的眼睛在阴影之间若隐若现。

  他将自己的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又喊了一声:“书虫。”

  卡德加可不会再像第一次被他这么喊的时候那样,义正词严地提醒他自己的真实姓名。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洛萨这么喊他没有什么意义,但也可能……有一些他根本不明白的意义。

  卡德加盯着洛萨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任何其他的话语,他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了手里的书,但这次他甚至无法将视线聚焦在文字上了。

  卡德加慢慢将书在手心里合拢,低着头把书放在了床边,他一直垂着脑袋,慢慢地下了他的小床,然后爬到了洛萨所在的大床上。

  洛萨张开手把他抱在了怀里,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他们靠得太近了,卡德加都能感觉到洛萨的头发落到了他的脸上。他紧张得一动不敢动,直到洛萨再度开口:“你知道你的脸上根本藏不住事吗?”

  卡德加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热得不像话。他知道自己脸红了,似乎和洛萨在一起他就总是脸红。很难说这到底该怪谁。

  洛萨没等卡德加回答。他抱住了卡德加,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呼吸逐渐平缓,微微起伏的胸口也贴在卡德加的胸前,他的热量非常缓慢又坚定地传了过来,让卡德加的手脚也跟着暖了起来。

  洛萨睡着了,他的手掌还搂在卡德加的脑袋后面,卡德加不敢挪动半分,生怕打扰了他的睡眠——而卡德加自己的眼皮也渐渐变得沉重——而这与在洛丹伦的旅店里发生过的事情如出一辙。

  卡德加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曾想也许是洛萨在戏弄他,但戏弄他又得不到什么好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洛萨,他能记得的全是洛萨的触感,而这根本是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洛萨的怀里非常暖和,有时候卡德加甚至在想,如果这真的是一种戏弄,那他也认了,因为他几乎要沉溺其中了。

  不论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卡德加都决定先不去管了。因为他马上就沉入了梦乡。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bbc3ecc

14 Jul 2016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