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7

漫长的冒险

#洛卡#

特别想在8月的最后一天更新的,没想到开会活活从8月最后一天开到9月_(:зゝ∠)_

这一章是过渡用所以大概挺无聊,躺平……

考虑到电影宇宙很多地方已经和小说以及游戏不同了,所以在这之后我都要瞎脑补了!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大部分战士都觉得法师是一些稀奇古怪不合群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战士们的认识倒也没什么错。法师们很讲究个人的空间,非常介意被人干扰,他们甚至不太和同行合作,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想法会被别的法师窃取、不乐意自己的行动必须要配合另一个法师、或是干脆觉得自己的理论高深莫测天下无敌曲高和寡无人能懂……相较之下,大概他们还更情愿跟战士们并肩作战。

  所以,法师的朋友通常很少。在肯瑞托学习的初期也许会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但随着学习内容的逐渐分化和对自我空间的渴求,乃至自我意识觉醒引发的主动离群,最后,法师们基本上都会变得独来独往。

  卡德加6岁之前,自然是有过一些一起在地上玩泥巴的朋友的,但那些朋友随着他进入肯瑞托也都被封存去了记忆深处。他进入肯瑞托后,倒是也交过几个朋友,克莱恩就是其中之一,但后来他们的学业愈发繁重,每个人的目标都不尽相同,等到卡德加被选为守护者学徒,友谊对他来说,就成了遥不可及的东西了。

  卡德加没什么朋友,他离开肯瑞托的时候是孤身一人,想也知道不会有人在他背后支持他,他一边追查邪能的踪迹一边还要想办法生存,他对市井的认识大部分来自于6岁之前,有时候他还得现学现卖,在这过程里他可能有过一些交朋友的机会,但他并不是很在意是不是要和别人建立联系,因为在肯瑞托的生活早已让他习惯一个人,何况有些人知道他是个法师还会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敬而远之。

  他从未想过自己最终会在暴风城停下脚步——他得以和整个大陆最负盛名的指挥官共同进退,他对洛萨的信任来得那么顺理成章,好像洛萨就拥有让别人信任他的本领,洛萨和传闻的完全不同,但依然对卡德加有着无法忽视的吸引力,他为自己的身边有洛萨在而感到安心——却也为他在自己的身边而深感痛苦。

  卡德加读不懂洛萨的眼睛,他从不知道洛萨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下一秒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卡德加就从未弄清楚过洛萨要做什么,他的意图又是什么。一开始洛萨似乎是看他不顺眼的,后来他热衷于对卡德加打趣,再后来他就只是看着卡德加,眼睛里好像有魔力,这使得卡德加甚至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困惑,他是那么的期待洛萨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靠近他,接触到他,甚至无时无刻都在头脑里描摹他,就好像那是一种赖以为生的必需品……

  卡德加能感受到洛萨很多时候对他的关照,但当他跟着洛萨到了他家,看到至今仍然保存着的卡伦的床后,他曾经想过,也许洛萨就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在照顾——这非常合理,毕竟卡德加和洛萨的儿子卡伦的年龄相仿,而洛萨又刚刚失去儿子没多久。这种猜测时常会在卡德加的脑袋里冒头,然后让他消沉一阵子,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消沉的理由,而他的身边又没有一个可以倾诉这种苦闷的朋友。

  卡德加苦恼于自己没有朋友,他只能无数次将这种猜测给埋到意识的深处,但当他无法理解洛萨的所作所为时,这种猜测作为一种他最能接受的解释,总是会第一时间跳出来。给他买狮鹫是照顾他,受伤的时候忙前忙后是照顾他,让他住到自己家里是照顾他……

  那亲吻呢?那是什么?

  卡德加当然知道额头的晚安吻,他6岁之前也总是伴随着父母在额头的亲吻睡去。他几乎已经明白过来,额头的亲吻是洛萨的戏弄。

  那另一个呢?那也是一个戏弄吗?

  那是一段非常特别的记忆,光是回想起来就让卡德加呼吸不畅。他几乎全程都闭着眼睛——他不敢睁开,好像睁开会让面前的一切都消失,但洛萨的气息涌了过来,仿佛翻腾的海洋将他彻底浸没,从他身上的每一个缝隙渗进他的身体里,他在这片海洋里浮沉,没法呼吸或者说放弃了呼吸,他心甘情愿地坠入这片海洋的深处,海水将他彻底包裹在内,很温暖,又很有力,他几乎有些贪恋那种感觉了……

  开始得很突然,结束得也一样突然。结束的时候卡德加全无准备,海潮退去,他被留在了海滩上,他刚刚才适应了如何在海里呼吸,现在他彻底搁浅了。

  卡德加想念那种感觉,他不知道那该如何解释,他本以为自己在肯瑞托所学的知识足够让他能够解释世间的一切变化,结果却发现自己其实对许多事情一无所知。

  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太复杂了。他好奇于这种复杂的情绪变化,却又痛苦于心灵从此失去了宁静。他的脑子里都是洛萨,那可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忽略的身影,在他看书、记诵咒语、观察魔法流的运转的时候,“洛萨”的身影都牢牢占据着他的意识中最重要的部分,但那又不是真实的,意识中的身影让他愈发的想念他亲身经历过的感受……

  卡德加没打算去问洛萨,他隐约觉得那并不适合。洛萨很早就起床出门了,他走的时候卡德加居然什么都没听见,大概是前一天晚上他想了太久一直到很晚才睡着,结果第二天醒得也晚了。卡德加睁开眼睛正好能看到边上的大床,他没见到洛萨,那让他松了口气,却也有些失落。

  还是有一些办法能让自己从这种不太好的状态里走出来的,最简单的莫过于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卡德加想做些什么,他知道洛萨在作战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打仗卡德加不怎么擅长,但他有擅长的事情——他擅长刨根问底、探寻真相。

  卡德加在背包里装上了自己的笔记本、蘸水笔和墨水,到了王宫之后直奔图书馆。他依旧坐在靠窗的座位,摊开了本子,将蘸水笔浸入墨水中,拎出来后将笔尖刮着墨水瓶口擦去多余的墨水,然后他握着蘸水笔悬在了纸页上面,开始回想自己这些日子经历的一切——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一些值得一挖的东西。

  黑色沼泽出现了一大群兽人,他们是被原先的守护者麦迪文召唤来的。随后,那些兽人在他们的首领古尔丹的指挥下建造了巨大的黑暗之门,那可以帮助他们召唤更多的兽人来到艾泽拉斯。先前到来的兽人数量已经多得惊人了,他们几乎占据了整片黑色沼泽,在那儿建立了自己的营地,以此为出发点,开始他们的征服之路……

  这么一大群兽人,在洛萨带着调查队再度前往黑色沼泽的时候,居然已经消失了,从遗留的帐篷来看,他们走得匆忙,但应该不至于慌乱。

  随后,一队明显是军人编制的巨魔出现在了兽人营地。他们有萨满在内,按照菲尼亚所说,他们隐藏了踪迹,趁着夜色打算将调查队迅速解决。

  巨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他们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巨魔不会凭空出现,这些巨魔应该是从黑色沼泽附近过来的。卡德加在纸页上写下了“巨魔”,然后他放下了笔,跑到书架前搜索,找到了一本《艾泽拉斯风物志》,立刻迫不及待地站在书架前就翻了起来。

  巨魔,这个种族卡德加以前只在书本上见过,大致了解他们的族群结构、职业分工,但其他就知之甚少。他翻到了书中讲述巨魔的部分开始看,很多很多年前,一场战争在巨魔和精灵之间爆发,输掉了战争的巨魔不得不迁出当时的聚居地,寻找新的适合居住的地方,他们的足迹遍布了整片大陆。有一些巨魔一直走到了艾尔文森林——这引起了卡德加的注意,他捧着书走到桌子边上,坐在椅子上认真念了下去,这些巨魔在艾尔文森林这儿留下,休养生息,逐渐壮大自己的队伍,最后这一支队伍的体量变得极为庞大。他们有自我管理的能力,但他们依然需要不断扩张,因此他们将扩张地盘的触手伸向了人类都城暴风城。20年前,在当时还是王子的莱恩殿下、新晋守护者麦迪文和当时还是个小队长的洛萨——在这里看到洛萨的名字让卡德加心头一紧,他花了好大功夫才强迫自己继续念了下去——的努力之下,暴风城终于赢得了这场与巨魔的战争的胜利。当时的麦迪文作为守护者初露头角,最后也正是他的魔法奠定了胜局,将巨魔大军一举歼灭。在那之后,暴风城甚至为麦迪文在城市的中心最热闹的地方树立了一个高大的雕像,以感谢他拯救了暴风城。

  读到这儿卡德加有点儿振奋,这群巨魔若是没有死绝并延续至今,说不定就能解释前几日他们遇到的巨魔的来历了,毕竟艾尔文森林离黑色沼泽并不远。他继续往后读,想要看看艾尔文森林里的巨魔之后去了哪儿,然而这本书关于这些巨魔的介绍就停在了这里,艾尔文森林附近的巨魔逐渐销声匿迹,暴风城周围再也没有出现过巨魔。

  卡德加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懊恼地发现这本书写于18年前。

  一个族群不会轻易灭绝,卡德加摇了摇头,把书拿起来放回了书架,然后将注意力投向了图书馆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型艾泽拉斯地图上,他顺着暴风城找到了艾尔文森林,然后查看森林周遭的环境。暴风城在艾尔文森林的西北方向,受到暴风城打击的巨魔若是还有残留不太可能向北方逃亡,他们只可能向艾尔文森林的东面南面逃跑。森林往东有湖畔镇,向南是夜色镇,这些地方都是人类的聚居地,已经所剩无几的巨魔要往这些地方逃跑,估计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那么,最好的逃亡之路,就是……

  沿着逆风小径,从逆风谷的北面绕过去,前往悲伤沼泽。

  悲伤沼泽位于艾泽拉斯东海岸,离暴风城挺远,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南边正是黑色沼泽,这下与他们前几日的经历就完全对上了——

  他们去的时候,整片黑色沼泽几乎都枯竭了,如果如迦罗娜所说,兽人逃离他们的故土德拉诺正是由于土地的枯竭,那么黑色沼泽显然也无法满足兽人生存的需求。

  来到艾泽拉斯的兽人们放弃了黑色沼泽,必须寻找新的落脚点。黑色沼泽的西侧是卡拉赞所在的逆风谷,已经完全被可怕的迷雾所笼罩,摆在兽人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向北进发——

  卡德加飞快地跑回座位前面,在自己写下的“巨魔”外面描上了一圈悲伤沼泽的轮廓。然后,他在悲伤沼泽下面画出了黑色沼泽,在中间写上“兽人”,并标了一个向上的箭头。兽人遇到了巨魔,他们没有打起来,不然暴风城这儿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这对于目的明确的兽人来说很反常,可能他们顾虑到人手不够,所以跟巨魔之间有了一些类似于互不动手的协议?而在那之后,巨魔离开了藏匿多年的悲伤沼泽,出现在了黑色沼泽……卡德加沿着“巨魔”的文字向下画了个箭头,他们到这儿来又是为什么呢?

  卡德加的蘸水笔悬在纸上半天都没有再落下,他想不出巨魔的目的,而被谜题困住的感觉是他特别厌恶的,他放下了笔,然后一个劲儿地抓自己的头,把头发都弄得乱糟糟的。

  他趴在桌前,茫然地望着室外,突然看见有人走了过来,过了会儿看清是洛萨。卡德加一下子坐直了,呆了几秒后赶快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他看着洛萨渐渐走向图书馆,一下子想起了昨天在这儿发生的事情。

  门被洛萨打开了,他站在门口的身影挡住了一部分光线,卡德加从自己坐着的地方几乎看不清洛萨的表情。他依然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但是身体紧张了起来,手僵硬地放在桌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立刻站起来。

  洛萨朝他走了过来,到了桌前停下,他将一只手放在了桌上,撑住自己半边身体,歪着脑袋看着卡德加局促的双手,随后将手伸向了卡德加归置好的本子:“你在画什么?”

  卡德加没有阻止洛萨,他看着洛萨的食指搭在纸页边上,将本子拖过来一点,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就好像那页纸上写满了字似的,然后他将本子挪回原位,说:“你在研究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卡德加点了点头,其实他本就想问问洛萨的意见,但那是洛萨不在时候的想法,现在他出现在面前,仿佛是海潮向他压了过来,卡德加连头都不敢抬,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盯着洛萨的手指,那手指突然向他伸了过来,卡德加连躲闪的方法都忘了,那只手落到了他的脸上,掌心贴住了他的脸颊,满心温热——

  卡德加猛吸了口气身体往后一挣,他终于抬起头看到了洛萨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赶快晃开了视线,脸也避开了洛萨的手。

  洛萨怔了一下,但他的手不屈不挠地跟了过来,重新贴在了卡德加的脸上,卡德加慌慌张张地四处张望想要甩开,洛萨迅速用拇指擦过了他的鼻子,然后把手收了回来,翻过手掌给卡德加看他的拇指,那上面有一点墨水的痕迹。

  “你的鼻子上沾到了墨水,”洛萨挺认真地说,卡德加觉得自己脸在烧,洛萨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说,“你在看哪儿呢?这儿没有别人了,卡德加。卫兵都去保护那些大人物了。”

  卡德加慢慢抬起视线看向洛萨,他这些日子也没好好休息,看起来非常疲惫,但眼睛里还是带着笑意。卡德加张开嘴,抓过自己的本子摊在了洛萨的手边,这下他终于知道该怎么跟洛萨说话了,他指着自己画的地图说:“我想也许那些巨魔来自悲伤沼泽,他们应该是20年前你们在艾尔文森林打败的那群巨魔,他们……没那么容易死。”

  “很有趣,”洛萨拉开了一把椅子,终于把自己的屁股从桌子上移到了椅子上,他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卡德加,“继续说。”

  卡德加有了些底气,他继续说道:“黑色沼泽已经枯竭了,兽人要想生存下去就得找新的地方,这边,”他凭着记忆在黑色沼泽左侧画了一个狭长的图形,“整个逆风谷看起来都不太正常,兽人只能往北走,他们会在悲伤沼泽遇到巨魔。”

  “这推论挺合理。”

  “但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卡德加指着纸页上写的巨魔,手指沿着自己画的箭头从上往下缓慢滑动,“我不明白巨魔为什么南下?他们在悲伤沼泽已经呆了这么些年了,我想不出他们出来的理由。”

  洛萨将手伸进了怀里,再拿出来的时候,他将什么东西握在掌心,他把手伸到卡德加面前,摊开了,手心里放着一支打磨精致的兽人獠牙。

  “这是……?”卡德加伸手过去,轻轻拿在手里,凑到眼前翻来覆去地看,洛萨说:“在死去的巨魔身上发现的。”

  “巨魔?”卡德加睁大了惊讶的眼睛,然后他又反复观察那獠牙,“但这是……这是兽人的獠牙吧,我见过……巨魔杀了兽人?”他说完自己也摇了摇头,“这不太可能……兽人数量太多了又非常强大……”

  “是啊,如果巨魔杀光了兽人,倒是解决了大麻烦。”卡德抬起头,看到洛萨一直在看着他抓着脑袋翻来覆去地苦思冥想,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他将獠牙放回了洛萨手里,洛萨没有把手收回,他捏着那枚獠牙在手指间转动,对卡德加说:“想想别的可能。”

  卡德加的视线仍然聚焦在翻飞于洛萨指间的獠牙上,有一个念头突然在他脑袋里冒了出来,探出了头,但马上又缩了下去,卡德加手忙脚乱地揪住了这个念头,小心翼翼地往外拔,他终于看清了那个念头是什么,他兴奋地喊:“我知道了,是信物!”

  洛萨等着他接着往下说,卡德加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继续:“我想这代表了信任——兽人视獠牙为重要物品保存,如果他们将牙齿送给别人,那就是……说明他们很看重对方,将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对方,所以巨魔应该是……他们和兽人之间互相信任?”

  最后的结论卡德加不是很肯定,他迟疑地说完,看到洛萨点了点头:“我想得更简单,兽人和巨魔结盟了。”

  这结论听起来非常可怕,卡德加的脑袋里空白了几秒,最后他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镇定下来,顺着这个思路接着说:“如果他们结盟了……巨魔也许是在帮兽人办事?兽人需要他们帮什么忙呢?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大陆,他们还想要用黑暗之门召唤更多的同类过来,但是已经没有人可以召唤他们过来了……”

  卡德加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让他浑身发冷。

  “巨魔了解这片大陆,他们里面有萨满,他们知道卡拉赞是什么地方……”卡德加慢慢地说着,他看到洛萨的手捏紧了,他想洛萨一定也想到了他在想的事情,“他们也许想去守护者之塔……找些什么……”

  洛萨的眉头紧锁,他将兽人獠牙收了起来,双手在胸前交叉,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不快:“现在去卡拉赞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的。”

  卡德加看着自己画在纸上的逆风谷,他盯着那个可能是守护者之塔的位置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说:“我要去守护者之塔。”

  “什么?”洛萨扭过头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是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吗?现在去那儿的没有一个回来的。”

  卡德加说:“我会很当心的,我是个法师,驱散类的法术我都会,我会一路做记号,一有问题就及时撤退——”

  “你居然不是开玩笑,”洛萨转过上半身,他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搭在卡德加的椅背上,几乎把他圈住了,他靠近了卡德加,眼神突然变得凶狠,“现在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卡德加感觉呼吸局促,洛萨压了过来,他分不清这是洛萨一贯的对他的戏弄,还是别的什么。卡德加猛地跳起来,他匆匆忙忙地从椅子后面绕了出去,跑到昨天洛萨打开的柜子跟前,打开了,从里面取出他昨天放进去的皮甲,一边费劲儿地往身上套,一边说:“我会做好准备的,你给我的这些我都会带好——”

  卡德加转过身,才发现洛萨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洛萨便往前踏了一步,将他堵在了柜门和柜门之间。

  洛萨抓着皮甲的领口,压低了声音对卡德加说:“不许过去,”卡德加正要开口,洛萨干脆把手按在了他的嘴上,死死盯着他说,“别逼我把你绑起来。”

  洛萨说话的语调听起来让人背脊发凉,他捂着卡德加嘴的手用了很大的力道,让卡德加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与洛萨相处久了,他几乎都快忘了最初洛萨对他的敌意了,现在洛萨按着他的脑袋,一下子敲在了柜门上,但卡德加硬是忍住了疼没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注视着洛萨的蓝眼睛,看着他眼睛里的凶狠逐渐褪去。

  最终洛萨松下劲儿来,放开了卡德加的嘴,他想要把手探到卡德加的脑袋后头,被卡德加特别激烈的反抗动作给打断了。

  卡德加仍旧看着他,倒是把之前心里的那些纠结和痛苦都给暂时忘了,他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洛萨看,直到洛萨朝着他叹气。

  “跟着我,卡德加,”洛萨说,语气都变得柔软,“你得跟紧我,不然我保护不了你。”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4785ab

01 Sep 2016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