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3

漫长的冒险

#洛卡#

又是半夜……艾泽拉斯地理搞死我_(:зゝ∠)_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在过去的数年里,洛萨每年中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心爱的妻子卡莉因为难产而去世后,他有过一段在家里茫然无措的日子。他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心中一片空白,奶妈来敲门的时候,经常要敲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开门。

  卡莉为他留下了一个儿子,卡伦。这个男孩儿长着一双非常像卡莉的眼睛,看到这双眼睛,洛萨有时会感到欣慰,有时又无比痛苦——他无法长时间看着这双眼睛。他试图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做一个好父亲,但他总是会控制不住地逃开。

  人需要一些事情可以集中自己的精力来忘却一些痛苦,因此洛萨在军队里的表现远超其他人,他一直在晋升,而他的职位越高,他回家的机会就越少。他的儿子卡伦很早熟,早早就学会了独立,有时候洛萨的妹妹、已经成为王后的塔瑞亚也会去看望卡伦,确保他吃饱穿暖,一切都好。洛萨回家的时候,总能发觉儿子似乎又长高了一点,他会检查卡伦最近的学习情况,卡伦也会把新学会的随便什么东西展示给父亲看,但这对父子之间,似乎总有些疏离。

  成为暴风城军队的指挥官之后,洛萨忙得越发不着家。他根本不知道卡伦是什么时候加入军队的——他遇到塔瑞亚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一定是她安排的。她说,希望他们父子之间能多说说话。但是塔瑞亚根本不明白,有些缺口,说几句话根本没法弥补什么。

  洛萨不希望塔瑞亚多事。他不知道怎么和儿子进行一般家庭中会有的父子交谈,他不想每天都能看到儿子那双越来越像卡莉的眼睛——他压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军人。一个家里,有一个人出生入死,每次出征都要与未知但却可能早早定好的命运作斗争,这还不够吗?

  这残酷的命运最终落到了卡伦的身上。他在与那个可怖的兽人酋长黑手的战斗中英勇战死……

  不,洛萨宁愿他一点儿都不英勇。

  洛萨对命运没什么好感。他少年时候遇到了他以为会成为一辈子朋友的人,莱恩和麦迪文。他加入军队后不久遇到了他发誓要用一生去保护的人,卡莉。然后,命运夺走了他的卡莉,他的卡伦,接着是他的挚友麦迪文,他的国王莱恩。留在他面前的还剩下什么?还剩下那间只能用年久失修来形容的小屋子……

  还有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法师卡德加。

  洛萨根本不知道卡德加是什么来头,不过只要是法师,那些鬼鬼祟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怪东西、总是缩在阴影里的老家伙,那就足够让他讨厌了——毕竟这世上他抱有好感的法师只有麦迪文一个,而这一位还因为整整六年都不回他的信而让洛萨心里不大爽快。但他看到卡德加的时候还是深感意外,他没想到卡德加这么年轻,而且,也许表现的方式会有所不同,但他的勇敢无畏,一点也不输最忠诚的战士——和卡伦比也毫不逊色。

  直到现在,洛萨回想起在卡拉赞不得不对麦迪文兵刃相向的那一天,这位身经百战的战士依然会不寒而栗。他看了几十年的那张熟悉的脸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他不认识,对方也完全不认识他。那副躯体里充斥着会带来死亡的邪能,一步一步把洛萨逼上了绝路,但洛萨仍旧没法向他挥舞自己的武器——如果那时没有卡德加,那么这个世界就要变样了。是卡德加最终将麦迪文带了回来,而他自己,差点要为此付出他年轻的灵魂。

  麦迪文身上的邪能喷涌出来将卡德加淹没的时候,洛萨真切地感受到了恐惧。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将会在他的面前消亡,而他彻彻底底地无能为力,好像卡莉和卡伦的悲剧再一次在他面前上演一样。这不公平。这个年轻人拼尽全力帮助这个世界,他不该得到这样的结果——他还那么年轻!

  一切的最后,是卡德加自己——而不是洛萨,他有些遗憾,但又由衷欣慰——把他自己给救了回来,在那之后,洛萨就老是要去看他的眼睛。他不会忘记麦迪文眼睛里溢出的可怕的绿色,而卡德加的眼睛,是鲜明透亮的棕色。卡德加的眼睛里透着法师特有的睿智和符合他年龄的好奇,他能坦然地接受洛萨的凝视,但通常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脸红着转开视线。洛萨挺喜欢看他的这种反应,有时他在想,卡德加要花多久才能不再躲开他的视线呢?

  邀请卡德加到自己家里住是洛萨的临时起意。他说出口就开始担心了,毕竟那个家他已经很久没回去了。卡德加几乎是立刻就同意了,这很有趣,似乎他从来就不会拒绝洛萨的任何请求,他跟着洛萨回家,帮他一起整理的房间,和他在家里吃了晚饭,晚上睡觉的时候,卡德加最终还是抵抗不住,爬到了洛萨的床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被痛苦的噩梦和无尽的空虚折磨的洛萨,因为卡德加的体温而获得了一些解脱。他凭空出现,但他没有凭空消失,而是坚定地留下,让洛萨的家里又有了生气。他是真实的,可以触碰的,他安静地躺在洛萨的怀里,就像最乖巧的孩子,让人难以想象他曾展现过的巨大力量和与他年龄不符的不屈意志——但也正是他的这份安静,让洛萨的心底能获得安宁。

  洛萨从没对卡德加说过这个。他所拥有的力量,远比他自己认为的要大得多。

  现在洛萨已经不只是一个暴风城的指挥官了,他是联盟的统帅,他有开不完的会和布置不完的任务。他忙得回不了家的时候不再住在兵营了,取而代之的是要在王宫的客房里凑合一夜,客房里当然没有卡德加,这样的夜晚他的精神又会被许多苦痛占满。人不可能无限制地承受痛苦,所以当洛萨被一个又一个无法描述的噩梦惊醒,明白自己再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睡着时,他很果断地坐起身,披上衣服,不去在意再过多久天就要亮了,与卫兵打了招呼就离开了王宫。他要回去,他需要那个年轻的躯体——

  他需要卡德加。

  他悄悄回家打开门,听见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卡德加的呼吸声,节奏因为洛萨的到来而发生了变化,很明显那不是做了噩梦,而是他醒过来了。卡德加好像很容易醒过来,洛萨猜测大概是法师的感觉很敏锐,年轻的时候,他试过从背后偷偷接近麦德,自认为完全没有发出声音,但麦德总能头也不回地叫出他的名字。

  洛萨脱掉了外套走到床前,看到卡德加侧躺在他的大床上,身体没有前些天绷得那么紧了,看来他终于渐渐习惯了。洛萨走到他面朝向的那边,坐在了身后的小床上,有非常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缝照进了屋子里,天快要亮了,他端详着在这微光中闭紧眼睛假装在睡觉的卡德加,直到他感觉到洛萨的凝视而睁开眼睛。

  卡德加看到面前的洛萨似乎有些意外,他眨了眨眼睛,干脆坐了起来,看着洛萨问:“请问,您在,您在看什么?”他的声音里甚至有一些紧张。

  洛萨说:“当然是你。”他看到卡德加开始发呆,他的脸一定是红了,因为他的视线飞快地挪开了,过了会儿才又挪回到洛萨的脸上,似乎是为了艰难地维持“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礼仪。

  “是在看我的眼睛吗?”卡德加犹豫地问道。

  “不是,”洛萨立刻回答,“刚才你闭着眼睛呢。”

  卡德加沉默了,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洛萨问他:“你要施法么?”

  卡德加摇了摇头,还是一声不吭。

  洛萨说:“随便放个法术吧,卡德加。不要把我的屋子烧了就好,当然最好别把我变成羊。我想看那种……你手指上蓝色的光芒。”

  卡德加的手指动了动,然后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将手笼成球形,微微弯曲手指,有微小的蓝色光点在双手中间出现,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慢慢扩大,他的手指灵巧地伸展开,那蓝色光点扩大后变成了一个边缘不规则的图案,洛萨很惊奇地发现,那正是艾泽拉斯。

  卡德加会读心吗?法师有很多旁人不知道的秘密,也许他们能把意识的触手伸进别人的脑袋里,不然实在没法解释为什么他刚好变了个洛萨日思夜想的艾泽拉斯出来。洛萨朝着艾泽拉斯伸手过去,他的手指碰到了地表,感觉什么都没有,但似乎又有触感,很细弱而又琐碎的触感在他的皮肤表面刷过,整个大陆的光芒在他停留的指尖集中,在图案表面划出了痕迹,洛萨的手指沿着海岸线缓缓滑动,最后在艾泽拉斯的东海岸停了下来。

  卡德加盯着他的手指,小声说:“黑色沼泽……你要再去那儿?是吗?”

  他的声音里有控制不住的激动,看着洛萨的眼睛里满是期待,洛萨点了点头:“是的……有些人没见过那个大门就认为它是不存在的。”

  联盟的整个结构其实尚不稳固,毕竟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他们在会议大厅里争执,质疑公平性,挑战任何一个可能对自己不利的决定,旷日持久的争辩之后,至少达成了一个共识:各国派人组成调查队,再度前往黑暗之门进行调查。有些国家的人还没机会见过兽人,对于一扇巨大的门的存在也心存疑虑,有的国家觉得是洛萨他们高看了兽人的本事,要对付那些异族就算现在没有了守护者也根本不足为惧。尽管每个人的目的都不同,但洛萨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方法,他们需要再去探查敌情,让每个联盟成员国都能亲眼见到兽人的可怕力量,他们决不可再犯轻敌的错误了——而这是洛萨最不愿回想的。他闭起眼睛,脑海中是莱恩银色上点缀着华丽的金色纹饰和蓝色宝石的铠甲,他闭着眼睛从空中落下,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黑色的头发被风吹起,遮住了他的眼睛。

  卡德加收起了手中的光球,对洛萨说:“带上我,不管我在不在你的名单里,请你带上我。”

  洛萨也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看着卡德加,现在卡德加倒不害怕洛萨的凝视了,他用眼睛发起的请求很是诚恳,洛萨问他:“你要去干什么?”

  “我需要了解更多,关于那个门,还有……还有邪能。”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卡德加很小心地看着洛萨的反应,不过洛萨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只是伸手到卡德加的脸上,轻轻抚摸他的脸颊,然后说:“整理东西吧,卡德加。”

  *

  洛萨帮着卡德加整理了行囊,他甚至翻出了一件他年轻时候穿过的皮甲,想让卡德加穿上。卡德加使尽浑身解数地委婉拒绝了,搞得好像穿上皮甲触犯了法师的什么行业规范似的,洛萨也只能罢手,重新将自己的皮甲放回了柜子里。

  他们一起去了王宫,洛萨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副官卡洛斯,他的身体站得笔直,看到洛萨后立刻向他敬礼:“所有人已经集合完毕,长官。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

  洛萨看了看站在卡洛斯身后的队伍。人人都想在联盟调查队里塞上自己的人,所以这支队伍组建得很快,人数迅速膨胀,然后又被洛萨以安全为由无情地遏止,好歹将人数维持在了十人以内。站在最前的是来自库尔提拉斯的海军军官拉尔夫,简直完美复制了他们统治者的冷峻神情,他在海上征战了半辈子,现在打算在陆地上大展身手;他身后的吉尔尼斯人卡兹是个身材高大强壮的斗士,他一直嚷嚷着一定要选最结实的马给他,不然恐怕承担不起他加上他背了满身的武器的重量;还有一位是奎尔萨拉斯的精灵,菲尼亚·夜语,她将长发高高束起,穿着非常合身的精致软甲,腰里只挂着一把细身剑,不过她的身高甚至让卡德加忍不住侧目;站在队伍最后的是一名肯瑞托的法师克莱恩,他是听从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嘱咐加入的调查队,尽管洛萨反复表示队伍人数太多对安全不利,但安东尼达斯还是坚持让他的法师挤进了队伍。

  洛萨走到队伍最后,正站在克莱恩的面前。这个穿着用金线绣上了花纹的长袍的法师看到洛萨边上跟着的卡德加,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嘴角边露出了笑容:“难怪您不希望肯瑞托派人,指挥官阁下。”

  卡德加看到克莱恩,迟疑了几秒后开口问他:“你是……克莱恩?”

  “是我没错,卡德加,”克莱恩朝他点头示意,“好久不见了,你过得怎么样,‘自由’的空气还合你心意吗?”

  就算是洛萨都听得出他话语里的揶揄,他的心里已经毫不犹豫地把这位法师划到了“讨厌”的那一边。他盯着克莱恩,直到这位年轻人承受不住,总算收起了嘴角言不由衷的笑容,并且闭上了嘴,将视线移向远处。

  洛萨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卡德加,他抿着嘴唇,什么都没说。洛萨在他腰上拍了一把,自己转身往马走去,卡德加便也跟了过来。整理马具的时候,洛萨偷偷问他:“你认识那个法师?”

  卡德加很小声地回答:“我们以前在一起学习的,直到我被选为守护者学徒……而他没有。”

  洛萨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他又回头看了眼克莱恩,那小子上马的时候踩住了长袍,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调查队出发了,他们赶时间,急匆匆地上马离开了王宫。经过守护者麦迪文的雕像时,洛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雕像做得栩栩如生,20年前尚且年轻的麦德展开了双臂庇护整个暴风城的人民,那会儿他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是不是有足够的力量,他先考虑的一直都是“守护者的职责”……

  洛萨摇了摇头,让自己的思绪回到现在要面对的问题上,然后他看到他边上的卡德加也正偷偷扭头,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守护者雕像。

  调查队的打算是穿过艾尔文森林后在穿过逆风谷前往黑色沼泽,然而一走出森林,打头的洛萨和卡洛斯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个逆风谷被浓重的迷雾笼罩,而那迷雾的颜色看起来也远远超过了自然气候的范畴。

  洛萨皱起了眉头,最近他收到了一些进入逆风谷、前往卡拉赞结果再也没有回来的失踪报告,但因为卡拉赞从六年前起就普遍被视为禁区,加上战事逼近,所以这些报告并没有引起他足够的注意。不久前在卡拉赞和麦迪文战斗的最后,他确实是亲眼看见绿色的邪能从卡德加的身上炸开并迅速扩散覆盖了整片卡拉赞,但那时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事实上几天后他去守护者之塔接卡德加的时候,那儿也只是看起来能见度有些低,狮鹫在塔外转了三四个圈,叫了几声,被洛萨牵着缰绳后才总算找到了降落平台……

  那时候本该注意一下这情况的,洛萨为自己的大意而后悔。他那时候心里想的只是把卡德加带上,带他去洛丹伦,让他有机会的话能回家看看——而且,他也不太想在守护者之塔多做停留。

  卡德加跟了上来,他在洛萨的身边停住马,盯着这景象发呆。淡紫色的迷雾看起来异常地又厚又重,仿佛将逆风谷内的时空都给封锁住了,而且根本瞧不清迷雾笼罩内的模样。洛萨叫他叫了好几声,卡德加才回过神来,看着洛萨问:“什么事?”

  洛萨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像看到了第一次跟他出征时候丢了马吓得六神无主的卡德加:“我说,跟紧我,别走丢了。”

  洛萨试图骑马走进逆风谷,然而他的坐骑发出了响亮的叫声,高高抬起前腿不愿前进。洛萨甚至下了马,打算拖着他的马进去,马的力道却大得出奇,将他生生拽回来,差点拉倒在地。

  动物的感官通常要更敏锐一些,它们不愿意进去的地方,总是有原因的。洛萨明白这道理,但如果放弃直线穿过,转而绕路前进,那行程势必被耽搁。

  跟在他身后的人都在等他的决定,最后洛萨说:“我们绕路,让你们的马跑得更快一些。”

  从头到尾卡兹就没想过收敛,他听到洛萨的决定后冷冷哼了一声说:“怎么,你怕雾吗?”

  “是啊,”洛萨头都懒得回,“我从小就对紫薯布丁过敏。”

  他们不得不走上了逆风小径,这条小路一边依着山,另一边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依山小路不好走,卡兹的马一个劲儿喷着鼻子,大概是感受到了从逆风谷溢出来的浓雾,走路的时候七扭八歪,就算卡兹用力拽着缰绳将马拉回到正道上,他还是一直撞到拉尔夫和克莱恩。走在队伍最后的这几位就老是在互相抱怨,嘟嘟囔囔的声音就连走在最前面的洛萨都能听到。洛萨被吵得头大,他总觉得这条路有什么地方发生了变化,这让它变得更难走了,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一直走到天都黑了,还没有走到惯常的宿营点。

  卡洛斯看着前路,不知道是不是迷雾的原因,天上的两轮月亮都不见了踪影,他对洛萨说:“长官,我们还是停下休息吧。”

  洛萨同意得很勉强,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片稍微开阔一些的空地可以下马休息,所有人草草啃了干粮,洛萨排好了守夜的顺序,他守第一班。

  夜晚的湿气和寒气很重,洛萨结束守夜站起身来的时候,披在他身上的毯子上都能抖落水珠。他叫醒了卡洛斯,卡洛斯立刻醒过来跑去了守夜的位置,洛萨朝着大家休息的地方走去,数着躺在地上睡觉的人,拉尔夫,卡兹,克莱恩,然后是稍远一些位置的卡德加——洛萨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我吵醒你了?”洛萨蹲下身,卡德加摇了摇头,洛萨意识到他一直都没睡着,突然起了调笑的心思,他压低了声音说,“没有我在睡不着是吗?”

  卡德加张开嘴,有些结巴地辩解起来:“不是……不全是……不,不是……”

  洛萨伸手去摸他的脸,手指碰到他的嘴唇,卡德加的嘴唇哆嗦着,他的脸也凉凉的。洛萨把自己身上裹着的毯子拿下来,盖在卡德加的毯子上面,压住了边角,卡德加说:“那你怎么办?”

  “我等会儿来找你。”

  洛萨说得很认真,卡德加几乎是立刻抬起了上半身,他看了看边上,然后又结巴了起来:“这不……我,我是说……”他张口结舌了一会儿,几乎要把洛萨逗笑了,洛萨说:“我的马上还有一条毯子,你好好睡吧,明天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赶。”

  卡德加被他按回去了,他瞧着洛萨眨了眨眼睛,然后侧过身去,缩着身体拉起毯子,恨不得把自己的脸都给盖住了。

  洛萨这才站起身,他朝着马的方向走去,在漆黑一片中辨认出了自己的马,从马鞍边上抽自己的备用毯子时,突然有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他是您的孩子吗?”

  洛萨转向声音的方向,是菲尼亚,精灵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暗夜之中,就连呼吸都无法感知,过了一会儿,洛萨才隐约能辨认出她的身影。

  “你在这儿,”洛萨想起刚才确实没数到她,精灵总爱选一些僻静的地方,尽管这整个逆风小径都寂静得不像话,“你说什么?”

  菲尼亚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他是您的孩子吗?那位名叫卡德加的年轻法师。您对他很亲切。”

  看来没有睡觉的不只是卡德加一个,洛萨露出苦笑:“偷听人说话可不是好习惯。”

  “抱歉,我的耳朵捕捉到了风带来的信息。”菲尼亚的道歉里听不到任何的诚意——但也不能说她带着恶意,因为她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洛萨摇了摇头,尽量也用陈述事实的语气说:“他不是我的孩子。”

  菲尼亚点了一下头:“那他是您的伴侣吗?”

  这下轮到洛萨张口结舌了,他努力找到了菲尼亚眼睛的位置,盯着看了一会儿,发觉他没法从这位精灵的眼睛里读出任何情绪。他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你真的是个精灵吗?我以为精灵没这么……”洛萨没说下去,他看到菲尼亚笑了笑,她的笑容倒是颇为由衷。

  她说:“快披上毯子吧,指挥官阁下。卡德加先生肯定不希望你因为他而着凉的。”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beb4f31

28 Jul 2016
 
评论(1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