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8

漫长的冒险

#洛卡#

感觉这章仍旧是过渡用大概依旧挺无聊,再次躺平……

下周又要出门一周不在,更新又要慢了……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洛萨强硬的样子很可怕,不过卡德加一旦执拗起来也不遑多让。

  洛萨要拉着卡德加跟他去作战室,卡德加硬拧着脑袋不肯去。那不是地位和身份是否合适的问题;卡德加知道,如果他在这儿妥协了,那么以后他都要永远跟在洛萨身后了——一个法师不再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空间,这是任何一个法师都不能接受的。

  “我不跟你走,”卡德加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不会跟你去开会的。”

  洛萨说:“你这样我只能把你关起来了。”

  洛萨说这话是认真的,卡德加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来。这让卡德加有些恼火,洛萨的语气让他想起他在肯瑞托的经历,他被勒令禁止研究邪能时,那些大法师的语气就跟洛萨现在差不多,没有辩驳的余地,就是不许,如果想要继续就要受到惩罚……

  卡德加忍不住说:“你觉得现在还能把我关住吗?”

  他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洛萨的眼神突然暗了下去,然后他将卡德加猛地转过身去,把他的身体压在了打开的柜子上,卡德加没来得及发出抗议的声音,洛萨已经速度飞快地将他身上的腰带给抽了下来——卡德加背脊一阵发凉,他不知道洛萨要做什么,就在他紧张得几乎要大喊时,洛萨将他的双手在背后用腰带牢牢捆住了。

  洛萨把他转了过来,他伸出手轻轻摸到卡德加的脸,但卡德加用力摇了几下头,洛萨只能把手收了回去。卡德加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又红了,但这次是因为气愤,他瞪着洛萨说:“是不是还要用什么东西把我的嘴堵上?”

  洛萨叹了口气,他一把抱起卡德加将他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卡德加终于意识到洛萨要做什么,他开始念咒语,然而洛萨已经将手压在他的脖子后面,把他的脑袋压在自己身上——卡德加的咒语都被堵了回去,他只剩下拼死挣扎一条路,但洛萨的手劲儿太大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体验,他的挣扎几乎没有对洛萨造成任何影响。

  卡德加只能勉强看到地面,他看到洛萨大步走着,有时会突然转身,大概是要避开旁人,他走进了一栋建筑物开始爬楼梯,从那漫长且盘旋的阶梯来看八成是个什么塔,卡德加确定自己听到了洛萨的低声抱怨,他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最后他停下脚步,推开一扇门把卡德加丢了进去,在卡德加来得及站起来前关上了门。

  “我会让人来给你送饭的,别把他们变成羊了。”洛萨在屋外说了这句话,接着就只有脚步声传进屋子,那脚步声渐渐远去,卡德加知道洛萨已经走远了。

  卡德加气坏了,他好不容易才站起来,一个劲儿地挣扎,但洛萨捆得很紧,他一点力道都使不出来。卡德加喘了口气后想了想,念了一个油滑术咒语,绑着他双手的绳子不再牢固,而是逐渐松动,他继续挣动,终于将双手挣脱了出来。

  卡德加把腰带重新束在自己腰上,跑到门边去推门,门打不开,甚至可以说纹丝不动。他回忆着能让锁栓活动起来的咒语,对着门锁试了试,门锁发出了响动,但门依然没开。

  洛萨用了别的什么东西堵住了门,因为看不到外面,卡德加没法判断该怎么合理打开这扇门。倒是可以用破坏性的方法把门弄开,但是卡德加也不想把乌瑞恩家族的房子给砸了。他向周围张望,这屋子里唯一的窗户是高处的圆窗,能让光线透进来,但从卡德加的位置是无论如何都上不去的。

  这屋子里还有什么能帮他出去?卡德加满屋子搜索,想要找到一个能用来写字、或者能划出痕迹的东西,让他可以画出一个传送阵来。然而这屋里居然什么都没有——洛萨把他丢在了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里。

  听说有的法师会用自己的血来写符文,卡德加设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没有到这么迫切的地步。他坐在了地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隐隐地还在盼着,也许过一会儿,洛萨就会回来把他放出去了。

  从屋顶的窗户里照进来的阳光逐渐倾斜,这个房间里的光线也慢慢暗了下去,屋外没有任何声音,卡德加终于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开始砸门。

  “有人吗?让我出去!”

  他砸了一会儿,头顶突然传来了响动,他抬头看,屋顶的圆窗被打开了,有一个篮子被系在绳子上垂了下来,慢慢落在他的脚边。卡德加走过去看了一下,篮子里放着几个面包。

  卡德加倒是真的不介意晚餐简陋这种问题的,毕竟刚从肯瑞托跑出来那会儿,他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过来的。让他气结的是洛萨真的只是派人来给他送饭,自己压根没露面。卡德加抬头死死盯着圆窗想要看清将篮子放进来的人是谁,圆窗外还真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卡德加先生,您吃完了就拉一下绳子!”

  卡德加拿起面包开始啃,面包太干了,噎得他一阵咳嗽。他咳完了,抬头喊:“没有汤吗!”

  “指挥官嘱咐我们只能送干粮……还请您忍耐一下!”

  现在卡德加开始怀疑洛萨是故意的了——他知道卡德加会想要画符文把自己给传送出去,所以什么能用的东西都不给他。

  卡德加饿得不行,他午饭都没吃,几个面包被他吃得不剩多少。他捏着最后一截面包,想了想,试着在地上划拉了一下,搓下来的面包屑勉勉强强地构成了一个符文的图案,但地面的微微震动或是他的呼吸拂过,就让那个符文彻底解体。

  不该浪费食物,卡德加拍了拍那一小截面包,全部塞进了嘴里。他拉了一下绳子,那个篮子慢慢升起,从窗口被取出去,然后窗户又被关上了。

  最后一缕阳光透过圆窗几乎水平地落在窗对面的墙上,越来越暗,最后颜色彻底褪光,这间房间里也完全暗了下来。卡德加躺在地上等了一会儿,意识到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而且看样子,洛萨也不会过来了。

  他把手枕在脑袋后面,心里想了一百种下次看到洛萨后要招呼在他身上的法术。这些念头在他的脑袋里愈演愈烈,简直就要冲破他的脑袋幻化成形,就在他恨得咬牙切齿时,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非常细碎但又易被忽略的声音。

  卡德加翻了个身,小心地爬到门边, 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会儿,确认外面的声音不是他的错觉后,他小声问:“谁在外面?能放我出去吗?我是卡德加,我……”

  “我知道你是卡德加,”一个孩子的声音响起,卡德加直起身体,外面的是瓦里安王子,他也小声说着话,“我看到舅舅把你带到这儿来。他叫我不要告诉妈妈。”

  听到瓦里安这么说,卡德加突然感觉有了希望,如果塔瑞亚王后知道洛萨把他关在这儿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他急切地问:“那你告诉妈妈了吗?”

  “没有,舅舅让我不要说。”瓦里安回答得很快。

  “噢……你太听你舅舅的话了。”卡德加说完有些懊丧,对着小孩子抱怨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幸好瓦里安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他说:“舅舅说你病了,不能出门,要好好养病。”

  卡德加一个劲儿地摇头,尽管他知道瓦里安根本看不见。他说:“我什么事都没有,我健康得很。”

  “我知道你没事,要是你生病了舅舅肯定会找人给你看病的。”瓦里安说的话让卡德加有些吃惊,他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洛萨把他丢在这儿不管不顾大半天,看这架势是打算扔着他在这牢笼里过夜了。洛萨肯定也没回家,但他不至于忙到来看卡德加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卡德加问:“你舅舅去哪儿了?他是不是出去了?”

  瓦里安如实回答:“嗯,舅舅下午就出去了,他说他去赤脊山了。”

  赤脊山,那地方正在悲伤沼泽的北面。洛萨的目的呼之欲出,他大概是打算抄巨魔的后路,如果巨魔确实隐藏在悲伤沼泽的话。

  这应该是现时现日最为明智的选择,但巨魔是不是就是兽人的终点,这实在很难说。既然兽人发现与这片大陆上的某些种族能够达成合作、这种合作又能对他们产生帮助,那么他们一定不会停下这种脚步……

  卡德加愈发在意起前几日遭遇的巨魔小队的目的。兽人的营地没什么可搜刮的,他们的目的地,很可能就是卡拉赞——兽人不了解那儿,但巨魔见识过守护者的本事。卡德加越来越想回去守护者之塔看看了,他想起了那本当初他从塔里带出来、结果被麦迪文发现又带回去的书,麦迪文看到他翻看那本书大发雷霆,而那本书也确实帮助他找出了麦迪文与兽人之间的秘密——但卡德加没能看完那本书,那本书上一定还有更多关于黑暗之门的事情,那是他迫切想要了解的,说不定也是……

  也是兽人想要了解的。

  卡德加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在房间里焦躁地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尽量放慢了语速,对瓦里安说:“瓦里安,你舅舅要去和很可怕的敌人战斗……我想去帮他,可我在这儿什么都做不了。”

  “是兽人,对吗?”瓦里安的声音变响了,“我恨他们,卡德加。”

  卡德加语塞了。

  对这个男孩儿来说,兽人夺走了他父亲的生命,这种切肤之痛带来的恨意是旁人无法触及的,这让卡德加觉得自己实在没资格在瓦里安面前再说些什么。他沉默着,感觉瓦里安大概再过一秒钟就要离开了,但他实在无法开口,他总觉得自己再说的任何话都将会踏在男孩儿的伤痛之上。

  这沉默持续了很久,然后门锁突然发出了声音,过了会儿,门在卡德加的面前缓缓地打开了,他看见瓦里安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根挺粗的木条,那大概是插在门锁外面,将门彻底封死的门栓。瓦里安盯着卡德加看了一会儿之后,眨了眨眼问他:“舅舅为什么不让你去帮他?”

  这个问题让卡德加很是迷茫。他低下头想了挺久,把心里盘桓已久的许多想法都捏在了一起,最后有些干涩地回答:“他……他觉得我没法保护好自己。”

  “你需要武器吗?”瓦里安摸到自己的腰侧,他身上有模有样地挂着一把孩子尺寸的剑,他抽了出来,居然寒光闪闪,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开刃利剑。他把剑递到卡德加面前,打算给他,卡德加扶着他的手把剑收了回去:“法师不用这种武器……”他顿了顿,又说,“法师的武器是法师自己。”

  不知道瓦里安是否弄明白了卡德加的意思,他点了点头,伸手牵住卡德加的手说:“那我们快走吧。”

  瓦里安从地上拎起他带来的小夜灯,从灯身里透出来的暖光照亮了他身前的一段阶梯。卡德加跟在瓦里安后面走下了高塔,他经过已经熄灭的火盆,从里面摸到了木炭,在一块隐蔽的空地上写传送符文。一切就绪,他踏进闪着蓝色微光的圈子,打算念咒语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瓦里安问他:“你是要去找我舅舅吗?”

  卡德加纠结了好一会儿,实在无法对瓦里安撒谎,他说:“我是要去帮他,但我……不是去找他。我要去另一个地方。”

  瓦里安在地上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卡德加问:“那你们会一起回来吗?”

  从卡拉赞去往赤脊山似乎不是很远,如果能快些找到那本书,卡德加觉得自己还是来得及去赤脊山找到洛萨的——至于找到他后会不会被他又给责骂一顿,这是卡德加现在无暇顾及的事情。他对瓦里安点了点头:“我们一起回来。”

  “那快去吧。”瓦里安抱着膝盖安静地等着。

  卡德加开始念咒语,地上符文的微光逐渐亮起,蓝色的光线聚集在卡德加的手中,那些时间与空间的力量被紧紧压缩在他的掌心,等魔法的能量达到了临界点,他闭上眼睛,用力扯开时空的缝隙——

  咬紧牙关才有勇气抵抗的强大力量并没有裹住他的全身,卡德加睁开眼睛,看见面前依然蹲坐着的瓦里安。

  他没有被传送到守护者之塔,依然留在了暴风城的王宫里。

  “你已经回来了吗,卡德加?”瓦里安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卡德加失落地摇了摇头:“不……”他看了看地面,符文的光芒逐渐消退,但那些符文没有写错,而他刚才念的咒语也没错……

  那就是目的地错了。守护者之塔无法依靠传送术前往了。

  传送术很消耗体力,卡德加喘着气,他也只能坐下来休息。他想也许是笼罩了逆风谷的迷雾改变了那儿的环境,但这样一来,他将必须花费更多时间才能到达守护者之塔。

  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瓦里安探出小脑袋瞧卡德加的表情,早熟的男孩摸了摸卡德加的衣角,对他说:“我有一匹小马,生日的时候爸爸,父王送给我的……”

  ……马?

  这提醒了卡德加,他拿着木炭重新在地上写了符文,站了进去,对瓦里安说:“再见,瓦里安。这回真的要走了。”

  瓦里安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卡德加,卡德加再次念起咒语,调整了一些词句,蓝光再度大盛,能量渐渐充盈于他的手中,他闭起了双眼,沉着气启动了传送术。

  一阵天旋地转,卡德加坠入了一片无尽的虚无,强大的力量拉扯着他,好像要把他给撕碎了。他咬牙忍耐着,似乎在坠落又好像在上升,身体没有着力点根本使不出力道,他努力保持着意识的清醒,撕扯他的力量将他朝着什么地方用力一推——

  一阵轰鸣,他再度睁开眼睛。眼前是攒动的人头,有人在问他:“你是谁?”

  卡德加揉了揉眼睛,他正跌坐在地上,只能透过周围人群身体之间的空隙查看自己所在何处。这里是闪金镇的前线哨所,他没来错地方。卡德加曾随洛萨一起参与了闪金镇哨所的重建工作,这里也是他能记得的离卡拉赞最近的位置了,从这里去卡拉赞用不了半天,他所需要的,只是一匹马。

  围着他的是驻守此地的士兵,正当吃晚饭的时间,哨所中央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人,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有人一边说着“让开”一边拨开了人群,等那人出现在人群中央,他蹲下来疑惑地喊了一声:“卡德加?”

  卡德加好不容易才看清来人,一个身材高大,蓄着精心打理的胡须,两鬓略有些斑白,棕色的双眼透着干练的军官,是哨所的驻守军官梅恩中尉。 他一把将卡德加拉起来,帮他拍去身上的尘土,问他:“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卡德加尚且还在适应传送术带来的眩晕感,他忍受着身体里翻江倒海的不适,拉着梅恩的手臂小声说:“我,我想问你们借匹马……”

  梅恩有些错愕,大概是没想到卡德加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借马,随后他笑了起来:“原来法师也是要骑马的。”

  梅恩让周围围着的士兵们散开,该干嘛去干嘛。卡德加好不容易站稳了,他慢慢松开抓着梅恩的手,跟着梅恩走到哨所的小屋里,梅恩给他倒了杯水,卡德加一口气都喝了下去,清凉的水从喉咙口一路滋润到了胃里,仿佛是干涸的土地迎来了久违的大雨,他这才想起从被关起来到现在都没喝过水。

  等他放下了杯子,梅恩也坐在了他跟前,问他:“你跟指挥官走散了?”

  卡德加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梅恩说的是洛萨。卡德加与梅恩打交道的次数不多,先前重建哨所的时候他在哨所住了一阵,那时他几乎全程跟着洛萨,事实上就算他不跟着,洛萨也会转到他跟前,说一些让他不知道如何应对的话,偶尔戏弄他,有那么几次,在他彻底不知所措的时候,还是梅恩帮他解的围。

  卡德加不太擅长说谎。他想了很久,觉得现在他跟洛萨的情况,大概用“走散了”来形容也是符合事实的,毕竟洛萨去赤脊山都没跟他说,最后还是瓦里安告诉他的。然而一回想起被关起来的事情,卡德加实在没法不生气,他脸色很难看地回了一句:“嗯,走散了。”

  梅恩盯着卡德加看,过了会儿摇了摇头:“你可真是不会撒谎,卡德加。我根本没接到任何指挥官会从这儿经过的通知……如果你是要进行什么秘密的行动,那你刚才在营地里闹出的动静可够大的了。”

  卡德加想要说些什么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然而在梅恩锐利的视线面前,他实在扯不出什么像样的慌话来。他张开嘴,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如实回答:“我要去守护者之塔。”

  卡德加看到梅恩吸了口气,他很克制,但还是没法把震惊给完全掩饰下去。梅恩朝屋外看了几眼,确信没有士兵会听到他们的交谈,他压低了声音对卡德加说:“你知不知道去往卡拉赞的路已经被封了?”

  “我不知道,”卡德加摇头,“是不是出事了?”

  梅恩点点头,他额头的皱纹变得更深了:“前阵子有一天,从卡拉赞里突然冲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可是把我们这儿不少东西给震坏了,后来那里就逐渐起了浓雾……有人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失踪报告多起来之后我们也派了搜索队……但那些士兵没有一个人回来的。”

  梅恩说的应该就是卡德加和洛萨一起战胜麦迪文的那次战斗。知道守护者之塔发生了什么的人大概只有洛萨和卡德加,更多的人对于那一天在那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但是,就算是卡德加自己,也只能说知道一些表象皮毛,至于具体的原因和引发的结果,他也不清楚。

  梅恩满面愁容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愈加苍老了,卡德加甚至怀疑他愈发斑白的双鬓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些失踪事件而愁出来的。卡德加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措辞后说:“我正是为了这事而来的,我要去调查守护者之塔。”

  “是吗?”梅恩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我把这事儿上报了,指挥官的建议是先行封锁……他派你来调查的?就你一个人?”

  卡德加真的不太擅长撒谎。他看着梅恩的眼睛,只是迟疑了一秒,老道的梅恩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他难以置信地摇头:“你怎么会想进去那种地方呢?那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卡德加反复揉捏着自己的双手,他拿出了自己能拿出的最诚恳的语气,垂下了视线对梅恩说:“我……我必须去守护者之塔一趟。我有些事情要调查……那很重要,”他想了想,又说,“比我的命更重要。”

  “没命了要怎么调查?”梅恩瞪大了眼睛,卡德加赶忙解释:“我是个法师,梅恩,我打赌你们还没有派法师去过那里,法师有很多保命的手段,而且,我很擅长做记号的。”

  梅恩紧锁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我们的搜索队成员也都是精锐士兵,但一样有去无回。我不相信指挥官会让你一个人去。”

  卡德加有些急躁了起来,他选择从这儿出发可不是为了把时间都浪费在交涉上的。他决定赌一把,他说:“他确实派我一个人过去——现在洛萨,指挥官带着人去了别的地方,留下我一个就是为了让我去调查守护者之塔……”卡德加停了一下,又补充道,“你知道的,我曾是守护者的学徒。”

  梅恩确实知道这个,在重建哨所的那些日子里,他们聊天时,曾经谈到过一些每个人的过往。这话起了作用,梅恩没再开口,大概是在思考卡德加说的话,过了很久他叹了口气说:“我还是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我陪你——”

  “不!”卡德加打断了他,梅恩有些惊讶地看着卡德加,卡德加试着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但那可一点儿都不容易,“不,不用陪着我!别为了我以身涉险。”

  “你瞧,你也知道那很危险,”梅恩又给卡德加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那我更不能不管了。”

  卡德加把杯子推开了,一个劲儿地摇头,最后说:“梅恩,你的职责是驻守这个哨所,保护闪金镇,而我的职责……我的职责……”卡德加抿着嘴唇想了很久,说,“我的职责在那座塔里。那不是你的职责,你的职责在这儿,你不该离开你的职责所在,正如我也不能看着那座塔成为死地一样。”

  梅恩一直皱着眉,他把杯子拿到手里,无意识地拨弄着,过了很久,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他说:“好好休息吧,卡德加,天亮了再出发。”

  这一夜卡德加睡得不太踏实,他总是担心一觉醒来他又回到了暴风城的那个禁闭他的房间里。就在这么时睡时醒的状态下,他被梅恩拍醒,简单洗漱吃过早饭后,梅恩带他到了马厩,牵出一匹棕色的马,将缰绳递在他的手里。

  “这是晨光,”梅恩轻轻拍了拍马脖子,马儿随着他的动作叫了几声,“这是唯一的一匹进了卡拉赞后又活着出来的马,他还救过人性命……”

  卡德加接过缰绳,伸出手去抚摸晨光的脖子。梅恩又在那儿摇头:“我还是不能放心……”

  “放心吧,梅恩,”卡德加将梅恩给他准备的干粮背在身上,翻身上了马,“一有问题我就逃出来。”

  梅恩拉着晨光走出了哨所,他把去往卡拉赞的路线指给卡德加看。卡德加拽住了缰绳,和梅恩告别,正要让晨光跑起来时,梅恩忍不住开口了:“见鬼的,卡德加,你一定得回来,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卡德加回过头来看着他:“我会跟晨光一起回来的。”

  他说完,夹紧双腿用脚跟轻踢马腹,晨光得到信号,立刻抬起脚,朝着卡拉赞奔去。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6d0835

09 Sep 2016
 
评论(1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