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4

漫长的冒险

#洛卡#

被一个很小的细节卡住了三天_(:зゝ∠)_

让卡德加好像都睡了一个月之久了,不能再睡了啊!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睡觉是不用学的,就像呼吸,人根本不用学,那是天生的,是一种本能。

  本能保证人不会死。人必须呼吸,累了也必须休息。因为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人反而容易忽略这些行为,也就根本不知道这些行为是如何运作、如何产生作用的。一旦这些本能失控,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后果。

  然而对现在的卡德加来说,他正是失去了对这种本能的控制——他睡不着,因为梦中的场景会让他分不清他看到的是真实的还是幻象。

  他已经多少有些明白了,这正是卡拉赞的迷雾送给入侵者的礼物。只要踏入卡拉赞,就会陷入幻象中,想必卡兹和那些巨魔也遇到了和他一样的事情。持续不断的幻象消耗精神,消磨意志,让人无法正常休息,最后迷失在卡拉赞,将自己的性命也丢在了那儿。如果没有晨光,卡德加猜想自己也会在那儿丧命,只不过虽然他逃了出来,但幻象已经在他脑袋里扎下了根,他害怕在梦中遇见这些他无法控制的幻象,那些景象就像有了不完整的生命,这让它们对生命无比贪婪,不停地吞噬着它们能接触到的唯一的生灵——那正是卡德加自己。

  洛萨说的没错,他现在连怎么睡觉都不知道了。他闭上眼睛就心生恐惧,可一直绷着精神又让他虚弱不已。洛萨把他留在房间里让他休息,但卡德加躺在床上根本无法休息。他的身躯冰冷,好像躺在寒冰上,凉意浸透了心口,再扩散到全身。更要命的是,躺着让他觉得自己随时会坠入幻象里的深渊。

  他试了很多办法:看自己过去记的笔记,写新的笔记,看洛萨留下的瞭望塔的设计图,慢慢把热乎的午饭吃完,在房间里尽可能快速地踱步,这些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恐惧依然在角落里窥视着他。至于身体的寒冷,他想不出法子,他试过将自己用各种被子毯子裹住,最后也不得不承认,洛萨是对的。

  “跟我睡就能热起来了。”

  洛萨说这话的语气卡德加实在捉摸不透——他又有几次搞懂了洛萨话里的意思呢?洛萨实在太难懂了。这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有更隐晦的含义在里面?而那个更隐晦的含义,似乎光是想到那种可能性,卡德加的身体就热了起来。

  这热度不只是皮肤表面的,还有来自身体深处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渴求洛萨的怀抱,身体先于意识已经做出了反应,但这次却被洛萨给按住了。

  在别人的床上,如果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大概是不太合适的——然而旅店的床就不要紧了吗?卡德加很想问这个问题,但只是想想就害羞得开不了口。

  洛萨的身体很热,像个壁炉,但比壁炉好太多,因为根本不用担心被火星烧到,或是需要自己时刻注意添加木柴,而且他几乎把卡德加全身都给罩住了,不会发生只有半边身体是暖的、另半边依旧冰凉的情况。

  洛萨的热度让卡德加可以昏昏沉沉地睡着,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依稀记得半夜里似乎被洛萨摇醒过几次,应该都是因为他又做了噩梦,然而那些噩梦的样貌都已模糊不清,卡德加想不起来洛萨都做了什么帮他驱散了那些可怕的回忆。

  他动了动身体,开始侧耳倾听室外的声音。那本是他的必修课,只是最近他的感官好像被蒙上了尘土,他努力地听着,勉强听到屋外的雨声,雨水拍打在屋檐上,落在门前的水塘里,看起来这雨不小,有人在喊着什么,手推车的轮子从泥泞的地面碾过,大概是被泥水卡住,推拉半晌才终于走出泥潭,随后继续前进。

  卡德加轻轻叹了口气,洛萨在他耳边问他:“你醒了?”

  卡德加还没回答,洛萨突然低声笑了起来。卡德加困惑不已,洛萨搂着他身体的手慢慢往下滑,拢住了他的小腹——卡德加吃惊得差点要叫出来,他身体重重一抖往后退去,但还是被洛萨给抱住了。

  洛萨手掌拢着的位置是鼓起来的,下面有什么正蠢蠢欲动。卡德加抓着洛萨的手,语无伦次地说:“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洛萨轻轻地安抚他,卡德加拽着洛萨的手不放,好在洛萨并没打算将他彻底挑起来,他的动作让卡德加逐渐放松,直到卡德加不再费劲儿地寻找字眼试图辩解。

  “你是梦到我了吗?嗯?”洛萨的气息滑过卡德加的耳朵,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卡德加有时候真的弄不懂洛萨。他的手在安抚他让他平静,但他说话的音调却挑得他脸红耳赤。卡德加压低了脑袋回答:“我,我不知道。”

  洛萨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给抬了起来,认真看着卡德加的脸,突然眯起了眼睛:“你不知道?你可别跟我说你以前没这样过……”他一边说,拢着卡德加下身的手一边重重压了一下。

  卡德加短促地叫了一声,他捏紧了洛萨的手腕,想要把他拉开。洛萨摇着头叹气:“肯瑞托是怎么做到的?”

  洛萨松开了手,转而抱紧了卡德加的腰,他将自己的下半身靠了过来,某个部位又胀又热地贴在卡德加身上。卡德加不敢看洛萨的眼睛,他听到自己心跳越来越快,他只能抓着洛萨的衣服前襟,几乎求救一般地叫他的名字:“洛萨……”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洛萨揉着他的脸和头发,“我可真没想到我还得教你这个……这没什么,男人经常会这样,本能反应。”

  “本能?”卡德加重复了一遍。没有书提过这些,也可能是他没有找到这样的书?他茫然地摇头:“以前从没有过……”

  就好像说好了似的。卡德加不知道该怎么睡觉了,但他的身体不甘寂寞地寻找到了新的本能。难道本能不都是生死攸关的?他能感觉到热量聚集在下半身,一路烧向他的脑袋——这种本能让他几乎没法思考。

  “大概是因为以前没遇到我吧。”洛萨将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卡德加的额头上,抱着他磨蹭了一会儿,卡德加几乎就要发出呻吟了,洛萨使力的位置让他的腰都软了。

  洛萨轻轻压着卡德加逐渐摇晃起来的身体,大腿挤进他两腿中间,卡德加的眼睛里涌起热气,他侧过脑袋想要吻洛萨的脖子——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像都是身体自己在做决定,洛萨被他吻到的时候停下了动作,过了会儿问他:“你是不是很想要?”

  卡德加眨了眨眼睛——他有点儿看不清洛萨了,伸出手摸到了他的脸。洛萨抓着他的手,用自己的胡子摩擦他的掌心,接着是吻,他说话的声音都贴着卡德加的手心:“要我帮你么?”

  洛萨的腿往上顶了顶,卡德加倒抽一口气,他抓紧洛萨的衣服,闭上眼睛,同时紧紧抿住嘴唇——好像不这么做,就会有什么从他身体里跑出来一样。

  洛萨的腿只是顶了一小会儿,很快他放松了力道,那种要把卡德加压得透不过气的气息也逐渐消退了,卡德加犹豫着睁开了眼睛,看到洛萨靠在他边上,撑起上半身看着他。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卡德加,”洛萨用手指揉过他的脸,从一侧跨过鼻尖到了另一侧,“但我可不想再把你干晕过去了……”卡德加只觉得被他指尖扫过的位置开始发烫,他缩起了脖子,洛萨笑了笑,把手给收了回去。

  “就算不禁欲了,还是得节制点。”洛萨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卡德加顿时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他看着洛萨宽阔的脊背,横穿其上的伤疤迅速被他的衬衣掩盖住了,卡德加忍不住伸手过去触到了洛萨的背——洛萨立刻抓住了他的手。

  他转过半个身体看着卡德加:“不行。”

  卡德加结结巴巴地反驳:“我,我还,我还没说,什么都没说。”

  洛萨盯着卡德加看,直到卡德加垂下了眼睑,他松开了卡德加的手,隔着被子拍了拍他的胸口:“等你不再做噩梦了……”

  洛萨没说完,卡德加几乎想要追问下去,然后呢?然而他明白洛萨没说出来的是什么,他的记忆不可避免地开始重演——随即被洛萨拍在脸上的手掌给打断了。

  “你的脸一点都藏不住事情,卡德加,”洛萨的拇指摩擦着他的嘴唇,“看来肯瑞托的禁欲教育不太成功。”

  洛萨好像看穿了卡德加的所有想法,这让卡德加简直想挖个洞钻进去。他想要避开洛萨的手指,但身体又不肯放弃洛萨的碰触,他只能低下头,让洛萨没法再抚摸他的嘴唇。

  好在没过多久洛萨就转回去继续穿衣服了,卡德加在床上僵了一会儿,打算也爬起来,但洛萨的手伸了过来,把他按住了。

  “我不能再躺着了,”卡德加抗议着抬起上半身,“我睡得够多的了。我根本不记得昨天的噩梦了。”

  洛萨将手伸到卡德加的脖子上摸了摸,他站起来,找到自己前一天晚上脱下来的外衣,拿了过来放在卡德加边上。

  “穿上这个,”洛萨说,一边把卡德加的衣服也全都拿了过来放在他手边,“你的身体又凉了。”

  “我有很多法子可以取暖——”卡德加不太乐意地嘟囔,洛萨马上打断了他:“别用法术。”

  卡德加瞪大了眼睛:“可我是个法师……”

  “你现在是个危险的法师,”洛萨摇了摇头,“我不会允许你冒险的。”

  卡德加看着洛萨发愣,洛萨又拍了拍他的脸颊:“你得跟我保证。”

  “保证什么?”

  “在你康复之前都不要使用魔法。”

  洛萨的要求太古怪了,卡德加仰着脖子说:“我没有生病,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洛萨俯下身来凑到他跟前,“你还记得你前天刚回到这里,对梅恩说了什么吗?”

  洛萨盯着卡德加的眼睛,他的眼神里有不容逃避的严厉,卡德加没法依靠扭过头把这个问题给糊弄过去。他用力想了一会儿,回到哨所的细节已经支离破碎,好像那一天他都是以一团快要散架的灵魂的形态回到的哨所,被临时包裹起来,再送去了闪金镇。

  卡德加只能老实回答:“我不记得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洛萨叹了口气,“不记得噩梦,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那你记得什么呢?记得——”他突然停住了,只是静静地呼吸,接着站了起来,“快好起来……别到处乱跑。”

  洛萨走出了房间,开门的瞬间雨声突然变大了,被笼罩在雨幕中的一切都变得难以辨认,潮气也跟着侵入了房间,卡德加不由得缩紧了身体,很快门关上了,房间里又回到了那种让人昏昏欲睡的幽静状态。

  洛萨想说的是什么?没了洛萨的管制,卡德加坐起身来,穿上衣服,回想着刚才洛萨说的话。记得他的吻吗?还有他的手掌的温度,他说话时候落在卡德加脖子上的发梢,那些撩拨只是回忆起来都能让卡德加头顶发麻。

  卡德加慢慢把衣服穿好,寒意依旧一个劲儿地往他的脖子里钻。他只能套上那件洛萨的外衣,衣服的胸口有一个狮子正在张嘴咆哮。

  洛萨的衣服对卡德加来说有点大,他将自己的腰带束在外面,然后披上了自己的斗篷,那让他多少暖和了一些。他挪到了门边,做足了心理建设拉开门,还是被扑面而来的风雨给冻得直发抖。

  门口的水缸里有水,卡德加舀了些水洗漱了一下,有人送了燕麦面包过来,他吃完了,点亮了灯重新看起洛萨留下的瞭望塔图纸。他拿自己的笔记本出来,重画了塔的结构,又把自己的想法都写了下来。他甚至试着编写了一组简洁的信号,可以用来远距离传递。

  他消磨了一整个上午在做笔头工作,但做完这些之后,他再也无事可做了。

  他放下笔记,走到门边重又打开了门,想看看哨所里大家都在做什么。尽管下着大雨,瞭望塔的建造工作依然没有停止。哨所里本已有一座瞭望塔,但高度显然达不到洛萨的要求,所以一部分士兵正在加固原有瞭望塔的基座,以便能往上建造得更高。

  卡德加没找到洛萨,猜想他大概是和梅恩商量事情去了。他回到房间里,打开衣柜看了看,找到了一件防雨布做的宽大斗篷。他裹上了这件斗篷,把风帽拉到的头上罩住,随后迈出了房间——他想找些事情做,不然他要被闷死了。

  因为下雨,除了做加固工作的士兵和当值的士兵,多数士兵都聚集在一个棚架下工作。有些人正在搅拌石灰,这活儿卡德加干过,将石灰堆在地上,中间挖开往里加水,慢慢搅拌直到石灰变得粘稠,然后再加入沙子拌匀。

  他看了一会儿,在士兵面前拉下了风帽,还没开口,士兵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法师先生。”

  这些士兵里不乏比卡德加还要年长的,他们这么称呼自己让卡德加实在不好意思。他一个劲儿地摆手:“别这么叫我,叫我卡德加就行……”

  “卡德加先生,有什么事吗?”

  一个士兵问卡德加,他正放下手里搅拌的铲子。

  卡德加朝着他的铲子伸手:“我想来帮忙。”

  士兵们露出了各种各样的神情:有惊讶的,有为难的,那个提问的士兵甚至紧紧捏着自己的铲子后退了半步,最后说:“……队长说您身体不好。”

  “不,你看,我很好!”卡德加急得都要跺脚了,他伸开手臂给所有人看,恨不得转一圈。士兵们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没人敢出声,卡德加只能再把手伸出来:“让我做点什么。”

  有个年纪大一些的士兵开口了:“这活儿不适合法师做。”

  “什么?”卡德加转向那个士兵,“你们大概不知道,你们哨所重建的时候我也是来出过力的……”

  “我们这里人手已经足够了,”另一个年龄不大的士兵说,他指了指每个人手里的工具,“您当心些,石灰弄脏衣服不好洗。”

  “你们不能这样。”卡德加有些泄气,这些士兵摆明了不想让他帮忙,这让他想起上次重建哨所,快结束了他也才和一些普通士兵混了个脸熟。他收回了手垂在身体两侧,就连肩膀都耷拉下来了,他小声地又说了一次:“你们不能这样……让我做些什么。”

  气氛有些冻人,耳边的雨声吵得人心烦。还是那个年纪大一些的士兵打破了沉默:“卡德加先生,没别的意思……您是唯一一个活着从卡拉赞回来的人,队长说不能让您累着。”

  “拌石灰很累吗?”

  “很累。”

  卡德加无话可说,但他也实在抬不起腿离开。他与士兵们面面相觑,年长的士兵放下铲子,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您可以帮我们一个忙,”士兵拉着他边走边说,“今天下雨,大家都去帮忙收拾木头和石料了,伙房人手不够。”

  伙房离棚架不远,士兵话没说完就已经把卡德加给推了进去。平时应该会有好几个人在这儿干活,现在只有一个人,对着几个炉火和案板忙得手忙脚乱。

  伙房里和又潮又冷的室外完全不同,因为炉火的关系而非常温暖。卡德加舒展了身体,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在外面他一直缩着脖子和手脚,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快冻僵了。

  “您帮忙看一下炉子就行了。”士兵对伙夫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只是看一下炉子根本都算不上是个活计,但卡德加知道他没得挑挑拣拣。这里很暖和,大概也是刻意挑选的,他只能听着伙夫的吩咐,盯着几个炉火,看着。

  炉火上的大锅里正在炖菜,伙夫将小麦粉加了进去,用巨大的勺子搅拌了几圈。卡德加问伙夫:“这要煮到什么时候?”

  “还要一个小时,”伙夫抬起肩膀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手里还在切着卷心菜,“人手不够,只能慢些煮,好在大家都很忙,不急着吃。”

  卡德加想了想,伸出了双手:“我可以让大家早点吃上饭。”他开始回忆火焰增强的咒语,这一点都不难,只需要——

  嘭!

  大锅一眨眼就炸了,强烈的冲击甚至炸飞了伙房的门,墙壁和屋顶都有砖石被震碎了掉下来,砸得到处都是。卡德加连出声提醒伙夫都没来得及,他只看见自己手中涌出的热意和火焰让炉火瞬间大盛,根本控制不住,他慌张地将手转向,一束熔岩击中了另一口锅,那口锅立刻融化在了炉火上。

  “出什么事了!”脚步声、大声询问的声音朝着伙房冲了过来,从门口挤进来,当先的士兵看着狼藉的伙房发愣,很快有人反应过来,跑去查看伙夫和卡德加的情况,万幸两个人都没有受伤,只是头上脸上全是爆炸后留下的黑灰和屋顶掉下的石灰。

  卡德加被人扶到门口,门口围观的士兵们突然分开了,洛萨跑了过来,他看到卡德加后一脸震惊——他会有这样的表情可不多见,在洛萨开口前,卡德加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震惊的样子,好像错过了就会后悔一个世纪一样。

  “你怎么搞成这样的?”洛萨把他抓了过来,翻来覆去检查了半天,确认他没事了,又去看受到牵连的伙夫,伙夫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大概还没从刚才他这一生中最危险的一次做饭经历里回过神来。

  很快,洛萨看到了化成一滩的锅子。他再度看向卡德加,这次不再震惊了,危险地盯着他。

  “你这是用了什么法术?”

  卡德加强自镇定地说:“我想让火……烧得旺一点。”

  “这是熔岩,卡德加,”洛萨指着曾经是锅子的那一滩东西,说话的时候痛苦地皱着眉头,“我跟你说过……”

  卡德加说不出话来,他当然记得早上洛萨跟他反复强调不要使用魔法……一个法师要怎么克制自己使用魔法的念头呢?

  只是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是他不曾想到的。

  梅恩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他看到伙房内的景象,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但他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在洛萨沉默地瞪着卡德加、而卡德加沉默地看着自己脚尖的时候,他指挥起周围的士兵们:“好了,这儿挤不下这么多人,先出去,把卡尔扶出去,帮他好好擦把脸,你们几个把这儿打扫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抢救一下……”他吩咐完,拍了拍洛萨的手臂,“长官,把卡德加带出去吧。”

  洛萨过意不去地对他说:“抱歉,午饭又要晚了。”

  梅恩倒是不以为意:“没事,我们还有很多黑面包可以煮汤。”

  听到黑面包,有几个士兵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梅恩在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来了一拳,成功让他们都闭上了嘴。

  洛萨抓着卡德加的手臂把他拉了出去,拉回房间里关上了门,他把卡德加按在了椅子上,压低自己的身体将卡德加圈在了椅子里。

  “你应该听我说的,”他小声说,手里不知何时拿着毛巾,把卡德加的脸都擦了一遍,“你能控制吗?咒语。”

  卡德加闭着眼睛,微微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知道谁知道,”洛萨站起身来,卡德加睁开眼睛望着他,他接着说,“肯瑞托。”

  “不!”卡德加大叫一声,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又低下了头,“不,不需要……我可以搞定……不需要。”

  洛萨的手伸了过来,他抚摸着卡德加的脸庞,拇指在他脸颊上轻轻抚过。

  “吓到你了?”他抬起卡德加的下巴,直视卡德加的眼睛,“那你以后也不要吓我。”

  卡德加看到他嘴角的笑意,那是他熟悉的属于洛萨的笑容,带着戏弄他得手的那股得意劲儿,真难让人相信面前的这个人居然是一整个人类联盟的统帅。

  “……我保证。”卡德加叹了口气,洛萨挑了挑眉毛:“保证什么?”

  “我保证在我恢复前……我不用法术了。”

  洛萨慢悠悠地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儿,他又说:“那么,明天开始,继续跟我练习近战技巧吧,卡德加。”

  说完,他又露出了那种好像鬼点子得逞一般的笑容。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ed551f

04 Nov 2016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