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3

漫长的冒险

#洛卡#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卡德加慢吞吞地穿着裤子。

  洛萨靠着墙壁看着他,没有一点刻意,但卡德加还是表露出了不自在。

  他是在害羞,洛萨当然看得出来。他这种害羞的样子实在很有趣,好像压根就忘了昨天晚上他是怎么在洛萨的怀里喘息颤抖的,这让洛萨忍不住想要多看看他现在的表情。

  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等卡德加穿好衣服,洛萨就要带他去闪金镇的前线哨所了。

  卡德加的身体状况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糟糕,这一点洛萨其实很清楚。他的身体几乎就没有热过——要不是洛萨一整夜都抱着他,卡德加大概能被自己给冻僵了。早上洛萨醒来的时候,清楚地摸到卡德加没被他抱着的半边身体是凉的。洛萨猜测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睡眠没有进食让卡德加变得很虚弱,然而他想不出到底是什么让卡德加不吃不喝不睡——他不知道在卡拉赞里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还有一件事情让洛萨非常担忧。大概得益于法师敏锐的感觉,卡德加过去是很容易被惊醒的,洛萨起床的时候他总是马上也跟着醒了——尽管他会假装睡着。但今天早上,洛萨将他翻了个身,帮他捂热另半边身体,然后才起床,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卡德加除了维持着呼吸,没有一点别的反应。

  卡德加一直在做噩梦。那个变老的噩梦听起来有些可笑,但确实影响了他,让他无法安眠。他的精力被噩梦大量消耗,而他身为法师的敏感却被严重磨损了。法师的易感在这种时候就不再是什么好事了,他们更容易受到精神层面上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又不是多穿一套皮甲多拿一个盾可以解决的。洛萨这会儿有些遗憾自己当年没有把魔法继续学下去,他想为卡德加分担些痛苦,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整个后半夜卡德加都显得很安静,那些对他穷追不舍的噩梦似乎放过了他,赏给他一夜安眠。洛萨不知道是什么起了作用,事实上在确认卡德加真的睡着之前,洛萨一直保持着清醒,他随时都准备着,要把卡德加从折磨他的噩梦里拉出来。

  结果是卡德加睡得很好,很沉,甚至过于沉了——这是反常的。他简直不是睡着,而是昏过去了,洛萨甚至怀疑是不是昨夜的折腾为他徒增负担。洛萨有些后悔,也许昨天晚上他就不该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他又不是一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真正的毛头小子想要他的怀抱和吻,而他想要的却是彻底拥有这个年轻的法师。

  洛萨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念头的。这念头就像墙上的一道小裂缝,刚出现时他还会试着去忽略它,但时间久了,就枝枝杈杈地扩大了,最后占满了整面墙,再不留神大概就要发生事故。

  这很碍眼,让人心下惴惴,所以洛萨控制着自己的这种情绪,免得自己吓到了卡德加——坦白说,在一定的程度内逗弄卡德加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洛萨多少有些乐享其中,而且这样做还可以削弱一些他那越长越大的秘密念头。然而这些克制的举动在昨夜就好像一个笑话,卡德加的吻让他失控了,洛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亲自推倒了那面墙。

  洛萨没有给卡德加拒绝的机会,幸好卡德加也没有拒绝他,他承受了下来。然而那对他来说大概还是痛苦要多过欢愉,他的状况若是因此而变得更糟了洛萨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好在卡德加还是醒过来了,也是那一刻,洛萨打定了主意,要把卡德加带去前线哨所。

  卡德加此时最需要的应该是好好休息一场,但洛萨绝不可能放任他在这儿待着。他要把卡德加带在身边,也许卡德加会提出抗议,但这回真的没得选。

  让洛萨意外的是,卡德加居然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乐意。他还算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很配合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然后站在屋子里,视线低垂着——洛萨发现他总在偷瞄那张床。

  洛萨很想笑,他问:“你是还想睡觉么?”

  卡德加一个劲儿地摇头,脸突然就红了,洛萨看了一会儿,顿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这让他更想笑了。他可是好多年没遇上过这种纯情的反应了,洛萨朝他走了两步,卡德加有如条件反射一般往后退,只是并不宽敞的室内没有给卡德加多少后退的空间,他没退几步就靠在了墙上,眼神里甚至都带上了一些窘迫。

  “我只是……是不是整理一下……”

  卡德加似乎连“床”这个字眼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洛萨朝着他伸出手去:“房客不用整理床铺。”卡德加看着洛萨的手发愣,洛萨一把抓住了他的背包。

  卡德加有些慌张地抓着背包带,洛萨摇了摇头:“我不会翻你的东西的……”他接过背包背在自己身上,他对里面放了什么还真没有一点儿兴趣,洛萨拉住了卡德加的手,偏转脑袋朝着门口晃了晃,“走吧。”

  卡德加跟着他走出房间,两个人径直到了“狮王之傲”的外面。梅恩付了三天的房费,洛萨退了两天,回到哨所要把钱都还给梅恩。卡德加跟在洛萨后边一起走到马厩,洛萨的战马勇气已经吃饱喝足,正精神抖擞地看着他们俩。

  洛萨拍了拍马鞍说:“你先上去。”

  卡德加转头看了看边上,洛萨把他的脸拉回来:“没有别的马了。”

  “……我可以坐在你后面。”卡德加做出镇定的样子,洛萨推了他的腰一把:“你拉不住我的。”

  卡德加有些不情愿地上了马,动作还是特别慢,跟他穿裤子时候如出一辙。洛萨坐在他身后,牵动缰绳准备出发,随即听到了卡德加极为克制的呻吟。

  洛萨很快意识到自己忽略的事情,他让马停了下来,扶着卡德加的腰问他:“是不是很疼?”

  他的手指抵在卡德加后背上,从腰的位置再往下一点,卡德加立刻伸手过来拉住了他,但并没有回答他。

  “没必要硬撑,”洛萨在卡德加耳边小声说,“我可以抱着你回去。”

  “不不,不用了,”卡德加一个劲儿地摇头,“我可以应付……真的可以。”

  他低着头不敢把脑袋转回来,但是洛萨看到他的耳根都红了。不过洛萨并没打算让他在此时此刻害羞,他揉了揉卡德加的脑袋,在他后脑勺上亲了一下:“靠在我身上吧,我们还有路要赶。”

  洛萨的双手绕过卡德加的肋下抓住了缰绳。他用脚后跟轻轻踢了勇气的肚子,勇气迈开了不大的步子,用洛萨赶来时一半的速度向着哨所前进。卡德加一开始还坚持不倚靠洛萨,但后来他就歪着身体缩在了洛萨的怀里,洛萨看见他眉头紧锁,显然是在竭力忍着疼。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若是让勇气加快速度早点赶到哨所,那马背上就会非常颠簸;但若是为了减少颠簸放慢步子,那路上的时间变长了,一样是一种折磨。洛萨想也许卡德加后悔了昨天晚上任他为所欲为,但他肯定也猜不到洛萨今天一早就要带他走。洛萨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大腿挪到卡德加的腿下面帮他垫着,希望这样多少能帮他减轻一些不适。

  勇气跑了整整一个上午,到达哨所的时候午饭时间刚过,除了当值的人,其他士兵理当在午休,但从哨所里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洛萨下了马,扶着卡德加的腿示意他不用下来,自己牵着马慢慢走了进去,过了没多久,梅恩就跑了过来。

  “长官,”梅恩向洛萨匆匆行礼,看到马上坐着的卡德加不由得愣了一下,“卡德加?你……没事了吗?”

  “我没事。”卡德加抬起右腿打算下马,随即他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几乎从马上直挺挺摔了下来。洛萨把他接住,扶着他的腰站好,然后对梅恩说:“他很有事。”

  卡德加轻轻挣开,抓着马缰绳努力站直了。梅恩回头看了眼哨所,顺着他的视线,洛萨注意到哨所里多了不少木材和石材,没有当值的士兵们都在锯木头敲石头搭支架,应该就是在根据他留下的设计图搭建必须的新瞭望塔。

  梅恩把头转了回来,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里的环境可能不太适合恢复……”

  “他一个人在酒店里,明天狮王之傲大概就要因为发现一具男尸而关店了,”洛萨还是把手贴到了卡德加的后腰上,他看见卡德加的腿已经歪了,他几乎是靠在勇气的身上才站住的,“我得看着他。”

  梅恩叹了口气,然而欲言又止,洛萨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我来照顾他,让他跟我睡一起。”

  “咳咳……!”卡德加很夸张地咳嗽起来,就连梅恩都忍不住伸手要去扶他。洛萨看着他耸动得很剧烈的肩膀,差点没有憋住笑出来,卡德加的敏锐有时候用得真不是地方。

  “先去休息吧。”洛萨不想让卡德加难堪,在他腰上轻轻推了一把,卡德加扭头看着他:“我可以帮上忙的。”

  “帮什么忙?”洛萨指着正在将木材锯开的士兵说,“我不知道还有能当锯子使的魔法,但现在你能用魔法吗?”

  卡德加说不出话来,好像是终于泄了气。洛萨放开了自己的马,示意梅恩和自己一起一左一右架着卡德加。卡德加有些不满地嘟哝:“你们这样让我以为我是个犯人。”

  洛萨笑了笑:“犯人可没有受将军照顾的待遇。”他询问梅恩可以把卡德加放到哪儿去,梅恩带他们去了自己的房间:“昨天晚上就收拾出来了,指挥官。还差一张床,等会儿就让人搬过来。”

  这是整个哨所最高军官的单人房间,不过和普通士兵的房间比起来,除了只有一张床,也没什么区别。房间很小,靠窗放着一张书桌,墙上贴着暴风城周边的地图和闪金镇周边的地图,墙角放着衣架和一个简单的衣柜,门口边上的架子上放着脸盆和毛巾,顶着墙壁放着一张床,若是再塞一张床进来,估计就连转身都会困难。

  洛萨把卡德加扶到床边让他坐着,对梅恩说:“还有被子吗?他冷得厉害。”

  梅恩从衣柜里又取了一床被子出来,洛萨用两床被子把卡德加严严实实包裹住。

  “我睡得太多了。”卡德加小声抱怨。

  洛萨立刻回答:“那是因为你之前睡得太少了。”

  洛萨盯着躺在床上的卡德加看了一会儿,直到他确信卡德加不会再逃跑了,这才松开了压着他的手,跟着梅恩离开了房间。

  洛萨和梅恩一起往士兵们忙活的地方走去,走了没几步梅恩就忍不住问:“卡德加得了什么病?”

  洛萨摇头:“我不知道。”

  这答案让梅恩始料未及,他僵了几秒,试探着又问:“需要找人给他治疗吗?”

  洛萨仍旧摇头:“他身上没有受什么伤,身体热不起来应该是很久没睡觉没吃东西造成的,这些都不碍事,我想真正受到伤害的……应该是他的精神。他一直在做噩梦,那些噩梦将他的精神世界搞得一团糟。”

  精神受创对于梅恩这种纯粹的战士来说,大概是个过于抽象的概念,所以他停下了脚步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所以他没法使用魔法了?”

  “这不好说,但是精神不稳定的状态下,万一念错咒语……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洛萨耸了耸肩,梅恩似乎打了个寒颤,他继续走,突然又开口了:“他昨天刚到的时候,也一直在做噩梦。我给他送饭,他抓着我的袖子对我喊‘救救我’。”

  这下轮到洛萨停下了脚步。卡德加梦到了什么让他害怕得大叫?这个年轻的法师害怕什么?洛萨想起他反复提及的变老的自己。变老对他来说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洛萨有些失落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的胡子已经好几天没刮了,早上从闪金镇出发到了哨所都没来得及洗脸,现在他的脸上蒙着一层风尘,长期的征战奔波让他的皮肤摸起来毛毛糙糙的,配上浓密的胡须,他这沧桑的样子可比卡德加要老多了,何况他的年纪本来就比卡德加要大。

  不,这很蹊跷。卡德加很年轻,他几个月前才刚离开肯瑞托,现在他经历的一切,大概都是他这辈子头一次经历的,这其中有些经历让人后怕,但卡德加都挺了过来,即便害怕到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也从没叫过一次救命……

  洛萨想不出到底什么能让卡德加害怕成这样。关于卡德加做的噩梦,他一定还隐瞒了什么——不过这些只能等休息的时候再向他求证了。

  洛萨跟着梅恩加入了忙于建设新瞭望塔的士兵们,期间他看到有人搬了一张床去了原本属于梅恩的单间,吃饭的时候也有人往那里送饭。休息的时候洛萨走到单间外面隔着墙壁听里面的动静,听起来很安静,这让他稍稍放下心来。

  晚上是惯例的集体吃饭时间,这个哨所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聚集在院子里一起吃饭。一天的辛苦之后,这是难得的放松与闲谈的时间,院子里格外的热闹,大家都在说说笑笑,只有梅恩面露担忧。

  “别发愁了,梅恩,多吃点吧,”洛萨拿走了梅恩盘子里的肉片,而梅恩就好像没看到一样,洛萨只能在他面前拼命挥手,“别替卡德加担心了,我刚去看过,他睡得比谁都舒服。”

  梅恩干脆放下了碗,靠近洛萨,他那张本来就很严肃的脸此刻看上去简直就像用水泥刷过一样:“指挥官,我听说他好像是未来的守护者……是真的吗?”

  没多少人认识卡德加,就算他是个大英雄,在莱恩的葬礼上跟洛萨站在一起,让无数人知道这个默默无闻的年轻法师创造了伟大的功绩——但人们对他依然知之甚少。洛萨也放下了碗,他看着梅恩一言不发,梅恩向他解释:“我有个好兄弟在王宫里。”

  洛萨这才颔首,随即摇了摇头:“他不是守护者。他曾是个守护者学徒。”

  “曾是……?”梅恩一脸困惑,“他不是守护者的孩子吗?”

  洛萨正在喝汤,听到这话他几乎把嘴里的汤都给喷了出来。他咳嗽了一阵,好不容易才把气捋顺了,哭笑不得地问梅恩:“你这种想法是从哪儿来的?”

  “噢,”梅恩显得有些窘迫,“守护者麦迪文先生的前一任守护者,艾格文大法师,她不是他的母亲吗?”

  “然后你就觉得卡德加是麦迪文的孩子?”洛萨低下头轻轻笑了笑,“他们俩可不太像。”

  梅恩点了点头:“唔,他们确实不太像。是我想太多了,抱歉。”

  洛萨摆了摆手:“这是个有意思的想法。我真想知道麦德知道你这么想会是什么表情。”

  这让洛萨免不了地又回忆起了他的故友。他开始在脑海中描绘麦迪文的样子,刚勾上最后一笔,麦迪文便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闪着荧荧绿光,那让他的眼神变得狰狞恐怖,但他的脸上的其他部分还是一如既往的柔和。他似乎在说着什么,没有声音,只是嘴唇小幅度地开合,洛萨不知道他在说的是什么,然而没过多久,麦迪文的脸就开始变成卡德加的样子,眼睛里一样闪着可怕的绿光。

  然后他们都消失了——守护者消失了。再也不会有了。

  洛萨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我吃完了。梅恩,你烧饭的手艺还是不行。”

  梅恩一个劲儿地摆手:“这顿饭不是我做的!”

  洛萨帮着收拾了桌子,和梅恩确认了工作的进度,随后就回到给他准备的军官单间休息。他还没打开门就注意到房间里有光线,走进房间便看到卡德加坐在桌前在看着什么。

  “你怎么不躺在床上?”洛萨关上了门,凑过去看了看卡德加在看的东西,他正在看洛萨带来的新瞭望塔设计图。

  卡德加用干巴巴的声调回答他:“我已经睡了一整天了,长官。人不能总是睡觉的。”

  洛萨看着他穿的衣服,皱起眉头:“你穿得太少了。”他去摸卡德加的手,果然还是冰凉,这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借口,洛萨将双手伸到卡德加的肋下,将他抱住后拎了起来,没理睬卡德加的反抗,转了个身,把卡德加丢到了床上。

  卡德加挣扎着想爬起来,洛萨已经扯开被子把他又一次盖在了下面:“你不能老是这样,卡德加。你一直浑身冰凉,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我只冷了一会儿,”卡德加把脑袋从被子底下钻出来,“我会热起来的。”

  “是啊,”洛萨点了点头,他看到那张新搬进来的床被塞在唯一的空位——原来的床边上,中间隔了大概只容一个人走过去的过道,洛萨搬起那张床干脆靠了过去,两张床拼在了一起,他很满意地拍了拍手,“跟我睡就能热起来了。”

  卡德加顿时语塞,他的身体僵着一动不动,等洛萨脱了衣服也爬上床,他都没有挪动半分。洛萨将包裹着他的被子拉开一条缝钻了进去,轻手轻脚抱住了卡德加,他感觉到卡德加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你是害怕还是冷?”

  这个问题卡德加大概是回答不出来的,他的颤抖一下子停止了,但洛萨知道那是他咬牙克制的结果,偶尔他还会重重抽搐一下。洛萨轻轻抚摸卡德加的背脊,直到他的身体终于渐渐暖了起来也不再抽搐,卡德加推了推洛萨的手:“可以……不用抱得这么紧,长官。”

  “能不要叫我长官了吗?”洛萨反而抱得更紧了,“你明明会喊我的名字。”

  “……洛萨。”卡德加的脑袋毫不意外地压低了,既然挣不脱,他只能把整个脸都埋在了洛萨的身上。

  他的身体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与洛萨的身躯贴在一起,微小的压力此时却格外清晰,他的气息落在洛萨的脖子上,终于有了热量,那是来自于旺盛的生命力的触动与撩拨,过了一会儿,甚至都变得有些粗重。

  洛萨将卡德加的脸给抬了起来,他的脸通红,眼神看上去都有些模糊不清。他的手和脚不知何时已经偷偷缠住了洛萨的身体,似乎是出自本能的有所求,而他自己对此却一无所知。

  洛萨把卡德加的手从自己身上拉下来,按在了他的脑袋两侧,他用自己的身体压着卡德加的身体,俯视着他。

  “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这样。”

  洛萨顶了一下自己的腰,卡德加睁大了眼睛,然后把头扭了过去:“我,我没有说你老。”

  “什么?”洛萨呆了几秒,然后他大笑出声,倒在卡德加边上,身体抖个不停。

  “我是说,”洛萨揉了揉笑得发酸的脸颊,对不明所以的卡德加说,“这是梅恩的床。还是好好睡觉吧。”

  卡德加终于明白了洛萨的意思,他躲开了洛萨的目光,慢慢转过身去,把自己的后背留给洛萨。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洛萨重新把手搭在了他的身上,他才开口:“我真的睡的太多了……我不能到这儿来也老是睡觉。”

  “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洛萨揉着他的耳朵说,“等你不再害怕或是不再冷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那之前,”洛萨把自己温暖的手贴到了卡德加的身上,“先重新学会睡觉吧。”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d23e01

26 Oct 2016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