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堆同人,我喜欢互攻。
RPS区的进入密码如下:
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aba3c3
nc-17内容都在ao3。
如果哪篇文被屏蔽了请去ao3寻找备份……
 
 

Long Adventure 17

漫长的冒险

#洛卡#

大概是写到现在觉得最难搞的一章……

关于黑石山的地理、环境、该地区的种族历史等等问题我加了很多我的脑补,有和原始设定不同的地方那都是我改的……

圣诞快乐!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4.5 番外 The Polymorph(变形术)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卡德加早晨起来洗脸的时候,天色还是铁青的。清晨的风寒冷而又锐利,卡德加冷得只能捂紧了领口。他庆幸洛萨给了自己这件兔毛夹袄,不然他大概会被燃烧平原极度寒冷的夜晚给冻成冰雕。

  也许等太阳出来就好了,不过他们必须得赶在太阳彻底升上天空之前出发。洛萨坚持认为兽人已经到了这里,正躲在什么地方休养生息,好为接下来的进攻做准备,他想要尽早地找到兽人的行踪,哪怕早一秒钟也好。

  洛萨的坚持并不是毫无根据的,赤脊山北麓那个被兽人几乎屠戮殆尽的村庄里留下了几个活口,那些活下来的人说来袭击他们的正是巨魔和另一种魁梧恐怖的绿皮生物。那些怪物数量巨大,几乎从整个村子上侵轧而过,洗劫了村子里所有的吃的,还带走了很多布匹衣物,和更多人的生命。图拉扬在村庄所处的位置附近建立了一个联络站,那儿正是燃烧平原与赤脊山之间的要道,在燃烧平原落脚后,他试着探索了一下燃烧平原,虽然人手有限让他收获寥寥,但村庄附近的联络站至今都没有受到冲击——所以那些兽人要不就是突袭了一下村庄之后迅速退回了赤脊山,要不就是进到了燃烧平原腹地。

  洛萨留了一半的士兵在营地待命,剩下的一半由他带领着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是黑石山,这里一直都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处于燃烧平原的制高点、出产特殊的矿石,巨魔很清楚这事,很难想象兽人若是到了这里会放过这座山。

  狮鹫昨天就被洛萨送回去了,燃烧平原夜里太冷白天又太热,过大的温差会让狮鹫暴躁不安。所以今天他们只能骑步混行,在清晨就出了营地,朝着黑石山的方向奔去。

  卡德加很担心他们这么多人出发闹出来的动静会轻易地被兽人发现,洛萨倒是一点不在意:“如果他们有探子,那我们昨天到这儿之后他们就应该已经知道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但现在,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暴风城的小伙子们也都知道该怎么和他们作战,而且我们还有盟友……”

  “盟友,”卡德加重复了一遍,“联盟的那些盟友吗?”

  “当然。”

  卡德加没资格出席多数的战略会议,但是他还是能从洛萨的脸上看出他这一天的会议是不是足够愉快——显然,大多数时间他的脸上都写满了“不愉快”,所以卡德加认为,联盟的进展相当不顺利应该是个合理的推测。如果所有国家都爽气地出人出力,那洛萨大概一早就杀向兽人了,而不是构筑防御工事,派遣侦察兵探寻兽人位置,还煞费苦心地建立起可以快速传递信息的联络站来。

  事实上,有一件事卡德加一直没有想明白,那就是兽人为什么隐藏行踪,几乎一直都没露面。兽人们刚到艾泽拉斯的时候可是显眼得很,四处烧杀抢掠,巴不得这儿的原住民们早点知道他们的存在。但现在他们简直可以用悄无声息来形容,卡德加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是他们不够强壮吗?他们的身躯是人类的几倍大,一个兽人的手掌可以轻易盖满卡德加的胸膛,他们的力量很强,战斗起来极其勇猛,甚至可以用可怖来形容,他们的数量也很多,虽然从麦迪文那个被中止的召唤术来看,原本应该还要再召唤过来更多的兽人的,但只是目前的这些,已经足够让暴风城的军士们应付得焦头烂额了。

  “洛萨,”卡德加喊了一声,他觉得有必要弄清楚自己心里的这些疑问,“那些兽人为什么不大举进攻?”

  洛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向图拉扬,问他:“你觉得呢,图拉扬?虽然你还没见过他们,不妨来推断一下原因。”

  图拉扬没料到洛萨突然把问题抛给了他,他紧张得拉住了缰绳,他的坐骑发出了不满的呼噜声。

  “我觉得……”图拉扬抬起左手挠了挠右边的额角,“迟迟不进攻,可能是因为对地形不熟悉,感受到了战力的差距,补给跟不上,或者是……呃,他们压根儿就……不想进攻?”

  洛萨点了点头:“他们确实对地形不熟悉,但他们现在有巨魔相助,可以一路从黑色沼泽走到这里……兽人的战斗力非常强悍,战力差距也许是我们应当考虑的问题,还有什么?补给是吗?嗯,这是个问题,不过补给跟不上的前提是,有补给基地——而他们没有,他们都是直接用抢的。”

  洛萨说完这句的时候神色看起来颇为阴沉,显然是想到了被兽人毁掉的那些村子。这种情绪迅速传递到了所有人中间,没有人再说话了,默默赶了一阵的路,最后还是图拉扬先打破了这沉默:“兽人没有地盘,所以他们要找个地方立足,是吗?但是……他们为什么选择这里?从目前得到的所有情报来看,燃烧平原是他们唯一的目标了,黑石山是个战略要点没错,但这里真的适合生存吗?”

  “我想你找到问题核心了,图拉扬,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洛萨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们为什么隐匿行踪到这里来?所有人都有点自己的图谋,他们到这里来,必定是有所图——而对于他们图谋的,我想赌一把——我赌黑石山就是他们的目标。”

  洛萨说,每个人都图谋着什么,卡德加对这个倒是很清楚。他参加过为数不多的联盟会议,就连他这种对政治一窍不通的人,都能看出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国家或是组织做着打算。这本无可厚非,每个国家都有那么多的国民要养活,大家的地位也均等,没有理由一定要听从谁的。普罗德摩尔将军希望能将兽人在陆地上堵死,让他们没法接触水路,这样库尔提拉斯就安全了;大法师安东尼达斯认为应当将法师作为一种非常有用的力量安置到所有的军队里,当然这样也就能让他第一时间掌握几乎所有的信息;至于洛萨,他要拯救自己的国家,拯救这片被入侵的大陆,但卡德加知道,他内心深处的复仇的念头,很有可能才是支撑着他做这一切的根本原因。

  最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转到了卡德加自己身上。

  他想着自己的初衷——他图谋的是什么?

  一开始是对所有被禁止做的事情的好奇,他想要研究从黑暗力量之中诞生的魔法,因为不了解是没法抵御的。他自己都想不到他对学术的沉迷竟到了如此地步,他发现了邪能的踪影,他追踪它们,试图研究它们,而由此引出的所有事件,几乎是他一个人无法承受的。

  这件事情,或者说这些事情,远远超过他过去所学的所有知识的累加。那不是一件能被轻易解决的事情,好比肚子饿了吃东西填饱了就好,困了只要闭上眼睛睡觉就好……世界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不属于这里的兽人到了这里,兽人的世界已经濒临毁灭,所以他们来这儿就是为了活下去——显然,他们没有与艾泽拉斯的原住民们坐下来谈谈的打算,何况被入侵了家园的主人也绝不愿真的把自己的地盘割让给入侵者。双方会爆发战争,必定会争个你死我活,这件事情以他一己之力根本没办法解决,不,没有任何人敢妄言自己能解决这些事情,就算他们阻止了麦迪文暂且将黑暗之门关上了,但兽人已经来了,他们绝不会一眨眼就消失。

  这样的思考让卡德加很是低落,他非但没想出来自己图谋的究竟是什么——这一点让他尤其彷徨,而且由此导向的现实更让他沮丧。他在马背上极为沉默,沉默到洛萨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儿,他特地放慢了速度走到卡德加边上,伸出手推了他一下:“你心事很重啊,卡德加。在想什么?”

  卡德加扭过头看了看洛萨,然后迅速又把视线垂落到了他的马鞍上。他抓着缰绳但好像已经忘了自己的手在哪儿了,脑袋里一个劲儿翻腾的念头终于被他努力压下,回到了眼下他们最需要在意的问题上:“我在想兽人会藏在哪儿……”

  “想出来了吗?”

  “……没有,来得太匆忙了,我还没看过这个地区的地图。”

  洛萨的手突然伸到了卡德加的面前,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给抬了起来:“根本不需要看地图。看到前面了吗?黑石山就要到了。”

  卡德加离开肯瑞托后一路追着邪能的踪迹,他搭了一个商队的车穿过了燃烧平原。在车上他听那些商人聊天,从最近商品的价格波动到黑石山的龙的传闻,商人们对龙牙龙鳞之类的东西表现出了极大的向往与遗憾。卡德加对燃烧平原和黑石山的所有印象都是在大篷车内得来的,他们白天赶路的时候,太阳晒在车篷顶上,热量毫不留情地穿透篷布在车内挤得满满当当几乎要让人发疯,卡德加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偷搓个冰箭,拿在手里或是捂在脸上,然而不多时那冰箭就化成冰块,迅速成为了一滩水。他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那时绝对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他会追着兽人又跑到了这里来。

  他看着远处的黑石山,得名于它的造型和颜色,这座雄壮的火山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之中,不知道多少年前喷涌而出的熔岩在山上凝固,流淌形成的固态河流将山体分割成大块的石头。随着他们的逐渐靠近,体感也越来越热了,卡德加很难分辨到底是火山地热的原因,还是单纯因为他们已经行军了一个上午了,这温度实在让人难以和清晨刮在脸上的寒风联系在一起。

  洛萨在一处怪石后停下了脚步,示意士兵们暂且扎营,留下了图拉扬,随后洛萨挑选了十几个士兵,加上卡德加,他们放弃骑马,继续向着黑石山的方向步行前进。

  依照洛萨的想法,最糟的情况,那就是兽人已经查知了他们的部队到来。不过半个军团的目标很大,十多人小队的目标就小得多了,就算燃烧平原没什么植物,他们在丘陵和乱石间穿梭,要发现他们也不是易事。

  卡德加把夹袄给脱了,洛萨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路石崎岖,卡德加头一次觉得法师的鞋子是那么的不好走路,他费了很大劲儿才跟上了其他士兵和洛萨的步伐。

  洛萨的目的很简单,调查黑石山周围,如果没有发现兽人的踪影,那么就拿下高地,接应山下的半个军团,就在黑石山建立阵地。如果兽人确实在这里,那么他们也不会孤单——洛萨说他们的盟友、吉尔尼斯王国的一支勇士队伍正在由北向南地往这里进发,虽然卡德加什么动静都没发现。

  卡德加一边气喘吁吁地跟着士兵们在山石间穿行,一边默默念着咒语,他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一只由蓝色的线条构成的眼睛,随着咒语他将眼睛推向前方,眼睛缓缓扩大后逐渐变淡,最后彻底地融入了空气之中。在他身边的士兵虽然没有停下脚步,但都好奇地看着他做动作,在眼睛消失之后,洛萨问他:“感觉怎么样?”

  卡德加沉着气感受着侦测魔法的波动传递回来的任何感觉。他听见了呼吸声,但是微弱得很,难以分辨到底是什么生物在呼吸,也许是因为太远了?还有时不时冒出来的灼烧感,突然闪现又立刻消失,卡德加抓不住这种感觉的源头,这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将此时此刻自己的感受与侦测魔法混在了一起。他有些沮丧,缓慢地摇着头说:“不太清楚……好像有什么,又好像没有什么。我……我以为我应该恢复了。”

  洛萨揉了揉他的脑袋说:“至少没有炸掉什么。不过等会儿如果真的遇到兽人,你想怎么炸就怎么炸,千万别客气。”

  卡德加把手收了起来,接下去的路似乎更难走了,有时候甚至得手脚并用才能攀爬而上。脚下的丘陵的起伏逐渐变大,拉出越来越深的山谷,山崖陡峭,几乎看不见底。卡德加跟紧了洛萨,他看见脚下的路石变成了凝固成奇怪形状的熔岩——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踏上了黑石山。

  洛萨在一处较为开阔的高地停下了脚步。天色接近黄昏,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太阳似乎已经放光了自身的热量,沉于山谷之间的热力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越来越大的寒风啃噬掉。卡德加朝着四周望了望,除了一侧的山壁,另外一侧是仿佛被一把巨刃给劈出来的极陡的崖壁,完全望不见谷底,反倒是对面的山头能看得清楚一些。

  洛萨小声对小队下达了命令:“四处搜查一下,小心别弄出太大的动静。”士兵们三人为一组,开始调查这个看起来不像是能藏住什么的山头。卡德加站在洛萨边上,探出半个身体往山下面看,被阴影笼罩的山谷里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听到呜呜的巨大风声。

  卡德加把身体收了回来,他站稳了,重新伸开手施展侦测魔法。魔法眼睛慢慢消散在空中,卡德加闭起眼睛打算凝神接受返回的任何细微回应,突然却有一大股强烈的波动涌进了他的脑子——粗重的呼吸,冒着热气的躯体,被血浸润的武器,全都一股脑儿地冲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惊恐地转向波动传来的方向,一柄硕大的石斧已经呼啸着砸向了一个士兵,他根本躲闪不及,石斧砸在他身上将他撞飞在了山壁上。卡德加的“小心!”终于喊了出来,同一时间所有的士兵都反应了过来,他们背靠着山壁面向着外面,站在外侧的人举起盾牌,每个人都神情紧张地搜索着敌人的身影。

  洛萨抓住了卡德加的领子把他丢到了身后,随后他拔出了自己的剑,而下一秒,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兽人战士就像一座山一样压了过来。他们接战的瞬间,兽人发出了咆哮,高举的双手握着战锤,朝着洛萨的脑袋砸了过来。

  洛萨一直盯着他的对手,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朝侧面挪步,兽人的动作已经无法收回,洛萨举剑朝着他的脖子刺了过去,利刃切开皮肤刺穿血肉,兽人战士忍着痛将战锤向着侧面挥出,洛萨低下身体,那战锤砸在了山壁上。洛萨迅速跳到兽人的身后,跳起后将长剑从他背后狠狠刺了进去,利刃顶着阻力从兽人的前胸刺出,喷涌出绿色的血液,这个兽人战士终于发出悲鸣,向前跪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卡德加急切地看着周围,有五六个兽人战士出现在了他们所处的高地上,另外还有几个正在攀爬上来。卡德加大吃一惊,他们爬上来的位置正是刀削斧劈一般陡峭的悬崖,那种位置到底怎么可能藏得住这些兽人的?

  洛萨大喊了一声:“火枪!”

  几人一组的士兵们被护在最里面的一个掏出了火枪架在同伴的肩膀上,瞄准冲过来的兽人战士,扣动扳机。火光从枪管里喷射而出,伴着一声声短促的巨响,被瞄准的兽人战士有的被轰掉了半个身体,有的被轰掉了腿,站立不稳往后倒去,直接摔下了山崖。一枪过后,士兵们立刻收回火枪,与另一名手持火枪的同伴交换了位置,拿着上了膛的火枪的士兵再度瞄准外面,这次没有立刻开火,因为那些爬上来的兽人也停下了脚步,他们握着武器与暴风城的士兵们对峙,不停地发出吼叫声,与此同时,有更多的兽人战士登上了这个平台。

  洛萨看了某个士兵一眼,那个士兵拿出另一把火枪朝着天放了一枪,一束火光画出耀眼的直线刺向天空,在高处爆射开来。有个鼻子上穿着骨制饰品的兽人战士大吼一声朝着洛萨的位置冲了过来,他和卡德加是唯二的两个没有盾牌保护的人,卡德加立刻念出咒语,一个魔法护盾从他和洛萨的头顶出现,迅速罩住了他们两个人。兽人战士撞在了魔法护盾上,隔着这一层无形的能量,卡德加能清晰地看见这个比他高大太多的兽人战士,他强壮的身躯是绿色的,就像是被地衣植物覆盖的巨石,他猛烈地捶打着魔法护盾,嘴角的两颗突出而又弯曲的獠牙好像随时都能把魔法护盾给撕裂。

  一个士兵开火了,火枪轰掉了这个兽人半截手臂,这个兽人战士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随后就发狂一般朝着开火的士兵们冲了过去。那就像是一个信号,其他兽人战士也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洛萨立刻对卡德加说:“卡德加!到高处去,尽可能挡住他们!”

  洛萨甚至推了他一下。卡德加用魔法创造的护盾消失了,他想起曾经看到麦迪文造出的雷电屏障,然后只花了一秒担忧自己是不是能正确地用出这些魔法,接着就急急忙忙往山崖上攀爬。万幸在他们所处位置之后还有石坡,卡德加立刻爬了上去,站在一个能看见所有人的位置,随后他开始念动咒文。

  天色突然变暗了,乌云在他们头顶集结,摩擦着生出了闪电,那些电光迅速下坠,砸在了一个兽人身上,他的全身都被雷电冲刷而过,这让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然后他的身体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各个关节处都变成了焦黑色。

  卡德加喘了口气,他没法像麦迪文那样建立庞大的雷电屏障,但是站在高处倒是方便他看清局势,可以更准确地攻击对手。这些兽人士兵里没有弓手或是法师,卡德加可以心无旁骛地凝神念咒语,他把手按在了山壁上,埋藏在山壁内的热流开始复苏,那些热量依照着卡德加的意志,冲破了兽人战士脚下的坚硬岩石,岩浆迅速涌起将他们的双腿吞没,随后是暴风城士兵的飞快补刀,眨眼间就有三个兽人倒下了。

  兽人战士当然发现了卡德加。有一个挺起了身体,横握手中的武器,打算投向卡德加,洛萨立刻冲了过去,他的劈砍影响了兽人的动作,投掷出去的重斧砸在卡德加脚边。卡德加的施法被打断了,他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洛萨,随后注意到了山的南侧天空亮起的火光。

  “洛萨!”卡德加高声喊道,“南面有火光!”

  “我们也往那里走!”洛萨下达了命令,不过实行起来实在不容易,士兵们边打边试图移动脚步,但兽人们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兽人逐渐将他们包围起来,留给他们的空间越来越少了。

  “坚持一下,”洛萨刚刚才用火枪轰掉一个兽人的半个脑袋,“图拉扬就快到了!”

  卡德加看了看背后,他可以爬到更高的位置去,这样也许他可以用魔法护盾罩住这个平台,至少不会再有兽人能爬上来了。他立刻往上攀爬,直到他找到一个足够高的位置,现在他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个高地边缘的形状,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念动咒文,有蓝色的光芒在他的双手之间出现。

  起风了,大风从他脸上刮过,带着一股令人恐惧的味道。卡德加抬起头,看到乌云之下,还有一片比乌云更深的色彩。这色彩正在以极高的速度向着他们所处的位置袭来,一瞬间,卡德加的耳边响起隆隆的声音——

  那不是打雷的声音。

  卡德加吃惊地看着,他一下子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条黑龙。

  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甚至都没花去卡德加一秒,因为一眨眼的功夫那个空中霸主就已经出现在了卡德加面前。黑龙宽大的翅膀扇出狂风,这力量能把树都连根拔起,平台上的所有人都只得伏低身体趴在地上来躲开狂风。

  但卡德加离黑龙太近了。

  狂风像一只巨型的手,将卡德加给握在了手里。他甚至都没机会挣扎,那阵狂风卷着他向着黑石山谷坠去。

  “卡德加!!”

  卡德加听见洛萨喊他的名字——这是他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tbc


下一章:http://roadfar.lofter.com/post/299444_d812ac7

25 Dec 2016
 
评论(11)
 
热度(24)