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20

漫长的冒险

#洛卡#

终于更新了……这真是隔了好久好久好久的一次更新啊orz

最近精神状况堪忧,完全没办法晚上写文,基本上坐在床上就会睡着……拖到现在真不好意思,接下去我会努力写快一点……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7.5 番外 Have a Little Rest(中场小憩)

 Chapter 18

Chpater 19


Chapter 20


  洛萨从床上猛地坐起身来,他奋力睁大眼睛,随后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钝痛撞击着他的脑袋。

  宿醉从不会放过任何能袭击人的机会,现在正在洛萨的脑袋里兴风作浪。他捧着头坐了一会儿,等头疼缓了缓,这才终于有精神看了看自己在哪儿。

  显然,他这是在自己的家里,窗帘严严实实地遮挡着外面的光线,但大体可以确定天已经亮了好些时候了。

  洛萨有些茫然,这应该是宿醉的固有症状。他开始回忆睡觉之前他都做了些什么,他记得带着士兵们从黑石山返回了暴风城,记得又开了一整天的冗长的会议,一些从未到过现场的人在经历过艰苦战斗的他面前七嘴八舌地猜测讨论分析着兽人的意图甚至黑龙的意图,在会议中他有好几次都神志恍惚了,他只能看到翻动的嘴唇却听不到声音,他开始怀念莱恩,想象着如果莱恩在场的话大概会适时地打断越跑越远的争论并将主动权收回自己的手里,于是他也试着这么做了,他让所有人安静,甚至敲了敲桌子,他站了起来,眼角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说了自己的看法,做出了新的指示,没有人有异议,会议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洛萨记得离开了作战室,他饿得厉害,径直跑去厨房找东西吃,那儿有刚出炉的蛋糕,莱恩非常喜欢吃蛋糕,只是他成为了父亲以后就不太吃了,洛萨觉得莱恩的坚持很可笑,但莱恩却一本正经地说甜美的东西是属于孩子的。

  那什么是属于成年人的呢?是甘美与苦涩混在一起的酒吗?

  洛萨记得自己去了酒窖,随便拿了一瓶酒出来。这王宫里现在除了他大概也没人喝这些酒,放着着实暴殄天物。他拎着酒瓶子,鬼使神差地就往后花园走,他看见自己心里越来越清晰的念头,他想念莱恩了,还有麦迪文,卡伦……他想念他失去的这一切。

  他在莱恩的墓前喝了个酩酊大醉,后来的记忆就开始模糊不清了。世界好像上下颠倒了,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土地,大概是有人拖着他在走路,一个不太有力的肩膀扛着他沉重的身体,走路的时候一步三摇。

  除了卡德加不会有别人了。

  洛萨慢慢从床上下来,打了冷水洗脸,让自己清醒过来。他仍然在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卡德加把他带回家后他似乎倒头就睡了,在那之后的一切就像被丢进了小石子的水面一样,纷乱琐碎,难以辨识。他扶着墙壁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清冷的室外空气让他浑身一个激灵,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卡德加不在家里。

  他去哪儿了?昨天晚上他应该带着洛萨回来了,洛萨一个劲儿地回忆,依稀记得自己抱着卡德加抚摸他柔软的头发,仿佛小羊羔的毛,柔顺密实,手指根本不愿意离开。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话、或者是说了些什么了,那会儿他的嘴好像已经和他的身体分离开了,他是在喊卡德加的名字吗?洛萨有些后悔于自己的失态,他拍着自己的脸让自己更加清醒,因为他总觉得有什么是不该忘记的——

  “……守护者。”

  洛萨的脑袋里闪出了这么几个词,那应该是卡德加昨天晚上对他说的。他的脸看上去也模模糊糊的,不过就算是模糊的脸,也能看出他的情绪很低落。

  洛萨在自己家里找了找,根本用不了半分钟就看了个遍,卡德加确实不在。不仅人不在,他总是背着的那个背包也不在了,还有他的本子和他的笔,这些大概都跟着他走了。

  他会去哪儿?洛萨心里可没个底。他匆匆出门往王宫奔去,见到门口的卫兵便满怀期待地问他们:“卡德加来了吗?”

  卫兵们摇了摇头说:“没有来,长官。”

  这不是洛萨想要的回答,但卫兵们总不会骗他。洛萨原先还满心指望着能在图书馆里找到卡德加,但现在似乎他连王宫都不用进了——他还是得进去,毕竟他还有一大堆的公事要办。

  洛萨闷着气走进了王宫,心里想着也许今天回家的时候卡德加就在家里了。暴风城有几家古书店卡德加一直想去,说不定他今天就是到那些店看书去了,带着笔和本子是为了能当场抄写摹画,等回去了还会展示给洛萨看。

  洛萨的这一天过得浑浑噩噩,他将之归结为自己没有好好吃饭。晚餐的时候他还是食不知味,胡乱填饱了肚子就迅速离开王宫往家里跑,然而离家越近,他的心就越来越冷。

  他家没有灯亮着。卡德加没有回来。

  洛萨孤零零地坐在床上,连灯都懒得点。他在黑暗中竭力想要想起卡德加在他醉醺醺的时候说过的话或是做过的事情,然而经过了一天他的记忆愈发的模糊了。洛萨倒在床上,脑中一片空白,他翻了个身,看着身边,他甚至都想不起来卡德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那儿躺过。

  洛萨眯起了眼睛。恍惚间好像有一个身影在他面前摇动,那个身影步履不稳地坐在了椅子上,大概是在喘气。

  “……累死我了。”

  那是卡德加的声音,尽管声音听上去也很飘忽。洛萨想把他从王宫拖回家大概是挺费劲的,但卡德加总不可能因此就生气到离家出走了吧。然而哪怕不管理由,卡德加到现在都没回来确是个事实。他能去哪儿呢?就算去书店看书,那些店也是要关门的。他也不在王宫里,那他还能去哪儿呢?卡德加有朋友吗?洛萨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很认真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卡德加有没有朋友。

  不仅是朋友的问题,还有更多别的问题。卡德加不是那种喜欢讨论自己的人——他只有一次,在守夜的时候语焉不详地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家人如何把他作为一个荣耀送去了天空都市达拉然学习魔法,然而对于他的家人的情况,他基本上只字未提——就算他们去了洛丹伦,卡德加甚至也没回去见见他多年未见的家人。

  洛萨问过他,要不要回一趟家,不过卡德加拒绝了,那时洛萨还以为他在生家人的闷气,赌气不想回家。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卡德加当时的态度其实是茫然——似乎回不回家从未是一个需要他考虑的问题,这着实不像一个他这般年龄的人在离家多年后对家的态度。

  卡德加本来就不是普通的人。他原本是要成为守护者的。就像麦德那样,成为整个大陆的守护者,住在高高的塔里,疏远了所有的朋友,让洛萨和莱恩只能在城里建个雕像来假装他还在他们身边。

  法师都是这样的,他们离群索居,享受足够宽广的私人空间。大概他们对此心满意足。

  但这对他们的家人可不公平。麦德是这样,卡德加也是这样……洛萨突然坐起身来,卡德加把这儿当做自己家了吗?也许他想的和洛萨想的也并不一样。

  洛萨无从知道,毕竟他从来没有问过卡德加这些问题。他什么都没问过,就好像事情就该是这样的,卡德加跟在他边上,永远在他能看到的地方——

  现在他无声无息地就不见了。

  洛萨终于点亮了灯,试图在家里找出任何卡德加留下的蛛丝马迹。真是让人惊叹,他才发现卡德加似乎没在家里留下任何东西。那是因为他本来也没带什么行李吧,他唯一的那一身学徒的衣服虽然很整齐但确实很破旧了,他所有的东西大概都能收在他的背包里,现在,他连一张纸都没拉下。

  卡德加曾经溜走过,那是因为洛萨把他给关起来了。但这次洛萨并没有把他关起来,他还是不见了。洛萨坐在椅子上,拼命地回忆自己迷迷糊糊间到底对卡德加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他有弄伤卡德加吗?

  桌上有一瓶酒,应该是昨天洛萨喝的,卡德加居然帮他带回来了,真不知道该说他实在还是傻气。洛萨把酒瓶拿了过来,直接喝了一口,他的脑中突然闪出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如果再喝醉了,说不定就能想起昨天喝醉的时候自己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了。

  这想法只存在了一秒就被洛萨自己给丢了,但他还是找了杯子过来,给自己倒了半杯酒,盯着摇晃的灯火,慢慢把这半杯酒喝下肚,脑袋里一片空白。

  *

  “累死我了,洛萨……你怎么这么重。”

  “我……我重吗?”

  “太重了……洛萨。你再这样我要把你变成羊了。”

  “羊、羊……好……羊走路……快。”

  “这是惩罚,洛萨!你以为我是要帮你吗?”

  “嗯……帮我……不用……”

  “……你睡着了吗,洛萨?”

  “我没……没有……”

  “……我真希望我能帮你更多。但我不是守护者……”

  *

  洛萨猛地抬起头,感觉自己的背脊抽紧了。窗外的阳光斜斜照在了他的脸上,他揉了揉自己的眼角,意识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做了个梦,但那个梦又有些太真实了。梦里的卡德加看起来很沮丧,他的肩膀耷拉着,垂着脑袋,洛萨都看不见他的眼睛。

  但洛萨能听到他的声音,听到他说,他不是守护者。

  洛萨记得这个音调,那是卡德加在他耳边说的,不是他的想象,好像就在刚才跟他说的,卡德加的声音越来越低,声音里的情绪难受到让洛萨都喘不过气来。

  这是卡德加的遗憾吗?他悄悄说出来,也许根本就没指望洛萨有什么反应。洛萨匆忙找了纸和笔出来,把尚且留在他记忆里的这句话写了下来,他看着这句话,简直想揍自己了。

  他居然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

  洛萨站了起来,焦躁地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最后视线回到了自己写下来的那句话上。是卡德加自己放弃成为守护者的,他现在是反悔了吗?所以他还有机会再当一个守护者么?他打算回去找肯瑞托那些老头子们,乞求他们再给他一个机会?

  洛萨不太相信卡德加会这么做,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卡德加就颇带着几分自豪地向洛萨介绍自己,他放弃了守护者学徒的身份。他很坚定,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的天分与努力也绝不会因为放弃了这个身份而就此黯淡无光,反而是发挥出了更大的力量。

  那么现在,他还坚信自己的选择吗?

  洛萨魂不守舍地去了王宫,径直敲开了安东尼达斯所住房间的门。这位大法师得知了黑石山的事情后立刻就赶到了暴风城,在这儿逗留已有几日。对于一大早就能在非会议大厅和作战室的场合见到洛萨,安东尼达斯显得有些意外,不过洛萨连客套话都懒得说了,直接了当地问他:“你见过卡德加吗?他来找过你吗?”

  “卡德加?他为什么要来找我。”在听到卡德加的名字后,安东尼达斯的脸马上就拉得更长了。他原本伸出来,想要邀请洛萨进他房间坐坐的手甚至都收了起来放在了背后,在门口站直了身体,一副不想再多说话的样子。

  洛萨有点发憷,他们的对话结束得太快了,而且对于他找到卡德加没有任何帮助。他轻轻咳了几声,硬着头皮接着问:“我是想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卡德加还想成为守护者……他需要,呃,怎么做?”

  安东尼达斯眯起了眼睛:“你说的是谁,卡德加吗?他可是自愿放弃当守护者的。”

  “所以这只是个假设,”洛萨坚持着,“如果他还想成为守护者……”

  “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还想成为守护者,哦……等等,”安东尼达斯露出嘲讽的笑容,“当守护者就能有自己的领地了——虽然卡拉赞现在大概已经不能住人了吧。”

  洛萨睁大了眼睛。他应该想到的,他怎么会没想到呢?卡德加是那么的喜欢那个地方,他第一次去守护者之塔的时候就开心得不想离开,如果能让他在那儿看书,他大概都能从此再不吃饭,他对卡拉赞无比向往,就算那儿被可怕的未知迷雾笼罩了,他冒着巨大风险也要钻进去——而且他现在已经对怎么前往守护者之塔很有经验了,他可以取道闪金镇的前线哨所,然后再从那儿继续前进——

  他去了那儿会干什么?寻找一些守护者才懂的秘术,然后干掉那些兽人吗?又或者——

  继续麦迪文的邪能研究,因为那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探求力量的极限的法师,又能有几个抵挡得住这种强大力量的诱惑……

  洛萨强迫自己停止猜测,但这个想法就像生命力旺盛的野生藤蔓,迅速攀附于他的思想之上,很快扩散开来,生出无数枝杈,长出冒着可怕绿光的叶片,遮天蔽日,让他再看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洛萨可忘不了那种绿色的光芒,邪恶扭曲了他的挚友麦迪文的样貌和精神,将一个好端端的人彻底吞噬。他无法想象卡德加变成这样,只是想到这种可能性就让洛萨浑身发冷,他攥紧了拳头,然而从心底冒出来的恐惧动摇着他的意志,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而这逃不过安东尼达斯的眼睛。

  “你这是怎么了,没吃早饭就来了?”大法师皱起了眉头,随后他进屋端了一个杯子出来,“刚送来的热可可,我没有喝过。”

  洛萨接了过来,慢慢喝了下去。温暖的可可顺着喉咙下肚,热意跟着蔓延到了他的全身,有一个念头便在他心里渐渐成型,等他喝完了,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他把杯子还给了安东尼达斯,说:“谢谢您的热可可,帮了我大忙了。现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要失陪一下了。”

  洛萨说完就离开了,快步走向作战室,还没进去就大喊着:“瓦利斯,瓦利斯?你在吗?”

  “我在,长官。”洛萨肤色黝黑的副官就笔直地站在宽大的沙盘桌边上,手里端着放满了代表作战单位的棋子的托盘,正打算根据一早送来的情报调整沙盘上的布局。

  洛萨走了进去,看了看情报,然后拿了几个骑兵和法师的棋子在手上。

  “我要离开几天,瓦利斯,我有些事情必须去做……”洛萨叹了口气,然后将他的目的告诉了他忠诚的副官,“我要去卡拉赞几天。”

  “什么?长官!”瓦利斯端着托盘的手抖了一下,他的声音都不由得拔高了,“那儿不能去……那儿太危险了,长官!”

  洛萨看向瓦利斯的眼睛,副官的眼里满是担忧。洛萨尽力扯出一个笑容,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笑得是有多难看,他对瓦利斯说:“有件事我必须去做,如果我不去……那卡德加大概就永远没法回来了。”

  “卡德加?你是说……他去了卡拉赞?”

  “听我的命令,瓦利斯。”洛萨的语调突然变得强硬,瓦利斯立刻站直了身体,抬高了下颌,全神贯注地准备聆听洛萨发出的任何命令。洛萨想了几秒,然后把自己的命令说了出来:“我要求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暂行处理这里的事务,如果有对前线情况的疑问可以和图拉扬联络,他会给你足够的情报。我不在的前七天,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行踪。如果七天后我还没有回来……”他看到瓦利斯突然露出的恐惧神情,于是摇了摇头,“不,这种事不会发生的。”

  “长官……”

  “四天后叫一队骑兵,配上五个法师,得是最可靠勇敢的人,在闪金镇的前线哨所找到梅恩,随时待命,”洛萨把拿在手里的棋子轻轻放在了闪金镇通往逆风谷的入口处,“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给你们发信号的——不管什么信号,只要看到了就要以最快速度进入卡拉赞,前往守护者之塔,”洛萨的神情变得极其阴沉,“我会告诉他们该怎么做的。”

  瓦利斯有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说:“明白了,长官。”

  洛萨拍了拍瓦利斯的手臂。他想对他的副官再多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犹豫再三,最后他只说出:“我保证会回来的,瓦利斯。”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f6db863

06 Mar 2017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