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干了这碗泊秦淮(下)

上次说到我在看完偶的第十期后,被暴风雨一般的爱情给击中了,从此跌入泊秦淮这个深渊不能自拔。


(上在这儿: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ef2bff98


接下来我要继续讲我是怎么在这个深渊里越陷越深的了。

讲之前让我先做一些说明:

1 我是cp粉,我对我的属性认知非常清晰,所以,请唯粉止步了,不管你是谁的唯粉,甚至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总之唯粉止步吧……

2 由于cp粉的特性,所以,接下去的内容会有很多是cp粉的脑补,是脑补,有想象和推测,总之,不要太当真,这只是一个入坑流水账+情绪化的记录而已。


一般来说我萌上什么之后,第一件会去做的事情肯定就是找找看喜欢的人过去的作品。泊秦淮二人而言,大田过去因为正经出过道,所以作品还比较好找;大伯主要就只能去看他在燃少里的表现了,感觉这也是他参加过的最重要的一次选秀吧。

考虑到由简单到复杂, 我先打开了几个著名的音乐平台,开始了找大田前团作品之旅。

其实在我开始找的时候,我都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神奇。大田,曾经在2014年于韩国出道,经历过韩国娱乐圈,现在又回到国内,从练习生做起。这件事情的神奇性在我开始听、看他前团作品之后变得有过之无不及,最直观的印象是,前团的大田和现在的大田,虽然一样是可爱又好看的,但是整体来看,仿佛是被割裂的两个人。

2014年第一次出道对大田来说一定是超级超级开心的事情吧,那会儿20出头,刻苦几年的练习生生涯有了结果,有新歌,有新舞台,要忙各种通告,余下时间还要继续在练习室里练习。可能会焦虑,会觉得累,会兴奋,会有些迷茫,但唯独不会有的是挫败感。

那时候一切都向着特别好的方向在走啊,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出道了,有作品了,是不是就能红了。那时候的他看起来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可爱,超级天然的可爱,好像没有任何心事,不需要担忧任何事情,那种纯粹的感觉,就像新生的小动物,毛绒绒的,充满了生机,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新鲜的是惊喜的,你看着他,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种“生”的力量,是最最耀眼的太阳,照得你睁不开眼睛,但让你能听到成长的声音。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2016年的时候大田前团的公司出了问题,老板跑路,团队基本上就处于解散状态。我去翻过他的微博,看到他2016年末和前团成员一起过了圣诞,之后就回了北京,其实2016年下半年已经回北京接过戏(最终没有上线播出),但是到了2017年,仿佛一切的艺人工作和生活,都与他无关了。

他在微博上发了一些生活日常,去咖啡店,看书,做菜,和朋友联系,等等。这个阶段持续了挺长一段时间,我想我知道那背后是什么——

是无休无止的自我怀疑,从怀疑自己的运气到怀疑自己的能力。

这是一道太难跨越的坎。

我们都知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放到出道这个事情上也是说得通的。你取得过成就,是的,没错,但你的名声,在你跌落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了——而更可怕的是,你品尝过站在山巅的滋味。

看过后来的很多访谈之类的东西,纪老板提到过说2017年4月的时候去找大田想让他加入做这个男团,但是当时的大田心里创伤很重,不信任,不想做,不愿意再来试一次——因为承担不起再试一次又失败的痛苦。

我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这样一段,当时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月,每天都沉浸在对自己的怀疑里,不想见太阳,不想做任何事情,那真的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里最灰暗的一段时光了,觉得自己的心灵上爬满了蜘蛛网。

所以我又要大言不惭地说,我特别理解大田当时的心境了。

这种事情,解决的方法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走出来。但是走出来真的太难太难了,当你开始质疑自己,你是不想做任何事情的,因为郁结因自己而生,自己就是那个“结”,那自己要怎么解决自己呢?

所以有时候,我们很需要外力去推一下。我当时是被我妈妈给拖出门的,大田,结合我们听到的各种信息来看,则是被大伯给最终劝回了舞台。

这整件事情里,最不可思议的部分就是在这里了。大伯本人,也是一个经历过从高峰到谷底的人。

我去看燃少的时候,才知道这个节目最终选出的8名选手组合出道,而大伯,是那个第9人,最后一个被淘汰的选手。

燃少我没有看完整版,就看了大伯cut。正如他本人所说,他参加这个比赛,好像一直都心态还可以,没有掉过眼泪,尤其自己被淘汰的时候。

结果到了偶看到弟弟们淘汰哭成狗……

大伯在燃少里的表现,从我的感觉来看,我总觉得他似乎是没有使尽全力,是可以更好的。但是这种感觉也很片面,也可能就如他自己事后所说,其实当时的能力还是比较有限的,表现出来的,已经是可以表现出的最好的了。

看完燃少还去看了一下他的星光大道哈哈哈……大伯对唱跳歌手这条路还是很执着的。

在燃少之后,大伯确实收获了一定的人气,他的很多核心粉丝也是那个时期一直走过来的。但是在那之后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选秀节目带来的高人气和红利随着没有更多的作品、曝光出现而迅速流失,你回到了一无所有的状态,不要说坚持梦想,活着已经拼尽了全力。

我看过从那个时代一路跟随他的伯爵姐姐们谈到那个时期的他,没有任何工作的时候,他整夜整夜地看自己过去的舞台。大伯自己也在访问里说过,录燃少的时候找声乐老师录了练唱的磁带,结束后老师说可以再去找他们学习,但是后来并没有钱找老师,于是就反复听磁带,反复练习。

说真的,梦想这个词,仔细想想,其实是个很奢侈的词。要付出多少的辛苦,忍受怎样的孤独,才能走到最后,而不忘初心,更是会屈服于太多现实条件……

而大伯,他最牛的地方就是,他(至少在我们外人看来)从未想过放弃。

不知道大伯的心是用什么做的,他默默承受了这种心理落差,但对自己的要求从来没有停止过,甚至,变得更刻苦,而他绝不会让你看到他在承受这些时的苦痛。

要说我见过的大伯流露出的落寞的神情,大概也只有接大伯从大厂回家的那期日常视频里的很短小的一段。大伯坐上车说到自己结束了的事情,后面弟弟们拼命找话题和他聊,当时公司还没决定要五人出道,摄影的小姐姐问到后面的安排,大伯大概是说没啥要做的了,不用练唱跳了,瑶哥说我们组个双人组合唱歌去吧,大伯还问那你让大田咋办啊(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这时候cue他啊!),然后有那么一小段的冷场,那会儿大伯把脑袋转向了车窗外。

可能有那么一点落寞吧,我也不知道。

说回来大伯把大田拉回舞台这件事情。按照他俩的各自“口供”,2017年夏天大伯通过某个中间人要到大田微信,然后找他吃晚饭,大田本来还觉得刚认识的俩人一起吃晚饭多尴尬,结果俩人聊了很多,人生啊,梦想啊,舞台啊,颇为投缘,后来大伯就把大田拉进公司了,我们也看到了去年7月那张两人合影——从那以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就开始了。

命运,或者说缘分,有时候真的太神奇了,神到你不得不服。他俩是同年出生的,都是唱跳歌手,都有过攀上山顶,又跌落谷底的经历。跌落谷底的大田心理受创不愿意再起来,大伯却硬是把他给拽了出来。

梦想这条路,一个人走,很孤独,很艰难。也许有一个拥有过同样经历的你一起走,这条路就会显得不是那么的难走了,自己也能获得更多的勇气,去继续闯,继续努力。

这当然是我的脑补。不过大田倒是说过,大伯最大的优点是执着,最大的缺点也是执着——当我听到大田这么讲的时候,那种心情哦,真是,互相也太了解了吧!

说到大伯的执着,后来找到了某个伯爵姐姐开的网易云电台,收录了过去(2年前)大伯唱的歌。每一首都认真仔细听完后,最大的感想是,过了两年,大伯的唱歌技巧、对乐曲的悟性等等真的提高了太多太多。可想而知在沉寂的时间里,他有多认真在继续钻研,继续练习,不光只是改善了技巧层面,对每首要唱的歌的理解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偶里的vocal,单纯从vocal角度来说,我确实是最喜欢大伯的。他在偶里的每一次舞台表现都非常拼尽全力地达到他的完美境界,他的part每一次听到也都是能感受到他放了很多理解很多感悟很多情绪在里面,但又不过分,非常恰到好处。大伯可能不是那种拿到曲子就能秒解读完成的超天赋型选手,但是大伯一旦吃透了一首歌,那真的是唱得太好听了。

然而在我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时候,我听到了2年前大伯唱的,我才意识到,这是他的执着送给他的礼物。

执着的不光是大伯,其实大田自己都很执着,而且是那种有点潜意识里的执着。其实我翻他过去资料的时候,我最惊讶的是,他就算是处于消沉期,他的身体状态、他的精神面貌都是保持得很好的,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出道艺人该有的样子。他后来又去健身了,但其实在健身前,他的状态也还是保持得很好。等他健身一百天,又过了前团出道周年纪念,再过了没几天,他就以一个非常饱满的精神状态,和大伯一起在练习室里练舞了。

——这些事情我事后琢磨了一下,就觉得,不愧是我团,大田也是一个非常注重仪式感的人啊……

当然这都是我瞎琢磨的,大家不要听我瞎说。

大田在前团是副主唱,到了awkf是rapper,有一个原因是膝盖有伤所以不能做舞担,所以现在的定位是rapper。我不太懂跳舞,但看了那么一阵子,还是有了点心得体会(哈哈哈我乱说的懂跳舞的大家随便看看),大田跳舞的时候用劲儿真的很巧,可以把他的动作非常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不会显得用力过度,但也绝对是精准到位了。感谢过去的练习和出道生涯,让他掌握了足够的技巧,看他教弟弟们的时候,也觉得他真的很耐心很暖,是个超级好的哥哥了。

后来在大地的指引下我把豆腐官方发在b站的东西全都看完了,包括之前的练习日常。让我特别惊讶的是一个大田给大伯接机的……不知道他们现在看这个视频会是什么心情,一年后,他们再出现在机场,再也不会有当时那么悠闲的状态了,那时候大田甚至不用戴口罩,很安心地跟着摄影走到接机位置等大伯出来,没有人发现他,只有一些大伯的粉丝在等着大伯出来。那个视频里的大田特别放松,说我第一次去接机,好整以暇地等大伯出来再等大伯慢慢发现他也来了,而大伯也很自然地和接机的粉丝说话,在发现了大田后,整个人惊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

那真是特别特别的暖了,那种熟稔的感觉让人不敢相信他们才认识没多久,但第一次看到对方给自己接机这件事情又能明确无误告诉观众,确实,他们其实是新认识的朋友——但除此之外,他们之间的感觉都好像认识了很多年。

其实认识了多久不是很重要,是不是能交心,能不能走到心里,这才重要吧。

B站的官方投喂内容很多,一个个看,每个人都变得立体起来。因为偶认识他们,但偶里面镜头少,而且会带有节目组的一些偏向性。当然公司的视频肯定也会带有公司的偏向性,但公司的日常视频,确实还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新的认识他们的角度。

比如有一个大田不在剩下四个吃披萨的日常!哇这个日常真的我特别特别喜欢,最喜欢的就是大家说要把大田的那一份都吃光不给他吃肉,大伯是愣了几秒反射弧才跑完然后特别发愁地说你们做个人吧!他那个发愣的几秒真的百看不腻超级可爱,最后说话的时候也特别心疼大田~~还有四个人(除了子墨)坐成一排大伯几乎葛优瘫在椅子上的问答日常,感觉那会儿因为也不知道之后公司怎么安排出道的,大田真的啥都敢说啥都乱说,大伯也没管他,经典的脱裤子上床也是很百看不腻了哈哈哈!

后来公司做了团综,也经常让兄组二人去做节目。兄组二人一起上节目的时候就会发现大伯会变得很紧张,生怕大田又乱说话,而大田还真是敢说敢做的真汉子!每次大伯最后要总结总是绞尽了脑汁,甚至有时候干脆跟大田说“不要给摄像老师增加麻烦”,然而大部分这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因为摄像老师根本不会剪掉……

我以为大田就是这种特别爱跑火车的,看他在前团的很多团综啊访问啊,那时候跑得没现在厉害,但是特别擅长撒娇,本以为现在因为可以母语了就进化成老司机了,结果!听了某个大田个人的直播节目后发现,他一个人的时候,说话超级谨慎啊!关于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门儿清啊!所以为什么只要有大伯在他就瞎开车呢!这是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

我也就是随便瞎想想,大家也就随便瞎看看吧!

说到直播也要说一下大伯的个人直播。大伯这个人说话还是挺官方的,不过我特别想说的一点是,真的好喜欢大伯说话的声音语气啊,太舒服了,笑起来也很舒服,大伯给我的最大感受是他的真诚,他做节目说话都是特别真挚的,谈每一个问题也都是很诚恳很切实地在谈,没有耍小聪明,没有抖机灵。这一点真的太难得了。

说到团综,五福娃的团综是我看的第一个团综(之前没有追过类似的偶像团体没有这种经验)。看着我团的团综内容渐渐充实起来,拍摄手笔也越来越大,最吃惊的是,粉丝们许的很多愿望,居然真的都在团综里实现了……而且每一期的安排也都很巧妙又合适,用心!

团综里糖太多了,感觉没有一条条列出来的必要……比如最后泰国马杀鸡那种都是惊天的糖了我需要缓缓的那种……反正就追团综的时候每天大地叫我看预告然后周五一起看正片真的超级快乐了!

除了团综当然也看了能找到的所有他们出席的活动啊或是访谈啊……糖太多了觉得在这儿列出来根本列不完。比如(忍不住又列了起来)戛纳的时候大田讲电影莫名其妙就泰坦尼克了起来……大伯还去配合他……配合完又双双冷场……感觉大田都没想到大伯会配合他,而大伯配合的同时就后悔了但是自己伸的手哭着也要把戏演完……从那之后大伯和大田的双人访谈大伯就都很紧张!同道大叔那一场大伯都要把手里的娃娃捏死了!太操心了!

大伯真的是一个很操心的人,操心弟弟们的健康成长,经常能听到他说要好好读书啊好好练习啊之类的……和大田一起录给弟弟的生贺视频时还在说要好好练习哦感觉大田都看不下去了!不过其实大伯和大田在这一点上的态度也是让我特别喜欢他们的一点,因为经历过,所以非常懂得自省,对自己的工作也很尽心很努力,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是非常好的榜样了!就是有时候看到他们这么有危机感还是挺不好受的,记得大田有一次说你们要是不喜欢我了,我就嘤嘤嘤哭了,虽然他是半开玩笑的语气,但是听了还是很难过,因为有些时候并不是你做得不够好啊,曾经无忧无虑的小王子,不笑的时候眉眼里都满是笑意,现在他的眼神变得坚毅了,还会对粉丝说,我会努力变得更强的。

还有大伯,唉,他对自己实在很严厉,很苛刻了,但有的时候也真的很想对他说,其实你不用对自己那——么严苛的,你也可以去依靠一下谁,去允许自己露出一点——点软弱的样子,那都不要紧,你依然是那个最棒的大伯。

写到这里仿佛没cp什么事儿啊!那让我说一些这个cp最让我上头的对白吧!

大田说我今天要感谢一个人那个人是韩沐伯。

大伯说,人各有命,富贵在天。

大田和大伯第一次吃饭谈人生谈理想的时候大伯说大田,他说你要是不能做偶像那我不知道谁还能做偶像了。

大伯说(会不会闹矛盾?会啊,但是)只要这个人是没有问题的,那都不要紧。

大田说我做饭很好吃的老韩你说对不对。

大伯说(为什么不说大田头大?因为)他不喜欢。

大田说他这个人就是太执着了。

大田说我的衣服鞋子都被他穿掉了。

大田说我跟他说过很多次(他的衣品)了但是……

唉,你们看,我也吹不出什么花样……那最后就许愿吧!

惟愿你们二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更好的人,有更多的舞台,更多的表现自己才华的机会,期待你们更多的作品更好的前程,愿你们俩一生都能快乐顺遂。

(终于完了)

06 Sep 2018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