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21

漫长的冒险

#洛卡#

呃,没想到这次更新拖了将近两个月……

啥也不多说了,就快结束了!其实想写的番外,还是有的_(:зゝ∠)_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7.5 番外 Have a Little Rest(中场小憩)

 Chapter 18

Chpa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洛萨的狮鹫落地后还没站稳,他就一抬腿从它背上跳了下来。

  他一早就离开了暴风城王宫,往闪金镇的方向飞去,赶在午饭的时间到达了前线哨所。站岗的士兵见到指挥官的突然来访,惊得差点连敬礼的动作都不记得了,洛萨直接将狮鹫的缰绳丢到了士兵的手里,话也来不及说就往哨所里跑去。

  他找到了梅恩,这个哨所的最高军官此时此刻正在瞭望塔下检查今天的观察日志。梅恩看到洛萨突然出现,显然也吃了一惊,但他终归要比执勤的普通士兵更镇定一些,他立刻向洛萨敬了个礼,随后问:“指挥官,有什么事吗?”

  “有急事,”洛萨看了看边上的其他士兵,压低了声音问,“卡德加来过吗?”

  “是的,他来过,昨天一早来的——”梅恩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洛萨的神情,好一会儿之后才又开口,“指挥官,您……不知道?”

  洛萨的心里一团乱麻。有那么一秒,他松了口气,他想至少他知道卡德加的行踪了,不至于再因为找不到他而六神无主;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忧虑甚至是恐惧,卡德加去往卡拉赞的目的是什么,这是洛萨更不愿去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洛萨皱着眉头说:“我不知道,”他的表情过于严峻,以至于一直观察着他的梅恩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洛萨接着问道,“他来这儿干什么了,全都告诉我。”

  梅恩咽了口口水,开始努力回忆卡德加到这儿来的每一个细节:“昨天一早卡德加就来了,还是出现在我们营地的中间,士兵们都认得他,招待他吃早餐,但他走得很急——”

  “他去哪儿了?卡拉赞?”

  “……是的。”

  梅恩回答得很轻,但这回答足以砸碎洛萨最后的一点期望。他茫然无措地来回转悠着,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回去问梅恩:“你怎么就让他去了呢,梅恩?”

  “他说是您的命令,他……他带了一份您的手谕来,”梅恩窘迫地垂下了视线,只敢偷偷看洛萨几眼,“上面写了您授权他前往卡拉赞进行调查,还有您的签名和手印。”

  洛萨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卡德加会这么做——他居然会假造文书?不,仔细想想似乎也不奇怪,卡德加能离开达拉然,一路走到暴风城,想必也用了不少手段,身为一个读写过大量文书的法师,模仿笔迹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这还是有些可笑了,洛萨忍不住问:“你相信他?你不怀疑他的目的吗?”

  梅恩摇了摇头说:“没人会怀疑卡德加,指挥官。”

  洛萨沉默了,梅恩的回答一点问题都没有,没人会怀疑卡德加的——卡德加一直跟在洛萨身边,帮着梅恩重建了闪金镇前线哨所,又有什么必要怀疑这个诚恳温和的小伙子呢?也许这只能怪洛萨自己,他在反省自己对卡德加有时候是不是太纵容了,而他利用了这种纵容,甚至学会了仿造洛萨的签名……

  ——但这还是太荒谬了。洛萨一个劲儿地摇头,那张仿照的手谕到底写了什么一点都不重要,梅恩他们听卡德加说是洛萨派他来的,大概就会什么都听他的吧。

  “你应该比别人清楚去卡拉赞有多危险,梅恩,”洛萨扭头望了一眼卡拉赞的方向,其实从哨所这儿根本看不见什么,“你把晨光借给他了吧?”

  “没有,指挥官,”梅恩回答得很快,“他说他有办法抵抗那些迷雾,只问我要了一些干粮和水。”

  “办法?什么办法?”洛萨急着追问,梅恩露出一脸歉意:“我没问……抱歉。他说是法师的办法。”

  卡德加能有什么办法?洛萨心里那些让他恐惧的想法又冒了出来——卡德加打算以一己之力清除这些因邪能的爆发而肆意乱跑的可怕能量,还是干脆,成为力量的俘虏,从此倒可以穿行无阻?

  胡乱猜测可能比真相更可怕,洛萨迫使自己镇静下来,他的时间不多了,多耽搁一分钟,卡拉赞里就多一分危险。他对梅恩说:“梅恩,我要问你借晨光。我得去卡拉赞。”

  梅恩震惊得张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洛萨没有管他,继续说着:“我的副官瓦利斯,四天后会带人到这儿来,”他弯下腰,在瞭望塔下的篮子里挑拣着魔法燃烧筒,找到了燃烧后效果最大的那一种,拿了好几个放进了随身的包里,“四天后我会发信号,不管看到什么信号,你们都得立刻前往守护者之塔——”他停了下来,看着认真聆听的梅恩,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忍,“这任务很危险,很有可能就是不归路,但我需要你们……做好战斗的准备。”

  “和什么战斗?”梅恩问,洛萨犹豫了一会儿,回答:“卡德加。”

  *

  从闪金镇通往卡拉赞的道路由前线哨所负责封锁。所谓的封锁,其实也说不上有多严密,毕竟这个哨所的兵力有限,日常的巡查执勤等工作本就要占用不少人手,再要分出人去看守道路,也实在难以做到彻彻底底的封锁。

  封锁的命令是由洛萨下达到哨所的,就算条件有限,梅恩依然尽力选择了最佳的看守点,来拦截打算进入卡拉赞的人。洛萨的命令是禁止任何人进入,但现在是下达命令的人要进去,想必,梅恩应该是很不乐意的。

  从卡德加到洛萨,每个人都是想去就去,根本就不把禁令放在眼里。但梅恩也还是给洛萨准备了水和干粮,把晨光牵了出来,摸着它光滑的脖子嘱咐了半天,避过了整个营地的士兵,把洛萨给送了出去。

  告别前,洛萨对梅恩说:“这事先不要告诉别人,等瓦利斯来了再说。”

  梅恩苦笑着回答:“长官,你们一个两个,都喜欢给我出难题。”

  洛萨想了想,又说:“梅恩,你相信我么?我向你保证我会活着回来的。”

  梅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除了相信您,别无他法了,长官。”

  梅恩的回答就好像他是被人强迫的一样,语调干巴巴的,眼里写满了担忧,可还硬是要装出一副信了的样子。洛萨看着他,想再找一些能安慰他的话说给他听,但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安抚人心的才能——莱恩有这个本事,他不管说什么都能让人百分百地相信他,洛萨以前觉得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但落到自己头上才知道让别人发自内心地信服是有多难。他无言地看着梅恩,最后只能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立刻上马,轻扯缰绳,告诉晨光可以出发了。他胯下的识途老马迈开腿小跑起来,速度逐渐变快,向着面前看不清情况的卡拉赞跑了过去。

  笼罩在卡拉赞上的迷雾并不是一种边界清晰的实体,洛萨全靠着晨光的反应才知道自己已经深入其中了。这迷雾没有味道,不像普通的雾气那样带着潮气,这里更大的问题是视线被完全阻碍了,眼中所见,除了迷雾,别的什么都看不见。

  晨光的身体明显绷紧了,速度慢了下来,迈出去的每一步都是谨慎的,呼吸的声音也变得粗重起来。洛萨尝试着拍抚它的脖子,想让它能安心一些,但他的安抚大概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晨光依然小心翼翼并且极其不情愿地前进着,洛萨猜想如果不是因为身为战马的职责,它大概早就掉头跑回去了。

  周围什么都看不见,洛萨甚至都有些搞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了——仿佛光线被这片迷雾给吞噬了,它创造出新的光影体系,试图重塑身陷其中的人们对白天与夜晚的认识。不仅是光线,就连声音都渐渐离洛萨远去了,他原本还能听见鸟鸣的声音,但现在那些声音都好像被关在了一口被锁上的箱子里,从里面发出沉闷的呼喊,最终钻进他耳朵的只是一种钝钝的嗡鸣声,分不清从哪儿来,搞不明由何而来,他的世界和他的意识开始变得单调,他所有的目的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前进,往未知的目的地前进。

  在这片寂静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从洛萨的心底慢慢爬了出来:就像是有人在揉着他的耳屏,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揉久了却也足以让他心生烦躁,说不清是因为耳屏被揉得又热又黏,还是因为那按压带来了持续的压力。他忍不住伸手拢住了自己的耳朵,但那感觉直往他的脑袋里钻,越来越沉,压得他就快抬不起头了,他咬牙硬挺着,一不留神却从马上掉了下来。

  耳中的压力好像突然被释放了出来,化为一种近在咫尺的压迫。洛萨猛抬头往前望去,在他面前几步之遥,站着好几个巨魔——洛萨近乎条件反射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朝着离他最近的巨魔的脚跟削去,接着顺势一滚打算避开紧随而来的攻击,然而就在他终于小心翼翼抬头看时,他发现那个被他砍中的巨魔没有一点儿反应。

  没有断腿,没有流血。巨魔好端端地站着,与其他巨魔一起,围成一个半圆,在他们中间站着的,一个显然是巨魔领袖,另一个披着披风的高大兽人,洛萨刚巧认识。

  是古尔丹。

  看到古尔丹的那一瞬间,洛萨全身都绷紧了。他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然而只是抬高了一点身体,他的胸口就好像被一只巨大的脚给踩住了似的。他几乎没法呼吸,在他以为自己快要被憋死之前那只落在他胸口的无形的脚终于放过了他,洛萨得以大口喘气,从肺传出拉风箱一样的声音。他盯着前方的巨魔与兽人,而他们对洛萨的存在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他们看不到他,或者,他们根本不存在?

  洛萨将自己的剑往前伸,够到了一个巨魔的脚,然后轻而易举地刺了进去,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他奋力向前爬,伸手去抓,手指也轻轻松松穿了过去。看来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全都出自洛萨的想象吗?但这依然让洛萨迷茫,他甚至看到了那些巨魔的獠牙上刻出的花纹——他可不觉得自己能把巨魔的个性化追求想象到这么细致的地步。

  “我们送你一次。”那个巨魔领袖开了口,洛萨突然开始感激起二十多年前麦迪文硬是逼着他和莱恩学了一些巨魔的语言——他总是说“你得了解你的对手,了解他们的文化,从他们的角度思考”,然后就开始发出巨魔的那些高高低低的呼吼声。

  没有人给巨魔翻译,古尔丹直接也用巨魔的语言回问:“送我什么?”洛萨很惊诧,古尔丹说得很流畅,看来他在踏足艾泽拉斯之前,真的做了不少的功课。

  巨魔领袖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挂在他脖子上的骨石装饰铿锵作响。他说:“我听到你让你的手下去抓人类法师,因为你要建个新大门是吧。要我说,你大可不必费这劲儿。”

  有一股寒意从洛萨的后背直冲他的头顶。他想起卡德加跟他说过,那些兽人活捉了他是因为古尔丹需要人类法师……古尔丹需要人类法师干什么?他要建一个新的大门,用来召唤更多的兽人过来吗?但现在麦迪文已经不在了,就算大门造好,也没人和古尔丹联手打开大门了——所以他需要人类法师来接替麦迪文的工作?

  古尔丹可没有回应洛萨的疑虑,他沉吟半响,然后对巨魔领袖说:“把你的建议说来听听。”

  巨魔领袖将嘴咧得更大了一些说:“人类法师的法术典籍,我知道哪儿有。守护者之塔,那儿收藏了整个大陆的书,我的人知道一些前往那里的捷径,不会被人类发现。”他说完,回头召唤了一个巨魔萨满走上前,那个萨满对古尔丹说:“哈拉夫,为您效劳。”古尔丹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在他那张脸上实在难以分辨情绪,他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一颗兽人的獠牙交在那个萨满的手里——洛萨认得那颗牙齿,那正是他从死去巨魔萨满身上搜到的牙齿。

  拿到牙齿的巨魔萨满一转身,他身后的人影就模糊了,被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烟雾给吞没了。萨满奔跑了一阵,突然停下,站定了,口中喃喃,身边冒出几个图腾,有一个慢慢亮了起来,紧接着是隆隆巨响,伴随着地面的震动,洛萨勉力抓着地面才让自己不至于被晃出去,他看见坚实的地面就像水面起了波涛一样起伏不停,这股冲劲儿迅速向着远处蔓延,然后缠裹上了一个瘦小的人影,那个人影动弹不得,随即被一支长矛刺中了身体。

  洛萨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将郁结在胸腔中的恐惧全都喊了出来:“卡德加!”

  那是卡德加,但不是现在的卡德加。这场景洛萨曾亲眼见过一次,但这次猝不及防的再现简直比初见更为可怕。他看到的一切是巨魔萨满见到的,他甚至能感觉到萨满那种几乎要溢出胸腔的得意,但那不是洛萨自己的情绪,他的心里痛苦得仿佛被刺中的是他,他也宁愿那支长矛刺中的是他,因为再看一次,仿佛卡德加就会再遭受一次那样的痛苦。

  洛萨看到萨满发出吼声,他建立起屏障,但很快他的防御被撕破了,萨满尖叫着被火焰缠绕,他倒了下去,他身边的其他巨魔跨过他的尸体继续前进,他们不知疲倦地追逐着,最后追上了一个孤单的人影。那个人洛萨认识,是曾有过短暂交情的调查队的吉尔尼斯人卡兹,坚韧的战士已经快要跑不动了,衣服上都是斑驳的血迹,跟在他身后的巨魔发出粗重的呼吸声逼近了他,其中一个投出了长矛,扎在了卡兹的大腿上。

  洛萨用力呼吸着。头顶有汗水滑了下来,流进了他的眼角。他的视线模糊,这使他几乎很难看清面前的情景。他揉了揉眼睛,重新向前看,面前一切归于平静,天地间重新被迷雾笼罩,让他甚至无法分辨是白天还是黑夜。他捂着喉咙咳嗽,后来干脆干呕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肺已经卡在了嗓子眼了,直到晨光踢了他几下,他才彻底放弃抵抗,倒在地上,极其艰难地翻了个身。

  洛萨还记得晨光在他边上。他伸手过去,抓住了晨光的腿,死死攥着,想着万一自己真的晕死了,说不定还能靠拉着晨光的这只手被它拖出去。晨光跺了跺脚,像是非常烦躁,它低下头,拱了拱洛萨的肩窝,最后去拱他的脸,湿热的气息喷在他的眼睛上。

  洛萨睁开了眼睛,特别疲惫地对晨光说:“我还活着。”

  “是吗?”

  突然响起的人声吓了洛萨一跳,他才察觉到边上有别人的气息,与先前那些亦真亦幻的见闻完全不同的真实感一下子唤醒了他的危机意识,他抓过自己的剑横握胸前摆出防御的姿势,但这个举动在他看见身边的人后就松懈了下来。

  他几乎都有些不认识这个人了,那应当是时间太过久远的错。他的金色长发从法师长袍的风帽里露了出来,脸颊刮得干干净净,眼角没有一丝皱纹,脸色却苍白得有些吓人。

  是麦迪文。是二十来岁的麦迪文,刚成为守护者,住进了守护者之塔,从此过上了离群索居的生活,就算有自己的领地和领民,他还是远离人际交往,就连自己最亲近的朋友都避而不见。

  洛萨挣扎着想要起身,麦迪文只是在一旁看着,没有一点伸手帮他的意思。洛萨撑了半天也没把自己撑起来,他有些难堪地干咳了几声,试着在地上躺得舒服一些,仰视着他年轻的挚友,心里百感交集。

  “你……你怎么在这儿?”

  麦迪文耸了耸肩说:“我是守护者啊,我必须得住在这儿。”

  洛萨有些迷惑,他不知道跟他说话的是真的麦迪文,还是过去的麦迪文留在他心里的记忆——事实上,自从麦迪文成为守护者后,他们之间就没什么交谈的机会了,在那次一起莽撞地进攻巨魔之后,麦迪文就一头钻进了守护者之塔,沉迷于他的法术钻研之中。

  但是面前的这个麦迪文太真实了。洛萨看着他的脸,几乎都能想起和这个麦迪文一样年轻的莱恩的样子,这些记忆新鲜得好像就发生在刚才一样。他几乎是带着一些埋怨的情绪说:“你偶尔也可以回暴风城的。你知道莱恩家的房间多得是。”

  麦迪文摇了摇头,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那可不行。守护者必须得住在守护者之塔里。”

  麦迪文说的话让洛萨心里隐隐有些不快。这很奇怪,这一点都不像是麦迪文会说的,洛萨的记忆里的麦迪文从没说过这样听起来蛮不讲理的话,但更奇怪的是,这话好像是个真理,砸在洛萨面前,让他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谁规定的?谁规定守护者必须得住在守护者之塔里的?”

  “那么又是谁规定了守护者必须得守护这片大陆?”

  麦迪文反问得很快,洛萨却答不上来。他不知道,他根本不知道守护者这个规矩是谁定下的,这对他来说本是一个公理,就像每天分白天和夜晚,下过雨后植物会抽芽,人会长大、衰老,最后死去……守护者就是自然而然存在的,他什么时候探究过守护者的规矩?要不是此时此刻,也许他一生都不会想到这个。

  麦迪文凝视着洛萨,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洛萨只能硬着头皮说:“……我不知道。”

  麦迪文说:“我也不知道。但我做了守护者,我就得守规矩。”

  麦迪文说的规矩就是守护整片大陆。洛萨似乎到现在才有空想一想这是一个多大的概念。整片大陆,若是骑马游历,一个月都走不完。那么多国家,那么多种族和人民,寄托了所有人的希望,守护着所有人的性命。而这些责任都要一个人来承担——一个肩膀不是很宽、力气不是很大的法师,从此要为这么多人的性命负责。他的力量是从哪儿来的?

  哦,邪能——洛萨想起卡德加跟他说起的,那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可怕力量。他亲眼见到挚友被这种力量吞噬而扭曲变形——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洛萨早点发现,还会有挽留的机会吗?他仔细端详着面前的麦迪文,想要看看他的眼睛里有没有那种可怖的绿光。

  然而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现在追问这些,都已经太晚了。洛萨心里很明白,他现在做出的任何求证,都只是一种无奈且毫无意义的自我安慰,但他克制不住,这亦真亦幻的年轻挚友似乎能将他的心给掏出来,他忍不住说:“那你……为什么要做守护者呢?”

  麦迪文的神情有一瞬间软了下来,但很快,他的眼神就变得比他释放的冰系法术还要冰冷:“谁愿意做守护者呢?但我已经是了。身为一个守护者,我的力量太不足了。我要怎样守护整片大陆?我的生命不再只是和一两个人有关联了,我得切断我与任何个体的关联,因为我的生命属于整个艾泽拉斯。我必须看到更多,听到更多,能保护更多……我得学更多。学习,甚至远行,跳出我们的世界,接触更多的法术、更多的力量。这是没有止境的,这是寂寞的。没关系,寂寞并不可怕。我有力量的陪伴,力量能让所有人安全——包括我。”

  他说完这些,停了下来,身体慢慢缩了起来往下滑,过了一会儿,跪坐在了地上。他垂下了脑袋,深深叹了口气,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变得非常疲惫:“但这太累,太累了。我走不出来的,因为这就是守护者的命运……这是守护者命中注定的寂寞。寂寞是最致命的……它使我们软弱,卡德加。”

  听到麦迪文喊的名字,洛萨吃了一惊。他看到麦迪文抬起头来,露出苍老的面容,他的眼角有泪水滑落,眼睛里的蓝光逐渐褪去——

  仿佛他的生命之火也随之而逝了。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ffa8cbe

01 May 2017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