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6

漫长的冒险

#洛卡#

这次更新拖了太久了真抱歉……

不知道电影打算怎么表现图拉扬所以我又开始纯我流脑补了……以及艾泽拉斯地理依然在瞎脑补呢_(:зゝ∠)_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阔别已久的飞行让卡德加的心情有些忐忑。

  上一次他随着洛萨搭乘狮鹫从洛丹伦回来,真要算时间的话好像也没有过去太久。但在那之后发生了太多事情,时间便也被拉长了,记忆里被更多新的内容塞满,关于狮鹫的那些部分倒是被压在了最下面。

  卡德加跟着洛萨骑过几次狮鹫,他也有过那么一次机会,独自骑着狮鹫去往肯瑞托。那会儿他的头脑里被紧张的情绪给占据了,压根儿就忘了自己对于骑狮鹫并不是很在行。事后洛萨费心教过他,但他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

  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就起床了,因为洛萨坚持必须为这顿早餐煮点热乎的东西,不然怕是支撑不住之后的飞行。他煮了小麦粥,在卡德加的粥上铺满了干果,卡德加只能委婉地向他表达粥有些太甜了。之后他们打点行装,洛萨强迫卡德加穿上一件兔毛夹袄,这是塔瑞亚以前送来给卡伦的,不过卡伦穿的次数很少,因为他更喜欢穿军队发给他的制服。

  洛萨帮卡德加理好领子,看着他,陷入了一种旁人难以介入的情绪之中。卡伦的个头和卡德加差不多,他不太乐意穿这个,总觉得这会让他跟别的士兵不一样,所以洛萨也根本没给他整理过衣领。至于卡德加,他看上去好像也有点不乐意,但他至少还默默忍着,只是被洛萨的视线看久了,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是……你的衣服吗?”

  “是卡伦的。”洛萨没打算隐瞒。

  卡德加好像有些吃惊,他抓着衣领一边解开一边说:“我不能穿您儿子的衣服……这不合适。”

  这反应也在洛萨的意料之中——自从他失去了卡伦,他周围的所有人对于提到他儿子这件事都变得小心翼翼,好像他是个脆弱的不讲理的父亲,涉及到自己儿子的任何事情都会让他变得情绪失控。洛萨立刻拉住了卡德加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他重新把衣领整理好,对他说:“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这衣服只有穿了才有价值。”

  卡德加没有再脱夹袄,两个人互相较劲就没完没了了,何况这件事也没到触及底线的程度——他抚平了翻开的领口露出的兔毛,然后把自己的斗篷给披在了身上。

  他们出门的时候街上依旧安静,就连商贩都还没开始一天的生意。雾气沉甸甸地灌满了街道,洛萨在其中撕开缺口走过去,卡德加得迅速跟上,不然雾气会迅速补上刚才的缺口。他们到了王宫,门口站岗的士兵显然已经知道洛萨一早就会来,立刻立正并且端正地行了礼。他们一早来王宫是因为狮鹫在这儿,专职的饲养员将狮鹫牵了出来,洛萨骑了上去,示意卡德加也赶快坐在他身后,卡德加爬上去后,两手虚抓着洛萨的腰。

  洛萨把他的手往前拉了一下:“抱紧点。”

  卡德加只能照着洛萨的意思紧紧抱着他的腰。他的胸膛贴住了洛萨的后背,就算隔着好几层布料,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体温。

  洛萨牵引缰绳,狮鹫发出短促的尖啸,随后迅速扇动翅膀,飞了起来。王宫在脚下很快地缩小,随着洛萨拉动缰绳,狮鹫朝着他们的目的地的方向飞了过去。

  天上确实比地面冷多了,狮鹫快速飞行的时候,冷冽的风扫过身体,就像被狮鹫用硬实的羽翅拍在身上。卡德加忍不住把洛萨抱得更紧,他从洛萨身后歪过脑袋看他,洛萨好像没感觉到寒冷,他还是保持着刚骑上狮鹫时的姿势,面色如常地把控着方向。

  卡德加在他耳边问他:“你不冷吗?”他不得不大声喊出自己的问题,高空的大风把他的声音都给吹散了。

  “习惯了就好!”洛萨也大声地喊了回来。

  “怎么习惯?”

  “经常飞行,多吃东西,还有,一天都不放松地坚持身体训练!”

  他最后那句话说得格外慢又响亮,说完还扭头回来,冲着卡德加眨了一下眼睛。卡德加知道自己这是又落入了洛萨的圈套,但他对这个倒是已经习惯了——他甚至笑了起来,低下头,轻轻用额头蹭了洛萨的额头一下。

  暴风城朝他们身后退去,狮鹫向着东北方飞行,越过了北郡山谷,掠过森林一隅。洛萨低头查看脚下,卡德加也学着他的样子往下看,脚下的艾尔文森林枝繁叶茂,但从他们的高度也几乎只能看到树冠。

  卡德加猜想洛萨大概是在观察先行派出的军团的行军情况,他尝试着仔细查看,这可太不容易了,暴风城的士兵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又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就算一整个军团出动,他们的行军依然是安静而又有序的,从高空中要想看到穿行于繁茂的树林下的暴风城军队,大概也需要相当的观察力。卡德加偷偷瞄了几眼洛萨,看到他盯着哪里,自己便也向哪里看,他看见树枝随风摇晃,但实在看不出这动静究竟是什么引起的。

  “你在看什么?”洛萨先开口问卡德加。

  “我想看看你前几天派出去的军团……”

  “你低估了行军的速度了,卡德加,”洛萨指着前面的丘陵,“他们应该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我们快一些,也许下午能赶上他们。”

  狮鹫飞到了丘陵之上,洛萨仍旧在观察下方。这片丘陵始于暴风城的脚下,严格地说,暴风城正是建在一片平缓的高地上,高地延伸出去,渐渐被时光切割成高低不平的样子。这里的视野比起树林要开阔了不少,但卡德加看了一会儿,还是没看出什么。

  他问洛萨:“你从刚才开始都在看什么?”

  洛萨说:“我在看兽人会从哪儿冒出来。”

  卡德加心里一惊,丘陵地形没有隐蔽,但是易于急行军,他见到过兽人,他们的身躯比人类高大太多,想必行走的速度也更快,何况他们还有那种巨大的狼作为坐骑,如果就如同他们推断的,兽人去往了黑石山,那么他们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越过丘陵,杀到暴风城下。

  丘陵之间有几条山谷,有暴风城的士兵在此设卡,不过对于兽人来说,这些关卡大概薄弱得不值一哂。洛萨有些焦虑,他恨不得和兽人来一场硬碰硬的正面交锋,但暴风城的兵力终究有限,而兽人的行踪,他们至今还未完全掌握。

  洛萨用脚后跟轻踢狮鹫的身体,狮鹫的脖子向前伸,身体拉长,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卡德加没法再看脚下的风光,只能紧紧抱住洛萨,感受着寒风撞在脸上,渐渐地脸都麻木了。

  下午的时候他们越过了丘陵,连带着超过了即将也要跨过丘陵的军团,到达了燃烧平原。从高空望去可以看得更清楚,燃烧平原的土地显现出与暴风城周边截然不同的样子,因为火山和地热的关系,这里的土地呈现出更深的黑色,但这黑色与兽人营地那种枯竭的黑色又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洛萨抓着狮鹫的缰绳在天空中盘旋了几圈,最后他找到了图拉扬建立的联络站,便牵引着狮鹫向下飞去。

  狮鹫伸出四肢,踩在地上,一边仰起头叫了一声,一边缓慢地扑扇了几下翅膀后收起,在原地站定。洛萨先滑下狮鹫的背脊,随后他把手伸向卡德加,卡德加没有去拉洛萨的手,他抬起腿学着洛萨的样子,顺着狮鹫身上的羽毛滑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骑士向他们走了过来,骑士冲着洛萨行礼:“长官,你来得真快……”他话说了一半才注意到正在洛萨身后安抚狮鹫的卡德加,“这位是……”

  “卡德加,这是图拉扬,”洛萨转身向卡德加介绍图拉扬,然后又拉着卡德加走到图拉扬面前,“这是卡德加,他是个,嗯,法师。”

  图拉扬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几乎就要到了让人觉得失礼的程度了,这反倒让卡德加好奇起来,想知道在这个圣骑士的心里,法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卡德加先把手伸了过去:“见到你很荣幸。”

  图拉扬回过神来,握住了卡德加的手,小心翼翼地,好像握着什么贵重的东西一样:“我也很荣幸,卡德加先生。”

  在他们到达之后没多久,暴风城的军人们也赶到了联络站的位置,所有人都忙碌起来,搭建营地,构建防御工事。在这期间,卡德加先从让图拉扬不要称呼他“卡德加先生”这一点开始努力。这起了一些效果,图拉扬终于意识到他们的年龄其实差不多,在他们坐在一起吃完了晚饭后,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先前的失礼,图拉扬还特地给卡德加泡了一杯宁神茶。

  燃烧平原的白天气温比别处要热,但是因为植被较少,热量不容易留存到晚上,夜里的温度反而低得厉害。到了晚上,值班人员得抱着厚厚的毯子去瞭望塔守夜,洛萨因为还有事情要和图拉扬讨论,所以他和卡德加没有住在军团的临时指挥所,而是住到了联络站里。在这儿床显然还是太奢侈了,目前所有人都打地铺——好在这联络站的屋子本来也只有图拉扬和另一个士兵住着,加上两个人的地铺空间还是足够的。

  洛萨询问了图拉扬这些天的收获,几乎可以说一无所获。矮人工兵被图拉扬派去另一片区域搭建新的联络站了,有限的人手让图拉扬无法派出更多的人进行更深入的搜查,所以他们还是以守着当前的据点为主。

  夜色渐深,晚上出去调查情况显然不现实,一切都得等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后才能进行。洛萨和卡德加一起在地上铺好铺盖,和衣躺在了地上。卡德加的边上就是图拉扬,年轻的圣骑士仰躺着望着房顶,表情看起来有一些严峻。

  卡德加看了看躺在自己另一边的洛萨,他闭着眼睛,呼吸声听起来平缓安宁。卡德加回想起下午和图拉扬刚见面时候的情景,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也许是洛萨向图拉扬灌输了一些奇怪的关于法师的看法。这可一点都不意外,卡德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和洛萨见面的时候他是怎样向自己表达敌意的,虽然那已经是挺久之前的事情了,而且现在回想起来,更多的是让卡德加觉得好笑。

  卡德加轻轻拍了拍图拉扬,小声问他:“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请说。”图拉扬的态度简直可以用端正来形容,这让卡德加心里有了一丝愧疚——也许他不该折腾这个虔诚的圣骑士,其实这个问题他完全可以问边上的洛萨——但他听见洛萨的身体微微移动的声音,显然洛萨也没睡着,而且他把身体也转向了他这边。

  这说明洛萨也在听。卡德加决定把这个问题问完。

  “你下午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惊讶?”

  图拉扬张开了嘴,但是一时半会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陷入了思考,思考到底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卡德加听见洛萨开始扭动身体——很好,他猜对了。看起来这件事和洛萨绝对有关。

  图拉扬斟酌了很久才开口:“我只是有些意外……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已经是一位法师了。我以为法师都是上了年纪长着大胡子,比较严肃的……那种。”

  图拉扬大概没有说出真相,因为卡德加听到了洛萨轻微的咳嗽声。不过如果卡德加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大可以直接去问问洛萨到底都是怎么说他的,现在他并不想难为图拉扬,所以他也没有追问下去:“嗯,我想万事万物变老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说完这句让他回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噩梦,卡德加一下子噤了声,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你是什么时候成为圣骑士的?”

  “我最初是个牧师,14岁的时候进入圣骑士学院。”图拉扬说这段话的时候有些羞涩,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过往普通到没什么可提的。不过正如洛萨先前所说,图拉扬确实是卡德加接触到的第一个圣骑士,他对这个职业所抱有的好奇是绝不会亚于图拉扬对法师的——基本上,只要是卡德加不知道的事情,他都想了解。

  “圣骑士学院在哪儿?”

  “在洛丹伦,我从小在洛丹伦长大,”说到自己的故乡,图拉扬显得很是自豪,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说句实话,这次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真巧啊,”卡德加说,躺平了身体轻轻叹了口气,“这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唔,也许是第二次,但要说自愿的话——那还是第一次。”

  “你是指离开达拉然吗?那个漂浮都市。”很显然,图拉扬对这片与众不同的土地也充满了好奇,他的声调都因此变得有些欢快了起来。

  卡德加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我能走这么远。”

  “离开家不太好受吧。”

  “什么?不,达拉然不是我家。”

  “呃?”图拉扬尴尬地发出了微弱的低呼,然后他问,“冒昧问一下,你是哪里人,卡德加?”

  “洛丹伦,”卡德加都能猜到图拉扬听到这个答案后露出的惊讶,“意外吗?我们是同乡哦。”

  过了好一会儿,图拉扬才开口说:“没想到。我应该想到的,你的口音还能听出来一些……”

  “还能听出来?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我6岁就去达拉然了,你现在让我回去洛丹伦我都想不起来我家在哪儿了。”这是卡德加第二次和人谈起自己的过往,上一次的交谈对象还是半兽人女孩迦罗娜,虽然洛萨在旁边全都听了去——这次洛萨也在旁边听着,这可真是惊人的巧合。

  卡德加听见洛萨在边上发出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没多久他就察觉到洛萨把他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他轻轻握紧,手指插到卡德加的指缝间,与他的手扣在了一起。洛萨应该是想安慰卡德加,因为他提到了自小离家的事情。但这种事情真的会让人伤感吗?其实也不一定。卡德加对家的记忆已经非常淡了,毕竟去了达拉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见过家人,他将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对魔法的学习之中——思乡之情是一种负累,会影响他的学习,而且,那种情绪根本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法师做事似乎很容易走极端,卡德加离开洛丹伦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现在他离开了达拉然,也是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回到那儿去。不过,在前不久的战事中,他曾有一次,回肯瑞托向他过去的老师们讨教关于守护者的一些问题。

  那会儿他还是骑着狮鹫去的,在那之后,那些老家伙们终于将传送术教授给他——从那以后卡德加就一直在想,在他于达拉然求学的11年里,没有一个老师教过他传送术,也没有一本他能接触到的教材上面记载过传送术——这一定是他们为了把小孩子们都牢牢困在漂浮都市达拉然而制定的邪恶策略。

  房间里一阵沉默,又过了一会儿,图拉扬问:“那你现在……住在哪儿?”

  现在轮到卡德加尴尬了,他突然意识到他现在其实是无家可归的——他到暴风城后,住过兵营,牢房,旅店,甚至还在王宫住过几个晚上,而现在,他住在洛萨家里——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毫不在意地说出口的答案。

  “我在暴风城……稍作停留……”

  “他住在我家里。”洛萨打断了卡德加的支支吾吾,他回答的态度倒是毫不在意。严格来说,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毫不在意说出这个答案的人,尽管这依然让卡德加的脸烧了起来——卡德加这会儿无比庆幸这是在一个漆黑的室内,没人会看到他的脸色。

  “真的吗?”图拉扬吃惊地喊了一声,“我,我真没想到……长官你还没睡。”

  “不欢迎我聊天吗?”洛萨在反问的末尾好像哼了一声,这让图拉扬的声音紧张起来:“欢迎,很欢迎。”

  “你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我会收留法师是吗?”

  “……是的。”

  “你不能让重要的人一直住在旅店里。”洛萨说完这句话,捏了捏握着的卡德加的手。

  卡德加慌不择言地辩解:“我没什么重要的……”

  “你很重要,”洛萨下了结语,没有留下任何辩驳的余地,他翻了个身,转向卡德加,望着他说,“不过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们两个都闭上嘴,立刻,马上,给我乖乖睡觉。”

  卡德加不敢把头往边上转分毫。这可真是难捱的一晚上。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d6b3236

08 Dec 2016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