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5

漫长的冒险

#洛卡#

这周更新是不是早了一点点!

依然有很多技能什么的是瞎写的……艾泽拉斯生物学也很难……

对国家和统治者的很多内容是脑补的……

不过下周更新要晚了,要出门一周……_(:зゝ∠)_

我会努力一边出门一边写的!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克莱恩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他手里的火焰一下子消失了,洛萨看不清楚长矛到底击中了他哪里。但现在他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面前正在对付的巨魔身上,不远处的萨满还在地上燃烧,他身上的火光让洛萨得以隐约看见后面的巨魔,那不是一个他们能对付的数量,尤其现在两名法师都受伤了。

  “拖住后面那些巨魔,随便什么办法!”洛萨往前踏了一步,将菲尼亚挡在了自己身后,现在他要一个人面对三个巨魔,他双手握住剑柄伸直了手臂将剑抡了出去,巨魔退开了,洛萨继续不停地挥舞武器,大概能将巨魔给阻住几秒钟,在他身后的菲尼亚立刻开始施法,她小声又快速地念完咒语,伸出双手,有寒气从她手心溢出,在他们前方不远处迅速沉积,划出了一道半圆。这寒气很快升腾而起,宛若屏障,有冲过来的巨魔躲闪不及一头撞进了屏障里,洛萨眼睁睁地看着巨魔的动作迅速慢了下来,最后僵住不动,巨魔的身上甚至挂起了白色的冰霜,让洛萨看了都不寒而栗。

  是洛萨面前的巨魔让他回过神来,这个巨魔伸长了手臂用力一挥,他的拳头重重打在洛萨的脸上,将他打倒在地,接着要去对付正在施法的菲尼亚。卡洛斯及时赶到洛萨边上,顶住了巨魔的攻击,洛萨擦着嘴角的血站了起来,他看到自己右侧的拉尔夫和卡兹也背靠着背和几个巨魔缠斗在一起,他们的身上添了不少伤,这让他们的动作都有些失了准头。

  洛萨知道自己必须得做出决定了,他大喊了一声:“卡德加!”

  他希望卡德加能明白他的意思,几秒种后,有奥术飞弹擦着他的头顶飞过,不是很精准,但总算有效地砸在了他身前的巨魔身上,有的巨魔被强大的冲击力给撞飞了,有的堪堪稳住了脚步,但动作仍然受到了影响。这就足够了,洛萨调整了自己握剑的手势,将所有力量凝聚在右手的掌心,抵着剑柄向一个巨魔的胸前用力推进,他的剑刺进了脚步踉跄的巨魔的心口,深深扎了进去,巨魔抓住了他的剑想要推开,但锋利的剑刃切进了他的指关节。洛萨倾尽全力地左右摇晃自己的剑,在巨魔的胸口撕出了大口子,巨魔发出了惨叫,向后轰然倒地。

  洛萨看了看边上的情况,卡洛斯致命的剑招将巨魔逼得一个劲儿往后退,卡兹的战斧卡进了一个巨魔的脖子,他正踩着巨魔的脑袋将自己的武器拔出来,拉尔夫在他背后,为他抵挡住了两个巨魔的突然袭击。

  洛萨又喊了一声:“原路返回!”

  他转身,催促菲尼亚快跑,菲尼亚空出一只手拔出细身剑,在反应过来要袭击洛萨的巨魔的脖子上开了一个穿透的血窟窿,这才收回另一只仍在施法的手,转身朝来的方向跑去。

  拉尔夫横握武器抵住巨魔庞大的身躯,他大吼一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推着巨魔往前走了好几步,经过巨魔身后的洛萨从背心捅穿了这个倒霉的巨魔。卡洛斯拉了卡兹一把,他们拼命跑到了法师身边,洛萨这才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卡德加蹲坐在地上,他的脸色在这暗夜里看上去都苍白得吓人,他头上都是汗,嘴唇一直在发抖,他的肩上还插着巨魔的长矛,伤口周围的袍子和披风全都被血给浸透了。他只伸出一只手施法,另一只手垫在他边上的克莱恩的脑袋下面,一柄长矛扎在克莱恩的喉咙上,他的身体断断续续地抽搐着,嘴里涌出鲜血,他睁着眼睛,但那眼睛正在逐渐失去神采。

  洛萨握住长矛对卡德加说:“忍一下。”然后他迅速挥剑将长矛砍断,只留了一小截还露在卡德加的肩上。他要把卡德加拉起来,卡德加揪住了克莱恩的衣领说:“别,别丢下他……”他的眼眶都红了,硬是张大了眼睛才让眼泪没有流下来。

  洛萨叹了口气,如法炮制将克莱恩喉咙上的长矛砍断,卡德加还试图将克莱恩慢慢扶起来,等不及的卡兹已经一把抓住克莱恩的身体将他扛在了肩上,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就往前走。洛萨拉着卡德加的手跑了起来,这个兽人营地留着许多帐篷,他们借着帐篷的掩护往山的方向跑去,但身后追赶的声音还是响了起来。

  他们撤退的速度很慢,每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受了伤,卡兹因为顾虑克莱恩的伤势而不敢跑得太快,卡德加则是努力想要跟上洛萨的脚步,但就算他拼尽了全力也还是越跑越慢。

  “我们的血味很重,他们会追上来的。”菲尼亚说着不合时宜的真话,她一边跑,一边在手中结印,一支纤细的冰箭在她掌心成形,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再次投入战斗的准备。

  巨魔的脚步声逐渐逼近,众人几乎已经退到了兽人营地的边缘,再往前不远即是开阔的平地,枯竭的沼泽上没有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洛萨示意大家钻进了一个帐篷,寻找里面可以用的东西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洛萨就问菲尼亚:“刚才那个能冻住人的东西,你还能再来一次么?”

  菲尼亚点了点头,她站在帐篷挂帘后头,认真听着巨魔的动静,开始为再次施法做准备。其实已经没必要用听的了,巨魔奔跑时带来的震动已经传到了他们脚下,以他们现在的状况,被巨魔发现就快连时间问题都不是了。

  洛萨走到帐篷另一头,切开厚实的布,转过身看向卡兹:“卡兹,你带着克莱恩先走。”

  卡兹一动不动,他看着洛萨说:“吉尔尼斯人永远都不会让女人殿后。”

  菲尼亚扭头看了卡兹一眼,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些惊奇,然而洛萨已经没时间跟卡兹掰扯道理,他撩起帐篷,用不容辩驳的语气说:“这是命令。”

  卡兹依然没有挪动脚步,他回答:“吉尔尼斯人也不喜欢逃跑。”

  他突然将肩上的克莱恩丢到了卡洛斯的身上,剧烈颠簸让克莱恩又吐出一口血,卡兹在洛萨来得及开口前就冲出了帐篷。

  “回来……!”洛萨喊了一声,然而已经晚了,所有人都听到卡兹发出了大喊大叫,接着是隆隆的脚步声,迅速靠近又立刻远去。

  洛萨捏紧了拳头,指甲戳破了他的手心,但他只想捏得更紧一些,好让自己沸腾的血液可以从他的身体里流走。他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卡兹这么做的原因,然后他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每个人都沉默了,显然也都知道了卡兹为所有人做了什么。

  洛萨和这个吉尔尼斯人只有几天的交情。他对卡兹谈不上了解,但卡兹也不是一个难懂的人,他说话直来直去毫无顾忌,是那种典型的想到就会去做的人,他才不在乎违背了最高指挥官的命令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呢——如果他还有命去接受处罚的话。

  洛萨差一点就要冲出去了。不过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跑出去,那就是白白浪费了卡兹为他们争取的时间,想必卡洛斯也不会答应,他的副官一定会阻止他冲出去送死。洛萨很艰难地管住自己的双腿,他听见巨魔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他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望向菲尼亚,精灵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对洛萨说:“我听不见他们了。”

  拉尔夫非常小声地出了口气,他将怀里的克莱恩慢慢放平到地上,这个年轻的法师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他的呼吸非常微弱,身体都开始发冷了。洛萨看了看卡德加,因为强忍疼痛,他的呼吸很急促,先前连续不断的施法和一个劲儿的逃亡让他损失了大量体力,身体都在不停地发抖。洛萨做出了决定,他走到卡德加边上,两只手扶着他的肩膀,小心避开了他受创的位置,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卡德加,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卡德加也看着他,他咬着嘴唇用力点头。

  洛萨说:“我需要你带着克莱恩先回暴风城,你可以吗?用那个传送的法术。”

  卡德加看了地上的克莱恩,又看回洛萨,他很激动地开口:“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他就要死了,”洛萨指着克莱恩说,“只有你能救他,带他回去,找到瓦利斯,他会帮你们——一秒钟都不要再耽搁了。”

  “死”这个字眼显然触动了卡德加,他的身体在洛萨的手掌下面颤抖,洛萨忍不住抬起手摸到他的脸颊,帮他把脸上混杂着汗水和眼泪的血污给擦掉了一点,然后他退开了几步,说:“来吧,开始吧。”

  卡德加从帐篷里的火盆里找到了一块木炭,他走到克莱恩身边,慢慢蹲下身开始在地上画符文,肩上的伤让他有些举步维艰,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把符文全都画完,那些符文在地上闪着微弱的蓝光,他伸出手,嘴里念了几句咒文,那些符文带着蓝光从地上浮了起来,在卡德加和克莱恩的身体周围划了一个圈,蓝色的光芒逐渐汇聚到卡德加的手中,他紧紧捏着魔法能量牵出的光线,非常艰辛地缓慢站了起来,就好像他的肩上被压了千斤重担一样,蓝色的光线在他们站立的位置外侧织出了一个硕大的半球形。

  卡德加抬起眼睛,他的眼睛变成了透亮的蓝色,他看着洛萨,洛萨冲着他点了点头。

  卡德加一句话都没说,他将手用力下顿,一时间光芒大盛,将站在中间的两个人都吞没,边上看着的人都忍不住抬起手臂挡着眼前,下一瞬间,卡德加和克莱恩就不见了。

  洛萨的肩膀都垮了下来。他对剩下的人说:“现在,我们得上山了,各位。”

  *

  调查队现在只剩下了洛萨、卡洛斯、拉尔夫和菲尼亚四个人。他们还都留有余力,离开了帐篷后得以迅速跑到了山上,菲尼亚将他们安置在隐蔽位置的马都叫了出来,现在他们有了七匹马。

  洛萨在山上向下眺望,夜太深了,他实在看不出下面到底都有些什么,远远的有细弱的火光,猜想大概是仍旧在燃烧的巨魔萨满。

  洛萨分出了四匹马,让拉尔夫和菲尼亚使用,让他们先行返回,将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都带回暴风城。在说到将消息报告给谁时洛萨迟疑了,他不知道应该把这些事告诉谁,莱恩已经不在了,他自己就是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然而他现在知道一切却一点用都没有。

  最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他确信泰瑞纳斯是一位贤明且对别人拥有足够尊重与耐心的国王,他一定会信任这些战士,他的地位和在各国间良好的口碑将支持他在洛萨不在的时候能够主持起作战会议,他们一分钟都不应该耽搁了。

  告别的时候,拉尔夫向留下的洛萨和卡洛斯相当郑重地敬了个礼,菲尼亚则说:“没有精灵会放弃与巨魔作战的机会,但我明白,这是命令。”

  洛萨几乎要苦笑出声,他可没想过这个队伍拥有如此多个性鲜明的家伙。

  拉尔夫和菲尼亚星夜兼程踏上归途,洛萨和和卡洛斯留在山上等着天亮。这等待的时间前所未有的长,洛萨一直处在一种非常焦躁的情绪里,一等到他认为自己已经能看清山下的情况了,他就立刻骑着马冲了下去,卡洛斯忙不迭地跟在他的身后。

  这非常冒险,说不准哪儿还有巨魔躲藏着,但洛萨不能就这么放任卡兹不管,他和卡洛斯分头搜索,将整个兽人营地都跑遍了,但都没有发现卡兹和任何巨魔的踪影。

  两人汇合后,卡洛斯的脸上写满了失望,洛萨安慰他:“至少那群巨魔没有叫更多的援兵过来。”他举起手里的东西,那是他从巨魔萨满的尸体边上捡到的东西,一个牙齿挂饰,他确认无疑那就是兽人的牙齿而不是巨魔的,因为迦罗娜给过他一个。

  “巨魔干掉了兽人?”卡洛斯接过那个牙齿仔细观察,然后摇了摇头,“巨魔没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干掉这些野兽……”

  “他们结盟了。”洛萨干脆地下了结语,卡洛斯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随后是恍然大悟。

  这解释了一切——这些巨魔应该来自悲伤沼泽,要离开这儿的兽人大概也无法进入迷雾重重的逆风谷,所以他们只能北上进入悲伤沼泽,在那儿他们遇到了巨魔。对双方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结盟,兽人需要向导来帮助他们了解这个世界,而那些巨魔自从二十年前被赶出艾尔文森林就只能住在悲伤沼泽里,他们的实力被大大削弱了,无法支撑他们向暴风城发起反攻,但有了兽人的支援,他们完全可以开始考虑复仇了。

  洛萨和卡洛斯必须离开了,那一小股和卡兹一起消失的巨魔很明显是军队编制,应该说,调查队很幸运,这群巨魔的后续部队还没来得及赶来增援,但如果继续留在黑色沼泽,那迟早会再有更多的巨魔跟过来。

  返回暴风城的路程走得比来时要快很多,尽管又累又困,但洛萨和卡洛斯还是努力睁大了眼睛,在山脊上策马疾奔。他们花了来时一半的时间终于回到暴风城,骑着马刚奔进王宫,卡洛斯就支撑不住从马上摔了下来,有人立刻过来将他救起,洛萨还强撑着一路奔到了王座会议大厅。

  他翻身下马,推开门冲进会议大厅,这儿确实正在进行一场会议,泰瑞纳斯国王正在说着什么,看到洛萨进来,所有人都哗然,有相当一部分是被他身上的伤痕与血迹吓到的。

  “我想你们已经听先回来的人说了,”洛萨连客套都免了,立刻说了起来,但他的声音嘶哑极了,这使得他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说话,“我们遇到了埋伏的巨魔,想必诸位都知道,二十年前我们已经将艾尔文森林的巨魔都给驱逐了,他们有二十年没有冒头,但现在他们出现了——我非常确信,兽人和他们结盟了。”

  他的这番话又引起了一阵骚动,洛萨将他捡回来的兽人牙齿挂饰拿了出来说:“兽人会通过赠送獠牙来向别人示好,我相信这颗獠牙挂饰不是巨魔抢来的,因为兽人的规模非常惊人——先回来的拉尔夫和菲尼亚应该都对诸位说了,他们亲眼见到了兽人废弃的营地,他们说的话,你们总该相信了吧?”

  大厅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然后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我相信你,洛萨。”

  所有人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吉尔尼斯的统治者吉恩·格雷迈恩站了起来,他撑着桌子的双手似乎在微微发抖:“我的战士绝不会为了谎言送命。”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吉恩已经知道卡兹的事情了,这让洛萨的心里生出愧疚,他没能将所有人都带回来,而这本是他向所有人保证过的,毕竟他们原本的目的只是调查而已。

  吉恩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接着说:“吉尔尼斯不会置身事外,洛萨。”

  洛萨很惊讶,相比整个会议厅中其他诸国的统治者,洛萨更为意外,他没想到居然会是吉尔尼斯王国第一个站出来,明确表达了参战意愿。

  联盟名义上成立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事实上大部分国家都对来自异域的兽人入侵这件事情将信将疑,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政治上的博弈考量,这让洛萨头疼,他虽然学过政治,但以前有莱恩,大可以将他懒得考虑的问题都丢给莱恩去解决,想必现在他遇到的困境,莱恩一定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然而现在他必须得自己解决。

  洛萨对吉恩心存感激,他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无论如何,这件事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

  会议结束的时候洛萨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他几乎要摔倒在地,勉强扶着旁边的桌子才没有倒下。有卫兵过来扶他,他抓着卫兵,终于有机会问出他早就想问的问题:“卡德加呢,最早回来的那两个法师……他们去哪儿了?”

  卫兵说:“他们伤得很重,瓦利斯长官连夜派车送他们去北郡修道院了。”

  北郡修道院,是那儿。洛萨长长地叹气,那儿的牧师有强大的力量,很多年前,他们也曾照顾过陷入了昏迷的麦迪文好久……洛萨难以想象卡德加和克莱恩到底伤得是有多重才要被送到那儿去,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现在也非常需要被送去那儿接受一下圣光的祝福。

  他挣扎着说:“帮我准备狮鹫……我要过去一趟。”

  卫兵一个劲儿地摇头:“长官,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法骑狮鹫了!我给您准备一辆马车吧!”

  洛萨也跟着一个劲儿地摇头:“太慢了,快点牵狮鹫过来……快点。”

  卫兵拗不过,只能将狮鹫牵来,洛萨歪歪斜斜地骑了上去,一牵缰绳,狮鹫立刻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狮鹫展开了羽翼,载着洛萨从暴风城上空飞过,他无暇低头俯瞰整个城市,视线一直盯着城外的森林,他夹紧双腿,用脚跟示意狮鹫飞得更快一些,狮鹫发出尖厉的啸叫,飞越城墙,直奔艾尔文森林北部的山谷而去,隐藏在山谷中的北郡修道院终于逐渐出现在洛萨的视野里。

  狮鹫低下头向下俯冲,迅速下降后稳稳地落在了修道院外的空地上,尚在扑扇翅膀,洛萨已经急着从狮鹫背上跳了下来,有牧师看到了他,向他走来,洛萨扑了过去抓着牧师问:“前几天送来的两个法师……他们在哪儿?”

  比洛萨更为年长的牧师扶住了站立不稳的洛萨说:“有一位在屋里休养,另一位,”他的脸上露出哀伤神色,“他到的时候已经离开了我们……我很抱歉。”

  洛萨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冻结了,他手脚僵硬,张口结舌,过了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指都快要嵌到牧师的手臂里了,但对方默默地承受着,什么都没说,直到洛萨自己松手,他才轻轻拍了拍洛萨的手臂。

  洛萨跟着牧师进到屋子里,看见卡德加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仔细看能瞧见他正在缓慢地呼吸。牧师小声跟他说:“他失血过多,到这儿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了,昏迷了一整天,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牧师想了想,又说,“他就算昏迷的时候都抱着另一位法师不松手……”

  “那另一个呢?”洛萨低着头,不敢看牧师的眼睛。

  牧师说:“我们将他埋葬在了修道院后面。”

  洛萨抬起头,看着牧师,向他点头表示了感谢。然后他走到卡德加边上的椅子那儿坐下,他看着卡德加被擦干净的脸,看见他露在外面的肩膀上缠绕着的绷带。牧师们已经给了他最好的治疗,但卡德加在战斗中也几乎耗尽了所有精力,他需要花时间休养才能恢复……

  然而克莱恩死了。牧师也没法把他给救回来。

  洛萨头疼得快要裂了,他忍不住把脑袋磕在了床沿,然而疼痛来得更加汹涌了。他咬着牙静静忍受着,过了会儿却感觉到有什么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匆忙抬头,看见卡德加伸出手碰到了他,他睁开了眼睛,但眼睛看起来有点肿,他的手指若有若无地碰触着洛萨的肩膀,然后他开口,声音听起来也沙哑无比:“洛萨,克莱恩……死了。”

  “我知道。”洛萨握住他的手,用他最温和的语气安慰卡德加。

  他感觉到卡德加捏紧了他的手。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c1b3e7f

12 Aug 2016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