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4.5

漫长的冒险

#洛卡#

这一篇是番外,很想写很想写就还是写了……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The Polymorph(变形术)

 

  法师都有些古怪的坚持。

  前任守护者麦迪文,几十年如一日地独自住在卡拉赞。好吧,他有管家莫罗斯,早些年他还有厨子、仆人,这让他看起来并不是独自一个,但他却几乎从不回来见自己的朋友们——仅有的朋友们。他对待朋友的态度公事公办到让洛萨怀疑那具身躯里的人还是不是麦迪文了,他就那么冷着脸把一个戒指交给莱恩说:“守护者随时听候您的差遣,尊敬的国王陛下。”但他明明知道,莱恩根本就不会“差遣”他。

  洛萨无从知道麦迪文如此坚持地离群索居到底是为了什么,甚至就在他和卡德加一起打败了那个已经变成了恶魔的麦迪文之后——也有可能是黑暗的力量污染了他,洛萨不相信他的这位善良又聪慧的挚友会成为恶魔——他仍然不知道他这么选择的原因。这看上去像是法师的一种固有特性,大概和他们讲究个人空间有关,只不过每个人的个人空间范围是不同的。麦迪文对个人空间的要求让他选择了独自住在卡拉赞,而卡德加对个人空间的要求,则让他百般抗拒洛萨的近战训练。

  “我是法师,法师不用这些武器。”这借口卡德加大概说了一万次了,他一个劲儿地摆手,一边往后退,他的面前是手里拿着一柄短剑和一个圆盾的洛萨,他步步紧逼,将卡德加堵在了房门上。

  “你这种想法很危险,我们通常称为‘不留退路’,”洛萨将拿着武器的双手支撑在卡德加脑袋两侧的门板上,脸几乎都要贴上卡德加的脸了,“敌人的速度比你念咒语的速度更快怎么办?或者,像你现在这样,没法好好使用法术时,你要怎么战斗?”

  卡德加扭过脸去,耳根开始泛红,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感觉他下一秒钟就要逃跑。他抗拒跟洛萨一起做最基础的近战训练,归根结底只是因为他不敢和洛萨靠得太近罢了——洛萨早已知道得一清二楚,卡德加的反应永远都很直接,甚至不用费心去猜,但他们明明已经那么亲密了,而时至今日卡德加在与他独处时的表现依然是那么害羞……这让洛萨实在想不到。

  卡德加维持着别扭的姿势说:“我能使用法术……简单的咒语我绝不会念错!”

  他的双手举起到胸前,做出了施法的姿势。洛萨对此倒是很好奇,他想看看卡德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抗,于是他往后退了一步:“那就来试——”

  他的话没说完,卡德加手中已经爆出了蓝色的光。距离太近了,洛萨来不及判断那到底是什么,他的动作快于他的意识让他举起了那面圆盾,现在的卡德加太不稳定了,他会使用出什么样的法术洛萨完全猜不到,他只能指望这面矮人送给他的圆盾能抵挡住卡德加的这一击——这“鬼知道是什么”的一击。

  奥术的能量撞在了盾牌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这撞击的感觉洛萨似曾相识,震得盾牌嗡嗡作响。在这阵动静终于结束后,洛萨小心地把脑袋从盾牌后面挪出来,面前的卡德加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焦急地转动视线,小腿的位置突然传来了被碰触的感觉。

  洛萨低下了头,他看见——他看见一只小狗。

  这只小狗的个子还没到洛萨的膝盖,浑身被棕色的短毛覆盖,正睁着一双泫然欲泣的眼睛看着洛萨。

  “……卡德加?”洛萨犹豫着蹲了下去,小狗正用脑袋顶他的腿,听到他这么喊,激动得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又趴在了他的鞋上。洛萨放下了手里的武器,把小狗抱了起来,小狗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凑到他面前,舔了舔他的鼻尖,然后迅速闭上了眼睛。

  小狗哭了。

  洛萨可从没见过狗流眼泪,他吓了一跳,把小狗抱在怀里,一边揉脑袋一边问:“你刚才用变形术了?变形术可以变狗?”

  小狗睁开眼睛,将前肢伸直到自己眼前,看清楚自己的爪子后叫了几声——然后又迅速把脑袋埋进了洛萨的臂弯。

  这可太棒了。卡德加把自己变成了小狗,洛萨从不知道变形术还能把人变成狗。卡德加为了逃避近战的训练,不惜把自己变成了狗!洛萨摸了摸卡德加的——小狗的脑袋,对他说:“我向你保证,今天的训练结束了,等你变回来了也不会再开始的。”

  卡德加曾把大牢看守变成过羊,再后来,他把自己也变成过羊——全拜洛萨的那面圆盾所赐。他把自己变成羊的那一次,洛萨跟他说了好久的话他才变回来,什么一分钟就能恢复那都是骗人的。

  现在,洛萨也不知道卡德加要维持小狗的样子多久,他只能尽量安慰沮丧得都不肯把脑袋抬起来的卡德加:“没事的,上次你变成羊,半小时后不也变回来了么。”

  卡德加闷着头汪汪叫了几声,然后抬起了头。洛萨帮他擦干净眼泪,抱着他站了起来,在房间里看了看,最后还是把卡德加放在了小床上。卡德加用陌生的四肢踩着床铺绕了几圈,然后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把腿弯折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让他费了好一番功夫。洛萨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坐在床上微微发抖的卡德加,忍不住伸手过去摸他。

  卡德加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卡德加的毛很短,但非常柔软,摸上去很舒服。洛萨从他的头顶开始往他的后背摸去,抓到了尾巴,这让卡德加有些警觉地伸长了脖子,洛萨揉了几下,抚过他的尾巴又往回抚摸,逆着毛生长的方向推回头顶,短而密的毛堆在了他的虎口,让他几乎迷恋上这种感觉了。

  “变形术把你的衣服也一起变掉了?”洛萨一边抚摸一边问卡德加,虽然他知道卡德加没法回答他。他看着卡德加耷拉着的两个耳朵突然竖了起来,大概是摸到了特别舒服的地方,他趴在床上,脑袋落在前肢中间,眼睛都半眯了起来。

  似乎变形术不只是改变外形,还能让中术者拥有被变形的动物的习性。洛萨将手移到了卡德加的下巴上给他轻轻挠,他不由自主就仰起了下巴,嘴巴微微张开,小巧的舌头露了出来——接着他的身体向一边倒去,露出了肚皮,他肚子上的毛是白色的,看上去就像上好的毛毯一般光滑柔软。

  洛萨将手落在了他的肚子上,摸到了他的心跳——小狗的心跳很快,呼吸也比人要急促,然而最关键的是,卡德加的肚子凉凉的。洛萨养过动物,狗的体温很高,卡德加现在的体温显然不是一只正常的狗应该有的。

  洛萨皱着眉说:“你怎么还是这么凉。”他拉开被子将卡德加裹在里面,看到卡德加正在不停颤抖。

  洛萨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很亮了,他该去暴风城的王宫了。原本他想要让卡德加穿好皮甲、带着武器跟他一起去王宫,洛萨会找个士兵来教他训练,然而现在他变成了一只小狗。卡德加还要多久才能恢复?洛萨对此一无所知。也许他可以抱着小狗去王宫,但万一在路上恢复了怎么办?小狗的体温很低,甚至比卡德加本身还要低,洛萨猜想也许是因为他没了衣服——他的毛也太短了,这根本不保暖。

  洛萨站了起来,卡德加抬高了脑袋看着他。他的表情让洛萨几乎于心不忍,但他必须离开了,尽管他也不放心把还是一只小狗的卡德加独自留在家里。

  “我得走了,”洛萨跑去厨房,找到一些面包和几片火腿,他把火腿夹在了面包里,放在盘子上,盘子就搁在卡德加床边的桌子上,然后他看着卡德加,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希望你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恢复正常了。”

  卡德加冲着他叫了几声,小狗的嗓音听起来脆生生的,满是对自己未知命运的恐惧。洛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摸他的脑袋,虽然他不知道卡德加的法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现在也只有相信他了。

  “乖乖待着,我会回来的。”洛萨看着卡德加湿润的眼睛,他咬咬牙,走出了家门。

  洛萨离开暴风城也不过一周有余,但他一回到王宫,门口的卫兵立刻对着他行了一个相当激动的军礼。洛萨朝着士兵点头,他走进王宫,目标是作战指挥室,只是他刚走到楼梯口,就被一个显然等候已久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我必须得守在这里才能逮着你。”塔瑞亚微微仰起脖子,平静地看着洛萨。

  洛萨停下了脚步,在看清塔瑞亚之后,开始回忆上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上次把瓦里安王子从洛丹伦带回来的时候,他把王子交给了他的母亲,在那之后洛萨前往王宫就只顾着开会……他猜想着是否因为自己忽略了家人而惹得塔瑞亚不愉快,迟疑着问:“我……忘了什么事情吗?”

  塔瑞亚叹了口气:“我担心你是不是真的忘了什么。你去赤脊山之前把卡德加给关起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洛萨真的陷入了回忆之中——好像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了,因为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这甚至提醒了他,他一直都没仔细问过卡德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不过从塔瑞亚的态度来看,大概这事儿塔瑞亚也帮了点忙。

  “是你帮他逃出来的?”洛萨问,塔瑞亚摇了摇头,随即又露出了严肃的神情:“是瓦里安把他救出来的,他告诉瓦里安他去帮你了——洛萨,”塔瑞亚顿了顿,很明显,接下来的讲话将会是一场教育,洛萨年轻的时候没少被自己的亲妹妹这样数落过,他后背都开始发痒了,但他也只能继续乖乖地听着塔瑞亚说话,“你不应该这样做——你不能没有理由地囚禁别人,尤其在瓦里安的面前。你必须得做出好的表率。”

  “……我有理由。”洛萨应付不来这样的塔瑞亚,他说话的时候视线移到了塔瑞亚背后的墙上,但他知道塔瑞亚的视线还瞪在自己脸上。

  “什么理由?因为他没法保护自己?”

  洛萨把视线移回到塔瑞亚的脸上,他有些吃惊:“他这么说的?”

  塔瑞亚看着他,又叹了口气,没有理会洛萨的问题:“你没有理由,不然你不会把他囚禁在高塔上,而不是丢进大牢,”她说完这句,稍稍压低了声音说,“你对他是不是太苛刻了,洛萨。你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做得都不一定有他好。他不是小孩子,也不是……”

  塔瑞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洛萨立刻就猜到她没说完的话。他露出苦笑,垂下了自己的视线:“我从没把他当成小孩子。”

  “是吗?”塔瑞亚摆出端庄的微笑,“那他人在哪儿呢?就你一个回来了吗?”

  洛萨心里发起了慌,他把卡德加带回来了,但现在的卡德加可能不太乐意见人。他脸色僵硬地说:“他……在我家里休息。长途跋涉对法师来说有点辛苦。”

  塔瑞亚的微笑终于变得鲜活起来,她点了点头说:“太好了,我得去看看他,瓦里安都有些想念他——”

  “不,不不不,”洛萨打断了她,“长途跋涉对法师来说非常辛苦——不用去看他,真的不用了。他现在需要安静地休息,”在看到塔瑞亚露出怀疑的表情后,洛萨立刻补充,“我保证我把他全须全尾地带回来了。”

  塔瑞亚盯着他,过了会儿说:“你的态度真可疑。”

  “我没必要骗你,”洛萨毫不犹豫地说着谎,在看到瓦利斯从远处朝他走来时,他扶着塔瑞亚的肩膀,又对她说了一次,“别去打扰他休息,等他恢复了,我一定带他过来。”

  洛萨说完就不得不走了,尽管一个人站在原地的塔瑞亚眉宇间还在怀疑他说的话。

  暴风城的王后如果想做什么事情,那大概没人能拦得住,何况洛萨这种说话的方式只会让人更想一探究竟。洛萨刚进到作战指挥室时,心里还在担忧塔瑞亚肯定会跑去他家查看卡德加的情况——过去她可没少去洛萨家里,理由不外乎是关心尚且年幼的卡伦,而现在,她又把这种关心给延伸到了卡德加身上。

  繁忙的工作是一种很好的健忘药,与各个国家的代理人开了一整天冗长的会议后洛萨只觉得头昏脑涨。他离开了王宫,天都已经黑透,这会儿他才开始察觉到一些不对劲:这一整天卡德加都没有出现。

  洛萨急急忙忙地回家,打开门就大喊:“卡德加!”房间里极其安静,绝不是有人在家该有的样子,洛萨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甚至连床底下都看了,但是在哪儿都没找到卡德加的身影。

  卡德加不见了。洛萨不太愿意相信卡德加这是又跑了,毕竟他这回可没有任何逃走的理由了。他这是去哪儿了?让洛萨尤其在意的是,卡德加是以什么状态出去的?是一个法师,还是……一只小狗?

  洛萨注意到两张床上各放着一条叠好的崭新毛毯,边缘光滑平整,中间还有用极细的暗线绣着的狮子,这精致的绣工显然出自王宫。

  塔瑞亚果然来过了。

  洛萨走的时候把卡德加——小狗放在了床上,现在床铺已经被整理过了。塔瑞亚也许知道些什么——洛萨立刻出门又往王宫跑去,现在还不太晚,但愿塔瑞亚还没休息。

  洛萨回到王宫的时候遇上了正带着个侍女往寝宫走去的塔瑞亚,她换了轻简许多的长裙,外面罩着一条厚实的毛皮披风,神色看起来相当的疲惫。她看到洛萨返回王宫,立刻停下了脚步:“我以为你还是比较坚持住在自己家里。”

  “是的,我……我看见你给我送了毯子,我想来向你表达一下感谢。”就连洛萨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话,但他硬着头皮说完了,看见塔瑞亚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

  “你真是吓到我了,洛萨。”塔瑞亚示意身后的侍女先走,洛萨看到侍女手里端着一个罐子,虽然盖着盖子,但洛萨能闻到隐隐约约的肉香,他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等等,”他叫住侍女,侍女不明所以,看着洛萨又看着塔瑞亚,塔瑞亚等着洛萨的解释,洛萨指着罐子说,“夜间加餐?”

  塔瑞亚笑了笑回答:“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我下午去你家的时候——”她停了停,看着洛萨,洛萨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他猜想自己的脸上大概已经快要挂不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塔瑞亚的笑容突然透出了那种一切都尽在掌握的安然,“我看见你养的小狗躺在床边的地上,全身都快冻僵了。”

  洛萨伸手抓住了塔瑞亚的手臂:“他在哪儿?”

  塔瑞亚看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臂的洛萨的手,稍稍转了个身往寝宫走去,洛萨赶忙跟了上去,塔瑞亚边走边说:“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狗了。”

  “就在最近……”洛萨松开了手,“你把他带回来了?”

  “我总不能看着它冻死吧。”塔瑞亚带着洛萨进了寝宫,穿过几条走廊,推开了浴室的门,房间里扑面而来的热气让洛萨一阵眩晕。

  “再等一下,妈妈!”

  洛萨看见爱达丽奥和瓦里安背对着门围在一个不大的木盆前,木盆里装满了热水,以及一只正在不停扑腾哀嚎的小狗。

  洛萨几乎要晕厥了,他看见卡德加望向他的眼睛里在大喊救命。他竭力保持镇定走了进去,站在他的外甥和外甥女身后,清了清嗓子。

  两个孩子听见声音转过身来,看到洛萨后都愣住了,还是爱达丽奥先站了起来,顺便拉了一下她的弟弟。

  “舅舅,”爱达丽奥先开了口,“您的小狗冻坏了,我们想给它洗个热水澡会好一些。”

  瓦里安一个劲儿地点头,可是手还不愿意离开他一直摸着的小狗的脑袋。

  洛萨在两个孩子中间蹲下身去,用两只手抱住了扒在木盆边缘就快要坚持不住掉下去的卡德加,他在洛萨的手里瑟瑟发抖。洛萨看了眼身后站在门口的塔瑞亚,又看了看两个孩子,他们的视线都粘在小狗的身上,几乎没人在看洛萨。

  “你们……做得很好,谢谢你们,”洛萨打断了他们对小狗的全情投入,“接下来就让我来接手吧,”他停了停,发现周围的人都没有离开的迹象,只能硬着头皮把话挑明,“我来帮他洗澡就行了。”

  瓦里安有些失望地放开了手,然后他又不甘心地问:“那我们在旁边看着可以吗?”

  “会弄湿衣服的,”洛萨坚决地说,“给他洗澡是个体力活。”

  瓦里安似乎还想说什么,塔瑞亚在门口喊他们:“爱达丽奥,瓦里安,来吧,给你的舅舅和他的小狗一些独处的时间。”两个孩子听话地走了出去,一步三回头地盯着洛萨手中还在抖个不停的小狗,洛萨很感激地朝塔瑞亚微微点头,塔瑞亚笑了笑,在孩子们都走出去后,就把浴室门给关上了。

  洛萨听见他们走远了,伸手摸了摸水温,就把卡德加往水里按。卡德加不停挣扎,洛萨皱着眉头说:“你是狗,狗不怕水的,等你的身体泡热了我马上帮你擦干——”

  卡德加发出了短促尖锐的叫喊,小狗的声音在整间浴室里回荡,洛萨只能捏住他的嘴,扶正他的身体让他的脑袋露出在水面上,将他的身体浸泡在热水里。他抚摸着小狗的身体,小声安抚他:“水不会没过你的脖子的,别乱动就行了,在这儿等着,我去拿毛巾过来……”

  他去取毛巾,就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洛萨听见背后传来哗哗水声。他迅速转回来,看见那个木盆变小了——全因为里面承载着的人的衬托。

  盆里的小狗变回了卡德加,他半个身体泡在水里,从头到脚湿透了,正在不住地咳嗽着。浴盆里的水被挤出一大半,现在还在因为他的动作而不停有水洒出来。洛萨走到他边上想把他抱出浴盆,但卡德加此刻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伸出手抓着洛萨的肩膀,上半身的力道都压在了洛萨身上,洛萨使劲拽他,脚下却踩到了从浴盆里涌出来的水,他脚下一滑,拉着卡德加一起摔在了地上。

  “噢……”洛萨躺在地上,他头晕眼花,这一下摔得不轻,尤其卡德加的重量还都压在了他身上。摔在他身上的卡德加努力撑起自己身体,只不过全部湿透的衣服牵制了他的行动力,离开热水后身上的热量也在迅速流失,那些湿衣服马上就变凉了,贴在身上让他冷得不住发抖。

  卡德加剧烈的颤抖全都传到了洛萨的身上。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扶着卡德加坐起来,开始帮他脱衣服。卡德加眼里全是惊恐,他连话都说不利索,还想要阻挠洛萨的动作,洛萨捏着他的脸说:“快脱了,不然真的要冻坏了。”

  卡德加哆嗦着点头,自己也开始解衣服,脱干净之后洛萨用毛巾把他全身裹住了,一层不够又多裹了几层,直到卡德加的颤抖总算不至于把毛巾给抖下来。

  洛萨擦了擦满头满脸的水——根本就分不清是汗水还是卡德加身上的水,他的腰和背隐隐作痛,大概是刚才摔到了。他拿了个矮凳过来,在卡德加面前坐下,现在他终于有时间审视这个年轻的法师了,他战战兢兢地缩在毛巾堆里,看起来就像一只刚被从水里捞起来的小狗。

  洛萨问他:“怎么回事?我是说,你的变形术——这真的是变形术?”

  卡德加点了点头,洛萨有点闹不明白这是他在点头还是他在发抖,他按住卡德加的肩膀,卡德加又点了一下头。

  “这正常吗?这么久?”洛萨摸了摸卡德加的脸,他的头发里还在不停有水流下来,洛萨擦掉他眼睛附近的水,卡德加控制不住地眨眼,睫毛划过洛萨的指腹。

  “不太,不太正常,”卡德加说着,声音里没什么底气,在看到洛萨的表情变得严峻之后,他立刻补充,“但我已经在恢复了,很快的,很快……就好。”

  洛萨的手指慢慢移动到了卡德加的耳后,指尖插入发丝,轻轻摩挲。他还依稀记得卡德加是只小狗时那一身短毛的触感,特别轻柔地刮过掌心,密实又暖和。

  “你是个小狗的时候很讨人喜欢。”洛萨回想起爱达丽奥和瓦里安粘在卡德加身上的视线,他们大概是爱死了这只小狗了,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很喜欢,虽然这只小狗一直都处于一种惊慌的状态里,但长着柔软皮毛的小动物——大概没人能抗拒。

  “这不是……不是我的本意。”卡德加说完就抿住了嘴唇,看起来有些痛苦地垂下了脑袋。洛萨靠了过去,抚摸着他紧绷的嘴唇,忍不住靠近了吻他,卡德加的嘴唇仍旧在不住颤抖,洛萨只能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好一会儿之后,他总算平静了下来。

  “不过如果要我选的话,”洛萨的食指轻轻从卡德加的眼角滑落到他的嘴角,“我觉得还是人更好一些。”

  卡德加的脸渐渐红了起来——他的身体热了,皮肤表面都有了热度。洛萨喜欢这温度,这让他的掌心都充满了又麻又痒的触感,好像有一整队的蚂蚁列队走过。

  洛萨的心里也跟着痒了起来——他受不了卡德加那种渴求的眼神,可能他自己都没感觉到那有多致命。洛萨抚摸的手势变得暧昧起来,卡德加甚至侧过脑袋去迎合他的手掌,然而卡德加身上披着的毛巾却让洛萨相当的发愁。

  他们现在在王宫的浴室里,而且更重要的是,卡德加是以一只狗的身份来的,没人知道他现在在这儿。

  洛萨看了看边上的湿衣服,有些苦恼地摇头:“你的衣服都湿了……等会儿你要怎么出去呢?”

  卡德加愣了几秒:“……我可以烘干——”

  “想都别想,”洛萨捂住了他的嘴,“未经我的允许,不得使用法术。”

  卡德加在洛萨的手掌下艰难说话:“那我要怎么回去?”

  洛萨想了想,说:“或许你可以……再把自己变成小狗?”

  卡德加的脸上的血色一下子都褪光了。

  *

  这天晚上,爱达丽奥和瓦里安看到洛萨从浴室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穿着一身士兵制服的卡德加,因为不习惯,他一直在拉拽制服的领子。

  爱达丽奥和瓦里安惊呆了,他们不记得卡德加是什么时候来的。洛萨跟他们打了招呼准备离开,瓦里安鼓起勇气问他:“舅舅,小狗去哪儿了?”

  洛萨指了指身后捧着一大堆衣服的卡德加:“包在衣服里了。”

  “不会憋坏吗?”

  “不会的,我们有分寸。”

  “但是……”瓦里安忍不住又问,“卡德加是什么时候来的?”

  卡德加望向瓦里安,视线刚接触上,他就把脑袋转开了:“我……我传送过来的。”

  “为什么?”

  这问题看来不是很好回答,因为卡德加张开了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洛萨替他回答了:“他怕我不会给小狗洗澡。”

  “可是——”

  瓦里安还想问什么,是塔瑞亚将他打断了。她冲着两个孩子喊:“好了孩子们,该睡觉了,让你们的舅舅和卡德加快些回去吧。”

  瓦里安和爱达丽奥只能依依不舍地和舅舅卡德加还有他们手里抱着的那只小狗告别——他们都期待着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一天,还能和这只小狗一起玩耍。

  洛萨对此心知肚明——

  只怕他们要失望了。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d09782c

15 Nov 2016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