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5

漫长的冒险

#洛卡#

关于艾泽拉斯的地理和生物分布和国家状况,也找了挺多资料去看,但现在也不知道最终电影的全局设定是啥样的,所以我这一章又开始瞎写了orz

最后一段有一点点肉渣……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洛萨和卡德加没有在闪金镇的前线哨所逗留太久。

  新的瞭望塔没用几天就搭建完成了,比原来更高,塔底有梯子直通塔顶,顶部设有瞭望室,每天都会安排人在里面执勤。洛萨原先和图拉扬订立的信号是最简单的燃烟和旗语,所以塔顶安置着单筒望远镜,可以看到最近的联络站的瞭1望塔。卡德加提出可以使用更便捷直观的信号系统,事先制作燃烧筒,将复杂一些的信息用魔法封在里面,需要使用的时候,只要直接点燃对应的燃烧筒,即可释放出含有特殊图形的烽烟,几乎肉眼就可以看清这些烽烟所描绘的信息。

  卡德加帮着制作了几个燃烧筒,但使用魔法封入信息的过程洛萨却绝不敢让他去做。所以最开始的几个燃烧筒只是在燃烟里掺了颜色,洛萨挑了一个点燃,在单筒望远镜里查看图拉扬那边的反应,他看到的是图拉扬握着旗子发愣。

  洛萨派了人去赤脊山,把燃烧筒的情况传达给图拉扬。他看到比第一个联络站更远的地方也有燃烟飘起,知道图拉扬已经建成了新的联络站;信号从远处一级级传来,洛萨透过望远镜看到图拉扬那儿的旗手挥出的旗语代表的意思是“矮人”。看来他们已经和矮人接触上了,这让洛萨略略放下心来。

  然而事情是永远做不完的——洛萨带着卡德加,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暴风城。卡德加回去是为了让身体尽快恢复,洛萨回去则是为了工作——回到王宫意味着要面对一大堆远比带兵出征更加复杂的问题。艾泽拉斯的统治者们为了联盟的事宜齐聚一堂,但直到现在,对人类联盟这个想法表露出真诚的支持的人,依然十分有限。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他出于对洛萨个人的信任,答应派出一些矮人勇士,但人数应该不会太多,而且洛萨推测多数应该是技术兵种——事实也确实如此。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和吉尔尼斯的领主吉恩,这两位倒是明确表达了愿意加入人类联盟,并且会派出可观的兵力,供联盟总指挥洛萨调遣。洛丹伦和暴风城一直保持着密切而又友好的往来,两国的国王向来有着不错的私交,洛萨非常清楚泰瑞纳斯的为人,他是个好人,在知道了兽人大举入侵、莱恩为了拯救自己的国民不幸战死后,他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洛萨的边上。而吉恩,这位历来以固执、自傲、暴躁闻名于各国的领主,洛萨本以为会在他这儿吃尽闭门羹,却没想到竟是他第一个说出了参战意愿——洛萨甚至担心他是不是一时冲动,因为就连泰瑞纳斯也没有把参战的想法说得那么直接。

  对所有其他国家的统治者来说,兽人都只是一个虚无的概念,他们没有见过这种可怕的生物,有些人毫不犹豫地表现出了对洛萨描述事实的怀疑,认为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夸大其词。这确实是一件很难说明的事情,但是,若真的等到兽人出现在其他国家的面前,那一切就都太晚了——兽人的目的非常明确,而且,他们有着为了达成这一目的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和势必排除一切障碍的冷酷与残忍。若是不联合所有人的力量,面对这支恶魔一般的军队,实在很难有胜算——暴风城已经牺牲了好几支军团了,而那些全都是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军团。

  前些日子,洛萨依靠泰瑞纳斯的帮助,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各个国家的统治者们都召集在了一起。他们开了几天的会,组了一个调查队随他去查看了巨大的黑暗之门和兽人留下的营地,经历了与巨魔的战斗后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然而回去后,等待洛萨的依然是没日没夜的会议,虽说比之前那些对他完全没有信任、纯粹扯皮的会议要显得真诚了一些,但大多数人考虑更多的依然还是自己国家的利益。洛萨有时候能够理解,有时候又完全不能理解,同样的一个议题反反复复折腾掉了大量时间,而就在这些在口舌之中被浪费掉的时间里,兽人早已找到了新的盟友,甚至找到了新的落脚点,为他们发起新的进攻做起了准备——这些想法折磨着洛萨,他实在不愿意再在会议大厅里浪费哪怕一分钟了。

  会议结束了,统治者们都返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中有些人留下了代理人,作为与联盟之间的联系——至少所有人达成了一项共识,那就是必须加强所有国家之间的联系。这件事情现在算是初见成效了,感谢光明大主教法奥对洛萨伸出的援手,他派来的年轻圣骑士图拉扬在信仰上没有那么的狂热,但处理洛萨交给他的事务倒是很得心应手,在洛萨返回暴风城的这段时间里,靠着他们接到的矮人工兵们的帮助,图拉扬已经把联络站建到了燃烧平原。

  联络站很有用,这就好像将视线从暴风城伸展出去,可以看到更远距离的地方发生的事情。而那些发生在远方的事情又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回暴风城,不再像以前,即便是最快的信使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传递一份信息也要好几天。

  这些联络站确实发现了一些兽人留下的痕迹——那么多的兽人要生存,最快速的方法就是洗劫人类的村庄。遗憾的是当图拉扬他们发现时,那个处于赤脊山北麓的村庄里已经没几个活人留下来了。

  联络站传送过来的信息言简意赅,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不过洛萨猜想图拉扬肯定是又愤慨又难过,大概还恨不得自己领着人手去追兽人。但赤脊山脉太过宽广,图拉扬的人手也有限,目前为止,他尚未发现兽人的确切踪影。

  去悲伤沼泽扫尾的卡洛斯回来了,他们在那儿看到了一些行军途中临时搭建、随后被迅速废弃的营地,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什么收获了。这些线索和图拉扬传回的消息拼凑在一起,可以得出一个很清晰的结论,兽人确实从黑色沼泽大举迁往了悲伤沼泽,与巨魔相遇,然后他们一起继续向北进发,到达了赤脊山,在这儿他们藏得很好,大概是得到了巨魔的指导,看起来,他们还有继续北上的趋势。

  北面有什么?

  洛萨看着图书馆里的地图皱眉,北面是燃烧平原,是黑石山,虽然那儿的环境被火山和熔岩弄得燥热不堪,但要是从那儿迂回,翻越并不怎么高的丘陵,正可以突袭处于黑石山西南侧的暴风城。那儿也是继续前往北方的必经之路,而且黑石山里还有丰富的矿藏,打造武器很需要这个。不过兽人和巨魔若是想要开采,估计矮人们应该不会轻易答应吧。

  “你要去燃烧平原吗?”卡德加看着洛萨盯着燃烧平原已经有十分钟了,他很清楚洛萨这是要干什么,这和他自己上次盯着地图看简直如出一辙,洛萨的眼神都快把地图上的那个位置烧出个洞了。

  洛萨把注意力从地图上移到了卡德加身上,年轻的法师正在看一本法师的传记,他的手边还堆着好几本书。洛萨严令禁止卡德加使用法术,但这禁令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其实洛萨自己也不知道。卡德加现在使用法术的状态只能用可怕来形容,他不是不能正确念出咒文,而是他的力量失控了——这听起来好像不错,法术将会发挥几十上百倍的效果,但如果一直这样,他自身是否会被魔法吞噬?事实上,一直到现在,洛萨依然对发生在守护者之塔中的战斗的最后场面耿耿于怀。

  那种绿色的、被称为邪能的东西……从麦迪文的身上喷涌而出,全部涌进了卡德加的身体里。那是一种力量吗?最后,那些仿佛源源不绝的能量从卡德加身上迸发开来,扩散到了整个卡拉赞,那些又是全部吗?会不会还有一些残留在卡德加身体里——使得他最终变得像麦迪文一样,被污染,被腐蚀,最后将不得不由洛萨亲手打倒他?洛萨反反复复地查看过卡德加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绿色,这让洛萨安心了不少;但自从卡德加跑去守护者之塔又好不容易逃出来,在那之后就被无休无止的噩梦折磨、再也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法术,洛萨的这种担心又渐渐在他心里抬头了。

  求证是一个可怕的过程,你根本不知道你探查到的真相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恶魔。洛萨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他不想去探究真相,至少目前不想,他禁止卡德加使用法术,似乎只要这样做了,就算他的身体里真的还残留有邪能,也绝不会跑出来为祸人间。

  “洛萨?你在那儿吗?”卡德加走到洛萨面前,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他的手摆到第三下的时候洛萨捏住了他的手腕:“你觉得我会去哪儿?”

  卡德加说:“你的心已经飞过去了吧?燃烧平原。他们去那儿干什么呢?”

  洛萨松开了卡德加的手,很耐心地给他解释一些法师可能会忽略的实际问题:“想象你是这样一支要抢夺地盘的军队,你会干什么?你要修建据点,你要扩军,你要粮草,你要切断敌人各个军团之间的联系——兽人刚出现时的据点黑色沼泽已经枯竭了,现在他们有巨魔帮忙,巨魔了解艾泽拉斯,在许多事上可以帮到兽人,但他们还会需要更多的兵力,他们要发展其他盟友,甚至,还有一种可能,兽人想要有第二个黑暗之门……”

  卡德加露出震惊的表情:“他们没有帮手了——靠他们自己没法打开那个门。”

  “巨魔里也有萨满,”洛萨耸了耸肩,“也许他们会搞出什么更可怕的仪式。”

  卡德加陷入了沉默,显然他被洛萨说的这种可能性给吓到了,而这种可能性也并不是不可能——没人知道那个叫古尔丹的术士到底对打开黑暗之门的方法掌握到了什么程度,“没有帮手无法开门”的结论也只是建立在假设之上。兽人不会甘于在这片土地上自生自灭的,他们要活下去,动静只会越来越大。

  洛萨留了些时间让卡德加消化刚才他说的话,接下去说的话大概是为了安慰卡德加:“我调了一支军团去黑石山,本来那儿不是我们的领地,派兵过去有些麻烦,不过你瞧,建立联盟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我走过那条路,”卡德加终于从自己的可怕想象中回过神来,他定了定神,似乎是想让自己说接下来的话时不要太磕磕巴巴,“我,我听说,那里,那里有龙。”

  “你怕龙吗?”

  “我不知道。”

  卡德加回答得很坦然。其实就算换洛萨自己,估计他也会回答不知道。虽然没几个人亲眼见过,但黑石山一代有龙的传闻一直长盛不衰——那种庞大的生物有着展开以后几乎能遮天蔽日的宽阔双翅,漆黑的身体里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张开口喷出的火焰能将遇到的一切化为灰烬。想必在龙的眼里,其他生物大概都只是打个喷嚏就能弹走的蝼蚁。面对这种生物,如果说自己一点都不怕,恐怕是骗人的,但恐惧也并不是一种完全不好的情绪,适度的恐惧让人警惕,能够冷静下来去审时度势,而不是盲目冲锋,最后反而丢了性命。而且,反过来想想,如果龙对人类是一种威胁,那么对兽人也一样。

  “你希望遇上龙吗?”

  卡德加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从没见过活着的龙——”他的好奇心大概是一种本能,而这种本能可以一瞬间激活他的整个身体。看到他变得这么精神,洛萨的心情也高兴了起来,不过很快卡德加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我们要去吗?黑石山。”

  洛萨点头:“是的,我们,你和我,一起去……我们明天出发。我不想再跟在兽人的屁股后面了,所以这次我们要从这儿——”他指着地图上,暴风城东北方向的连绵丘陵说,“从这儿直接过去,希望我们能赶在他们前面。”

  “明天。”卡德加重复了一遍,他盯着洛萨手指的方向,眼神看起来颇有些不安。他的腮帮子因为沉思而显得鼓鼓的,洛萨几乎要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他的手抬了起来,挪到了卡德加的脸边上,最后他改变了注意,让手落在了卡德加的脑袋上——他的头发柔软又好闻,苹果香皂的味道随着洛萨手指的动作而被唤醒,洛萨出神地揉了一会儿,直到卡德加把视线移向了他。

  “图拉扬也会过去的,”洛萨迅速地松开了手,装作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会跟我们在黑石山附近会合。”

  “谁?”卡德加认真想了想又说,“之前你在图书馆门前指教过的那个圣骑士吗?”

  洛萨笑了起来:“我打赌你没见过圣骑士,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我觉得你会喜欢他的。噢,他好像也没接触过什么法师。”

  洛萨说完这些,回头看了一眼书桌,卡德加的羽毛笔和墨水还摊在桌子上。他把手伸向了羽毛笔,卡德加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洛萨正在帮他收拾笔具,他这才赶忙自己也整理了起来,一边整理一边看了看窗外:“天都没黑,洛萨。”

  “嗯。”

  “你要用这个图书馆吗?”卡德加很诚恳地问道。

  洛萨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他看着理好了背包的卡德加,终于明白了他的疑惑在哪儿。洛萨摇了摇头说:“我不用。我让你理东西是让你跟我一起回家。”

  “……什么?这么早?”

  卡德加震惊的样子洛萨百看不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洛萨就见识过了,卡德加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那让他的眼睛看上去圆溜溜的,像个警觉的小动物,眼神里还有一些让人会心软的东西。洛萨伸手到卡德加的肩膀,帮他抚平了衣服的褶皱,然后对他说:“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饭,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晚饭了吧。”

  卡德加的脸腾地红了——圣光在上啊,洛萨忍不住忏悔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到底触到了卡德加的哪里。他们一起走出图书馆,走到王宫门口和卫兵道别,沿着不太热闹的街道慢慢往回走,路上洛萨还买了一些食材,一直到他们回到洛萨的家里,卡德加的脸还是红的。洛萨都有些心疼他的脸了,这一路走回来也花了不少时间,洛萨真担心卡德加的脸会被烧坏。

  他们一起吃了饭,洛萨烧热水泡了个澡,他本想叫卡德加一起的,但生怕他又因为害羞而手足无措——尽管洛萨非常享受看他这样,但长途远行之前最好还是安静地休息,所以最后他只是让卡德加帮他加了热水。

  他们休息得很早,考虑到明天一早就要出门,前去的地方也不怎么安全,需要打足十二分的精神。洛萨躺上床,看见卡德加很自觉地爬上小床躺平了,不觉哑然失笑,朝着他伸出了手,他探出上半身,手指一直向前延伸,最终碰到了卡德加的耳朵。

  卡德加缩了缩脖子,避开了洛萨的手指,他转过头去,小声说:“晚安,洛萨。”

  “晚安。”洛萨把手收了回来,指尖贴住了自己的嘴唇,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以为这一夜会飞快地过去,但多年的军旅生涯让洛萨很容易睡着,也很容易被惊醒。他很快就被一团身躯给弄醒了,卡德加钻到他的身边,小声说:“我……我很冷。”

  天是越来越冷了,集市里新鲜蔬菜的价格上涨了,落叶彻底淹没了道路,用力吸气时,冰凉的空气鼓进肺里,凉意直接从心底浮起。但洛萨知道卡德加现在在撒谎——他的身体热乎乎的,终于不再是刚从卡拉赞回来时那样冰冷得好像失去了生气一样,只是他的这份体温选在此时此刻靠在洛萨的身上,却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洛萨伸出手抱住卡德加,手指轻轻挑开他的衣摆触到了他的皮肤,比隔着衣服更热,甚至有些粘手。

  “我觉得你比我热多了。”

  卡德加的身体缩在洛萨的怀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久到洛萨以为他睡着了,他才犹犹豫豫地开口:“对不起,我怎么也控制不了……我……”

==============我是肉渣的分割线==============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81676/chapters/19836361


如果打不开AO3可以看↓:

如何打开AO3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d42f97b

26 Nov 2016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