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伯努利的船 番外又二则

红海行动

PG-13

顾顺/李懂


遇见你之前——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番外二则


如果打开AO3有困难可以参考这个:

如何打开AO3

  =====     


番外三 遇见你之前·顾顺


  顾顺跟罗星的孽缘,始于加入蛟龙后的新兵训练营。

  顾顺会参军,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逃离他的暴君老爸。其实他家境不错,吃穿用度也不用他操心,就是老爸的望子成龙达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对他已经不是严格,而是苛刻了。

  知道他报名参军后,顾顺的妈妈哭哭啼啼长吁短叹地追问家里哪里亏待了他,顾顺的爸爸冷冷甩出一句话:我看他能不能撑过三个星期!

  因为较劲儿而做出的选择,有时候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因为老爸的这一句话,顾顺撑过了三个星期,三个月,甚至三年。

  顾顺当兵两年时,蛟龙部队开放招收新兵。作为连里的尖兵,顾顺毫不犹豫地报名了,一个原因是觉得基层连队的枪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了。自从脱离了老爸的霸权控制,顾顺在军营里可谓如鱼得水,解放了自我全部的潜力,还发掘了自己的特殊才能:射击。

  他是奔着蛟龙部队狙击手的位置去的,历尽千辛万苦通过了选拔,进入了新兵训练营。可进了训练营才知道,跟在家里面对老爸感受到的压力相比,训练营绝对是有过之无不及。每天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睡觉的时候还要提防着随时被叫起来跑个拉练。当兵两年,顾顺头一次有了撑不下去的念头,可一想到回去必定要被老爸看不起,他就还是咬咬牙,硬是扛了下来。

  其实,支撑顾顺扛下来的,除了暴君父亲的威压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那就是他的室友罗星。

  罗星和顾顺年龄相仿,也是他原先所属连队的标兵,同样人高马大,射击技能极其优秀,俩人各方面能力都不相伯仲。这种人的存在摆明了就是跟顾顺说,我是来跟你比的,那顾顺也必须较劲儿了,毕竟他这个人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一个是他老爸,一个就是被别人比下去。

  顾顺和罗星,俩人一边较着劲儿,一边还要同命相连。训练营里的每一天,他俩都会被教官翻来覆去地嘲讽,就你俩这么大个子,还想当狙击手,是不是嫌我方靶子不够大?趴地上一个人就占俩人位置,你,说你呢,38号,还配什么观察员,搁一块儿加速阵亡是吧!

  38号是顾顺,罗星是37号。每天经受着教官暴风雨一般的辱骂洗礼,倒是加速了他俩革命友谊的形成,俩人在这种互相竞争互相扶持的环境下,熬过了漫长的训练营,成为了合格的蛟龙队员。

  一次得到两个狙击手,蛟龙总队长杨锐也是高兴得很。为了将双狙的优势最大化,经过各方面的比较权衡,最终罗星被编入一队,顾顺则被编入了二队。

  得到这个分配结果的时候顾顺是有点失落的,他心里觉得一队才是精英中的精英,自己只捞到一个二队,那是被罗星给比下去了。

  可明明俩人的成绩也没差太多啊?

  因为参军之后一直成绩拔尖,顾顺是有点心高气傲的,平日里没几个朋友,训练营里一起出来的,最说得上话的大概也只有罗星了。他把自己的这点难以启齿的念头拐弯抹角跟罗星说了,罗星终于弄明白后,说,大概你还是太高了吧!哈哈哈!

  顾顺觉得罗星这个人有点二百五。

  失落归失落,能进蛟龙还是挺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这也意味着今后的训练会更艰苦,将要面对的任务也会更困难。

  顾顺跟随部队登上舰艇,远航去往公海,离家越来越远。在寂静的夜晚,他爬上顶层甲板躺着,看那些和漂在海上的他一样漂浮在天幕上的星星,安宁地把守着自己的位置,安宁地闪着光,似乎靠得很近,可却永远保持着不变的距离……偶尔,他会想到自己,想到自己因为一个较劲儿,居然逃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来。

  可此时此刻,较劲儿好像已经不重要了,顾顺心想,也许成为一个狙击手,一个顶尖的狙击手,就是他前二十年碌碌无为的生命最终要告诉他的。

  二队长想过组成狙察配置,来强化狙击单位的战力。在二队里找了比较有潜质的队员去和顾顺搭档,但顾顺听说一队罗星还没配观察员呢,就一根筋了,也不要观察员。这么折腾了几次,二队长就放弃了,得,让这位大爷当独狼狙击手吧,了不起找机枪手给他吸引一下火力,毕竟队友关系融洽最重要,那可是过命的交情,容不得半点不和睦。

  又到一年蛟龙招募新兵,一队的所有人都去参与了新兵的选拔考核。考核回来,罗星跟顾顺说,今年有几个不错。

  新兵们迅速进入了训练营,熬过了最为艰苦的基本素质训练后,所剩无几的队员根据能力偏向,开始专业技能训练。罗星去为狙击班做过几次教官,主要目的也是挑选有潜力的队员先作为观察员培养起来。有天他跟顾顺打靶比赛,一见面就对顾顺说,这次新兵真的不错,有个叫李懂的,我觉得枪法能把你比下去。

  顾顺让他滚。

  顾顺没去做教官,那阵子难得捞到了假期,他想来想去,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

  参军这么些年,这还是他头一次回家。以前也就最多跟妈妈打电话报个平安,父亲的声音那是一次都没在电话听筒里听到过,只能从母亲的讲述里试着描绘家庭的近况。这次回家是他反复思量的结果,他想向父亲证明自己,他不只是撑过三年,他更是顶尖的。

  顾顺尝试着与过去的自己和解,将那些在他进入军营后彻底割裂的过往重新与自己联系在一起,这些事情搅得他心神不宁,可他也知道,只有将这些都处理完了,他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人。

  他忐忑地敲开家门,可真的回到了家,其实也并没有那些想象中会有的戏剧性的展开。他确实看到了父母的苍老,不过一切趋于平静,妈妈给他买了好多橙子让他带着路上吃回去吃,老去的暴君没和他说什么话,送了支钢笔给他,大概是考虑到特种兵打电话用手机不方便,想让他有空写信回来。

  所谓的向父亲证明自己,也许真正的含义,是向自己证明自己。可自己跟自己,那是谁跟谁呀?为什么还要向自己证明呢?自己才应该是自己最坚定的战友。

  顾顺觉得自己好像想通了一个宇宙的真理。

  顾顺找到了自己高中时候买的吉他,几年没动,好在保存得还可以,拿回去保养一下堪堪能用。他带着吉他回到基地,心情大好地请大家吃橙子,拿了个特别大的去找罗星,罗星也老高兴了,说李懂已经分到一队,作为观察员和他搭档啦。

  顾顺当时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他想罗星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叛变革命呢,怎么能带个观察员呢!说好的靠个人实力拼个你死我活呢!

  当然了,罗星可从没跟他说好过。罗星把顾顺送来的橙子全吃光了,末了把黏糊糊的手往顾顺的肩上拍,好吃好吃,谢谢谢谢。

  顾顺回去就去找了训练营的成绩单,查到了这个叫李懂的兵的成绩,还真是门门优秀,射击成绩尤其拔尖,唯一的缺陷,可能是战术意识,不过这些非常仰赖训练和实战,罗星和顾顺最开始这门成绩也不是最好,也是在这些年的磨练中,渐渐培养起来的。

  罗星在不当狙击手的时候是个二百五这个事情应该是确凿无疑的,他和顾顺私下比赛的时候,总喜欢跟他讲李懂最近学得怎么样了,大概人吧,一旦有了小弟总是会有点骄傲过头,万一这个小弟表现又特别好那就更长脸了,罗星一边讲一边翘鼻子,翘得都快比顾顺的个子要高了。

  罗星说,选拔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小子能行,特别沉稳,能忍,但是观察力很敏锐,就跟直觉似的,有点意思。

  罗星还说,李懂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射击好苗子啊!你看看这个靶数,虽然比我还是差点儿,但是比你好吧!

  顾顺说,滚滚滚!

  顾顺没见过李懂。他倒不是不想见,他好奇得都快变成猫而死了,但他又不是小学生,听说隔壁班来了个读书挺好的小孩儿,下课还跑到人家教室门口围观啊?这成何体统,身为狙击手的尊严何在?何况不是一个分队,基础训练一般都是错开的,就算有协同训练,因为狙击手的位置都比较特殊,能看到罗星的机会都很少,那就更没机会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李懂了。

  新兵们加入蛟龙后过了一阵子,被拉去进行单兵拉练。每个人带一点儿干粮和武器,拿着一张也不知道准不准的地图,分不同时间出发,要在指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并且走到终点。老一批的蛟龙们被分配在各个关卡位置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顾顺的位置在快接近终点的水中,这里给新兵们安排了水下目标,必须完成这里的任务才能继续前进。

  要等到新兵们到达这里还要好几天,在那之前顾顺保持了随时待命的状态,等收到了有人即将踏入最终区域的报告后,他立刻搭乘直升机到达了目的地。

  顾顺穿上了全套水肺潜水的装备,为了和新兵们做出明显的区别并且隐藏自己的身份,他戴上了反光潜水面镜,手臂上绑了一个鲜红的绑带,还用沙色头巾包住了头。他装备好了军刀和水下步枪,拿着绳子,时刻关注着新兵们的动向,看到有人入水,他便也跳下了水。

  这是个湖,能见度不高,好在水流比较稳定。顾顺注意着新兵的信号,下潜后迅速躲到了专门设置的掩体后面,等着有人过来。

  第一个战士到了,游到了任务目标附近,开始研究如何完成任务。任务位置就在掩体跟前,可在外面的人几乎没法发现掩体里藏着人,这个战士也因此疏忽大意了。顾顺迅速出手,掏出刀子抵着一级头附近的气管,一挑一拉,将送气管给切断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年轻的战士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呼吸窒了窒,手才摸到浮力控制背心,甚至没来得及抬头,顾顺又把他二级头附近的送气管给切断了。

  小战士慌忙抬头,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顾顺毫不犹豫推他的肩膀,将他推得背过身去,抓着他的双手在背后用绳子缠了几缠。没打死结,顾顺抬脚在他背后一踹,将他往更深的地方踹去。

  这里不是很深,水下十来米,之前其实都有过水下生存的训练,这里也只不过是一个综合演练。顾顺躲到了掩体后面,注意着这个战士的动向,一旦真的有危险,还要把他拉上岸去。

  小战士挣扎了一会儿,不是很给力,绳子还是缠在他手上。他试着往上游,顾顺朝着他附近开了几枪,小战士的身体僵住了,一动不动。

  这反应不太妙,顾顺探出半个身子,突然听到有水声急速过来。他缩了回去,又一个人影游到了僵住的战士边上,将自己的备用二级头塞进了他的嘴里。随后,那个后来者抬起了手——他手里握着一个简陋的自制叉弩,瞄准的方向正是顾顺蹲守的掩体。

  顾顺清晰地看见了后来者的脸,他的眼睛透过面镜死死盯着顾顺,手中的自制武器也瞄准了这个掩体唯一的开口。顾顺没有动弹,这就仿佛是在野外与一头野兽对峙,不能先挪动,不能移开眼睛,谁先动了,谁就输了,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那双眼睛里满是愤怒,这毫不意外,毕竟顾顺伤害了他的战友。他举着武器的手没有丝毫抖动,顾顺屏住呼吸等着他扣动扳机,但过了一会儿,他将手缓缓放下了,眼神里的那些怒火渐渐消退,剩下的……剩下的,是一种顾顺看不懂的情绪。

  他垂下了眼睑,半秒钟的功夫,他就抓着那个被绑住的战士开始上浮,再也没有理睬掩体后的顾顺和他应该关注的任务。

  他放弃的不只是一个报仇的机会。如果发现了阻挠的老蛟龙并发动有效攻击,是有机会额外获得加分的。那支自制叉弩看着简陋,但用来攻击顾顺,应该还是有足够威力的。顾顺想不通他为什么没有射击,他甚至想问问,最后的那个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顺怔怔地看着两个人影上浮,就连自己的水下步枪都忘了拿出来开火。

  这场单兵拉练结束后,顾顺辗转打听到了那个放下叉弩的士兵就是李懂。他凑在杨锐边上偷看成绩单,杨锐一个劲儿地念叨,李懂啊,速度都追上在他之前出发的人了,结果水下任务愣是没完成,丢了一大截分,总分第一就这么拱手让人了。哎顾顺,那片水域是你管的吧,怎么回事?

  顾顺说,哦,他,他大概急着把战友救走。

  杨锐神情复杂地看了顾顺一眼,问,你开枪了吗?

  顾顺唯唯诺诺,可那会儿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在他的心里,有些东西扎下了根,开始发芽。

  那双垂下眼睑的眼睛,他怎么也忘不掉。

番外三 end

 =========================


番外四 遇见你之前·李懂


  李懂的敏锐不是天生的。

  还是个小破孩儿的时候,他也是那些没心没肺的熊孩子。成天出门打打闹闹给爹妈惹事,成绩还凑合,但真的太淘气了,每天都有人到他家来排队告状。

  李懂的父母天天都在祈祷,自己的儿子哪天能不淘气了就万事大吉了。

  这种祈祷持续了很多年,后来李懂的父母都放弃了,只要这孩子能全须全尾地长大升学就行了。结果在他们没留意的时候,李懂突然转了性子,仿佛收了心,不再惹事,认真读书,虽然成绩也还是凑合,但着实让他的父母大吃一惊后惊喜万分。

  父母没探究原因,反正结果好了就好。但真要探究原因,李懂也不会告诉他们的。

  因为李懂恋爱了。

  确切地说,是属于“爱”的那部分脑子突然觉醒了,而且,还是与常人不太一样的爱。

  李懂发现他喜欢的人和他自己一样,都是男生。

  在青春期之前,李懂只是单纯的皮,皮的过程里没有加入任何感情因素。他对那一套“喜欢所以欺负你”没有任何兴趣,他惹事,那是真的惹事。

  青春期忽如一夜春风来,吹来了很多懵懂的情愫,吹开了他从未开启过的心房。开头只是看到那个人就挪不开眼睛,心跳加快,呼吸过速,后来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朦朦胧胧的也都是那个身影。

  李懂直觉这不太对劲儿。大家都在谈论班里的哪个女生发育了哪个女生好漂亮,只有他心里想的是下了体育课后在厕所大家都脱了上衣互相甩水玩儿,那些沾着水珠的身躯呀,闪闪发亮。

  这能启齿吗?这不能说。可他也不想跟大家一起谈女生,强扭的瓜不甜。他的小脑瓜处理不来这么复杂的事儿,有时候他在想,是不是我有病,有时候他又想,可我就是喜欢啊。

  他变得沉默,很小心周围人的动静,或是担心自己的举止是不是太过了,是不是会被旁人看出来了。

  这仿佛是一个玩笑,他的青春期带给他无尽的痛苦,结果就用一个“变得敏锐了”当做补偿搪塞过去了。

  李懂小心翼翼地恋慕着他喜欢的人,直到高中毕业,那个人说好像有征兵啊,去报名试试不。一群人摩拳擦掌,李懂当然也是积极响应的一员。

  一群半大小子吵吵嚷嚷进了征兵办,一轮轮筛选下来,最后居然只有李懂一个拿到了通知书。发榜那天他还特地打电话给那个人,那个人说,卧槽李懂,你进了啊?

  那些没通过的人立刻开始消耗自己的青春,约上姑娘出去玩,准备复读,出国,等等等等……当然也给李懂办了个欢送会,毕竟他可是那一群一块儿闹到大的小子里唯一一个参军的,啤酒怎么也得灌个十瓶八瓶。

  李懂回家的时候站在家门口,被浑身酒气熏得直想吐,扶着墙壁干呕半天,啥都没吐出来。他按着干呕到发疼的喉咙,想着,他和他只是偶然相交的两条线,重叠了一个点,接下去就要走向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

  李懂参军去了,爸妈也是又骄傲又有点小伤心,没想到皮到大的孩子要成为光荣的海军啦,以后可以穿上帅帅的制服了!只是这一去必然有几多辛苦,做家长的,总是担心自己孩子是不是受得住。

  李懂倒没想那么多,刚刚经历了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也许换个环境,对他来说,是个好事。

  ——确实是“好”事,各种方面的。

  军营里的男人可太多了。

  刚开始的那阵子,李懂一直是处于眩晕状态的,就跟老鼠掉了米缸似的。他在想,参军前怎么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景象呢?然后心底的另一个念头又会跳出来说,就是潜意识想到会这样,才那么执着要参军的嘛!

  他天人交战了几天,有一天突然明白过来:这是个多完美的,磨练自己心性的环境啊。

  他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如果在这么充满诱惑的环境里,他都可以牢牢地把控住自己的心智、自己的欲念,那想必这世上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了。

  李懂开始加倍刻苦地训练自己。野外拉练5公里,他回来再绕着操场跑3圈,俯卧撑要做30个,他咬咬牙做满50个,整理内务的时候近乎强迫症,读书报告写个几千字……

  所有的训练中,李懂最喜欢的,还是射击,尤其是远距离狙击练习。趴伏在地,枪托抵在肩窝,视线穿过瞄准镜,将准心套在目标上,控制自己的呼吸,吸气,呼气,扣动扳机——那一刻,世间万物好像都不复存在,只有李懂和他的目标,以及将他们连接在一起的子弹。

  基层连队子弹有限,不可能时时用真弹练习。李懂有时候就拿着没装弹药的枪去练习,或者干脆拿个观察镜,透过透镜去观察周围的所有动静。真有意思啊,被透镜拉近到面前的一切好像都减了速,动作的节奏完全取决于李懂的呼吸。在他的呼吸间,李懂看见那些目标纷纷被终结,心中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满足。

  他把所有空闲的时间和精力都献给了瞄准镜,献给了与自己内心欲望的拉锯战。到后来,他也不觉得这是与自己的战争了,他敏锐的内心让他更为专注,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他的头脑变得通透,曾经困住自己的那些迷惘,也渐渐拨云见日,见到了真实的样子。

  过了一阵,蛟龙发布招人通知,李懂的班长第一时间跑进李懂宿舍告诉他,李懂把脑袋从书里抬起来,问,蛟龙和现在比有什么不同吗?

  班长想了想,更多的实战,更大的压力……更强的荣耀感?

  当然了,如果失败,大概也会得到比现在更强的挫败感。

  李懂不是不知道蛟龙意味着什么。蛟龙部队,海军中的精英,多少人想进去证明自己,但淘汰率也是惊人的高。李懂倒不是想去证明自己,但是班长说的“更大的压力”倒让他提起了兴趣。基层部队的训练他已经可以应付得游刃有余了,现在,也许是时候去攀登更高的山峰了。

  李懂报了名,几天后选拔开始。光是选拔就已经难得超乎想象了,李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等进了训练营,他才知道,还有更可怕的东西等着自己。

  身体的训练,将人近乎逼到极限,甚至有时候李懂错觉,是否已经超过了人类承受的极限了。教官一遍遍地怒吼训诫,你们都不是人,你们只是一个个编号!你们是刀,你们是枪!在需要的时候,你们就要出击,不许迟疑,从今天起把迟疑、恐惧、疼痛这些词语从你们的字典里删掉!你们就是武器!

  这压力和以往不一样。这压力是以泯灭人性为代价的——连人都不是了,成为了机械,完全依照命令严格执行,没有疼痛,不计较个人的生死。

  ——这是我所期待的压力吗?

  李懂只有在回宿舍睡觉前的几分钟里有时间怀疑自己的人生,等他睡着了,很快会有尖利的哨声催他起床,在新的一天,开启对人性的摧残。

  训练营后半段的专业训练,李懂见到了狙击班的特聘教官,罗星。他是现役蛟龙一队的狙击手,身材高大,样貌英武。在他担任教官的几天里,他深入浅出地讲了不少狙击手相关的知识和经验教训,所有学员都受益良多。最后一天的随堂实弹测试,李懂打出了满分的成绩,最后报完分数,罗星慢慢踱到李懂面前,伸手在他头上胡噜了一把。

  从训练营毕业后,李懂被分到了一队,成为了罗星的观察员。罗星帮着他把行李都搬到了他的宿舍里,活儿都干完了,罗星一个立正,给李懂敬礼。

  李懂慌忙也回礼。

  李懂同志!欢迎你加入蛟龙一队!希望从今往后,我们能互相配合,打好每一场仗!

  罗星嗓门太大了,李懂被震得一愣一愣的,站在门口想进来叫李懂跟大家一起去吃晚饭的杨锐都尴尬地咳了几声。

  在那之后不久,罗星说的“每一场仗”眼瞅着就来了。

  有天杨锐紧急将队员集合开作战会议,说是有我国渔民出海被他国海盗绑架,索要巨额赎金。国家层面没有一点动静,摆明了只能私下动手。

  杨锐迅速分派任务,所有人收拾装备出发。路上又详细了解了一下,明面上是海盗,其实是一些极端分子,持有武器,训练有素。

  突击组想办法靠近被绑架的船,李懂跟着罗星在另一艘船上待命。距离保持在了有效狙击射程的极限位置,罗星架好了枪,李懂开始观察。

  情况比想象的要复杂,海盗将被绑架的两个船员套上了麻袋,隔了老远距离拿枪顶着一个,罗星一个人不太能搞定。罗星敦促李懂也把枪架好,李懂把眼睛贴近瞄准镜,准心套在了左边船员的头顶位置,心怦怦跳。

  战斗打响了,杨锐的指令很快传来,要求罗星李懂看准时机击杀绑匪。突击组制造了动静让绑匪探头,罗星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击中右边的绑匪,左边的那个发现不妙抬起手中的枪,李懂的准心已经标定了他的额头,但他的手指却怎么也扣不下去。

  这是他的第一次实战。用枪对准一个鲜活的生命,居然是这么沉重的一件事情。

  罗星没有犹豫,速度上弹,偏转枪头,将原本交给李懂的那个绑匪一枪击毙。就在他以为任务完成的时刻,左边那个被控制的船员突然抓住地上的手枪,向右边瞄准。

  罗星大喊,李懂!李懂咬牙把食指压了下去,子弹射出,打中左侧“船员”的肩膀,这让他全身都跟着一抖,但他手中的扳机已经扣下,子弹击中了右边的船员,胸前一片血红。

  罗星拉动枪栓再次上弹,迅速补了一枪,左边“船员”终于不再动弹。李懂大气都不敢出,直到耳机里传来杨锐的收队信号,他都没敢挪动自己的身体,等罗星拍他让他起来的时候,李懂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

  战后总结,李懂坐在会议室里看到了被击毙的几个海盗的视频。令他吃惊的是那个被他击中肩膀的海盗一脸稚嫩,看起来甚至都没有他大。

  人质中了枪,伤得挺重,好在得到了及时医治,总算脱离了危险。李懂知道消息后垂下了脑袋,罗星揉着他的肩膀安慰他,人人都有第一次,还好任务还是完成了。

  当天晚上李懂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闭上眼睛看到那个少年海盗,睁开眼睛视野里一片鲜红。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是被罗星摇醒的,罗星说,李懂,晨练去了啊,李懂开口想要应声,张开了嘴却只有气息从喉咙口冲了出来。

  他不能说话了。

  罗星火急火燎把李懂送去卫生所,守在旁边看军医给李懂检查。军医查了一圈,身体没任何问题,问了最近的情况后就明白了,说,心因性失语,好好开导,保持健康开朗心态,别刺激他。

  罗星懵逼,他不知道军医的建议到底要怎么实施。他倒水给李懂喝,满心以为他是嗓子太干了才发不出声来,李懂就乖乖喝,喝到一整天别的没干,净上厕所了,罗星觉得,这法子不行。

  没办法,罗星跟杨锐说了,杨锐思来想去,建议送李懂去卫生所住一阵,那儿比较清静,环境整洁,没有战士们大呼小叫刺激李懂,还可以让卫生员给李懂放点轻柔的音乐。

  卫生所里没有单间,李懂住到病房最靠里面的床铺,卫生员给他在床边上放了个椅子,允许他自己带书,不过涉及军事战争的都被拿走了,剩下的好像只有儿童读物。给他放了个小音箱播音乐,为了避免吵到别人,也为了让他能更好地调节情绪,在他的床铺外面拉上了厚厚的挂帘,俨然有了一个自己的小世界。

  头天中午和晚上,徐宏和杨锐分别来看李懂。杨锐禁止罗星去见李懂,原因是当时罗星就在李懂边上,太容易让李懂想起当时的事情。

  这天晚上,病房里有了一些小小的骚动,好像是又有人住了进来。卫生员很小声和新来的病人说了些什么,那个病人倒也一声不吭,安安静静地在外面的病床上躺着,什么声音都没发出,但李懂知道,有人在外边的某张病床上躺着。

  这一夜李懂还是失眠,失眠往往会把人折磨得暴躁,李懂开着音乐都没法安抚自己的内心。他翻身的时候好像在跟床过不去,用力翻过来,再用力翻过去,床被砸得哐哐直响,翻着翻着大概是累了,终于睡着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睡梦里都看到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一个劲儿大喘气,浑身都被汗浸湿了。床头的音箱还在哼唱着温柔的夜曲,挂帘外突然冒出了奇怪的拖拉声。

  李懂惊得坐了起来,天还是黑的,远远没到起床的时间。他警惕盯着挂帘,过了会儿,拖拉声停止了,响起一个低沉的人声。

  你怎么了,我听你一直在翻身,要我叫卫生员来吗?

  李懂张口想说,不用,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来,只有徒劳的啊啊声。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没有反应,声音变得有些焦急,怎么了,没事吧?

  李懂一把抓住了挂帘,同一时间,他感觉到外面有一股力量也作用在挂帘上,但很快,那股力量就松了劲儿。外面的声音说,你没事就好,我不拉开,你别怕。

  李懂想,谁怕呢?然后他自己都愣住了,他好像是怕,怕被人看到这个不成熟的、脆弱的自己。

  外面的声音说,卫生员说你怕吵,是不是我吵到你了?李懂轻轻摇了摇头,外面的声音当然没有看见,他又说,你一直没睡着吧,你是不是饿了?

  挂帘抖抖索索,李懂又抓住了。外面的声音说,我不拉开,我给你递吃的。

  有一只手,手掌宽阔,手指修长,贴着挂帘的缝慢慢探了进来,手心里摊着半个剥出来的橙子,就着月色,都看得出饱满鲜艳,想必很好吃。

  外面的声音说,拿这个垫吧垫吧,很甜的。

  李懂伸手接了过来,那手缩了回去。李懂掰了一瓣放嘴里一咬,果然甜得很,皮薄汁多,鲜美可口。

  他把剩下的橙子放在了桌上,想了想,从本子上撕了一张纸,在纸上写,谢谢,然后穿过挂帘的缝,递到了外面。

  外面的人接住了,李懂把手缩了回来。那个人过了会儿说,你不能说话了吗,舌头烫坏了?

  李懂哑然失笑,徒留气声,但足够让外面的人听到响动。那人说,我猜错了是吧。

  李懂想了想,又撕了张纸,写,我舌头没烫坏。

  纸又递了出去,又过了会儿,外面的人说,这么说,不能说话没猜错了。怎么了?你要是乐意,可以跟我说说。反正现在闲着没事儿。

  李懂渐渐清醒过来,他听得出外面的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醒了。看来俩人一时半会儿都睡不着了,也许卧谈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人很有意思,对着特别熟悉的人,有些话可能怎么也说不出口。但是人又愿意对着素不相识的人倾诉,好比上网找个陌生网友讲自己的故事啦,去到异国他乡旅游拉着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的当地人拼命倒苦水啦,在完全的陌生面前,人往往会轻易卸下心防。

  李懂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外面的人一动没动,似乎挺有耐心在等着李懂的倾诉。李懂抓着纸和笔,脑中刚出现一些画面就被他拼命摇头给晃没了,他定了定神,在纸上慢慢写道,我不够强大。

  这张纸被递出去,外面的人看了就笑,边笑边说,怎么你还想开个高达啊,你想强到什么程度啊。说完了他的手又伸进了挂帘,手里抓着刚才李懂递出去的几张纸说,别浪费了。

  李懂接了回来,在刚才写的那张纸后面又补了一句,我抗压能力太差了。

  这次纸递出去,外面的人倒是没有很快发声。李懂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外面的人才把纸头递了回来,轻轻哼了一声说,进了蛟龙,谁还没有个压力呢,你说是吧。

  那个声音停了停,又说,好比你去搬砖,一上来要搬100块,那肯定不行。可你能不搬吗,不搬不符合咱们蛟龙的性子,是吧。那就分开搬,造工具搬,一次多搬一块也好,你跟那堆砖头耗着,看谁能耗得过谁,砖头是死的你是活的啊,对不对。

  李懂一愣,他没听过这种理论,听着粗糙,仔细寻思,又好像还有点意思。也许对外面的人来说,李懂也是一个陌生的可以倾诉的对象,所以说话的时候少了很多顾忌,张口就来。

  李懂琢磨了一下,拿着笔的手在纸上悬空一会儿,接着往下写,你不知道我有什么样的压力。

  他递了出去,外面的人接过了,看了一下,忙不迭地说,不是,我不要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压力。那是你的砖头,不是我的,你不能靠别人帮你搬的,不然你这辈子搬不完。

  外面的人好像站起来了,他说,哎,你等我一会儿,然后是拖拉声,声音渐渐远去,过了会儿又回来了,那人说,我给你写个名人名言吧。

  李懂听见沙沙的笔声,好像是钢笔笔尖在纸上才会擦出的声音。没多久,那人写完了,把笔帽盖好了,拿着纸塞进挂帘里,等着李懂接过。

  纸对折了,李懂拿到手里,打开一看,纸的背面写着一行字。

  压力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顾顺

  好了,你睡吧,外面的人又站了起来,拖拉着远离,嘴里还在小声念叨,早点把砖头搬掉,那只是一堆砖头而已。

  是的。那只是一堆砖头,一堆已经塑好了型、不会再发生变化的砖头而已。

  李懂将那张纸条夹进了带来的儿童读物里,躺在床上,盯着一成不变的天花板。

  他可以把它们都搬光的。


番外四 end



============


大家可能已经烦了,想怎么这个系列还有番外orz

因为还是挺想写写这两个角度的故事,就任性地写了一下,没想到我真的是个话痨……

到这里,其实在这个题名之下,我想写的东西,已经差不多都写完了。伯努利效应下,两艘平行行驶的船会相撞,不会像两条直线一样,只是相交一次,就继续远离,驶向自己的远方。

是的,在我脑补的时空里,他们即便曾经平行,也终究会相遇,并纠缠在一起。

后面还会不会有番外我也不知道了真的随缘了orz

总之,再让我郑重说一句,谢谢大家的观看,谢谢大家的喜欢,谢谢大家这一个多月以来的陪伴!希望你们也会喜欢这一组番外!

之前有姑娘问过出不出本的问题,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挺短的不够做一个本子(我一直觉得不写到十万字不适合出本……)所以写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这个事情……不过这个故事对我个人的这段时间来说也挺有意义,我回头想想是不是要搞搞看吧/_\

接下去可能会闭关一段时间(但也说不好我又憋不住写点什么orz),总之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喜爱与关照,谢谢,愿我们有缘在下一个故事再见~~

16 Apr 2018
 
评论(54)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