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9

漫长的冒险

#洛卡#

终于……回来更新了……久等了orz

特地买了蓝牙键盘打算出门的时候写的,结果只写了一半……

回来后因为劳累过度还瘫倒两天总算活过来了……

不过以后更新应该都会比较正常周更了……!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去往卡拉赞的主干道都被封锁了,晨光选了一条非常崎岖隐蔽的小路避开了巡查的士兵前往。它带着卡德加翻过小山丘,穿过被藤蔓覆盖的树林,然后晨光停下了脚步,尽管竭力克制,但依然不住地在原地跺着前腿。

  卡德加从马背上下来,看向前方,只能看清一小段距离,再往后就有点看不清了。他意识到晨光已经带着他走到了迷雾的边缘地带,这匹聪明的马已经足够善解人意了,但它的本能还是让它裹足不前。

  耳边远远地传来了脚步声,卡德加猜想是巡逻的士兵。他抓着晨光的缰绳说:“来吧,我们不能停在这儿。”晨光鼻子里重重吐气,缓慢地抬起腿,跟着卡德加向前走去。

  踏进这片迷雾的山谷并没有给卡德加带来任何感觉上的异常——这也不奇怪,如果真的有明显的感官区别,那这片土地大概真的无药可救了。尽管如此,晨光还是走得格外的慢,动物的直觉让它们能体察到人感觉不到的东西,卡德加仔细观察着晨光的反应,尝试着把自己的感知范围扩大,但他感觉到的只有比任何地方都更加充盈的魔法能量。

  卡德加一边拖着晨光往前走,一边在路上留下了各种附有魔法能量的记号。随着逐渐深入,他发现要想看清附近的景致变得困难起来,他回头张望,身后的山谷模糊不清,就像冬天在温暖的室内,透过被水汽覆盖的窗户打量屋外的风景,只有他留下的那些魔法记号还在闪着微弱飘摇的光。

  面前的路也已经看不清了。卡德加抬头看天,就连太阳的位置都因为浓雾而变得模模糊糊。卡德加只能转向晨光:“好吧,现在我们只能互相依靠了。”

  晨光的聪明程度让卡德加吃惊,它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依然将脑袋转向了某个方向。卡德加向前伸出手,他的指尖开始模糊不清,卡德加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的视力出毛病了——他看不清前路上有什么,但也只能往前走。

  山谷里的光线很弱,阳光大部分都被迷雾阻隔,然而这样所剩无几的光线也黯淡了下去,天黑了下来。晨光拽了卡德加一下,领着他走到一块大石头边上,石头顶上很平,足够几个人坐在上面,甚至可以躺下休息。卡德加将晨光拴在石头后头的树干上,自己爬到了石头上坐下,摸出干粮吃了起来,眼睛仍旧望着他的来路,那些他留下的记号还在忠实地报告自己的位置。

  那些清冷的魔法之光中,出现了一点暖光。

  卡德加的手僵住了,他安静地看了一会儿,那点暖光逐渐扩大,变成一团,现在它看起来比较清晰了,那应该是一团火光。

  有人也在这片山谷之中?卡德加尽量小声地收起了没吃完的东西,扭过头去对着晨光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晨光嚼着满嘴的草,看起来完全不为所动,卡德加轻轻爬下了石头,往前走了两步——火光更大了。

  卡德加蹑手蹑脚地前进,火光渐渐清晰,甚至能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是人类,这下卡德加胆子大了起来,他加快了步子,边走边大声说:“打扰了,请问你们是打算前往卡拉赞吗?”

  说话的人没有理他,卡德加靠得更近了,他听见那些人在争论些什么,有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要我说,我们直接杀过去就行了!”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计划,我们对那些巨魔一无所知。”另一个声音开口了,他说话的速度很慢,似乎是想要劝说第一个说话的人打消念头。

  他们提到了巨魔,卡德加精神一震,他又大声问:“你们是要去追击巨魔吗?要从这儿去往悲伤沼泽?”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就好像他说的话他们压根就没听见似的。又有第三个声音说话了,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满是无奈:“我就要做爸爸了,现在却跟你们出来做这些事情……”

  “要当爸爸就跟我们有距离了是吗,洛萨?”

  卡德加被这名字吓到了,他停下脚步,又听了一会儿,听到第一个声音又喊了麦迪文的名字。

  一个名字是巧合,两个就不太可能是巧合了。卡德加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声音离他越来越近,他拨开挡着自己的树枝,迷雾瞬间散去,在那之后他看见了三个人影——

  那是三个年轻人,年龄和卡德加不相上下,一个有着乌黑的头发和眼眸,穿着银色的盔甲,胸口雕着一个狮子,一个留着金色的长发,穿着的衣服很明白地告诉旁人他是个法师,还有一个,沙色的短发下面是一双海水一样蓝的眼睛。

  卡德加看了很久,他终于意识到那是洛萨——他还没有蓄胡子,非常的年轻,有些地方能看出卡伦的影子——或者应该反过来说,卡伦继承了洛萨清澈明晰的眉眼,但洛萨的嘴角好像总是挂着一抹微笑,而且他的下巴看起来更加的坚毅。他穿着一件朴实的皮甲,卡德加认出那正是前些日子洛萨硬要他穿的那一件,只不过在洛萨身上看起来要新一些,这个年轻的洛萨靠在树上,笑着看着另两个年轻人拿他打趣。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是年轻的莱恩国王,那时候他应该还是个王子,他的眼睛里满是冲动与好奇,另一个金发青年是麦迪文,他的五官很柔和,但看上去是那么的有活力,他说话的时候手指灵巧地翻动着,好想下一秒钟就会有活物从他指间飞出来。

  卡德加站着一动不动,看他们三个人在讨论如何向巨魔的地盘发起进攻。他们要去艾尔文森林把屠戮人类村庄的巨魔给全都干掉,然而他们一共只有三个人。莱恩对这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满满的信心正来自于他边上的守护者——麦迪文冲着他微笑了一下,然而卡德加看得出来,他有些忧虑。

  卡德加望向洛萨,他看上去好像心不在焉,他的视线从一边扫向了另一边,直直撞进了卡德加的眼睛里。卡德加屏住了呼吸,他想洛萨一定看到他了,然而他的视线直接穿过了卡德加,然后又扫向了别处。

  卡德加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现在他已经站在了三人边上,他试探着问:“诸位?你们……能看到我吗?能听到我吗?”

  他们没有反应,卡德加壮着胆子向着洛萨伸手,他的手从洛萨身上穿过。

  这是幻影。

  卡德加有些失落,他看着这三个年轻人兴冲冲地讨论着他们行动的细节——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细节可言,说到兴起莱恩还会拍打另两个人的肩膀或者是勾着他们大笑。最后洛萨和麦迪文都被莱恩说服了,他们同意了这场突袭,莱恩看着洛萨对他说:“你会站在我背后吧?打起精神来,洛萨!这将会是给你孩子的最好的礼物!”

  “你说了算,我的王子殿下。”洛萨笑了起来,这是一种卡德加从未见过的笑容——漫天的星光与之相比仿佛都失色了,卡德加凝神看着,直到星空真的暗了下来——他发现面前的幻影静止了,三个人的身影逐渐褪色,周围的迷雾聚拢过来,将这个空地掩埋,原先在这儿的一切都被迷雾吞噬——与迷雾融为一体。

  卡德加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马的嘶鸣,是晨光在呼唤他,他赶忙朝着自己做下记号的方向走去,晨光的声音渐渐清晰,他看见了自己先前休息的大石头,还有边上焦躁地转来转去的晨光。

  卡德加抓住了缰绳,摸着晨光的脖子安抚它:“我回来了,回来了,伙计。你一定想不到,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卡德加太想跟人说说刚才见到的幻影了,随便什么人都好,然而现在他的面前只有一匹马——对马说心事似乎太过凄凉,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说。

  他爬上石头,侧躺了下来,缩起身体,回想着刚才看到的幻影——那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是完全脱胎于他的想象?如果那只是一场想象,那倒是让他感到有些难堪,他的记忆在年轻的洛萨身上定格了,那真的是年轻的洛萨吗?

  卡德加模糊间睡着了,好像做了一些梦,但在他被晨光弄醒之后,他已经都不记得了。他扶着脑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太多的梦,他的头很重,要清醒过来比往常困难很多,这削弱了他的自我控制力,从石头上爬下来的时候他几乎要摔倒。

  卡德加站在地上平复呼吸,耳边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这不太妙,看来这迷雾对他也是有影响的,身边的晨光愈加焦躁的跺脚声也证明了他的判断。然而他不可能在这儿就放弃,卡德加抓住晨光的缰绳,向前迈出了一步,对晨光说:“我们接着走吧。”

  今天的路比昨天要难走得多——卡德加已经分不太清到底是路真的变难走了,还是他的精神受到迷雾的影响而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他紧紧抓着晨光的缰绳,每一步都走得很慢,面对四面八方完全一样的风景,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了。

  他跟着晨光走了大半日,中间休息了很久,吃了些东西,节省着喝了些水,最后咬着牙又继续前进,一直走到天色近黄昏。晨光突然驻足不前,卡德加拉了它几下,它发出了不乐意的呼哧,卡德加只能放弃拉拽,将它就近拴好,在它身前留下了记号,自己往前摸了几步。

  一阵大风呼啸而来,将他面前的迷雾一下子吹散了。狂风大作,中间似乎还夹杂着别的声音,卡德加仔细听了听,那好像是脚步声——是狂奔而来的脚步声。

  他听见了大喊大叫的声音,有个声音高喊着:“来啊!你们这群傻大个!”

  那声音似曾相识,卡德加苦思冥想了一会儿,突然明白过来。

  这是调查队的卡兹的声音。

  没过多久那个壮硕的吉尔尼斯人就出现在了卡德加的视野里,他跑步的姿势踉踉跄跄的,卡德加看见他身上有不少伤,血浸透了衣料,有些似乎凝固了,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斑斑驳驳的深色痕迹。他的背后有隐隐约约的影子掩藏在迷雾之后,过了一会儿有一支长矛钻出了迷雾飞向卡兹,他错开了步子,长矛刺中他的大腿,卡兹立刻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卡德加大叫着:“坚持住!”他迈开沉重的步子拼命往前奔去,一边嘴里开始念咒语,很快有冰箭在他的手中诞生,逐渐凝固成型,他将手向前一伸,冰箭立刻刺破空气向卡兹的背后激射而去,那些冰箭冲向了撕开迷雾的巨魔——从他们的身体中间穿了过去。

  卡德加呆立在原地。这又是一场幻影。

  在一场幻影里做什么都是没意义的,卡德加只能看着卡兹摔倒在地,巨魔朝他奔来,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巨魔战士挥舞着弯刀向卡兹砍去,但卡兹灵活地避开了他的劈砍,他拔出他的剑,瞅准时机捅向了巨魔的肚子,那个巨魔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卡兹用剑撑起自己,又咬牙往前挪动了几步,几乎直直冲着卡德加走过来,穿过他,然后摔倒在了路边。他爬到了一棵树后头,冲着追在他身后的巨魔喊:“杂碎们,怎么跑不动了?真让我失望啊,我这都还没热身呢……”

  卡德加望向巨魔,他们渐渐停下了脚步,低声交谈着。卡德加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光看他们的脸色和表情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重新将注意力投向了卡兹,看见他背靠着树一个劲儿地喘气,随后,突然睁大了眼睛。

  卡兹将一只手伸进怀里,嘴里小声喃喃:“诺丽?你……你怎么在这儿?”

  狂风再度袭来,吹得卡德加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睛忍了一会儿,风渐渐停歇,卡兹的幻影不见了,周围又只剩下了迷雾。

  卡德加鬼使神差地往先前卡兹躲藏的位置走去,毫无防备地,突然被地上的东西绊倒了。他摔得不轻,揉着撞到的额头慢慢爬起身,摸到身下绊到他的东西——是略有些粗糙的布料,这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他几乎跳了起来,离开了那东西,等他在地上坐定了,再伸手过去摸,又壮着胆子凑过去看。

  那是……那是一个人。他脸朝下栽倒在地,对卡德加的碰触没有一点反应。卡德加将手指移向他的脖子,碰到他的皮肤,冰冷,没有一点脉搏。

  这个人死了。

  卡德加闭起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他睁开眼睛,扶着这个人的肩膀,用了老大的劲儿把他的身体翻了过来。

  是卡兹。

  他闭着眼睛,脸色铁灰,看起来已经死去好几天。他的衣服被撕扯烂了,身上有不少的伤,全身几乎都被血液给浸透,比刚才幻影中看到的更加可怕,衣服的颜色也因此变得污浊不堪。他的一只手伸在怀里,面容却意外地很安宁,嘴角甚至还挂着笑容,好像他并没有死去,只是遭遇了一场美梦。

  卡德加记得那艰难的一夜,他们逃进了兽人的帐篷里,几乎再没办法逃出巨魔的包围,是这个吉尔尼斯人违抗了命令,将这些巨魔尽数引开,才给了他们剩下的人逃跑的机会。后来卡德加看到调查队的其他人都陆续回到了暴风城,但唯有卡兹没有回来,洛萨说他去找过,但没有找到任何卡兹和那群巨魔的踪迹……

  原来他在这里。

  卡德加俯下身去听他的胸口,确实没有心跳声。他小心翼翼地将卡兹怀里的手拉了出来,看到他僵硬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朵小巧的由宝石镶嵌而成的花,那朵花的花瓣背面刻着字,“给诺丽”。

  卡德加的心里顿时一片空白,他呆滞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将那朵花从卡兹的手中取了出来,擦拭干净,用手帕包好了,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他将卡兹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擦去他脸上的脏污,把他的手脚尽量放平整了,撕下了斗篷的一角,盖在卡兹的脸上,然后小声对他说:“抱歉我没法给你一个体面的葬礼……愿你安息。”做完这一切,卡德加费劲儿地站了起来。

  他一阵眼花,眼前冒出金星,头重脚轻好像就要跌倒。这就是这里的迷雾对他的侵蚀吗?要辨别真实与幻境变得不那么容易了,即便是超现实的情景,他的头脑似乎也丧失了判断力,轻而易举就相信了那些他看到的东西——他看见迷雾仿佛潮水一般退去,掩藏在之下的巨魔们露了出来,他们围成一个半圆,守卫着站在圈中的两个人物,一个看上去像是巨魔的领袖,穿着巨魔的华服,脖子上挂着骨与石制成的装饰物,另一个是绿皮肤的兽人,佝偻着背脊,披着破破烂烂的披风,从披风边上伸出许多尖刺——他的眼睛望向卡德加,卡德加突然感觉全身发冷。

  巨魔的领袖和那个唯一的兽人在交谈着,卡德加听不懂,从他们窃窃私语的态度来看,这大概是某个不能放上台面的事情。他们的话说完了,巨魔的领袖朝着边上招了招手,有一个萨满打扮的巨魔走上前去,绿皮肤的兽人打量了他一下,将一颗打磨过且精心修饰的兽人獠牙交到了这个萨满巨魔的手里。

  卡德加恍惚地看着,那个执着兽人獠牙的手似乎变成了洛萨的手,他说:“兽人和巨魔结盟了。”

  卡德加喃喃着:“结盟……”他面前的所有东西都被卷入了风中,迷雾将一切掩埋,他往前挪了一小步却踢到了什么,他低下头仔细地辨认,发现那是一双巨大的脚——属于巨魔的脚,他又走了几步,看清楚在他面前躺着的是数具巨魔的尸体。

  他这才明白,刚才看到的又是幻影。

  这些尸体让先前的幻影变得不那么虚幻了——幻影里的情景涌入了卡德加的脑袋里,好像有真实的力量一般沉重得让他抬不起头,他只能就地坐下,一个劲儿地喘着气,喉咙仿佛都被堵塞,他躺平了以期望能更顺畅地呼吸,然而憋闷感越来越强烈,卡德加捂着自己的喉咙,徒劳地喘息着。

  他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是脸上的潮湿感觉唤醒了他,卡德加睁开眼睛,看见晨光在舔他的脸,发现他醒了,晨光才停下动作,但是脑袋依然垂在卡德加的边上,侧着脑袋看着他。卡德加几乎能在这匹忠诚的马的眼睛里看见担忧,他忙不迭地坐起身,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不那么重了,这才抓着晨光的缰绳站了起来。

  “我没事了,我好了,我还能接着——”这句话还没说完,卡德加刚迈出一步就腿一软跪倒在地,全靠抓着的缰绳才让他没有扑在地上,晨光的腿来回走了几步,最后咬着他的肩膀拉了几下。

  卡德加扭头看向晨光,晨光拽着他的衣服往自己背上拉,卡德加叹了口气,竭力站起来,然后爬上了晨光的背。

  他趴在马背上,感觉到晨光缓慢地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了下来。卡德加抬起头,他从马背上缓慢滑落,稍微走了几步,有两个并排的土堆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每个土堆前头都插着一块木板。他伸手过去摸,木板在他指尖留下了粗糙的质感,上头刻写着字,“麦迪文之墓”,“莫罗斯之墓” 。

  他有些欣喜,仰起头,试图看穿迷雾,瞧见掩藏在其中的冲天高塔。

  他终于到了守护者之塔。

  多日之前,他和洛萨一起到了这里,与被邪能侵蚀的守护者麦迪文战斗,最后终于艰难地战胜了他。这场战斗几乎耗尽了卡德加的一切魔法力,在洛萨骑着狮鹫离开后,卡德加花了好久才让自己有力气站起来走路。

  守护者之塔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原本充盈着魔法能量的池子干涸了,守护者亲手制造的雕像在池中四分五裂,而守护者麦迪文本人,在使用了最后的魔法之后,便与世长辞。

  卡德加看着麦迪文眼里的生命之光逐渐熄灭,他发了很长时间的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很久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想办法将麦迪文的身体从雕像下面拉出来,然后背着他,缓慢地走下了楼——守护者之塔的阶梯,实在是太长了。

  他在塔下找了个隐蔽的位置,挖了坑,将麦迪文的遗体埋了进去,过后又将莫罗斯的遗体也背了下来——这费了他不少的力气,他扶着墙壁喘气,然后将莫罗斯也埋葬了,最后给他们俩树了简陋的墓碑。

  现在卡德加又站在了这里。他往后退了两步,注视着墓碑,小声说:“好久不见。”

  在简短的寒暄之后,卡德加打起精神,走到门前,推开了大门。

  这儿维持着卡德加上次离开时的样子,毕竟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不仅是这座塔,还有整个卡拉赞。卡拉赞的住民也许挺早之前就开始逐渐搬离了,在卡德加拜访守护者之塔的时候,他已经发现这座塔里除了麦迪文和他的管家莫罗斯,再没有第三个人了。那时他曾有过一会儿的好奇与疑惑,但很快这种困惑就因为满屋子的书而被他迅速遗忘。到了现在,他重又回想起那时的每一个细节,这困惑便又冒了出来。

  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卡德加走进一楼的大厅,奇怪的是室内一点都没有受到迷雾的影响。他连门都没关,缓慢地往前走着,站在大厅的中央,抬头顺着阶梯向上望去。环形的阶梯贴着塔的内部盘旋而上,在二楼的位置停下,延展出了一整层,卡德加记得那是一个宴会厅。

  他朝着楼梯走去,脚边的风卷起了他背后的斗篷,突然有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在这儿呢。”

  卡德加吓了一跳,他赶忙回头,看见有个人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那个人的个头和他差不多,穿着暗紫色的长袍,脸上的皱纹告诉旁人他少说得有50岁了。他留着胡子,和头发一样都是灰白的,脸颊上还有一道可怕的伤疤,从眼睛一直延伸到了下巴。他走路时的步伐倒是相当的稳健,几步就走到了卡德加的附近,他停住了,腰杆挺得笔直,又喊了一声:“你能听见吗?”

  卡德加忍不住盯着这个人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看样子他是个法师,那有很大可能以前在肯瑞托见过,然而卡德加接触过的老师里,肯定没有这号人物……也许是某些聚会或者活动的时候见到过,卡德加努力回忆着,这个人给他的这种熟悉感让他甚至不愿错开视线。

  他看见这个人表情平和地望着他背后,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没多久,有脚步声从卡德加的背后传来,他扭头看向背后,看见洛萨慢慢朝他走过来。

  那是他认识的洛萨,脸上挂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迈出的步子仿佛踩在云端,他手里拿着两个苹果,一个自己啃了一口,另一个则丢向了那个人。那个人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苹果,神色里有一些无奈,洛萨朝着他笑了笑:“你该坚持锻炼的,卡德加。”

  卡德加惊得差点忘了怎么呼吸。他转向那个人,睁大了眼睛看他,从那人的眉眼里透出的熟悉感终于找到了原因——那是他的脸庞,他的鼻子,他的棕色的年轻的眼睛,镶嵌在这张苍老的脸上,格格不入地彰显着存在感。

  他看见了衰老的自己。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881eba

23 Sep 2016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