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8

漫长的冒险

#洛卡#

新年第一次更新又这么慢呀_(:зゝ∠)_

故事终于接近尾声快要结束了……


*这一章最后的内容写得有问题,重写了一下……写的时候太仓促,忘了自己的设定orz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7.5 番外 Have a Little Rest(中场小憩)



Chapter 18


  卡德加在一阵抽搐中醒来。


  他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膝盖、手肘和额角尤其火辣辣地疼。他尝试着动了动身体,发觉自己被捆住了,捆得很结实,极粗的麻绳从他的胸口开始绕着他身体紧紧缠裹了好几圈,把他的手完全封死在了背后,双腿也被用同样的方式给捆住了。值得庆幸的是,他意识到自己的手脚还是健在的,似乎也没有骨头断掉,所有的疼痛应该都是擦伤带来的。


  他睁开了眼睛,周围的环境很黑,几乎看不清身边都有些什么。空气闻起来就像已经封闭了三十年的老地窖,陈旧腐败的味道让人作呕,但躺在地上的身体能感觉到地底下隐隐传过来的热量。卡德加想要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嘴也被用布条给绑起来了,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情况让卡德加有些惊慌,他知道这意味着他将绝无办法脱身,而目前,他甚至连自己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给抓住了都不知道。


  他开始努力回想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他与洛萨一起前往黑石山,在看上去荒无人烟的半山高地上突然出现了许多兽人战士,在那个陡峭的环境之下,卡德加根本想不到他们是怎么上来的……他记得洛萨带着的士兵们与兽人开始了战斗,他自己则遵照洛萨的指示爬向高处,以向地势较低处使用魔法。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卡德加的头脑里有一些混乱。一阵黑色的飓风,没错,黑色的飓风席卷而来,扇动着翅膀……那是一头黑龙,卡德加终于回想起这个恐惧之源,黑龙的双翅扇动出惊人的狂风,将他整个人都卷起,抛下了山谷。


  卡德加猛地闭眼,随后又睁开眼睛。他落下了山谷,却没有死——现在他真的没有死,甚至都没有受什么重伤,这比遇上了传说中的黑龙更加不可思议。不过既然他没死,他不免开始担心起留在高地上的洛萨和其他士兵们,他们在哪儿?他们躲过了黑龙的攻击吗?还是也像他一样,被不知道什么人给抓起来了,捆成一团,关在一片漆黑之中?


  卡德加忽略了一种可能。他连想都不愿想,好像如果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就会成真似的。他回避着这种可怕的可能性,胡思乱想了好一阵,最后叹了口气。


  这个地方的魔法流动不太正常,似乎是被滞塞了,卡德加难以依靠感知来判断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又在这里待了多久。他蠕动着移动了一小段距离,随后他的身体撞到了一些冰冷的硬物。他用头靠过去碰了碰,察觉到那是一些栏杆,很粗的石头栏杆,排得也挺密集,他的身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挤过去。他几乎丧气了,开始想法子让自己能躺得舒服一些,被捆在一起的双手试着结印,想要释放随便什么魔法——然而这些努力都失败了,他的手指连蜷缩起来都做不到。


  卡德加没了指望,他只能安静地躺着,脸挨着地面,那种隐隐而来的热量温暖着他的脸颊。他集中精力于这种热量上,仿佛是打发时间,想要知道这热量是从何而来,贴着地面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微弱的声音。


  很轻,但很平稳,这声音逐渐变强,带来非常微小的震动。是脚步声,卡德加抬起头张望四周,他看到某个角落有微弱的光,光芒慢慢变大,是摇曳的火光——那是一柄被人拿在手里的火把带来的光,火光之后,是一个身影。


  卡德加屏住了呼吸,那个身影朝他走来,他终于得以看清——是迦罗娜。


  卡德加有些吃惊,这个高挑的兽人女孩看上去和她离开他们时有了很大的不同,那时候她身上还是伤痕累累的,神情里也有许多的戒备和不信任,但现在的她身体健康,穿着一套轻巧的兽人护甲,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骨头制成的装饰品,她的样子很明确地告诉卡德加她正是这儿的主人,至少她所属的部落是,这让卡德加反倒有了一些安心,好歹他知道了自己是被谁给捆起来的。


  迦罗娜看到卡德加时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随后她眼神沉稳地望着他,对他说:“好久不见,卡德加。”


  卡德加猜想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大概就和当初刚被他们抓到的迦罗娜一样。他呜呜叫了几声,迦罗娜立刻走近了栏杆,将火把插在了墙上,她靠了过来,双手伸进栏杆触到了卡德加的脸,拉扯了几下他嘴上蒙着的布条,让那布条嵌到了他的牙齿之间。


  “好久……不见。”卡德加含糊地说着,嘴里咬着布条让他只能勉强说话,在这种状态下他可没法清晰地念出咒语。他故意咳嗽了几声,然后用惨兮兮的声调对迦罗娜说:“能帮我拿掉这个吗?我的嘴……很难受。”


  迦罗娜很平静地摇了摇头:“拿掉你就要使用魔法了吧。”


  被看穿意图让卡德加有些窘迫,他垂下眼睑,看着自己蜷起来的膝盖,一声不吭。过了好一会儿,迦罗娜的声音再度响起:“我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卡德加。”


  “我也是,”卡德加闷闷地回答,随后抬起眼睛看着迦罗娜问,“这儿是哪儿?”


  “黑石山,准确地说,黑石山的下面,”迦罗娜倒是没有一丝隐瞒,“听说这里曾是一个矮人部族的地下都城。”


  一个矮人部族——卡德加听说过这个传闻,曾有一支矮人氏族迁徙到了赤脊山一带,建立了自己的都城,但因为唤醒了岩浆深处的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氏族大部分成员死于非命,活下来的也成了奴隶。这个氏族最终消失于艾泽拉斯的历史长河之中,炎魔之王在持续了数年之久的肆虐之后,也重又陷入了沉睡。没人愿意冒着重新唤醒炎魔之王的危险去寻找这座失落的矮人都城,所以这个地下城的入口也无人知晓,甚至就连是否依然存在都成了一个谜,没想到这个地区倒是被兽人占据了——看起来炎魔之王的威胁对兽人倒是没什么影响。


  卡德加意识到自己没有离开黑石山,那大概也就意味着他没有昏过去太久。他得出了这个结论,想到了其他人,又急急地问:“只有我被抓了吗?其他人……别的士兵,还有洛萨呢?”


  卡德加话说出口就发觉到了自己的冒失。迦罗娜是个很好的交谈对象,这让他几乎忘了他们的不同立场——他是人类,是艾泽拉斯的原住民,而迦罗娜是兽人,是一个从德拉诺来的入侵者。就算他们曾共同战斗过,但他们的阵营终究是不同的,此时此刻他甚至被绑着,而迦罗娜看起来也没有给他松绑的意思——他竟打算向她打听自己人的消息?


  卡德加紧张地看着迦罗娜,而她却笑了:“你很关心他,卡德加。”


  迦罗娜向栏杆又靠近了一点,旁边墙上的火把将她的脸照得更清晰了,卡德加都能看见她嘴边两颗小巧的獠牙微微向上翘起。她很仔细地端详着卡德加,凝视着他的眼睛,直到卡德加不得不错开视线,他听到迦罗娜低沉的声音:“你身上有洛萨的味道。”


  “……什么?”卡德加几乎茫然了,不过迦罗娜没给他多少茫然的时间:“你和他睡觉了吧。”


  卡德加一下子就窘迫了,他怔怔地看着迦罗娜说不出话,脑袋里一片混乱——他想起最早和迦罗娜谈起过这个话题,想起在狮王之傲完全被冲动给控制了的自己,想起了夜里洛萨的体温,就连出发到这里来之前的那一个深夜,他都控制不住钻到了洛萨的怀里——而这一切在迦罗娜面前好像都无所遁形了。


  “他是个好伴侣,”迦罗娜的视线扫过卡德加的全身,她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在审视刚刚完工的武器,“不会弄断你的骨头。还是说你把他的骨头弄断了?”


  卡德加愣了几秒:“什么?……不,不会的。”这回答如此不打自招,卡德加说完无比后悔,他再没有勇气直视迦罗娜的眼睛,只听到她轻轻的笑声。


  “他们走了,”她笑完了说,“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赶跑了那个黑色的怪物,我们和你们的人都伤了不少……”


  “那头黑龙?”卡德加又紧张了起来,“有人……有人受伤了?”


  他都顾不上掩饰自己的情绪了,迦罗娜点了点头说:“是的,那个畜生太大了,它喷出的气息就像岩浆……后来又来了一些你们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赶跑那个怪物的,倒是帮了我们的忙,我们可不想暴露自己——所以就让你们的人都下山走了,”她故意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洛萨应该下山了,有人看到了。”


  卡德加松了口气,他相信迦罗娜没有骗他——她从未欺骗过他。


  “所以你们只抓住了我。”卡德加小声说,他稍稍抬起头看着火光下迦罗娜闪亮的眼睛,看到她摇了摇头:“我们没有抓住你。你掉下山崖,被山崖边的网接住了,然后有人发现了你,”她深深呼吸,然后才把后半句话说出来,“如果你不是法师,你已经死了。”


  卡德加吓了一跳:“为什么?”


  “古尔丹需要人类法师,而你刚好是。他应该正在从别的什么地方赶过来,我决定在他之前来看一眼,没想到是你。”


  迦罗娜轻描淡写地说完了这些,而她说的内容让卡德加浑身一抖。卡德加相信古尔丹需要人类法师绝不会是要进行什么友好的学术交流,此刻他的命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正握在别人手里,想要用就能随时使用。


  “古尔丹……他要人类法师做什么?”卡德加犹犹豫豫地问着,他不敢想象迦罗娜会给他什么样的答案,然而迦罗娜也只是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古尔丹和他的新朋友私下聊了很多东西,我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


  卡德加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他在卡拉赞看到过的幻影。一群巨魔簇拥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巨魔领袖,还有一个佝偻着背脊握着个法杖的绿皮肤兽人,他的皮肤的绿色比卡德加曾见过的任何一个兽人看上去都要更加鲜艳,那是被不知多少邪能的力量浸染过的身躯。


  卡德加没见过古尔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幻象中的那个兽人就是古尔丹,而那些巨魔,就是迦罗娜口中的“新朋友”。那些幻影模模糊糊地是要告诉他什么——卡德加看到了一点光芒,他想要抓住它,揪出背后深藏的含义,但似乎还总是差了些东西,一些他没有弄明白的、或是不知道的东西。


  他问迦罗娜:“古尔丹的新朋友是巨魔吗?”


  迦罗娜露出“你怎么知道”的表情,卡德加接着又问:“你们和巨魔合作了,是吗?”


  迦罗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说:“是的。他们熟悉这片大陆,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那条件呢?”卡德加说话的语速都快了起来,然而受制于嘴里的布条,他的发音愈发的含糊,迦罗娜看起来像是没有听明白,卡德加吃力地补充道,“他们帮你们做的是什么,你们又会帮他们做什么?”


  迦罗娜皱起了眉头,然后慢慢组织了语句对卡德加说:“我从没想过还能有机会跟你这样交谈,卡德加。但我对你说的已经太多了。”


  卡德加把手脚给缩了起来,他心里感到了一丝丝的寒意。他和迦罗娜的交谈让他感觉好像回到了几个月前她刚到暴风城的时候,但当时迦罗娜会对他们畅所欲言,也许正是因为她那会儿受制于人。现在迦罗娜没有拷问他或是把他交给古尔丹大概就已经是她能给予的最大仁慈了。


  “我们是敌人,是么?”卡德加小声地说,迦罗娜的眼睛闪了一下。


  “你不是我的敌人,”迦罗娜的语气很郑重,“但你我之间只可能剩下战争了。”


  卡德加沉默着看着地板,迦罗娜说出的话残酷到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个兽人女孩比卡德加要更早地看清现实,而现在轮到卡德加意识到这一点了——他们有别的路可选吗?兽人不可能回到已经渐趋死亡的德拉诺,人类联盟也不可能将艾泽拉斯拱手相让。迦罗娜终究是个兽人,她选择了部落,她也要与她的族人一起争取一片立足之地。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迦罗娜,”卡德加犹豫了很久才开口,“你……你杀了莱恩国王?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迦罗娜的神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她垂下头,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才说:“这是真的。”


  “为什么?”卡德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迦罗娜紧紧抿着嘴唇,嘴角绷出了深深的刻线,她再度开口的时候声音低沉:“他是个好人,他给了我荣耀。我不会……我不会辜负他的。”


  她突然站了起来,在栏杆中间的某处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栏杆被无声地打开了。卡德加目瞪口呆地看着迦罗娜走进了牢房,把他扶起来,解开了绑住他双腿的绳子,接着是捆住他上半身的绳子,但他的双手还被绑在背后,嘴里的布条也还没有被取出来。


  迦罗娜在他背后推了他一把,说:“走。”


  卡德加茫然地走出了牢房,他回头看了一眼迦罗娜,她已经从墙上取下了火把,领着卡德加朝着某个方向走去。整片区域还是黑沉沉的,火把只能照亮一小段路,卡德加不知道自己要被迦罗娜带往何方,但直觉告诉他,迦罗娜带他去的地方,肯定不是他的命运终结之处。


  “我们要去哪儿?”卡德加问,迦罗娜没有停下脚步,一边推着他走路一边说:“带你离开这儿。”


  “什么?你……你要带我去见古尔丹吗?”卡德加脚下一个趔趄,全靠迦罗娜抓住他的领子才没有摔倒在地。


  “我说过,我和你不是敌人,”迦罗娜轻轻说,但说后半句的时候却显然有些怨恨,“古尔丹才是敌人……也是你们的。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只知道他要做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们的族群不能再有任何损失了。”


  她带着卡德加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蜿蜒曲折似乎还遍布机关,迦罗娜一路上都在提醒卡德加弯腰或是用力跳过去,到后来她干脆放弃了火把,领着卡德加在一片漆黑之中穿行。卡德加无法分辨周围的一切,来路或者是去向,他只能信任迦罗娜,信任她不会送自己走上绝路,信任她还把他当做是一个朋友。


  走到某个位置,迦罗娜停下了脚步。她拍了拍卡德加的后背,对他说:“往前走。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


  “你怎么办?你放跑了我……你怎么办?”卡德加回头想要看看迦罗娜,然而他什么都看不见,除了一团黑暗。


  “不用为我担心,卡德加。莱恩给了我无上的荣耀。”


  迦罗娜的声音很苦涩,卡德加有点理解这苦涩到底从何而来了,这让他的心底也泛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他往前迈了一小步,忍不住又回过头来说:“你不怕我暴露了你们的位置吗?”


  “你找不到回来的路的,”迦罗娜狠狠推了他一把让他往前走,“你不会回来的,卡德加。希望你永远也别再回来了。”


  卡德加硬着头皮往前走去,走了没几步,迦罗娜的声音又在他背后响起:“下次见面大概就是在战场上了,卡德加!”


  她的声音在这个看不见边界的空间里回荡着,渐渐被卡德加抛在了身后。卡德加在心里与迦罗娜告了别,他缓慢地向前走着,看不清楚路加上双手被绑,使得他要保持身体平衡变得相当艰难,脚下的路从一开始的平坦易走逐渐变得起伏不平坑坑洼洼,他落脚的时候总要试探再三。


  卡德加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时间,他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但他已经搞不清到底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周围的环境依然一片混沌。他的脚下突然一个踉跄,整个人重重摔倒在地,脸撞到了地上的石头,疼得他几乎要流下眼泪。


  他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个劲儿地喘气,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现在,他感觉到冷冽的空气从他面前向他涌来——他用力呼吸,让这种冷得有些刺痛皮肤的空气灌满了他的肺,然后他大声咳嗽了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不知道自己还要走多久,他甚至分辨不出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有汗水从他的额头一路蜿蜒向下,跨过了眉毛翻过了眼皮流进了他的眼睛里,刺得他简直睁不开眼睛。他的脑袋里渐渐变得一片空白,他已经想不出任何能让自己摆脱困境的法子了——


  他听见很轻的脚步声,落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在这之前他都没有听见任何声音,这脚步声的主人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卡德加惊慌地抬起脑袋往脚步声的方向望去,他看见一双轻巧的软靴,就站在他的边上,接着就有人蹲下身来,他勉强辨认出对方是个女性。


  这个女性向卡德加伸出手,帮他擦了擦眼睛,卡德加终于能看清对方了——对方是个精灵,长相似曾相识……卡德加突然睁大双眼,几乎同时间,对方的嘴角浮起了笑意。


  “在地上睡觉会着凉的,卡德加。”精灵菲尼亚对卡德加说道,一边帮他解开了绑在嘴上的布条。卡德加还在咳嗽,他断断续续地问:“菲尼亚……?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想到了与迦罗娜的告别,挣扎着说,“兽人……兽人……危险……”


  “他们不在这里,你现在是安全的。”菲尼亚把卡德加扶了起来,接着开始解绑住卡德加双手的绳子。有更多的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都是精灵,随后卡德加突然发现他能看清周围了——他在山下,离黑石山很远的一片荒地,天色已晚,他能看见菲尼亚背后嶙峋的怪石,和更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那是在黜黑的土地上搭建的联盟军营地。


  疲劳一下子涌了上来,将卡德加整个人都给淹没了。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e230c6f

16 Jan 2017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