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22&23

漫长的冒险

#洛卡#

正篇完结了!

更多废话见末尾……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7.5 番外 Have a Little Rest(中场小憩)

Chapter 18

Chpa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Chapter 22


  “寂寞是最致命的……”

  麦迪文苍老的脸上滑落了一滴泪水,他的声带就像是一片几百年没下过雨的荒漠,摩擦出沙哑粗糙的嗓音。

  “做守护者太孤单了……孤单才会害死我们。”

  麦迪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倒在地上的,他的身上压着一个巨大的雕像,那让他压根动弹不得。不过他好像也没有想要挣脱的意思,他只是安静地躺着,眼神望向空中,找不到视线的焦点。

  洛萨知道,麦迪文说的“我们”肯定没他的份,因为他又不是守护者。他很清楚麦迪文是在和谁说话——他看见了那个蹲在麦迪文身前的身影。卡德加的身影。

  麦迪文还在喃喃自语:“我们惧怕的,其实是孤单……因为孤单,只能沉迷于对力量的探求……最终迷失其中。”

  他眼睛里蓝色的生命之光正在渐渐褪去,洛萨看见卡德加轻轻点了点头,过了会儿,麦迪文又说了下去:“你害怕吗?卡德加。守护者的命运……你害怕吗?”

  洛萨的心跳得愈发激烈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期待着、但又恐惧着可能会听到的答案。

  等待漫长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在麦迪文眼中的蓝光就快消失殆尽的时候,卡德加才终于开口,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我害怕。”

  *

  洛萨猛地吸了一口气,他睁开沉重的眼皮,感觉胸口似乎被压了三头牛,膝盖疼得要命。他挣扎着伸手想去拉开困住他的东西,然而他虚弱无力的手很快被另一双手给握住了,那双手拉开他的手放在他身体两边,轻轻在他胸口抚摸几下,然后拿着一杯水,托起他的脑袋,给他喝了一点水。

  一点水滋润了喉咙,却也让久没喝过水的洛萨咳嗽了起来。扶着他的人立刻拿开了水杯,用袖子替他擦了嘴角,让他的身体靠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

  洛萨努力让自己的眼睛对焦,直到他终于看清照顾他的人是谁——是卡德加,也只有卡德加。洛萨深吸了一口气,手挣扎了一下没能抬起来,他只能试着开口:“……卡德加?”

  他都快不认识自己的声音了,也不知道是喉咙的问题还是耳朵的问题。洛萨低下头咳了几声,卡德加又把水杯递了过来:“慢点喝。”

  洛萨慢慢又喝了一些水,他的喉咙不再干涩,他重新看向卡德加,他看起来和离开家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洛萨已经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你是真的吗?”

  卡德加愣了愣,然后点头:“是真的,洛萨,我是真的。”他把洛萨的手拉起来握住,卡德加的手心很热,那感觉是真实的。

  洛萨松了口气,他开始打量周围,应该是在一个房间里,很暗,他躺在一个沙发上,卡德加边上的桌上放着一盏蜡烛和一本书,更远一些的房间尽头似乎有光。洛萨的头隐隐疼了起来,他晃了晃脑袋,问:“我在哪儿?”

  卡德加说:“守护者之塔。这儿很安全,洛萨。在这里不会产生幻觉。”

  洛萨吃了一惊,他重新开始观察房间,努力去看那些隐藏在阴影之中的东西——他熟悉的桌子,熟悉的椅子,卡德加背后那一排一排顶着屋顶的书架,桌上的蜡烛台座还是当初他送给麦迪文的。他怎么一开始就没发觉呢?

  “晨光把你带到这儿来的,”卡德加注意到了洛萨的吃惊,他慢慢解释着,“它咬着你的衣服把你拖过来的,可把它给累坏了……”他停了下来,脸上掠过复杂的神情,过了几秒才又开口,“你……你为什么要来这儿,洛萨?”

  卡德加很关切地看着洛萨,这让洛萨觉得自己仿佛是某种可笑的事物——在找到卡德加之前,他设想了很多种卡德加离去的理由,和自己应该怎样把他劝服回去,然而他的疑问还没问出口,倒是被卡德加给抢了先。

  洛萨竭力挺身,让自己能够坐起来,他瞪着卡德加说:“我才想问你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洛萨试图用身体的姿势向坐在椅子上的卡德加施压,而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卡德加缩起了肩膀和双腿,他的膝盖不住地往他胸前靠拢,他只能用脚尖点着地面维持身体的平衡。他低下了头,避开了洛萨的视线,很显然,他根本没准备好回答洛萨的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他根本逃不开的,洛萨想卡德加一定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

  洛萨的心里渐渐涌起了失望,一点一点地浸没了他的身躯,让他的手脚都失去了力道。所有的一切都事与愿违,从兽人出现在艾泽拉斯开始,好像他人生的前四十年用光了所有的好运,剩下的人生就只能用愈加惨烈的经历来偿还前半辈子。谁能坚持得下去呢?宝剑会生锈,战甲会破损,洛萨都快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何况一个大概可以算是局外人的年轻法师,卡德加又有什么理由搭上自己原本可能会无比精彩的后半个人生呢?

  他大可以逃走,躲在守护者之塔里一辈子。这是一种……很合理的选择。但就算洛萨懂得所有理由,他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的情绪陷入泥沼。

  “你为什么不说话?”洛萨的声音里有了一些怨愤,“有什么是你不能对我说,不——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你想离开是吗?你可以离开,这本来也不是你的事情——”

  “我不是想离开。”卡德加急匆匆地打断了洛萨的话,他看了洛萨一眼,但很快又把头给低下去了。

  他一直都像这样躲躲闪闪的,原本洛萨总是很有兴致在这种时候逗弄他,看他窘迫得脸通红的样子。但现在洛萨没有这种心情,卡德加的躲躲闪闪让他心烦意乱,仿佛犯错但又不愿撒谎的孩子,沉默反而坐实了所有不好的猜测。

  “那你为什么来这儿?”洛萨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重新做一个守护者吗?就因为你是个法师——你总会走上这一条路……离群索居,沉迷于该死的力量……”

  他试图站起来,然而酸软的双腿拖累了他,洛萨的上半身扑了出去,卡德加急急忙忙地伸出手接住了他,洛萨倒在他的身上,伸长的手臂抓到了桌沿。桌上的书被他碰到,摔落在了地上,刚巧砸中了洛萨的指关节,他哼了一声,倒在卡德加的怀里一个劲儿地喘气。

  洛萨还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用力的呼吸让他的肺灼烧一般的疼,他挣扎着想要抬起身躯,手指触到了地上的书,他暴躁地说:“这是什么,邪能宝典吗?”

  卡德加把书捡了起来,放到了洛萨手里,小声说:“不是……这是一本,一本园艺书。”

  洛萨愣了几秒,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卡德加将书的封面在了洛萨的眼前摆正,那上面赫然写着:《生机盎然的庭院:从头开始学种植》。

  卡德加将书页翻到他的书签停留的位置,左侧的书页上画着一朵盛开的鸢尾花,右边写着花株的介绍和种植的基本准备。

  洛萨把右边那一页的文字都给看完了,从文字里他完全感觉不出什么和邪能有关的东西。事实上,这本书与麦迪文收藏的许多装帧豪华的书相比,质朴得几乎都让人没法注意到——如果把这本书背朝上地放在桌上,洛萨很可能以为这是一块杯垫。这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工具书,也许它已经有十多年没被打开了,直到卡德加到来,拂去了书脊的灰尘,将它重新唤醒。

  “你看这个干什么?”洛萨将书合上,手指停留在书封,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他不知道卡德加到底都在想什么。

  卡德加将书从洛萨手下轻轻抽出来,又擦了擦书的封面,说:“我……我在学着种花。”

  “……你再说一遍?”

  “我,我在学着种花,”卡德加紧张地吞了下口水,他的手向下指了指,“就在楼下……在庭院里。”

  卡德加的回答让洛萨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你为什么要种花?这儿有花?”他依稀记得上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这座塔已经破败得只剩下光秃秃且遍布裂痕的石头了,花和守护者之塔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我看到这里有种子,应该是守护者留下来的。”

  就算到了现在,卡德加依然坚持称呼麦迪文为守护者。他说话的语气很郑重其事,似乎守护者留下的花种是件有多重要的事情。这确实很奇怪,一点不像是麦迪文会做的——他掌握着强大的法术,可以给泥塑的雕像赋予生命,亦可将一个生物的活力吸干,又怎么会花费时间慢慢照顾一株植物呢?

  洛萨的手撑在沙发扶手上试图站起来,卡德加急忙抱住了他的身体:“你别乱动,最好还是再躺一会儿……”

  “我去看你种的花。”洛萨也很坚持,他拖着步子往楼梯的方向挪动,卡德加只能架着他的半边身体扶着他慢慢走过去。

  他们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走到了楼下,洛萨逐渐找回了对自己手脚的控制,只是头还是很重,他的身体都支撑不起自己的脑袋。俩人站在门厅的时候,卡德加忍不住抱怨了一声:“你太重了。”洛萨恍然间想起前几日他喝醉酒的时候听到过差不多的抱怨。

  “你种的花呢?”

  卡德加指着门外庭院的一个角落,洛萨没看到什么花,他只看到了新松过的土,还有更显眼的,边上的一片平整的土堆。

  那很明显是一个坟墓,非常简单,甚至没有墓碑,但很容易就能猜到这是麦迪文的坟墓。洛萨的视线无法从坟墓上移开,他问卡德加:“那是你做的吗?”

  “种子种下去了,但是还没发芽,我想再等几天……”

  “坟墓,我说的是坟墓。麦迪文的。”

  洛萨至今记得卡德加在被安东尼达斯反复追问怎么处理麦迪文的遗体时做出的含糊回答:“妥善处理了。”现在,他亲眼所见,卡德加确实做到了他当时能做到的最为妥善的处理:坟墓的形状工整简洁,从周围松的土来看,卡德加还打算用他找到的花种将整个坟墓给围起来。姑且祝愿他的目标能够顺利达成吧。

  “那是你做的,是吗,卡德加?”

  洛萨又问了一遍,语气缓和了下来。他扭头看着身边年轻的法师,卡德加的脸上微微泛红,他用掌心胡乱地抹了抹额头的汗,然后说:“我没找到做墓碑的材料。”

  “又没人能到这儿来凭吊他。”洛萨轻轻哼了一声,卡德加笑了笑:“现在就有两个人在这儿呢。”

  洛萨愣住了——他好像从没考虑过来看麦迪文这件事情。事实上,在今天之前,他都可以拿这笼罩卡拉赞全境的可怕迷雾作为没法过来看麦迪文的理由,然而现在他站在这里,他的脚却犹豫了,迟迟没有迈出去一步。

  他当然想念麦迪文,或许,更多的是想念20年前那个与他和莱恩志同道合做坏事的麦迪文。后来的麦迪文变得陌生,离他们越来越远,他们没法再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谈,面对面的时候甚至会哑口无言。洛萨能感觉到麦迪文的变化,他不知道那因何而起,他只知道麦迪文变了。很显然,这个世界上只有莱恩能理解麦迪文,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条件地信任他,但洛萨做不到,麦迪文的变化让他不安,也让他越来越不愿意接近麦迪文。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从空间变成了时间,现在又变成了生与死。洛萨抗拒着与麦迪文谈论这一切,直到他听见幻觉里的麦迪文跟他说:“寂寞是最致命的。”

  洛萨抓住了卡德加的手臂,他的力道突然大得惊人,卡德加叫了一声,差点就要跳开。他扶住了洛萨,受累于他的体重,卡德加自己都快站不住了,他紧紧抓着门框问:“你……你要不要坐下歇会儿?”

  “你害怕吗?卡德加?”洛萨紧紧抓着卡德加问道,“守护者的命运……你害怕吗?”

  卡德加没有回答,洛萨又接着问了下去:“守护者会变得孤独,只能与力量作伴……你害怕这样吗?”

  洛萨盯着卡德加,如果卡德加不给个答案,他大概能一直盯下去。最后卡德加无处可逃,他嗫嚅着说:“我……我早已放弃成为守护者了。”

  “鬼话连篇,”洛萨恶狠狠地丢出他的结论,“你永远都这么说,可你究竟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只是为了种花?就为了种花,你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我弄不懂你,卡德加。你到底在想什么?”

  卡德加撑不住洛萨的重量,把他放到了地上,自己在他边上隔开了一点的位置也坐了下来。他抱着自己的腿,下巴藏在了膝盖之间,这使得他说话的时候洛萨都看不到他的嘴。

  “我到这儿来是想查资料的。”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又模糊,洛萨必须得靠近一些才能听清楚。

  “我想找到一个办法,一个也许只要一个咒语就能解决的办法……我以为守护者肯定会留下这样的一个解决之道的,但我没有找到。”

  这话听着很丧气,但卡德加说的时候没有一点沮丧的感觉,好像他只是在很平静地叙述一个事实——这确实是一桩既定的事实。

  “我早该明白的。这不是一个咒语能解决的问题,这大概需要很多个咒语,花费我一生的时间,都不见得能解决。而且,这件事情的解决与否是很难衡量的,它太复杂,太庞大了……我想就算守护者自己也没把握能完美解决,他已经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洛萨觉得胸口闷得发疼,而卡德加还在继续慢慢地说着。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如果我还是守护者学徒,并且最终我接受了这个身份,那解决这件事就是我的职责。但我现在并不是守护者,而且永远不可能是了。我曾经极度厌恶那个强加于守护者的命运,孤身一个人成为大陆的守护神——我想象不出这个职责会有多艰巨,多沉重,多不公平——偶尔想象一下就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我放弃了……我以为我脱离了命运,但结果最终,我还是要参与到这件事里来……”

  卡德加停了下来。洛萨看着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被命运之绳给死死缠住的卡德加,那绳圈绕在他的脖子上,越收越紧……几乎勒出了红印。

  过了好一会儿,卡德加很费劲儿地喘了口气,又说了下去:“我不知道这是命运,还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只知道就算我不是守护者,我也必须参与进来,我得找到一个办法,或是很多个办法……我得做点什么。”

  他大概是终于说完了,因为他把脑袋整个都埋进了自己的膝盖中间。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只有呼吸让身体轻微地起伏,直到洛萨伸出手捏在了他的肩膀上,卡德加的身体才稍微抖了抖。

  “这不是……这不是你的命运。”洛萨捏了捏他的肩膀,然后手掌搭到了他的脖子上,掌心慢慢拂过他的头发。卡德加的头发微微卷曲,柔软得就像小狗一样。

  “这不是一个人该面对的问题……”洛萨长叹一声,“这是所有人都应该面对的。不应该只是守护者一个人在坚守这片大陆……我可真是个混蛋啊,把什么都丢给守护者,这法子一劳永逸。我怎么就那么混蛋呢?”

  “……你可不是混蛋。”卡德加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头还是没有抬起来。

  洛萨把手收了回来,撑在了地上。

  “我努力不再当个混蛋,卡德加,”他说,身体靠在了门框上,“你也是,不能老是想着一个人解决一切……你要记得你还有我的。”

  卡德加的身体重重抖了一下,然后僵住了,感觉像是憋住了气,实在憋不住了,才结结巴巴地说:“我一直、一直都在麻烦你……我住在你家里,吃你的用你的……”

  “一点也不麻烦,”洛萨打断了卡德加,“ 你还可以再多麻烦我一点。我麻烦你的事情可从来没少过。”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洛萨。”卡德加的身体微微朝着洛萨倾斜,倚在了他的肩上。他的声音里流露出的茫然无措是洛萨从未感受过的——他好像不再是一个曾经的守护者学徒,而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面对可怕的敌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明天还会不会活着。

  洛萨摇了摇头,很坦然地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现在有盟友了……会有很多人一起想办法……那总比一个人要好,是不是。”

  卡德加过了很久才把头抬起来。他的脸憋得通红,额角出了许多汗。他转过头来,偷偷看了洛萨一眼,洛萨对他笑了笑。洛萨知道自己笑得很虚伪,好在卡德加很快又把头转回去了。

  “那些花会长出来吗?”洛萨开始没话找话。

  “你说那些鸢尾花?我不知道,我希望它们能长出来……”卡德加望着庭院说道,“在塔里是安全的,但是塔外的每一个角落都被邪能污染了,几乎任何生物的生命力都会被耗尽。”

  洛萨大概是对邪能这个词过敏的,他听到就皱起了眉头:“你是怎么进来的?”

  卡德加拉开外罩的斗篷,让洛萨看到他贴身穿的衣物,仔细一看,布料上写满了咒文。

  “我在衣服上写了一些与光明有关的咒语……从光明中产生黑暗,从黑暗中诞生光明……”卡德加喃喃地念着咒语,手指划过衣服上的文字,那些文字在他的指尖闪烁着微光,“然后我找了个牧师祝福我,让我可以保持清醒的精神状态,这有点效果,我侦测到没有魔法的方向,一个人走了大半路程,但最后我还是倒下了……然后我看到了幻觉。”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守护者……他骑着马从我面前跑过,边跑边在训斥马,说他还有许多事情没做,不该磨磨蹭蹭……”卡德加停了几秒,扭过头看着洛萨说,“你知道吗,洛萨,那匹马是晨光,我觉得我没看错……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晨光能活着走进来了。”

  “为什么?”

  “它帮助过守护者,所以守护者指引着它,”卡德加刚说完就一个劲儿地摇头,“对不起,我这么说太唐突了。”

  洛萨想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突然就明白了。

  也许这也是他和卡德加能最终活着走到守护者之塔的原因。麦迪文认得他们,他还是看得上他们的。这是何等的荣幸,毕竟法师都是古怪而又任性的,何况是这样一个拥有无穷力量的,最后的守护者——用人类社会的道德法律准则去判断他的行为并不合适。他死了,但他还在努力弥补,试图让这个失序的灾难尽可能地得到控制。就算他死了,总还有人是活着的。而这些活着的人,必须得做些什么。

  “我睡了多久?”洛萨拍了拍自己的脸,试着让自己的头脑清醒起来。

  “一整天。”

  “一整天?”洛萨抓着门框想要站起来,卡德加赶忙撑住了他的身体,洛萨急急忙忙地说着,“我们得快点回去了,卡德加。我跟瓦利斯说如果我四天没出去那他们就要带人进来……呃……”洛萨语塞了,卡德加一边扶着他往楼上走,一边问他:“他们要进入卡拉赞?这太危险了……你让他们来救你吗?我不知道,这样也许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洛萨支支吾吾没有接话,他穿上了外套,卡德加在他的衣服上写满了咒文,两个人匆匆忙忙收拾了东西重新回到楼下,站在门口时,洛萨终于开了口:“他们进来是来……和你战斗的。”

  “和我战斗?”卡德加吃惊得差点把洛萨摔在地上,“为什么?”

  “……这不重要,卡德加,我们得快走,不然真的很麻烦。”洛萨抓住了门框,尽量让自己能站住。

  “你得告诉我,洛萨,”卡德加真的松开了手,洛萨摔在了地上,他的心里叫苦不迭,后悔自己不该说出来的,而卡德加站在他边上,毫不让步地俯视着他,“为什么要和我战斗?我触犯了哪条法律?”

  洛萨咬着牙说:“你就快触犯法律了!”

  “什么法?”

  “遗弃家人!”洛萨伸出手拽住了卡德加的斗篷,“说真的,卡德加,我们没时间了,你也不希望瓦利斯他们死在这迷雾里吧?”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抱着卡德加的腿硬是爬了起来,刚一站直就抱住他的身体,把自己挂在了卡德加的肩上。

  卡德加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他拖着洛萨边走边说:“你真是太重了,洛萨。晨光会累死的。”

--------------------------------------------



Chapter 23 Epilogue


  一天之后,洛萨和卡德加终于走出了迷雾笼罩下的卡拉赞,回到了前线哨所设立的距离卡拉赞最近的检查所。

  梅恩和瓦利斯带着的人在那儿焦急等待洛萨的信号,他们看到了两人一马慢慢走近,在看清来人是谁后,瓦利斯立刻冲上前去,接着梅恩也赶了过去。

  卡德加拉着马缰绳走到了最后,瓦利斯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都没发现,看上去他好像已经听不清声音了,在瓦利斯扶住他的时候他摔倒在了地上。马背上的洛萨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脸色糟糕透顶,显然都没法使唤他的手脚了,没了卡德加的搀扶,他也立刻从马上掉下了地,嘴里说着没人懂的胡话。

  晨光累得够呛,健硕的老马几乎站立不稳,嘴角边都是白色沫子,发现有人靠近吓到了它,梅恩竭力安抚才让他安静下来。

  瓦利斯带来的战斗员立时转职开始照顾伤患,不仅要照顾人,还要照顾马。

  瓦利斯私下里跟梅恩抱怨,认为洛萨纯粹是在坑人。说得那么可怕,让他带了好几个法师过来,结果这儿最需要的明明是牧师,他们都需要被驱驱邪。好在梅恩对于照顾卡拉赞幸存者很有经验,他抱了好几床被子,准备了几个火盆,将两人塞在屋子里,又烧了许多热茶给他们灌下去,两人的状况总算有所好转。

  在哨所休息了一天后,瓦利斯告别梅恩,用马车装着洛萨和卡德加返回暴风城。

  马车很是颠簸,洛萨醒了过来。精神的清醒让他痛苦万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冷,寒意覆盖了他的四肢,将正常的感觉冻结,只剩下刺骨的冷,还有仿佛被无数的小虫啃噬肌肉般的钻心疼痛。

  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初卡德加曾经承受的痛苦,只是转动脑袋都让洛萨疼得想大叫,然而他的喉咙压根就发不出声音。

  他扭过头去,看到卡德加,抱着他从守护者之塔里带出来的那本园艺入门,兀自沉睡。

  看来卡德加已经对这种痛苦习惯了——洛萨真是羡慕不已。

  他睡不着了,不仅是疼痛,车轮碾过土路上的砂石,发出的沙沙声更是让他无法入眠。

  还有一些更恼人的事情。那些极度恼人,但又无法回避,只有硬着头皮迎上去,绞尽脑汁想办法去解决的事情,简直比最强效的清醒剂还要让人失眠。

  活着的人还有许多事情没做,不该磨磨蹭蹭。

  洛萨把卡德加怀里的那本书抽出来,让卡德加能睡得更舒服一些。他摸着那本书的封面,轻轻叹了口气。

  这会是一段极其漫长的旅程。



(正篇完)



哇,真是没想到,这篇居然写了将近一年,才终于写完了……

最初我设想的是如果周更的话那半年应该也能写完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不对,应该是高估了自己的抗压能力,压力面前,我也只能退缩成一个月更orz

谢谢所有追文的小伙伴, 大家能陪我一年太好了,不然真是好难……

我没有玩过魔兽的游戏,写这篇文完全是受到了电影的感召。我想说的是,在游戏体系的故事里,他们已经有了结局,但是在电影体系的故事里(尽管可能没有下一作了),他们的故事才刚开始。他们是可以有不同的结局的。

我当然希望这两个人能有更多的相处时间。洛萨可以教给卡德加更多的东西,而卡德加也能帮助洛萨从失去挚友的痛苦打击中走出来。他们的年龄差会让他们俩的每一天都过得很新鲜吧,总能感受到新的东西。并肩作战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后背交托给的人,不仅得可靠,还得不会死。至少目前在电影体系的故事里,这两个人还都好端端地活着。

所以,你会发现这次更新的标题没有打end,为什么呢,因为我还有番外想写的呀~~

是的,还会有一些番外出没。都是写正篇的过程中控制不住脑补的番外,每天都想着,我写完正篇就可以写了,我好想写番外呀!

还very想写一个现代AU的洛卡!这个更是脑补了大半年了!每天都煎熬着我!超级想写!现代AU状态下可操作的部分就更多啦!啊好想放飞自己啊!

总之,谢谢大家看到这里,欢迎大家接着收看番外~~

以及我闲着的时候会把前面几章都修改一下,乱起的名字、情节冲突和交代不清的地方还是太多了我自己都没法忍了……也谢谢大家一路容忍这些突如其来的跳脱的逻辑看到最后……

哎我真希望电影能继续拍下去啊/_\

04 Jun 2017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