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6

漫长的冒险

#洛卡#

大家好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呢!

(想了想,这个问题要是没人回答,实在有些尴尬……/_\)

事实证明想一边出门一边写文对我来说实在不太现实orz

这一章又增加了一些原有角色,但因为对自己对他们的把握程度不是很有信心,所以数量上控制了一下……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这不是卡德加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他的面前。

  他追寻邪能踪迹的时候,见到过那些几乎被变成人干的可怖尸体。他们死得如此之惨,想必死之前也饱受痛苦折磨。但当他们直挺挺地躺在停尸房里,他们已经失去了人的外形,卡德加向他们的尸体伸出手时,一个劲儿地对自己说,这是为了真相,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惨剧和更大的灾难。

  后来他跟着洛萨出发,在艾尔文森林遇到了兽人的伏击,他看到英勇的士兵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兽人的利斧一击而死。那是一种悬殊的力量差,兽人大概用一只手就能轻易把他们捏死,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卡德加想,至少那样的死,很干脆。

  在那之后,他又见证了许多死亡:他看到洛萨的儿子卡伦被兽人的利爪刺穿身体,洛萨几乎疯了,他那疯狂的样子让卡德加都感觉心中酸楚;他看到麦迪文被压在他自己制作的泥塑雕像下面,逐渐回复神智,为了弥补他失去自我时犯下的过错而念动了最后一段咒文——他本可以想办法救他自己的,但他没有,他的生命之光在卡德加的眼前慢慢熄灭了。

  但卡德加从没体会过生命在他手中一点一滴地流逝的感觉。

  他亲眼看见长矛刺穿了克莱恩的喉咙,这很有效,他的咒语一下子就停止了,身体向后摔倒在地。卡德加竖起了护盾,但那终究还是晚了,他看到克莱恩仰着头望着他,嘴里不停吐着血,眼睛里满是恐惧和绝望。

  卡德加做不了什么,他只能扶着他的头,但克莱恩还是不停咳嗽,血从他的嘴里和喉咙上冒出来,把卡德加的衣服全都浸透了。

  卡德加带着克莱恩传送回到暴风城王宫,他耗尽了所有的体力,他从没觉得这么累过,疲惫甚至盖过他身上的伤痛,但他还是拼命大叫起来,很快有人来了,他喊着瓦利斯的名字,瓦利斯推开人群过来看到了他,他马上转头让人备上马车,送他们去了北郡修道院。

  卡德加上车后就陷入了半昏迷,他唯一记得的是自己抱着的克莱恩的身体,越来越冷,他几乎能听见他的灵魂一丝丝地从他身上抽离,最后全部散尽,克莱恩的身体变得就像一块石头那么沉。

  卡德加不知道自己在修道院睡了多久,他醒来也只是觉得全身疼得快散架了,然后又睡过去,连日出日落都不知道。

  他不敢睁开眼睛,似乎不睁开眼睛就能避免面对难以接受的现实,而那现实就算没有人说,卡德加也知道是什么,他知道克莱恩已经永远离开了。

  卡德加终于清醒过来是因为感觉到有人在帮他擦拭身体,他想起曾经有人也给他擦过身,但动作要粗暴蛮横得多,全无现在这般小心轻柔。他奋力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牧师打扮的年轻人正把拧干的毛巾搭在他的肩膀上,看到他醒来,牧师又惊又喜地说:“圣光在上,你终于醒了!”

  牧师们拿了东西给他吃,清淡得只能尝到嘴里的苦味,他们帮他包扎了肩上的伤,卡德加试着想要起床,但只是坐起来都让他头晕目眩。牧师让他继续躺着,屋子里只剩卡德加一个人的时候,他竖起了耳朵仔细听院子里的动静,他希望能听见牧师们忙碌着给另一个人治疗的声音……但他什么都没听到,他感觉不到来自自己之外的魔法波动——他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黯淡无光。

  卡德加让自己试着想想其他的事情,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洛萨。他离开的时候看到洛萨的头上身上都是血,而他们要面对的巨魔的数量是剩下的人根本不可能搞定的。巨魔,这种生物卡德加以前也只在书上读到过,他没亲眼见过,事实上在他到达暴风城哨所之前他都没有经历过实战,他根本不知道洛萨要怎么对付数量和强壮程度都远远大于他们的巨魔。

  没有一件事情是轻松的,卡德加想到胸口都发紧了,他后悔自己离开了,他害怕听到任何消息,牧师们走进他的房间的脚步声让他心惊胆战头痛不已,他不敢睡着,生怕做什么噩梦,而噩梦往往最终会变成现实——直到他睁开眼睛,看到洛萨趴在他的床边,洛萨的脑袋很用力地压在他的手臂上,让他甚至感觉到了疼痛。

  这是真实的。他伸手摸到洛萨的肩膀,而后洛萨抬起了头,他的脸上满是血污,蓝色的眼睛里都是血丝,他有好几天没睡觉了。

  卡德加捏住了洛萨伸过来的手,他的手心温热,这大概是这几天以来的第一个好消息。卡德加捏紧洛萨的手,他非常勉强地开口说话,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说话了。

  洛萨当天晚上在北郡修道院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卡德加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卡德加硬撑着从床上坐起来,问了进来照看他的牧师们,他们说洛萨回暴风城去了。

  肯定又有一大堆的会议在等着洛萨,他大概会比他们出发去黑色沼泽调查前还要忙。卡德加找到了暴风城的方向,从北郡修道院所处的山谷里也可以清晰看到王宫的高塔。昨天晚上洛萨看上去累得不行,他没有好好休息就又投入了繁忙的工作,卡德加感到有些羞愧,他觉得自己躺太久了。

  他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间,洗脸的时候看到自己脸色难看得吓人,下巴上的小胡茬乱糟糟的。他匆忙梳洗完毕,吃了早餐,然后就开始在院子里走路,努力走得比地上爬的小虫子快一些。

  比起肩膀上的伤,几天前的战斗中过度消耗了精力对卡德加的伤害要更大,他虽然能站直身体,但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空空如也,好像灵魂有一部分被挖空了一样。他扶着树喘着气,抬起没有受伤的手臂,默默吟唱了咒语后将手掌伸向前方,一支细小的冰箭从他的掌心生长出来,用不太快的速度向前飞去,落在了他面前最多20米的地方。卡德加放下了手,他吃力地叹了口气,至少他还没有丧失使用魔法的能力。

  卡德加又在北郡修道院住了两天,在他觉得自己走路应该没问题后,他向修道院的牧师们辞行。牧师们用驴车载着他回了暴风城,直接将他送到了王宫。卡德加在王宫门口遇到了瓦利斯,洛萨的这位皮肤黝黑的副官很关心他的伤势,卡德加将受伤的手臂高高举起证明自己已无大碍后,瓦利斯看起来似乎松了口气。

  “今天你是打算……来看什么书吗?”瓦利斯问了一句,突然又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你如果要找洛萨长官,他正在作战室。”

  卡德加愣了一下,他根本没考虑过到了王宫要做些什么,本来来找洛萨大概就是他唯一的选择,但现在他却犹豫了。

  他回过神来匆忙摇头:“不不,我,我就是来看书的。”他很是不好意思地与瓦利斯告别,然后闷头走到王宫图书馆,钻进去后随便拿了一本书坐到窗边看,其实心思都在窗户外面。

  窗外微风习习,卡德加几乎难以把现在看到的平和的情景和几天前他遇到的凶险情况相提并论。他猜想洛萨大概又是几天都没回家了,他肩负着难以想象的重任,但卡德加想不出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他甚至觉得自己大概是拖后腿的那一个。

  卡德加很沮丧地趴在桌上,手里的书完全被他放在了一边。他一直望着窗外,突然看到有人走了过来——是洛萨,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他直直地往图书馆走来,卡德加一下子抬起了身体,但洛萨的脚步突然停下了,好像有人叫住了他,他往后望去,不久之后,有一个人朝着洛萨走了过来。

  那是一位微胖的老者,留着花白的胡子,面容和善,他穿的长袍让卡德加认出了他,那是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

  卡德加紧张地伏低了身体,过了会儿意识到他们并没有看向自己的方向,这才偷偷又把脑袋抬起来一点。洛萨在和法奥交谈,卡德加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谈什么,他对此好奇,但终于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使用任何能帮助他听到他俩谈话的魔法,只是一动不动地继续看着。

  前几天的会议里法奥并未列席,也许他是这几天才刚刚赶到暴风城。洛萨对他的态度很恭敬,想必这个大陆上没有人会对他显露出任何不敬,洛萨甚至微微低下了头,一改他平日那种轻松随意的站姿,很端正地站在法奥的面前。他们的交谈持续了一会儿,法奥又叫了一个人过来,从打扮来看应该是个圣骑士,个头比洛萨矮一些,年龄似乎也不大。法奥往后退了几步,让这个年轻的圣骑士能站到洛萨面前,洛萨与他聊了起来,聊到后来,他还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和这个圣骑士比划了几招。圣骑士大概有些紧张,所有的动作都被洛萨轻巧避过,他们收手之后,圣骑士朝着洛萨深深鞠躬。

  法奥带着圣骑士走了,洛萨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这才拾起放在地上的东西,继续朝着图书馆走了过来。卡德加心头一片茫然,等洛萨走得很近了,他终于可以确信洛萨确实是来图书馆找他的,他站起了身,走到大门边上拉开了门,洛萨看见他出现在门口,便也停住了脚步。

  他们看着对方没有说话,还是洛萨先开了口:“瓦利斯跟我说你回来了。”

  卡德加点了点头,洛萨又朝他走了过来:“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他走到卡德加身边,二话不说就将手里的东西往卡德加的身上套,卡德加这才看清,那是一件皮甲,胸口有一个银白色的狮子头,有点像当初迦罗娜穿的,但肩膀的位置加长加宽,延伸到了上臂的位置,脖子处也有高高竖起的保护。

  卡德加往后退,洛萨干脆搂住他的腰,硬是把皮甲套在了他的头上,卡德加背靠着大门只能使劲儿推洛萨:“我不需要这个……”洛萨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卡德加的眼睛,把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不需要?”

  洛萨的手挪到了皮甲的护肩位置之下,覆盖在卡德加受过伤的肩膀上,他轻轻使了一点力,卡德加马上回想起了那里被长矛洞穿的痛苦。他的身体都跟着僵硬了,洛萨立刻收手,然后继续帮卡德加整理皮甲,拉直了下摆,扣住腰带收紧,他扶着卡德加转过身去,将背后的皮甲也拉整齐了,这才把他又转了回来。

  洛萨说:“你穿着原来的长袍上战场,那简直就是在和所有人说,请先杀了我吧……”他抬起手,慢慢靠近了卡德加,手指抚上他的脖子时卡德加的呼吸都要停滞了,洛萨的拇指轻轻抚过他的喉结,然后他迅速把手收了回去,接着说,“换我也会先杀了对方的法师。”

  洛萨将卡德加脖子处的皮甲拉好,牢牢护住了他的脖子,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皱着眉头摇头:“还不够……”

  卡德加鼓足勇气把他憋了好久的话小声说了出来:“我穿了这个……很难行动。”

  “万事开头难,”洛萨退开几步,他想了想,突然转身往图书馆里走去,“法奥大主教给我推荐了一个圣骑士,他以前也就是个牧师,但现在使用武器也有模有样的……”

  “是刚才那位吗?”卡德加忍不住还是好奇了起来,“我刚才看到……你们在外面。”

  洛萨在一个柜子前面站定,他扭头看了一眼卡德加:“你看到了?很好。他叫图拉扬,年龄和你差不多,他成为圣骑士才没多久。法师这么聪明,学起来肯定也很快……”他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剑和一面比较小的圆盾,然后走回到卡德加的身边,“拿着。这是莱恩藏在这儿的。”

  卡德加迟迟不肯接过洛萨手里的武器,他试探着问:“你这是……要让我用剑和盾?是吗?”

  “是的,”洛萨把剑先塞到了卡德加的手里,他拉着卡德加走到图书馆门前的空地上,“你得掌握一点近战的技巧,简单的攻击,或是防御……很简单,但可以让你在战场上活得更久。”

  卡德加想要开口抗议,洛萨直接把他要说的话压了回去:“别再跟我说什么法师不学这个不学那个,我小时候也学过法术基础,没有一条说法师不能学近战格斗。”

  卡德加窘迫地握着剑,他并不是没有用过锐器,他握过小匕首,切菜刀,但他确实从未使用过剑,他看着洛萨抽出自己的佩剑,站在他的身侧,目视前方,对他说:“跟我学。”

  洛萨举起剑,向着自己的斜前方劈砍,他跨出一大步做完砍的动作后手势停住,然后将跨出去的腿向后收回,站回到原点。接着他挥出了第二次劈砍,动作和第一次一模一样,角度和停止的位置都完全看不出变化,他这样做了几次后,扭过头看着卡德加说:“来吧。”

  卡德加战战兢兢地也挥出了第一次劈砍,一只手拿着那把剑显然感觉有些重,他摆不正位置,持剑的手也一个劲儿地摇晃。洛萨将自己的剑插回剑鞘,开始给卡德加纠正动作,他摆正卡德加的手,推着他的腰示意他用腰腹的力量控制上半身,踢着他迈出去的脚,让他跨得更大一些,然后扶着他的手随他一起把剑收回来。

  这动作不难,做完了一遍,洛萨就让卡德加做第二遍。卡德加低着头看着地面挥出第二击,洛萨伸手到他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看着前面,你的敌人。”

  洛萨的手碰触的位置温度骤然就升高了,卡德加很快就察觉到这一点,他立刻抬高了脑袋想要摆脱洛萨的手,但洛萨就贴在他身边站着,两人之间没留下多少间隙。卡德加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红了,从洛萨的身体传来了源源不绝的热度,他试图躲开,整个身体的动作都跟着走形,他手里的剑也掉在了地上。

  卡德加不敢看洛萨,他低下脑袋赶忙蹲下身去捡起了剑,等他抓着剑站起身,视线还是避开了洛萨的方向。但洛萨又靠了过来,把他身上的皮甲松开了一些,拉着他面对自己,然后不管卡德加怎么用动作抗议,他还是将手伸到了肩甲之下,小心翼翼地贴在他受过伤的肩胛处,过了会儿才松了口气放下了手。

  “我还以为北郡修道院的牧师们失手了。”洛萨试着用轻松的语气说话,卡德加瞪大了眼睛:“什么?不不,他们把我治得很好……”

  “不是伤的原因,”洛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

  “你握不住剑,”洛萨指了指卡德加的手,他低头看了一眼,实在看不出自己握剑的姿势和洛萨到底有什么不同,洛萨接着说,“如果你有什么想和我聊聊的……我随时都听着,卡德加。”

  洛萨说这话的态度是卡德加从未见识过的诚恳与耐心,他看向洛萨的眼睛,洛萨轻轻眨动双眼,他眼底的蓝色深沉而又宁静,好像时间都在这一刻静止了。卡德加看了好久,他发觉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了,他将视线移到了自己手中的剑上,看着剑柄雕刻着的狮子张开的大嘴,缓缓地摇了摇头。

  洛萨把手覆盖在了卡德加的手上,让他不住颤抖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他将剑从卡德加的手里顺走,然后说:“牧师告诉我克莱恩在去修道院的路上就已经死了。”

  洛萨只是在陈述事实,卡德加很明白这一点,但他还是“嗯”了一声。

  “我没想到你这么拼命要救他回来,”洛萨又说,“我以为你和他关系不好 。”

  “没有的事。”卡德加小声回答,洛萨用一个明显是装出来的惊讶态度接了下去:“是吗?我知道法师们之间很难合作,大家好像都是各管各的……战士们都说法师冷冰冰的,大概没有感情。”

  卡德加回答:“我是人,我当然有情绪。”

  “我听说法师都是要禁欲的。”

  卡德加被这句话给吓了一跳,他抬起头,看到洛萨正歪着脑袋看着他,他在等他回答,卡德加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说:“那是……我……那是肯瑞托的规矩,我……我离开肯瑞托了。”

  洛萨点头:“肯瑞托的规矩,所以,你为什么离开肯瑞托呢,卡德加?”

  这问题问得如此顺理成章,却让卡德加彻底陷入了沉默。几乎所有知道他曾是个守护者学徒的人都会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毕竟,如果他不离开肯瑞托,终有一天,他将继承那个显赫的身份,拥有一块领地,住在整片大陆的魔力汇聚之塔,获取全世界的知识,掌握最强大的力量……

  他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克莱恩和他说过的话,他说他害怕承担责任……是的,守护者所需要肩负的责任太重大了。他选择放弃在天空之厅许下的誓言,这是他付出非常大的勇气才做出的决定,在那之后安东尼达斯就视他为懦夫——卡德加不知道洛萨会怎么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告诉了洛萨自己放弃了誓言,但他不愿再去回想当时洛萨的表情——那不是一份可以归为美好的回忆。

  卡德加沉默了太久,最后还是洛萨打破了这份沉默,他问:“你离开肯瑞托是因为禁欲的规矩吗?”

  “什……么?”

  卡德加问完了才明白过来洛萨说了什么。洛萨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卡德加实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卡德加有些窘迫地抬起手,装作是在弄头发,其实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不,不是的,”卡德加的语速跟着变快了,“不是那个……但我也不是因此就不禁欲了……”

  他有些语无伦次,洛萨笑了起来:“但愿我没有毁了你的清规戒律。”

  卡德加强自镇定地说:“那不再是一个约束了。我已经丢掉那些了。”

  “是吗?”洛萨露出了饶有兴味的神情,“跟我说说,你知道些什么?”

  “什么?”

  卡德加很茫然,他听不懂,不知道洛萨指的是什么。他放下了手,看到洛萨将手里的剑和盾轻轻丢在地上,他往前走了几步,几乎就贴在了卡德加胸前,有那么一秒,卡德加想要往后逃跑,但洛萨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住了他的腰,他的另一只手慢慢贴上了卡德加的脸颊,拇指在他嘴唇上轻蹭,然后洛萨靠了过来。

  卡德加紧张得闭上了眼睛,洛萨将拇指拿开了,但接着又有另一种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轻轻蹭动卡德加的嘴唇,然后是一阵突然的刺痛,卡德加终于明白那是洛萨的嘴唇,他咬着卡德加的嘴唇让他张开嘴,他的舌头带着一团火热钻了进来在卡德加的嘴里四处煽风点火,洛萨捧住了卡德加的脸,他用力吸吮卡德加的嘴唇,对此措手不及的卡德加因为完全忘了用鼻子呼吸而发出近乎窒息的呜呜声。

  洛萨将他稍稍松开,但他的牙齿仍然咬着卡德加的嘴唇,他的舌头探寻到了卡德加的舌头,勾住后在嘴里翻弄。卡德加的大脑里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他只觉得洛萨要把他吸空了,他不停地吮着他的嘴唇,舌尖卷走津液。卡德加昏昏沉沉地试图好好呼吸,他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尽在咫尺的蓝色,近得看不清,但又能将他给彻底吸进去,他伸出手抓着洛萨衣服的下摆,但很快就因为失去力气而滑落,几次三番之后,他的身体几乎都挂在了洛萨的身上。

  洛萨用手臂将他搂在怀里,他的亲吻似乎都没有尽头,卡德加伏在他胸口,脑袋里整个晕晕乎乎的,他双手攀附在洛萨身上慢慢抓到了他的领口,他勉力仰起脖子想要跟上洛萨的节奏,他根本不想离开,洛萨的怀抱洛萨的亲吻在这一瞬间几乎成了他的全部,直到他双腿一软,滑到了地上。

  卡德加一个劲儿地喘气,他看到洛萨蹲下身,在他身边跪下了一侧的膝盖,他用手捏着卡德加的下巴,卡德加以为要再来一次,他又闭上了双眼,说不上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期待——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卡德加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睁开眼睛用力挣扎了一下,挣脱了洛萨的手。洛萨的神情看起来好像有一些不甘,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对卡德加说:“我先走了。”然后就随着来的人离开了。

  卡德加坐在地上花了好半天才喘匀过来。他抱着膝盖,听见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激烈地奔涌,从他的后脑勺一直冲刷到他的脊椎底端。

  他使用过许多魔法,其中不乏需要调动全身去感知周遭环境细微变化的复杂魔法,使用那些魔法的时候他的所有感官都变得无比敏锐,但那些都不及刚才那个亲吻带给他的刺激,他甚至无须睁开眼睛就能在心里描摹出洛萨的样子,他略显粗糙的指尖擦过脸颊,柔软的舌头在嘴里刮蹭,洛萨的气息好像还在卡德加的身边,将他完全笼罩在内。

  这是卡德加未曾体验过的。仿佛有火焰在他的身体里反复煎熬他的灵魂,他极其艰难地站起身,逐渐明白过来,这汹涌的感受和无法遏制的渴望,大概就是肯瑞托所禁止的,欲望。

  卡德加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身上的皮甲给脱了,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出了很多汗,但一件皮甲可远远没那么大的作用。他走进图书馆,但他知道自己没法看书了,他靠在书架上休息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回家。

  卡德加一到家就知道洛萨这几天压根就没回来过。他打扫了空置了数日的房间,对付着吃了东西,烧水,洗澡,然而他的心跳还是有些快。他看着洛萨的床,想象着洛萨抱着他,然而这想象迅速又带来了一阵汹涌的感受,卡德加猛地摇头让自己摆脱这种一旦陷进去就出不来的想象,然后他走到了小床边上躺上去,闭上眼睛努力心无旁骛地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洛萨回来了,卡德加迷迷糊糊的,但他能感觉到洛萨站在他边上,过了会儿,他的头发被撩开了,洛萨吻了他的额头,然后他倒在了大床上。

  卡德加慢慢清醒过来,他翻了个身冲着洛萨,尽管看不清楚他的脸,卡德加还是小声问他:“那是什么?”

  “晚安吻,”洛萨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给躺在自己的床上乖乖睡觉的好孩子的奖励。”

  卡德加没再说话。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全是洛萨给他的另一种亲吻。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31b1cc

23 Aug 2016
 
评论(1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